聽到說話的聲音,夜冰依抬頭,嘴角狠狠一抽,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兩個冤家,可不都遇到了么?

「呵呵,三舅今天是特意過來幫助你的……夜瑾瀾,你也來了,還有夜冰依!」

夜諢話說了一半,突然發現夜暮辭身邊的夜瑾瀾,猛然頓住,然後又在夜瑾瀾的背後看到了一個人,他猛然睜大眼睛,立即就把夜冰依給認了出來,「夜冰依,你怎麼會在這裡?」

夜諢臉狠狠的抽動了一下,完全沒有想到,夜冰依會就這麼出現在他的面前。

一個女子尖叫的聲音也插了進來,「夜冰依,是你!」 這黑衣長袍人轉身過後,我差點嚇得心臟停止跳動,口裏吐出顫抖的吐出兩個字:“天……命!”

“張孽,我們又見面了。”天命此時漂浮着,自然而然有一米八這麼高,依然是看不見他的五官,周圍的氣氛比剛來屍村的時候更加恐怖。

“是想要我命?”我問道。

“不不不。”聽天命的口氣,似笑非笑的樣子,對我說道:“我只是過來探望一下你而已。”

“僅僅是探望?”我問道。

“順便給你捎上一句話,第一個死的人是魯三廿,好好的珍惜和魯三廿在一起的時間吧。”天命說道。

“你他媽.的!”我罵了一聲,握着手中的桃木劍對着天命劈去,結果只是劈中空氣而已,“我要滅了你!”

“滅我?你行嗎?”天命對我說道:“魯三廿一死,你就可以得到他祖傳的《趕屍祕術》和《鬼道符籙》,這是你尋找滅我的方法前進一小步。”

“我不玩遊戲,現在我要退出!”我緊張的說道。

“想退出?遲了!”天命閃到我的面前來,用他那空洞的帽子看着我說道:“你知道嗎,當年你師父沒有遵守遊戲,被我玩死的,你要遵守遊戲,不要犯規知道嗎?”

我被天命盯着完全動不了,被天命盯着五秒左右,我已經被嚇出冷汗來,而就在這時,天命轉身離開我面前,背對着我說道:“忘了提醒你,來屍村那個女的,是我叫她來的……”

天命一離開,我身體立馬可以動。我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後用力的對着旁邊的棺材狂踹着,魯三廿要是死了,那責任都在我身上。

天命主宰着所有人的命運,他吩咐的事情,完全反抗不了,等這件事完後,我必須得告訴魯三廿。

眼前,除去魯三廿,還有三條命在我手中,我宿舍那三個逗逼的命,現在得找到屍村裏的屍王,把屍王再次封印起來。不能讓江驢得到屍丹。

說着,我撿起桃木劍,戴上銅錢面具往外面走去,此時已經晚上八點多,天空的月亮竟然變成了圓的。

屍氣開始慢慢的濃重起來,今天是農曆十五,月亮圓是自然的事,到時候屍村裏的所有殭屍估計會出棺吸收月亮的精氣。

貿然的走出去或許會引起注意,我繼續在這條巷子尋找天命所說的那個女人,我認識女的只有王心怡和白雪。

越想越亂,我加快腳步開始搜索周圍的爛屋,這時,一聲狼叫引起我的注意,我轉身看向身後的那條大街。

此時的我,已經開始搜尋屍村大路兩旁的爛屋,狼的叫聲傳來,這屍村屍氣全部聚集在村頭,接着傳來木頭掉落的聲音。

不好,殭屍出棺了!

我輕手輕腳的往左邊的一個爛屋走去,結果裏面跳出兩具穿着古代丫鬟服飾的女殭屍,我趕緊閃躲靠在牆邊,然後屏住呼吸。

兩具女殭屍跳出來後,我纔看清楚是黑毛僵,只要屏住呼吸就沒事了,況且我還戴着銅錢口罩!

等這兩具殭屍跳走後,我正要溜進屋裏,結果裏面還有一具男殭屍,穿着黑色壽衣,臉部蒼白,也是黑毛僵。

我又是靠在牆壁屏住呼吸,巷子裏不時跳出一些低級的殭屍,我憋氣憋得臉充血了,想要放棄時。

那具黑毛僵跳出門檻,忽然一張鎮屍符定在這黑毛僵的眉心上,一雙手把黑毛僵給拖了進去。

結果這人把黑毛僵拖進屋裏時,黑毛僵的身體壓倒我的腳,這力拔千斤的殭屍壓到普通人那種痛,能有幾個人理解?

我雖然沒有喊出聲來,但是始終還是張開了嘴巴,一些高級一點的殭屍,比如紫僵,對陽氣很敏感。

有三隻紫僵紛紛轉身看着我這邊,我知道自己暴露了,趕緊溜進了爛屋裏,然後把門給關上。

進入爛屋後,我第一眼就認出這人竟然是白雪!

“你怎麼在這裏?”我驚道。

白雪把黑毛僵給扔在一旁,小聲的對我說道:“不是你叫我來的嗎?”

“我叫你來的?”我疑惑道。

“不是你給我發短信,讓我來這嗎?”白雪說道。

完了,估計是天命搞的鬼,天命這王八蛋什麼事情都弄的出,想要誰死,就必須死!

“來了!”白雪指着我身後的說道。

我斜眼看着那破爛的木門,已經有三個殭屍的影子跳來,我把銅錢口罩給摘下來,然後遞給白雪說道:“快戴上!”

“這是什麼?”白雪接過銅錢口罩問。

“屏蔽屍氣的。”說完,破爛的木門被那三隻紫僵給撞開,身後的白雪已經戴上了銅錢口罩,正拿出三章黃符準備打鬥。

我輕輕的推了一把白雪,意思讓她在我後面就行了,我沒有屏住呼吸,那三隻紫僵眼睛直刷刷的看着我,似乎很久沒有喝過人血。

然後三隻紫僵衝着我跳來,我對着面前的一隻紫僵一腳踹去,面前的紫僵被我踹倒後。左邊的紫僵的手指甲就要插中我的腦袋時。

我甩出桃木劍擋住這隻紫僵的手,彎下腰使出掃堂腿,結果這隻紫僵竟然不動,反而我的腳踝傳來生痛的感覺。

地面的紫僵又立了起來,我趕緊站起來,結果三隻紫僵六隻手把我的腦袋給架起來,正要爆發鬼紋時。

一雙秀麗的手把三張鎮屍符分別貼在這三隻紫僵的眉心處,就這樣把三隻紫僵給定住了。

“像你這麼莽撞,早就被這些殭屍給咬到了。”白雪驕傲的說道。

“行,你厲害,快扯開他們的手,我的頭被夾住了。”我苦笑道。

“自己解決!”白雪拍拍手掌笑道。

我看了面前的紫僵,伸手把他/她眉心的鎮屍符給撕下來,這紫僵立馬睜開眼睛,手一活動起來。

趁着這個時候,我發力氣用在右腳,一腳對着這紫僵踹去,紫僵被我踹倒後,我有了空間可以把頭伸出來。

當我的身體逃脫左右兩邊被定住的紫僵時,被我踹倒的紫僵又立了起來,我伸手把鎮屍符貼在它的眉心處。

這紫僵被我定住後,我一拳對着它的臉打過去,紫僵雖是倒地,但是我這拳頭白白捱了打,明知道殭屍的身體堅硬無比,還去硬碰硬!

像我這麼二的人,沒誰了。 「喲,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你們,好久不見了啊!」夜冰依笑嘻嘻的沖著二人揮了揮手,打招呼。

一雙眼睛賊兮兮的瞅著他們腰間的佩劍,蒼穹劍現在抖的她按都按不住,看來他們身上一定有好東西啊。

嘿嘿,夜冰依奸笑一聲,本來她們之間就有仇,今天自然是不能放過他們的。

夜暮辭左右看了看他們,一頭霧水道,「難道你們認識嗎?」

「呵呵,我們豈是認識這麼簡單?」水碧碧陰險的笑了一聲,她永遠忘不了,因為夜冰依,她們從下水道茅坑裡逃走,那些屎的味道,她這一輩子都忘不掉!

這些都是拜夜冰依這個賤人所賜。

這段時間,夜冰依的風頭這麼大,她也知道她是神靈大人請過來的貴客,所以才沒有去找她的麻煩,但是她也一直在暗中找機會對她下手,可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上了她。

太好了,夜冰依,今天你就死在這裡吧!

「對呀,我們可是很好的朋友啊。」

兩個女人互相對視著,一個笑得一臉奸詐,一個笑得一臉詭異。

夜暮辭左看右看,總覺得她們之間不簡單,轉頭看向夜諢說道,「三舅舅,你剛才說過來幫我的忙?真是有勞了。」

夜諢從夜冰依身上收回視線,看向夜暮辭,立即笑著道:「沒錯!」既然夜冰依都不說破,他也不先說破。

拍了拍夜暮辭的肩頭,苦口婆心道:「小十一啊,其實在你們兄弟幾個人中,三舅舅最看好的就是你,你的樣貌出眾,人品又這麼好,你的那些兄弟姐妹,他們都不如你,你就是為人太過低調。

這人呢,有時候太過低調是好事,但是,該高調咱們也得高調啊,今天舅舅就是特地過來幫助你,助你得到第一。」

夜冰依瞥了他一眼,老傢伙真是能裝,裝慣了,氣的臉紅脖子粗,他都能忍住不把她給拆穿,還真是有點本事。

看來他待會兒是想暗中對她下手了,夜冰依笑了笑,她奉陪。

「那就多謝三舅舅了。」夜暮辭道謝,然後看向夜冰依兄妹兩個人,在詢問他們的意見。

夜瑾瀾清淺一笑,「有三爺鼎力相助,相信暮辭師弟定會更有機會拿到第一。」

夜冰依比夜瑾瀾笑的還要歡快,「對呀對呀,咱們人多勢眾,大家聚在一起,反正都要幫暮辭公子得到第一名,誰都不要見外啊,達到目標就好。」

「不錯,由我們聯合在一起,哪有不得第一的道理?」水碧碧看著夜冰依,皮笑肉不笑。

「沒錯,我們也很願意跟夜冰依姑娘一起合作,相信一定會如虎添翼。」夜諢幾人都在笑,但是都是笑裡藏刀的那種。

夜暮辭看著越來越覺得其詭異了,但是,他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頭霧水。

直到游龍大會真正的開始,這詭異的氣息才消失不見。

幾人來到了水潭邊,「看,這就是我們的船了,大家可以上來了。」夜暮辭看著水潭中央停的一艘船說道。 夜冰依看著船,第一個跳了上去,夜瑾瀾也跟著她的後面。

重生之毒女攻略 「小十一,舅舅的船在那邊,我們就先去了。」夜諢並沒有和他們上一條船,意味深長的看了夜冰依一眼,然後領著水碧碧去了旁邊那條船。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夜冰依也邪邪的笑了起來。

「又在想什麼壞事呢?」夜瑾瀾拍了拍他的腦袋。

「哥哥,一起幹壞事,你干不幹?」夜冰依嘿嘿一笑。

「不要帶壞你哥我,我是個正人君子,是不會跟你同流合污的。」夜瑾瀾甩了甩袖,一派正氣說道。

夜冰依差點被氣笑了,翻了個白眼,「鬼才相信你。」

夜瑾瀾哈哈一笑。

「你們在幹什麼?」夜暮辭走了過來,看著兩人道。

夜冰依和夜瑾瀾兩人對視一笑,並沒有說話。

「你們怎麼都怪怪的?」夜暮辭摸了摸腦袋,今天總覺得一頭霧水,什麼都看不透。

今天操辦游龍大會的就是夜族的城主,大爺,他身體帶病,坐在輪椅之上,隨便的宣布一聲開始,就直接離開了。

接下來,所有的船都出發。

「給我攔著他們!」只聽到一聲高喊,其他的船隻立即都被阻攔,夜冰依也不例外。

只有兩艘船,飛快的沖了出去,那艘船正是二爺還有夜暮飛那邊的人。

「這些小人,又來這一招。」船上滿都是抱怨的聲音。

「坐好,我們衝過去。」夜暮辭對夜瑾瀾和夜冰依兩個人吩咐了一聲,隨即,這船就好像長了翅膀一樣,嗖的一下,向前方藍色的船隻沖了過去,宛若離弦之箭一般。

這時,夜冰依兩隻手放在水裡輕輕的拍打,暗中加把勁兒。

船隻飄得更快了,前方阻攔的隊伍看到她們的船居然直接沖了過來,急得大喊一聲,「給我掀翻他們,一定要保證四公子能夠成功的拿到第一。」

「我去,也太缺德了吧!」夜冰依沒好氣的罵道。

隨即勾了勾唇,「你想得美。」

接著,眼前這些水面突然砰砰砰,好像爆炸了一樣,掀起了一大片浪花,直接把那些船給炸開,這些人一個個紛紛落入水底。

眾人驚呆了,這是怎麼回事?他們並沒有看到有人出生啊,這些船怎麼會裂開了呢?

這些人根本沒有防備,直接被撞落入水中。

夜冰依的這一艘船成功的飛了出去,直接乘風破浪,在水中好像上演著一個完美的藝術品一樣。

眾人目瞪口呆,這樣也行?

於是夜冰依她們的船上率先沖了出去,不再受阻攔。

夜諢也被阻攔,他與水碧碧兩個人憤怒的拔劍開始不斷的亂砍,直接把船給砍斷,那些人落入水中,再也沒有人阻攔他們,兩個人也飛快衝了出去。

「哎呀,我的劍丟了。」突然,在夜暮辭的船上傳來一道驚叫聲音。

眾人轉過頭一看,心中暗道,「暮辭公子今年找的人也太不靠譜了吧!居然還是個拖後腿的。比賽剛剛開始,居然先把自己的劍都給丟了。」 “話說你來這裏幹嘛?”白雪問道我。

“靠!”我罵了一聲,說道:“江驢那王八蛋變成了殭屍,來屍村就是爲了奪取屍王的屍丹,讓自己直接進階成屍王。”

“屍王!”白雪顯得有點愁帳,說道:“屍王我聽茅山掌門說過,想要變成屍王,沒有一百年的屍氣是變不了的,你對付得了嗎?”

“誒,我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我看着白雪說道。

“不對勁,有什麼不對勁?”白雪被我盯着有點臉紅說道。

“就算是我通知你來屍村,你一個人也敢來,沒有足夠的道術,沒有人敢闖這個地方。前不久你纔跟我說,茅山掌門教你道術,你還有事情瞞着我!”我看着白雪說道。

“確實是前幾天纔剛剛入道,以前在茅山玩到大,懂點基礎而已,一直對道術不敢興趣,時間長了,無聊就學來保護自己。”白雪這回答有點敷衍,我看得出。

“茅山掌門,他是不是一個老頭?”我笑道。

“四十多歲而已,跟三叔的年紀差不多!”白雪回答道。

接着我倆便沒有了話題,互相尷尬的看着彼此,此時外面的屍氣飄進屋內,我這纔想起江驢的事情。

“你是怎麼得到我讓你來這的消息?”我問道。

“你給我發短信,我就來了,這個地方龍局長已經調查好了,我早點過來勘察情況。”白雪回答道。

“靠,龍英鵬那小子沒來吧?”我問道。

“剛剛已經打電話通知他來了。”白雪瞪着無辜的大眼睛回答道。

“大姐,我服了你!”我無奈道,嘆口氣說道:“快點出去,江驢估計開始行動了!”

我和白雪走出去後,只見那些棺材已經打開了,數十隻不同等級的殭屍紛紛站在村口,身體左右搖擺着。

頭紛紛看着上方,跟着月亮的移動而移動,身旁的白雪驚道:“殭屍拜月!”

“你也知道殭屍拜月?”我問道。

“你以爲我像你這麼蠢啊?”白雪戳了戳我的太陽穴說道:“殭屍拜月是在吸食月亮的陰氣,慢慢的修煉成高級點的殭屍,按照這樣的情形來看,假如讓屍王修煉幾年的話,我估計會變成飛僵!”

白雪說完後,我愣了幾秒,然後扭頭和白雪同時說道:“飛僵!”

真要是讓屍王修煉成飛僵,豈不是又是一場災難。

不容我多想,我拿起身上僅有的一串銅錢,然後把紅線給扯開,三十六枚銅錢捧在手中,然後往殭屍羣裏扔去。

手裏掐着一個指決,快速的念道:“奔雷奉行,乾坤震定,三十六卦銅錢鎮雷行,驅屍奉行急急如律令!”

這三十六枚銅錢散在那些殭屍的身上,立馬傳來霹靂啪聲的聲音,這些銅錢把那羣殭屍給惹怒了,我要的就是這個結果。

當那羣殭屍走轉身看向我這邊時,白雪拍了我一下罵道:“你這樣幹嘛啊,找死嗎?”

“趕緊跑啊,再不跑真的要死了。”我拉着白雪的手要逃跑時。

白雪忽然拿出一串佛珠,然後夾在雙手之間,口裏悠悠的念道:“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在念佛經的同時,白雪手中的佛珠發出亮光,接着白雪睜開眼睛,把佛珠給扔出去,喊道:“完了,我忘詞了!”

那邊的殭屍本來被佛光鎮住的,結果這佛光消失後,都開始快速的往我這邊跳來。

“你媽媽的吻啊!”我拉着白雪的手往巷子裏逃跑,一邊問道:“你怎麼會佛教的經文?”

“陰陽先生不都是這樣嗎?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白雪氣喘吁吁的說道。

正說着,面前冒出兩具穿着壽衣的殭屍,我把白雪拉到後面,握着桃木劍對着左邊的殭屍劈過去。

一道電光閃過,我伸出腳踹倒這殭屍,拉着白雪的轉身往後面的小巷子逃跑,哪想後面的巷子也出現三隻跳僵,比紫僵高級一點。

我把衣袖給捲起來,然後和白雪背對背說道:“你選哪邊?”

“你先。”白雪拿出幾張符紙出來說道。

“算了,我選跳僵,白僵你解決,別掛了!”說完,我把鬼紋裏的陰氣全部爆發出來。

忘了說了,上次我用黑符把陰氣全部吸入鬼紋裏,陰氣一旦進入鬼紋,就無法放出來,只能據爲己有,這就是鬼紋的好處之一!

我把陰氣聚集在桃木劍的劍身上,桃木劍雖是闢陰之物,但是隻要我心正,這陰氣環繞在桃木劍的劍身上,那是毫不相干反噬的。

黃色的桃木劍,被一團黑色的陰氣包住後,我信心十足的對着面前的四隻跳僵攻了過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