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李芸芸這三個字,秦巖總覺得這件事情不對勁。

他悄悄地給慕容雪菡傳音:“雪菡,你去查一查,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轉過身飄到了車外。

“主人,你覺得李芸芸是故意的?” 遠心 周小雨給秦巖傳音。

“我不確定!但是我總覺得李芸芸這個女人不是好人!”

回到耿家,夏雪尼將秦巖叫到了一邊:“秦巖你好偏心啊!”

“啊?我怎麼偏心了?”

“你說,你是不是給了耿伯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對啊!哦!我明白了!我也送給你爸百分之三十吧!”

“我纔不要呢!”夏雪尼撅起了嘴,一副委屈的樣子。

“我真想那個受傷的人是我!”夏雪尼自言自語地說。

秦巖拍了拍夏雪尼的肩膀說:“好了!好了!不要撒嬌了,等下一次有好事,我一定先想到你。”

聽到秦巖這樣說,夏雪尼臉上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就在這時,秦巖的手機響了,是宋鞠打過來的。

秦巖估計肯定是趙子神把事情辦完了。 “喂!宋總,事情是不是辦完了?我那朋友……”

不等秦巖說完話,手機裏面傳來了一個女人“桀桀”的怪笑聲,聽得秦巖渾身發冷。

“你就是秦巖?哈哈哈!”

對方說話了,但是這一次說話的卻不是剛纔的女聲,而是男聲。

秦巖不由皺起了眉頭,他知道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趙子神呢?你讓他說話!”

秦巖冷冷地問,他現在特別擔心趙子神。

一般情況下,道士如果不是鬼類的對手,都會死得很慘,秦巖害怕趙子神會被害死。

“你說呢?嘿嘿嘿!”這次說話的又變成了剛纔那個女人。

“如果趙子神死了,我保證讓你魂飛魄散!不,我不會讓你死!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秦巖咬牙切齒地說。

“你這是警告嗎?哈哈哈!你來吧! 六宮盛寵:庶女為後 我等着你!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對了,你按照微信上的地址來吧!”

說罷,對方將電話掛斷了。

秦巖眯起了眼睛,緊緊地握住了手機。

“秦巖,快來呀!開飯了!”耿瑤瑤高興地向秦巖招手,讓秦巖過去吃飯。

“瑤瑤,雪尼,伯父伯母,我現在有事得出去一趟!”

“發生什麼事情了?”看到秦巖臉色凝重,耿瑤瑤擔心地問。

“我一個朋友被鬼上身了!我去幫他!”秦巖隨便找了一個藉口,他怕耿瑤瑤等人擔心。

耿瑤瑤“哦”了一聲,立即叮囑秦巖:“早去早回啊!”

鬼上身這種小事,耿瑤瑤覺得太簡單了,讓秦巖去那簡直是用牛刀殺雞,大材小用。

離開別墅,秦巖驅車直奔微信上的地址。

對方現在不在宋鞠家,而是在宋鞠家旁邊的一個工地上。

恰巧這個工地又是宋鞠的工程。

“主人,能將趙子神拿下的鬼,絕對是鬼王!我覺得我們應該小心爲好!” 道行仙緣 周小雨坐在後座上說。

此刻車上只有秦巖和周小雨一人一鬼,周小雨沒有必要隱身。

“我沒事!我現在其實是擔心你!畢竟你沒有護身法器!”

秦巖在苗家的時候還想着給周小雨和慕容雪菡弄一件護身法器,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道術,所以只能一拖再拖。

給人制作護身法器,秦巖學到了不少道術。

盜婚 但是給鬼製作護身法器,這種道術特別少。

即便有,很多道術也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失傳了。

半個小時後,秦巖來到了微信上的地方。

這個地方在一棟沒有安裝門窗的樓房內,宋鞠的手機放在地上,還亮着屏幕。

不用想也知道,對方就在四周。

“我來了!還請閣下現身相見!”

秦巖擡起頭,一邊念動咒語開啓了陰陽鬼瞳,一邊大聲地出聲詢問。

“秦巖,你果然是藝高人膽大,居然真的來了!”

一個男人,穿着女人的衣服從門外走進來,他塗着口紅,畫着眼影,如果不仔細看,還以爲是一個女人。

不用想秦巖也知道,這個人不是別人,肯定是宋鞠的兒子宋哲。

秦巖眯起眼睛向宋哲望去,他看到宋哲的體內住着兩個魂魄,一個男魂魄,一個女魂魄。

男魂魄和女魂魄如膠似漆地融合在一起,幾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人。

我去,居然是陰陽魂?

秦巖之前還以爲宋哲是鬼上身,但是他現在才發現,對方根本不是鬼上身,天生就是陰陽魂。

所謂的陰陽魂,就是在魂魄投胎的時候,由於地府官差一時疏忽,將一個男魂魄和一個女魂魄同時輪迴轉世到一個人的體內。

剛出生的時候,也許是男魂魄比較厲害,壓制住了女魂魄,所以身體由男魂魄做主導。

也許是女魂魄比較厲害,壓制住了男魂魄,身體由女魂魄做主導。

也許是男女魂魄一樣厲害,在爭鬥中兩個魂魄同時受傷,或者是同歸於盡,這樣的人一般會變成傻子或者癡呆。

人如果一生下來就癡呆,多半就是第三種情況。

也有一些特例,剛開始雖然男魂魄壓制住了女魂魄,但是女魂魄通過積蓄力量,最後反敗爲勝,主導了身體。

這種情況下,很多人就會性情大變。

比如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人,以前還是一個男人,最後慢慢的覺得自己是一個女人,想要嚐嚐女人的生活。

他們甚至爲此做了手術,由男人變成了女人。

相反,也有一些男魂魄剛開始被壓制,後來反敗爲勝,導致性格大變,讓她們變成了女漢子,甚至把自己當成了男人。

“想不到你居然是陰陽魂!我之前還以爲你是鬼上身!”

秦巖語氣平靜地說。

其實秦巖的內心卻翻起了滔天巨浪。

雖然這個世界上有很多陰陽魂,但是很少有像宋哲這樣的人,居然能修煉到天師。

而且還是男女雙魂天師。

“哦?你居然能看出我是陰陽魂?九陰九陽之體果然不簡單!哈哈哈!”

宋哲的前半句還是女人的聲音,後半句就變成了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滲人。

甚至給秦巖一種與兩個人同時在說話的錯覺。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怎麼能修煉到天師?”

宋哲笑眯眯地問。

秦巖的確非常好奇,因爲宋哲顯然是野路子,沒有師傅傳授道術。

在沒有師傅傳授的情況下,居然能修煉到天師,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秦巖點了點頭:“是的!我很好奇!”

“你很快就會知道這是爲什麼!哈哈哈!”

說到最後,宋哲扳開自己的嘴,他的嘴裏面冒出兩個鬼頭。

兩個鬼頭同時飛出來,向秦巖的脖子咬下。

秦巖終於明白了,他們能這麼快晉升到天師,利用的是吸魂。

與此同時,在地府的黑白無常正看着一面陰陽折返鏡。

鏡子裏面上演的正是宋哲猛咬秦巖的場景。

黑無常眉開眼笑地說:“嘿嘿嘿!黑巖,你居然敢和我們兄弟鬥!我們弄死你!”

“哈哈哈!陰陽魂可是秦巖的剋星,秦巖這次絕對吃不了兜着走!這就是和我們作對的下場!”

白無常同樣得意極了,眼中滿是戲虐。 原來這一切都是黑白無常搞的鬼。

上次秦巖狠狠地收拾了一頓黑白無常,黑白無常記恨在心,他們就想到利用陰陽魂報復秦巖的辦法。

恰好宋鞠的兒子宋哲就是陰陽魂。

黑白無常喚醒了藏匿在宋哲體內的女魂魄,同時又給女魂魄和男魂魄灌輸了一對夫妻的記憶。

這對夫妻在清朝的時候專門吸魂,並且通過吸魂晉升到了天尊。

後來他們不小心吸到了白家的頭上,被白家派出數十位高手殺了。

宋哲的陰陽魂獲得了她們的記憶,自然也就獲得了他們修煉的道術,於是開始到處吸魂。

短短的一個多月,他們已經吸走了上千人的魂魄,並且在昨天剛剛晉升到天師。

如果宋鞠能提前請秦巖,趙子神即便打不過宋哲的陰陽魂,至少也能逃走,不會被宋哲拘禁起來。

原本宋哲準備吸掉趙子神的魂魄,後來聽說秦巖是九陰九陽之體,頓時放棄了吸食趙子神魂魄的念頭。

他們想用趙子神將秦巖引來。

周小雨看到兩個鬼頭,當即身形一閃,擋住了女鬼頭。

秦巖念動咒語,抽出槐木劍向男鬼頭刺去。

男鬼頭輕輕轉頭,以一個極爲刁鑽的角度躲過了槐木劍,繼續向秦巖的脖子咬去。

秦巖伸出手,一掌拍在男鬼頭的嘴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秦巖本以爲男鬼頭會被自己拍飛,但是令秦巖想不到的是,男鬼頭不但沒有被拍飛,反而張開嘴要在了他的手指上。

剎那間,秦巖的魂力就像潮水般向男鬼頭嘴裏面涌去。

秦巖大驚失色,不敢置信地在心中暗想:

這是什麼情況?這是怎麼了?靈兒不是可以幫我擋住天師以及天師以下的攻擊嗎?

可是我現在的魂力爲什麼會飛速地涌進他的嘴裏。

秦巖根本不知道,黑白無常在宋哲的身上做了手腳。

在這個世界上,任何護身法器都有弊端,不可能是萬能的。

而陰陽魂正好可以剋制護身法器,讓護身法器降低一個防禦等級。

“天地動,陰陽開,天罰一點三魂飛,律令一出七魄散!魂飛魄散,殺!”

秦巖沒有抽出手,當即念動咒語,用食指和中指點在男鬼頭的嘴裏。

一道金光順着秦巖的手指飈射而出,攻擊在男鬼頭的嗓子眼。

男鬼頭當即淒厲地慘叫起來,鬆開秦巖的手,向後倒飛出去。

秦巖冷笑起來,再次念動咒語,揮起槐木劍向男鬼頭刺去。

男鬼頭故技重施,再次以刁鑽的角度繞過槐木劍,向秦巖的手上咬去。

秦巖手腕一番,手指向上,向男鬼頭指去。

男鬼頭身形一閃,險之又險地躲過了秦巖的攻擊。

就這樣,男鬼頭和秦巖纏鬥起來,一時誰也奈何不了誰。

看着陰陽折返鏡,黑白無常大聲叫嚷起來:

“媽的,開陣啊!你腦子讓驢踢了!”

“對呀!開陣啊!你這個傻叉!你以爲你是誰啊?居然敢和九陰九陽之體耗費體力!”

宋哲在秦巖來之前,還在這裏佈下了陰陽雙修天煞陣。

這個陣法既是一個幻陣,又是一個疊加陣,可以說厲害無比。

一般的天師陷入這個陣中,只有死路一條。

男鬼頭和秦巖纏鬥了許久,終於忍不住了,他急速向後退去,“嗖”的一聲鑽進了宋哲的嘴裏。

女鬼頭和男鬼頭心有靈犀,她不等男鬼頭招呼自己,當即也“嗖”的一聲,脫離了和周小雨的纏鬥,鑽進了宋哲的嘴裏。

“嘿嘿嘿!秦巖,你就等着死吧!”

原本宋哲是想吸乾秦巖的魂力,因爲秦巖的魂力可是大補!

現在發現從秦巖的身上佔不到任何便宜,宋哲就準備開啓陰陽雙修天煞陣。

“哼!我倒要看看你準備怎麼讓我死!”

秦巖冷笑起來。

自從秦巖學道以來,想讓他死的人多了,但是最後沒有一個勝出,全部被秦巖幹掉了。

對於這一點,秦巖還是非常自信的。

“既然這樣,那咱們就手下見真章!”

宋哲大喝一聲,開啓了陰陽雙修天煞陣!

秦巖眼前一花,自己所站的地方不再是剛纔的地方,而是來到了一個荒郊野外。

這裏沒有高樓大廈,也沒有藍天白雲,只有一望無際的草原。

在草原的上空,天不是藍色的,而是紅色,那樣子就是夕陽西下時的火燒雲。

“咔嚓”一聲天空中響起一道炸雷,一道霹靂從天而降向秦巖劈下。

秦巖冷笑起來,他知道這不是真的霹靂,當即念動咒語向霹靂指去:“陰陽相交,水火糅合,天地主宰,唯道不變!”

“嗖”的一聲,一道金光從秦巖的指尖飈出,與霹靂轟擊在一起,爆發出一陣轟天巨響。

“哈哈哈!不錯,不錯,居然能看透這陣法的奧妙。”

宋哲的聲音從天空中傳下,忽高忽低,忽遠忽近,忽男忽女,總之聽到耳朵裏面彆扭至極。

秦巖懶得理會宋哲,繼續站在原地靜候着宋哲的攻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