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他說這話的語氣,大概是不知道路棉心還活著。

「如果你心裡對棉棉還有點愧疚,我就希望你能夠把當初的事情告訴我,說不定我可以幫她申冤,還她一個清白。」

紫筆文學 「沒……沒什麼,我看你這個樣子的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穆襲直勾勾的看著人,突然笑了一下,「我真的非常不喜歡你看著別人忽略我的樣子。」

說著的時候,眼神裡面還露出了一抹落寞的神色。

白小小在個人臉上顯露出來的表情,整個人完全就是懵逼的,她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對方都是這樣的表情。

不過很快也就沒有在多想了,抬頭看著人,眼神裡面滿滿的都是認真,「你放心吧,以後不會再這樣啦。」

「真的嗎?我可以相信你嗎?」

「當然了。」

「好。」

在旁邊從始至終就一直被忽略的布思思和白啟不約而同的感覺到了自己吃了一碗滿滿的狗糧,特別是白啟看著自家一直非常高冷的姐姐現在這個樣子,總感覺自家的好白菜被豬給拱了。

而在一邊的布思思看著白小小和那一個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強大氣場的男人這個樣子,眼神裡面嫉妒的神色更加的明顯了起來。

「白小小,我在和你說話,你也難道沒有聽到嗎?你這個樣子非常的沒有禮貌,你爸媽難道沒有教過你應該要如何的尊重別人嗎?」

在她的這一句話剛剛落下三個人的臉色徹底的冰冷的下來,白小小轉頭,目光冰冷的看著這一個女人。

「我的父母怎麼樣?就不勞你費心了,說實話我還真的非常好奇,像你這樣的一個東西應該也沒有父母的吧,所以根本就體會不到那樣的感覺。」

布思思:「你!」

被氣的直接說不出來話,看著人再過了好一會兒突然之間露出了一抹非常詭異的笑容。

「我怎麼能夠和我的收藏品發生爭執呢?真的實在是太不應該了,我應該要好好的保護她才是應該的,要不然到時候這一副皮可就不好用了。」

白啟看著人一臉無辜溫柔的樣子,再想到以前對方在自己面前和同學,老師面前說表現出來的樣子,渾身剩下都升起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任憑是誰想到以前在自己面前一個非常溫柔漂亮的女孩,其實是一個變異的喪屍,有可能你們在說話,或者說在說笑的時候,對方有可能是在心裏面想著應該要從哪裡下口。

而穆襲在聽著這一個不知好歹的東西原來打擾他和他家寶貝的說話,眼神不由得冰冷了下來,陰森森的目光看著一臉嫉妒的少女,墨色的瞳孔裡面滿滿的都是冰冷的殺意。

布思思猛然之間感受到這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胸口重重的跳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過去,就看著從始至終就沒有看自己一眼的那一個男人,現在看著自己的眼神,裡面滿滿的都是冰冷的殺意。

特別是感受到對方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讓他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起來,「你到底是誰?」

穆襲:「不管是誰你今天都必須要死。」

在說著的時候,直接把發出了只有他們之間才能夠感受到的那一股氣息。

在感受到這一股氣息的一瞬間,布思思那原本還一臉扭曲惡毒的神情,現在都驚恐地就去了起,相當沒有想的,直接轉身,想要離開這裡。

白小小看著人突然自己轉身離開,愣了一下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方會這樣驚慌失措地逃離開這裡。

在她在想這個時候,突然之間撇了一下目光看到有一隻動物真拚命的逃離開這個地方,瞬間就明白了過來一手拉著兩個人就飛快的離開了這裡。

「快一點離開,這裡應該是有著什麼非常危險的存在,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把對方給嚇跑,最重要的一點是剛才我看到有動物想用離開這裡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們還是快一點離開,要不然的話到時候出現什麼事情我們都沒有什麼的辦法。」

穆襲看著人明一臉焦急的在前面跑著,回頭看了一眼,也沒有說什麼,而是繼續跟著人,向前面跑著。

白啟也沒有開口說話,在人突然之間跑的時候,他就隱約的感覺到了什麼,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牽著自家姐姐的男人,眼神裡面滿滿的都是驚恐,如果對方真的對這家姐姐做出什麼非常不好的事情,那自己不管怎麼樣,也一定要為自家姐姐報仇。

白小小完全不知道後面兩個人心裏面的想法,她現在滿腦子都只有一個,快一點離開這裡。再進來這麼多天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非常有可能就是等一下會出現獸朝。

在想到有這一個可能的時候,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的起來,不過現在也容不得她多想,現在最重要的是快一點離開這裡。

三個人在跑了一段路,發現剛才他們在的地方的確是發出了非常大的聲音。

白小小聽著不遠處那所傳過來的聲音,整個人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回想起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如果自己沒有跑的話,那自己現在是不是也已經成為了那一些妖獸口中的盤中餐。

穆襲感受到拉著自己的手輕輕的顫抖了起來,看著人一臉的成敗,伸手直接把人抱進了懷抱裡面。

「沒事的,我在這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好的保護你的。」

身體還在輕輕發抖的白小小突然感覺到有一雙非常有利堅實的肩膀,把自己抱在懷抱裡面,在感受到對方那清冷的氣息,她原本還非常后怕的神情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感覺到安全。

這麼想著的時候,伸手緊緊的抱住了人,同時語氣裡面微不可察的,帶著哭腔。

「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夠保護好我的。」

穆襲聽著人語氣裡面帶著的口腔,頓時安靜了下來直勾勾的看著在自己懷抱裡面的人,眼神裡面滿滿的都是一片暗沉。

白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實在不能容忍自己的姐姐像一隻傻白甜一樣,把自己給一步一步的送出去。

「姐姐,我們還是快一點回去吧,爸媽因為找你,已經好多天沒有回家了,而且媽媽,因為你現在整個人都已經消瘦了一圈。」

「還要爸爸因為找你,所以家裡面的錢全部都沒有了,並且爸爸為了能夠快一點的找到你,現在一直在尋找著,並且到處的找人看一下你到底有沒有你的消息。」

雖然知道自己在這麼長時間沒回去,對方一定會非常的擔心渴望,卻沒想到事情居然發生到這麼嚴重的地步。

小臉嚴肅,「我知道了,我們還是快一點回去吧。」

雖然非常的擔心自家父母現在怎麼樣了,不過現在自己的身邊可還是有一個大佬的,如果沒有經過對方的同意,自己擅自做主的話,那接下來自己就不要想著回去了。

雖然已經在腦海裡面想了這麼多,不過時間也只是過去了,幾秒鐘的時間而已,當既對著人露出了一抹非常友好的笑容。

「穆穆,我們快一點回去吧,我真的想要讓我的父母認可你。」

穆襲在聽著少女的話,眼神裡面滿滿的都是笑意,目光為不可擦的看了一眼旁邊的不啟,目光裡面滿滿的都是毫不掩飾的得意。

白啟在看著自家姐姐對著人這麼的特別,一直在壓抑著,可現在看著人居然挑釁自己,臉徹底的黑了下來。

沒有發現兩個人的波濤洶湧,三個人在遠離了剛才所在的那一片森林之後,繼續向著C市方向前進。

一路上氣氛非常的安靜到詭異,因為白小小居然發現了男主和自家的弟弟,兩個人在眉目傳情!

剛開始發現的時候,她還一點都不相信的,只不過在接下來的只在裡面,她一直觀察這兩個人,發現兩個人有時候真的是讓人非常的誤會。

就好比現在他們坐在一個空曠的地方,當然前提是把周圍的所有危險全部都清理了一遍,在考肉的過程之中,白小小用眼角的餘光靜靜的觀察著兩個人,看著兩個人就發現了兩個人居然是真的在眉目傳情。

讓她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平時看起來非常高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和任何人說話或者說是和人有肢體接觸。

可現在她看著兩個人手裡面的燒烤遞到了自己的面前,左右看了一眼兩個人,發現兩個人都直勾勾地看著對方那一個樣子,簡直恨不得把人給佔為己有一樣。

而正在對峙的兩個人沒有想到,少女居然是在想到這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如果兩個人知道了對方心裏面這不切實際的想法,一定會把人給狠狠的收拾一頓。

白啟惡狠狠的登了一眼自己面前這一個非常礙事的男人,下一秒對自己的姐姐一臉的溫柔「姐姐,我已經烤好了,你快一點嘗一下,看好不好吃。」

穆襲現在整個人的心情非常的暴躁,特別是看著自己的少女被人這樣看著,心情更加的不爽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為面前的這一個男人是自己未來的小舅子,那他直接把人給直接拍飛出去。。 摸了摸咕咕作響的肚子,天郎邊走邊說:「金輪的後遺症過於兇悍,現在還是儘快增強實力要緊。」

他有些后怕!

因為剛才只是探查普通人都有那麼嚴重的後遺症,如果當時他是對大壯使用的金輪,恐怕自己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個問題。

這時。

呯!

不遠處花盆碎裂的聲音,打斷天郎的思緒。

「唐芸家出狀況了?」本來打算回家休息的他猶豫再三,還是尋着聲音走了過去……

唐芸住處。

不高的圍牆爬滿了翠綠薔薇,五顏六色的小花在其中恰到好處的點綴,隨着微風輕拂,陣陣芳香四溢。

「沒事吧!」

推開半敞的大門,眼尖的天郎見蹲在那裏的唐芸右手被划傷,左手正在土堆中翻找着什麼東西,便湊上前去,「找什麼呢,我也來幫忙。」

看着眼前突現的大手伸進土堆中,唐芸的動作慢了下來,柔聲道:「天郎嘛~那就麻煩你了。」

「客氣!你都受傷了,趕緊去處理一下,這裏有我幫着就行了。」雖然不知道對方在找什麼,不過也就那麼大個地方,天郎也不怕找不到。

「嗯,好。」

唐芸緩緩起身站在原地,並沒有去處理手上的傷口,而是低頭看着破碎的瓷盆,神情有些恍惚……

「咦!」

天郎舉起一枚淺青色寶石狀的東西,認真打量了一番,狐疑道:「應該是這個了。若我猜的不錯,這應該是某種種子。」

「嗯,是青藤花種。不過,跟其他花種不一樣,你手中的恐怕永遠都不會發芽生長了。」唐芸的語氣很是平淡,但平淡的背後,天郎隱約感覺出更多的是無奈與心酸。

「今朝日南長至,黑豆生芽。大眾恭惟懽慶,鐵樹開花。如何結果,龍馳虎驟,撒土拋沙。」

鬼使神差吟了一首釋如凈的《偈頌十首》,心中頗為感慨的天郎捧起手中的種子,起身笑着說:「或許,極難實現的事情,總有……嘶~」

話未說完。

手上傳來的劇痛令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差點把種子給扔了。

「這種子,咬了我一口?」

天郎有些疑惑,但手心的咬傷以及被染成鮮紅的青藤花種,都在明確告訴他,事實確實如此。

一旁。

「怎麼會!」

唐芸看着眼前突發的一幕,美目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她嬌軀微顫,頓時湧出兩行熱淚。

突然。

唐芸彷彿想到了什麼,神情變得慌亂無措,「天郎,快!快去砍掉門口的青藤,喝下青藤的汁液,你要中毒了。」

「這!」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天郎反應也算不慢,急忙將手中種子交給唐芸,轉身便往門口奔去。

可惜,最終還是遲了一步。

看着近在咫尺的青藤,他的眼神變的迷離,身體也跟着搖擺不定。

「不要!」

心急如焚的唐芸正欲上前幫忙,卻被雙手狠狠掐住自己脖子的天郎嚇得心驚肉跳,她歇斯底里的吼道:「天郎,振作!千萬不能被幻象迷惑!」

此時。

天郎自然不知自己的真實狀況,因為青藤種子毒素的原因,他正置身於幻象中奮勇殺敵。殊不知殺得越多,現實中他的雙手越是用力。

隨着時間的流逝。

幻境中的戰鬥接近尾聲:

「呼哧~」

天郎單膝跪地,雙目通紅,咽喉處的窒息感令他身體抖動的厲害,「看來,只要再結果你就結束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