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香閣大酒店。

這裏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進來的,而且消費水平一般人也沒辦法消費的起。

隨隨便便一個人的消費,估計就得頂上別人一年的工資了,所以在這裏消費的人非富即貴。

“哥兒幾個,今天別客氣好好吃,今天我請客,這裏他家有很多特色菜,都很不錯。”

酒店外,高勇帶着幾個朋友,一臉笑意的向着裏面走去。

“高少爺敞亮。”


“是啊,高少爺這一次賽車能贏了,也多虧了你的技術高超。”

幾個人也十分高興,這一次,高勇和其他人去賽車,直接將對方打得落花流水,所以高勇一高興,就前幾個好朋友來這裏吃飯。

只不過當他們剛要走進聚香閣的時候,忽然,旁邊的人指着不遠處說道。

“高少爺,那不是鄧家的大小姐嗎?”

“鄧家的大小姐?”

高勇聽到後,愣了一下,不知道對方是在說誰。

隨後他轉過頭看了過去,不過那個女人離着自己有點遠,所以一時間也沒有看清楚。

“就是鄧家的那個天才大小姐,20多歲就從國外留學回來的女博士,而且這麼多年十分擅長練習柔道和跆拳道都是高手的那個女魔頭。”

“高勇,你怎麼也來了?”

高勇身邊朋友話音剛落,忽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

當這時,高勇擡起頭看到來人的時候,臉色直接變了。

在鄧佳琪旁邊的王越也沒想到這裏能夠遇到高勇,想到高勇之前那麼害怕鄧佳琪。

當他看到高勇臉色蒼白的樣子,王越忍不住問道。

“看他的樣子好像很怕你。” “我和高勇從小就認識,我們兩個一直是同學,當然很熟了。只不過這個傢伙,平日裏有點不着調,所以沒少被我揍他。”

鄧佳琪說完後,笑着向着高勇走了過去。

王越聽到鄧佳琪的話後,愣了一下,急忙跟了上去。

“高少爺,真是鄧小姐啊。”

那邊的人看到鄧佳琪後,笑了笑,急忙開口。

只不過他剛說完,那邊的高勇拔腿就要跑。

“高少爺,你這時怎麼了?”

“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高勇說完,拔腿就要離開。

“你要去哪?”

鄧佳琪直接一步就走到了高勇的面前,一把抓住他。

這時,高勇臉色一變,隨後轉過頭苦笑着看着鄧佳琪說道。

“那個我還有點事情,所以要走了。”

“高勇,你最近是不是又幹什麼壞事了,所以看見我就想跑。如果讓我我知道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沒有,我哪敢。”

高勇說完後,立馬想着怎麼逃跑。

他很快看到了旁邊的王越,立馬上前握着王越的手說道。

“王越,沒想到能在這裏見到你,你們兩個怎麼在一起?”

“我們兩個一起出來吃個飯。”

高勇聽到後,立馬小聲在王越耳邊說道。

“王越,沒想到你還真和這個暴力女合作了,還是你有魄力。”

王越聽到後,苦笑了一聲。

“其實我覺得她還不錯。”

“砰!”

王越的話說完,忽然鄧佳琪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高勇的肩膀上,把高勇嚇壞了。

“高勇,你是不是又皮癢癢了,竟然敢說我壞話?”

“姐姐,我哪敢啊。”

高勇聽到後,一臉的委屈,急忙說道。

“王越,他和你說什麼了?”

“他說還有事就先走了。”

高勇聽到後,立馬鬆了一口氣,急忙轉頭一句話都來不及說,直接離開了這裏。

周圍的人看到高勇的樣子後,都傻眼了,沒想到高勇平日裏十分的囂張,竟然見了鄧佳琪這麼害怕。


王越看着高勇離開的背影,忍不住說道。

“看來他還是真的很怕你啊。”


鄧佳琪笑了笑,忍不住說道。

“上學的時候,他可沒少禍害小姑娘。因爲這個事情我把他打的骨折住院了好幾次,估計他現在也有陰影了吧。”

“我們兩家又是世交,所以他又不能拿我怎麼樣。所以現在他害怕我也是正常。”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沒想到還有這麼有趣的事情,隨後說道。

“沒想到高少爺也有害怕的人。既然這樣,你可得給我好好講講。”

兩個人進入聚香閣。

隨後鄧佳琪把高勇和他上學的趣事和王越說了,兩個人一邊聊一邊吃飯,不時傳來鄧佳琪銀鈴般的笑聲。

不得不說鄧佳琪長得還是很漂亮,如果不瞭解她的人,還真的沒辦法把他和女博士還有暴力女這種詞想到一起。

兩個人吃完飯後,很高興地走出了飯店。


“王越,你準備去哪裏?”

“我回公司。”

“既然這樣,我送你吧。”

今天兩個人出來的時候開的是鄧佳琪的紅色跑車,鄧佳琪聽到王越要回公司,想了想準備先把他送回去。

王越也自然沒有意見,兩個人點點頭,隨後向着旁邊的停車場走去。

在停車場停着的一輛車,是鄧佳琪的紅色跑車,車牌號是濱a66666。

看到這個車牌號後,王越愣了一下,有點驚訝。

“你這車牌號倒是挺特別的。”

要知道這種車牌號一般人可弄不到的,需要花很大的價錢特別去買,甚至這個車牌號能夠頂得上一輛上百萬的車了。

鄧佳琪雖然是女博士,但是她才畢業一兩年,怎麼可能買得起這樣的豪車和車牌?

看來她家裏面恐怕也不缺錢,再聯想到她和高勇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看來她的背景非比尋常。

“都是我父親給我買的,我對這個不太瞭解。”

鄧佳琪說完後,十分瀟灑的坐上車。

很快,兩個人就緩緩的行駛出了停車場。

坐在副駕駛的王越看着鄧佳琪左手上戴着上百萬寶璣機械錶,笑了笑,看來鄧佳琪家裏面確實很有錢。

隨後他並沒有在意這些,而是將目光放到了窗外。

忽然,王越腦海中想起了什麼,就是鄧佳琪這輛紅色跑車的車牌號。

這讓他隱隱的感覺到那麼的熟悉,但是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爲什麼我感覺到這個車牌號這麼熟悉?”

要知道這種特殊的車牌號,一般人只要看過後很容易就記住了,但是王越覺得這個車牌號似乎讓自己印象很深刻,但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王越感覺到自己前一世肯定在哪個新聞上見過這個車牌,但是記憶有點模糊了。

一時間,自己也無法去尋找記憶深處的那個具體事件。

另一邊的鄧佳琪看到王越不說話,她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在車上放着歌。

這輛紅色跑車就這樣向着王氏集團逝去,不過此刻正是下班的高峯期,所以路況有點堵,車開的並不快。

“現在我們在哪裏?”

“清源路,離公司差不多還有幾公里的距離。”

鄧佳琪看到王越後愣了一下,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問。

“清源路,清源路,爲什麼我感覺到這麼熟悉?”

王越喃喃自語了一聲,忽然臉色猛然就變了。

他忽然想起來自己在哪裏看到過這個車牌號了,是在前一世的一則新聞上。

當時那則新聞鬧得沸沸揚揚,一輛紅色跑車直接在市區發生了爆炸,出國留學的富家女博士鄧某某葬身於火海。


那個消息直接把濱海市都轟動了,而這個車牌號正是濱a66666!

“我記得當時報紙上所說的爆炸地點距離清源路不遠,差不多有1km的距離,難道在1km之後,這輛車就會發生爆炸?”

想到這裏,王越臉色直接變了,感覺到頭皮發麻。

他能夠知道,如果這輛跑車再繼續開下去的話,兩個人都得葬身火海。

隨後他着急地看着旁邊的鄧佳琪說道。

“快停車!”

“怎麼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