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瀾皇目光又移到一對新人身上,笑着說道:“峯兒,今日是你大喜之日,又是你繼承我聖瀾國大統之日,所謂雙喜之恭賀,父皇希望你們夫妻二人,從此以後,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共創我聖瀾國太平盛世!”

“謹遵父皇教誨!”邵峯和簡陌齊齊恭敬的迴應着。

聖瀾皇滿意的笑着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林公公。

林公公笑着點了點,揚了揚頭,笑着大聲喊道:“吉時已到!奏樂。”

林公公的聲音一落,整個帝都是奏樂聲,從聖瀾國皇宮開始,一直到整個帝都,都有不同樂聲傳遍整個帝都,爲未來新皇和皇后祈福。

“一拜天地!”隨着林公公一聲尖銳的嗓音響起,邵峯牽着簡陌的手,轉身拜了拜。

“二拜高堂!”兩人對着聖瀾皇,跪下,恭恭敬敬的跪拜。

“夫妻對拜!”顏邵峯笑容越發的溫柔幸福,他看了一眼被紅蓋頭蓋着的簡陌,心底激動的有些無法自持。

陌陌,你終於完完全全的屬於我的了,邵峯眼眶微微溼潤,所有的等待都是爲了這一刻,以他之姓,冠她之名。

而紅蓋頭下的簡陌,也淺淺一笑,她會將所有愛,都傾注在他對面的男子身上,只爲今生今世,不在欠下彼此。

願來生,那個叫慕容邵峯,或是顏邵峯的男人,永遠都是幸福的。

邵峯,這一世,我會傾盡所有感情來愛你。

兩人對着彼此深深地一拜!

“禮成!”這一次,並沒有送入洞房。

而還有另一個環節,二人攜手,榮登寶座。

邵峯拉着簡陌,往高臺上的金黃色的尊貴的豪華龍椅走去。

帶二人坐下後,顏邵目光微沉的看着衆人。 文武百官瞬間恭恭敬敬的跪地,整齊劃一的聲音響徹雲霄:“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衆卿家平身!”顏邵峯擲地有聲的聲音,清晰的灌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邵峯目光犀利的掃視了一眼全場,今日,是他最開心的一天,他終於如願以償的得到他的陌陌了。

“這次寒王造反,千世子,夜世子,凌士兵,擊退寒王,功不可沒,千世子賜封一品左相,夜世子,賜封鎮國將軍,凌士兵,賜封右譽軍將軍,其他幾位將軍,朕也會論功行賞。”

夜千璽,千晏城,凌樂瑤,三人都往前一步,齊齊跪地,:“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特別是凌樂瑤,有些不可置信,這一轉眼她就成女將軍了,這可是她一直以來的心願呀,她有些控制不住的開心的笑了笑,那笑容如芙蓉花緩緩盪漾,美得動人心魄。

夜千璽側目看着她,眼底劃過一抹傾世溫柔,瑤瑤被冊封將軍,那麼,他就可以和瑤瑤成婚了。

簡陌也爲凌樂瑤開心,這一次,邵峯借寒王的事情將瑤瑤封爲將軍,一來,是爲了千璽,而來,瑤瑤真的是做將軍的料,而且也能忠心耿耿。

顏邵峯登基,這一次冊封,都是自己的心腹,夜千璽和千晏城,更是他的左膀右臂。

“恭喜鎮國將軍,千丞相,林將軍!”文武百官又齊齊道賀,

三人笑着,對着衆人說了一些感激的話。

不遠處的聖瀾皇看了看,欣慰的笑了笑,終於,他可以放下這份重擔,無後顧之憂的去陪他的靈兒去了。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全帝都的百姓們,狂歡三天三夜慶祝。

最後,邵峯和簡陌,又去祭拜歷代先皇,繁文縟節衆多,等邵峯和簡陌行完所有的禮節,在回到太子府的新房時,已經是深夜。

宴會在皇宮裏舉行,但太子府依然一片紅,喜氣盈盈的。

小六讓膳房準備了簡陌愛吃的菜,送入新房。

所有的侍衛和婢女,全部退到紫瀾殿外。

藍幽今日一直繃着臉,小七一直都在暗中觀察着藍幽的一舉一動。

簡陌一身疲憊的坐在繡着鴛鴦的百子被上,她此刻又累又餓,今日成婚,幾乎累得要了她半條命。

邵峯站在不遠處的桌旁倒合巹酒,目光時不時的看向牀榻上坐着的簡陌,從今夜起,他將與她共享大好江山與人世繁華!

夜很深了,簡陌很困,可邵峯不將紅蓋頭揭開,她什麼都不能做。

不過簡陌心底是非常幸福的,她嫁給了天下最英俊,最強大,最溫柔的男人。

即使他貴爲皇帝,卻事事願意爲她親力親爲。

“邵峯,你在幹什麼?我很累很餓,你先幫我把蓋子給揭了。”簡陌聲音有氣無力的說的。

邵峯一聽,溫柔地笑了笑,戲謔地說道:“陌陌,哪有你這樣的新娘子,急着讓自己的夫君掀開紅蓋頭。”

簡陌撇了撇嘴,:“邵峯,那個新娘子就在你的面前。”她好餓,她想吃東西,對面桌子上飄過來的菜香味,更是讓她不停的咽口水。 “呵呵…”邵峯爽朗的聲音迴盪在偌大的新房裏。

夜靈石的柔光,將他俊逸的容顏照得流光溢彩,舉世無雙。

他看了看簡陌的,將一粒藥丸放入簡陌的酒中,今夜可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這藥丸遇酒可以解除她身體裏的疲憊,今夜,是他們這一生中,最特別的日子,他可要好好享受。

他做好一切,才緩緩走向簡陌。

簡陌聽到他的腳步聲,這一刻,心瞬間緊張起來。

今天一天,她都是頂着紅蓋頭的。

邵峯站在她面前,俊顏上洋溢着幸福。

他緩緩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拉住紅蓋頭的,心底也微微緊張,他知道這紅蓋頭下的容顏,今天是何等驚爲人天!

隨着紅蓋頭一點一點的往上移,從弧度優美的玲瓏小巧的下巴開始,一張絕美無雙的容顏,膚若凝脂,散發出迷人的光澤,簡陌垂着的眼眸,緩緩掀起,目光含笑的看着邵峯。

四目相對,深情可見,邵峯凝視着她的目光,火熱而溫柔,兩人深情的眼底,倒影處彼此的身影,漣漪緩緩溢開。

“陌陌,你真美!”邵峯聲音低醇而迷人,帶着濃濃的愛意,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含羞帶笑的容顏,這一刻的人,美的動人心魂,讓他想一口將她吞入腹中。

簡陌脣角緩緩盪漾出一抹攝人心魂的笑意,看着他溫潤如玉的俊顏,他不也一樣的俊美無雙嗎?她淺淺說道:“邵峯,你本就俊,今日更俊了!”

邵峯輕柔的拉起她的手,往酒桌走去。

簡陌看着桌上的美味佳餚,早就什麼都忘了,她快速地坐到凳子上,拿起筷子,夾起一塊牛肉就要吃,邵峯見狀,立刻擋住她。

笑道:“陌陌,還沒有喝合巹酒呢?”

簡陌嘟脣,委屈的看着他,她很餓,很餓,子時都快過了,她這還沒有吃晚膳呢?

邵峯輕輕颳了刮她的鼻尖,溫柔的聲音讓人心底漣漪陣陣:“你呀!就是心急。”

邵峯端起一旁準備好的合巹酒,遞到簡陌的手中:“陌陌,我們和合巹酒,喝了合巹酒,象徵着我們夫婦二人合二爲一。”

簡陌低頭看着手中的合巹酒,這合巹酒她聽說過,洞房花燭,喝了這合巹酒,寓意深遠,她看着邵峯,淺淺一笑,明眸皓齒:“邵峯,那我們喝合巹酒吧!”

“好!”邵峯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她的容顏,看着她,怎麼看都看不夠。

邵峯將自己的手臂,繞過她的手,兩人的手臂交叉在一起,兩人深情的看着對方,將手中的酒喝下去。

顏邵峯此刻,真的心滿意足了。

“陌陌,來,我們吃飯,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們可不能浪費了。”

邵峯的話曖昧至極,簡陌瞪了他一眼,他這幾天晚上,哪天晚上不是在洞房呀?

但是她已經顧不上了,她要吃東西。

簡陌又拿起筷子吃東西,剛剛拿起筷子,邵峯又將她的筷子擋住。

簡陌這下瞬間生氣了,怒聲道:“邵峯,我很餓,你到底給不給我吃?” 邵峯看着她,無聲的笑了笑:“傻瓜,我會捨不得給你吃嗎?餓了這麼久,要先喝湯纔好,你呀!就是不會照顧自己。”

他暖心的話語,讓簡陌瞬間眉眼舒展,心地幸福洋溢。

刺婚時代 “來,陌陌,我餵你!”邵峯手中,端着精緻的瓷碗,半碗雞湯,早已經去油,白色的湯汁散發出又人的香味。

“邵峯,我自己喝。”簡陌說完,伸手就去接碗。

情劫難逃 可邵峯卻笑着避開她的手,:“陌陌,我都說了,我餵你!”

他喜歡爲她做任何事情,爲她做她喜歡的事情,他就感覺很幸福!

簡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他這是把她當孩子一樣的養着呀。

“來,陌陌,張口。”邵峯的聲音裏帶着哄誘。

簡陌無奈,只能張口喝湯,整個過程,都是邵峯伺候她吃喝,絲毫不讓她動手。

兩人吃完晚膳以後,顏邵峯笑着抱起簡陌,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簡陌之前很困,可是吃了晚膳以後,突然不是很困了。

“邵峯,我們在磨蹭下去,不用洞房,天都快亮了。”

邵峯看着她,笑了笑:“陌陌,我們不急,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

“哦!”簡陌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水亮的大眼眨了眨。

這樣說,到是顯得她很着急似的。

邵峯似是知道她心裏在想什麼,戲謔地說道:“陌陌,還是你已經等不及了。”

簡陌嗔怪的在他胸口上捶了一下。

“誰等不及了,等不及的只怕是你吧?”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簡陌虛眯着眼眸看着他,看着他眼底那暗潮涌動,就知道,他比她還要着急。

哼!小樣,看她等一會怎麼折磨他,敢消遣她,哼!簡陌的紅脣微微蠕動着。

兩人沐浴過後,邵峯又抱着簡陌回到牀榻上。

簡陌故作睏意來襲,閉着眼睛不看邵峯。

邵峯的看着她的樣子,知道她是故意的,某個小女人,可是很記仇的。

惡魔總裁的業餘嬌妻 他輕輕的撫摸她的臉頰,輕柔地喚道:“陌陌,困了!”

簡陌緊閉着雙眼,不理他。

邵峯又輕聲道:“陌陌,今夜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你這是想讓我獨守空房嗎?”

哼!不理,簡陌的心裏苦苦的撐着,不理會他,看他怎麼辦?

某個小女人小氣巴拉的,就是不想理會他,她在這呢?他能獨守空房嗎?

邵峯看着某個小女人繼續裝,眼底劃的笑意越發的擴大,邵峯微微挪了挪身子,將她整個人擁入懷裏。

“陌陌,你真的捨得睡嗎?”邵峯又說道,大手開始不安起來。

突然,邵峯的手,輕輕在簡陌的腰上捏了幾下,本就撐得幸苦的簡陌,瞬間破功。

猛然地睜開眼眸,迅速的扭動着身子,緊悶着不出聲。

“哈哈……”邵峯看着她忍着辛苦的樣子,毫不客氣的大笑起來,愉悅的聲音,幸福洋溢。

“卑鄙,卑鄙的傢伙,你居然敢撓我癢癢。”簡陌心底那個氣呀!

邵峯笑聲戛然而止,快速地低頭,在她的脣瓣上啄了一下,隨又笑得一臉邪魅,曖昧地說道:“陌陌,我們洞房吧!”

他說完,快速地低頭,吻上了她的脣,溫柔而纏綿,心動而幸福。 禁慾總裁,撩一送二! 世間有一種靈器,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名爲鳳絕吟,那是引魂靈器,相念得相見,相見能相愛,相愛得廝守,廝守得一生,這邊是鳳絕吟的力量。

前世如若不相欠,今生又怎會相見!

鳳絕吟,一切皆因果,一切皆是債!

從此以後,他們同舟共濟,一生一世一雙人,幸福一生!

這一夜,愛從未停止過,芙蓉帳內,愛意旖旎,紅帳紛飛,夢幻浪漫,幸福而溫馨!

邵峯從來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從來都知道自己想要珍惜什麼?

這一生,他都會尋着他明顯的路線,一直愛下去。

而他,也會因爲擁有今生的一切而感恩。

即使是兩世爲人,邵峯的心依然是那樣的愛簡陌,他喜歡她的羈傲不訓,他更喜歡她善良的純粹。

紅妝豐厚,洞房花燭合巹稠,璧人成偶,鴛鴦白頭,白首不相離,相濡以沫。

紅帳裏,情人的繾綣,意猶未退,洞房花燭夜,他真正的以他之姓,冠她之名。

簡陌和顏邵峯,直到天亮才停息,兩人精疲力盡,簡陌這一睡,就到了傍晚。

當她從牀榻上坐起來的時候,外邊太陽已經落西了。

簡陌有些不相信的再次看了看外邊,真的是太陽落西了。

“啊!”簡陌一臉哭相,看了一眼一旁邵峯,某男笑得一臉欠揍的看着她。

簡陌一臉怒意的看着他,“笑,你還好意思笑,現在太陽落山了,我們都沒有去給父皇請安,也沒有去給太后請安,都是你,現在怎麼辦?”

邵峯拉着她躺下,將她桎梏在懷裏。

“顏邵峯,。”簡陌怒吼道。

“娘子,爲夫在。”邵峯一臉嬉皮笑臉的,看着很欠揍。

“你還笑!大婚第二天,得進宮敬茶的呀!”

邵峯笑着,輕輕的在她的額頭上敲了一下,:“傻陌陌,你忘記了,我們現在已經是帝后了,太后她老人家早就不管後宮的事情了,至於父皇,他昨夜就去青羽山脈了,現在整個聖瀾國的女人,就是你的天下了。”

“啊!嚇我一跳!”簡陌這下終於不在着急了。

“陌陌,再睡一會!”邵峯將她往懷裏扣了扣,讓兩個了貼得更近。

“這太陽都落山了,還睡什麼,快起來,我餓,我要吃東西。”簡陌掙扎了幾下。

邵峯也感覺到很餓,不過一想到昨夜,他就不想起了。

他這小娘子,昨夜可熱情了。

他低頭,在她耳邊深情地說道:“陌陌,我好幸福!”

他現在真的好幸福,他愛的女人就在他的懷裏,真真實實的在他的懷裏。

以後,誰也奪不走她,她會是他一輩子的幸福。

簡陌本掙扎的身子瞬間停止了下來。

雙手輕輕的環住了他,如果,她的愛,能讓他感覺到幸福,那麼,她會愛下去的。

“邵峯,我也很幸福,我們都很幸福!”簡陌目光溫柔的看着他,這個男人呀!愛慘了她,她又怎麼捨得負了他,不愛他呢?

“陌陌,有你在,真好!”這話,邵峯一直都想說。 一連三天,邵峯和簡陌都沒有出過紫瀾殿!

新皇寵愛皇后三天三夜,瞬間傳遍了整個帝都。

簡陌的如此榮寵,羨煞整個帝都的女人。

今日是回門的日子,邵峯一早就吩咐讓人準備好了禮物,帶着簡陌回簡家回門。

凌樂瑤,夜千璽,千晏城,都去了簡府等着他們回來。

今日小雨紛飛,一股襲來的清涼,讓人很舒服,絲絲縷縷的輕輕拂面,溫柔而舒坦!

夜千璽和千晏城坐在水榭居的房檐下喝茶。

千晏城笑看着夜千璽,說道:“千璽,皇上可真是了不得,三天都沒有出紫瀾殿了,任何人不得靠近紫瀾殿,沒想到皇上也這樣黏陌陌,這幾日風花雪月,可讓皇上幸福死了。”

千璽別有深意的笑了笑:“誰說不是呢?不過皇上真是愛慘了陌陌,這終於把陌陌娶回去了,他能不開心嗎?”

“陌陌,你還叫陌陌呀,陌陌現在可是皇后了。”千晏城優雅的喝了一口茶,這一轉眼,就變天了。

“還說,你們千家一下子出了兩個丞相,你可是一品丞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夜千璽打趣道。

千晏城莞爾一笑,身子輕輕往後微仰,說道:“說的好像只有我一個人有功勞似的,你不是也成爲了鎮國將軍了嗎?加上瑤瑤,你們家很快就是兩位將軍了,而且還是夫妻,咱們彼此彼此!你也不用羨慕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