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房間裏不止有這個女人,還有霍東,然後他旁邊還有個十五六歲的小子。

他們三個靠在一起,用獵槍對着我俯視耽耽。

這霍東不是靠武力的麼,怎麼還玩兒起槍來了。

看來那女人是先進去跟霍東通了電話,然後商量好把我騙了過來,不錯不錯。

霍東一下子就認出了我,二話不說,立馬扣動了扳機,砰的一聲巨響,紅藥味一下子充斥了這間屋子。

不過對霍東來說很可惜,我沒有死,他開槍的同時,我已經握住槍管使槍頭對準房頂,這一槍打在了上面並沒傷到我。

一把將槍扯掉,一個鞭腿便將霍東踢的老遠,多年前他就已經不是我的對手,現在對我來說更是分分鐘虐掉。

見我踢飛霍東,那個十五六歲的小子撿了根棍子朝我頭上劈來。

年紀不大,倒是那表情是相當狠厲。

手刀一落那棍子便被我劈成兩段,抓起他衣服就直接將他拋出老遠,一下子摔暈在地上。

那女人見狀嚎了一聲朝那個小孩兒撲去:“小杰……”

那女的對我吼:“你對我弟弟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他暈了過去而已。”說完我就沒再理那個女人,而是冷冷的看着霍東。

“自己結果?還是我親自動手?”懶得跟他廢什麼話,這種人早該死了。

這廝這些年揹負人命的一點也沒減少,其中更是不乏一些無辜之人,我能看出他身周的死氣。

霍東無力的看着我,他知道如今的我更當初已經大不相同,他在我面前根本連反抗的可能都沒有。 “我很後悔。”霍正淡然的說,好像早就料到了今天一般。

“你後悔什麼?”

“後悔被殺死你。”

我笑了笑:“後悔就對了,這樣遺憾而終也比什麼都沒有就死掉強,你說對不對。”

對我說的話,霍東沒有反對也沒有贊同:“我可以死,但是你要放過女人和孩子。”

我癟了癟嘴:“當初我還是孩子的時候,你也對我下了殺手的啊…怎麼今天反過來叫我對孩子手下留情?”

聞言霍東很生氣,但是見我表情冷漠一下子就泄了氣:“對不起,我的錯,我該死,求求你不要傷害他們,殺了我把。”

“東哥!你瞎說什麼?你不要離開我們姐弟兩,起來啊,跟他拼了!”那女人對着霍東後。

霍東沒有一點表示只是祈求的看着我,那女人見狀瘋了一般拿了一把刀子朝我衝來,我任由刀子落在我身上卻怎麼也刺不進去,輕輕一推,女人就被我推倒在地。

“好吧,見你如此配合,我就不傷害他們,只是你記得叮囑他們以後低調爲人,尤其是那個小子,小小年紀已經揹負人命,如果再走彎路我也不介意一併殺掉。”

我不覺得我冷漠,也不覺得霍東此時很慘,俗話說的好,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做什麼事情,都要有承擔後果的勇氣,如今這就是霍東的下場。

走到霍東面前,單指一戳,一股真氣便衝向他的氣門,這麼一戳霍東的面色變得無比的蒼白。

那女人驚恐的看着我:“不要!!!”

我充耳不聞,毀了氣門之後,便按上他的九道死穴,我這麼做是讓他生機無法在身體內停留,就那麼慢慢的死去,最多活兩個小時。

霍東身上沒有怨氣,所以不必擔心他死後便厲鬼,起了身我準備離去。

那女人跑上我面前擋住我:“你對霍東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只是讓他死的慢一些而已,這樣你們有什麼都可以說了,不會留下遺憾。”我沒有直接結果霍東還有這麼一個原因,算是我對他的一絲憐憫吧。

“求求你救救她,我不能沒有她。”她懇求的看着我,直接跪了下來。

我搖了搖頭:“恕難從命。”

聞言她直接站了起來,然後把上衣掀開,裏衣扯掉,絲襪也退了下來,然後拉着我的手摸上她的胸前。

“我求你了,你不是挺喜歡我的身體嗎?你想怎樣都可以,求你不要讓他死。”她溫柔的說着。

可惜她錯了,我目不轉睛,根本一樣都不看她的身體,淡淡的收回了手掌,然後就朝門口走去。

“王八蛋,你有本身把我跟我弟弟都殺了,不然以後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她惡狠狠的說,言語中帶着無限的憤怒。

擺了擺手,我把直接出了門,然後還順手把們帶了上。

吐了口濁氣,這件事情可算辦的妥當,任誰都有慈悲之心,我也不例外,相反我我已經相當仁慈了,我不會因我結果一個殺人無數的殺手而感到難過,即便他解決再可憐也是一樣,

俗話說得好,出來混的……

找到我的車,我開車就直接離開,同時給霍正打了通電話,告訴他事情已經辦妥。

對於我霍正是非常信任,所以也不需要我又什麼證據,就憑我的話他也相信我辦好了。

“辛苦你了子良,你師父最近的資料我已經準備好了,明天我讓人給你送來。”

“嗯,好,多謝。”

“客氣什麼,最近很忙,改日空了請你喝酒。”

簡單說了一番我掛了霍東的電話。,

回到家中第二天我就收到了霍正的資料,原來師父現在在貴州麼……

好吧事不宜遲,我就準備出發,可是手機卻響了:“王子良,你幹嘛,今天沒來學校了。”

聽到聲音我笑了笑:“哈,我這不是有事嗎,反正現在在學校也沒啥事兒可以做了。”

“那你至於十幾天不跟我聯繫嗎?我們好歹也做了這麼多年的同學了吧。”

“好吧,我的錯,請你吃飯怎麼樣。”

“好着可是你說的,我要吃海鮮,肯定要痛宰你一頓。”

“好好好,沒問題,濱河路那家海鮮集合怎麼樣?”我提議道。

“一言爲定,三十分鐘內不見你的人的話你就可以去死了!”

當反派熟知劇情 掛了電話我就開始洗漱,然後乾乾淨淨的出了門,開上我的捷達車,我現在這個水平在那個年代完全就一土豪。

這家海鮮店還是比較高檔的,雖然我是捷達車,但是也有人幫我泊車,進去之後我一眼就看見了她。

這麼些年沈夢瑤還是沒怎麼變,依舊那麼乖巧可愛,但是如今年紀不是小娃娃,長出了一股女神範兒,她一個人坐在那兒,旁邊有不少客人都不住的往她那裏湊。

見我來了之後,沈夢瑤皺了皺小鼻子:“你個王子良嗎,每次時間都算的剛剛好,你就不能提前來一次嗎。”

“哈哈,反正你說三十分鐘以內,我這不是到了嗎,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我跟沈夢瑤可是大學四年的同學,兩個人走的很近,也不知道爲什麼,沈夢瑤唯獨對我感冒一樣,對我也比較關心,這讓我感覺暖暖的。

兩人都是修行的人,自然能吃,這一頓吃了我好幾百,那時候也算相當奢侈了。

吃完之後兩人都拿了杯飲料在那裏聊天。

“畢業之後有什麼打算?”沈夢瑤問我。

“還沒呢,我準備去貴州辦點事。”

“貴州?你去幹嘛?”沈夢瑤很好奇。

“去找我師父,他可能在那邊。”這件事情無需跟她隱瞞。

“噢……”沈夢瑤哦了一聲,然後略帶希望的看着我:“你一個人去?”

“當然啦,不一個人還有幾個人,我師妹對這件事情傷心不已,我不想讓她再參合。”

“能不能帶上我啊,我好想出去走走。”沈夢瑤好像不經意的說出這句話。

這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帶個人一起倒沒想過這點。

“怎麼?怕本姑娘拖你後腿嗎?”見我遲疑,沈夢瑤有點不樂意。

“哪裏哪裏,你要是願意去,那就去吧。不過我很匆忙準備今天或者明天就走。”

“好啊,說走就走,挺好的,我沒關係,想走就走。”沈夢瑤見有戲,就很興奮的說。

“好吧,那咱們今晚就出發,你還有幾個小時可以準備一下。”

“好,我現在回家收拾,你在家裏等着我。”說完沈夢瑤風風火火的走了。

其實我剛纔也就是矯情一下,誰不願意出門有美女相陪呢?而且還是個功夫不俗的美女,屆時也可以成爲我幫手。

我開着我的捷達回到家中,然後準備了一些符咒,然後把小黑和黑劍準備好,當初在陰穴得到的封鬼釘也帶了上。

弄完之後剛剛到了晚上,看了下時間也不早了,沈夢瑤跟我打電話說到了。

“你開車來幹嘛,我不是有車嗎?”看着她那新款的沃爾沃,我不解的問。

“你那車坐着不舒服,這個車還算湊合。”沈夢瑤無辜的說。

看着她那樣子我一點都生不起氣,但是有點無語了:“我!我!你這這麼大幾十萬的車還算湊合?另外你當這次旅遊呢?”

邪王的廢材狂妃 “好吧,那你說怎麼辦?”

“開我的捷達就行了,不招人眼。”

最終我們兩個開車一個捷達車往貴州方向出發。

這邊是川,到貴倒不是特別遠,當然那時候的路可沒現在好,晚上出發次日清晨纔到貴陽。

到了之後隨便找了家酒店,然後住了下來,當然,我跟沈夢瑤是各自一間。

開了一個通宵的車,洗了個澡準備休息一下,正披着浴袍呢門卻響了。

打開門見是沈夢瑤,這丫見我披個浴巾連忙捂眼:“王子良你幹什麼衣服都不穿!”

我很無辜:“我怎麼知道是你呢,再說又沒脫光,而且這都是新社會了,你還計較那麼多幹嘛!”

“哼,跟流,氓說不通!我不想睡,而且第一次出門有點興奮,陪我聊天吧。”

我靠啊,這一晚上都是我在開車,你一直睡大覺當然不困了:“大姐,我很累啊,讓我休息休息吧,你睡不着就打坐行嗎。”

沈夢瑤連連搖頭:“不行,這個環境進入不了狀態。”

“別鬧了,我真的很累。”人累的時候耐心不是很足,跟她說了一聲我直接把門關上。

門外沈夢瑤罵我笨蛋,我也懶得理她,趕緊洗個澡睡覺。

最近一直都很累,沒停過,很少有這種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覺,好不容易睜開雙眼,卻見一對腳丫子在我面前晃,然後看到沈夢瑤爬在我牀前在看電視。

這太驚悚了,啥時候跑我房間了,我不是關門了嗎?

“大懶豬你可終於醒了!”

“你什麼時候來我房間的!”我一屁股坐了起來,才發現我裸睡,被子不適宜的滑落。

只是露出的一瞬間我就把被子蓋了上,但是沈夢瑤的雙眼已經充滿驚恐!

見她的表情我感覺有點不妙,我靠,不會看見我的鳥了吧,這下吃大虧了!! 我尷尬的扯了扯嘴角,沈夢瑤趕緊轉過頭雙眼通紅的盯着電視。

氣氛就這麼一下子尷尬了,我不知道怎麼開口好。

“那個……你先把衣服穿上。”沈夢瑤沒有看我,有點尷尬的說。

“噢……那你出去一下,我穿好你才進來。”

我這麼一說沈夢瑤不樂意了:“哼,你穿就穿你的衣服,誰稀罕看你那條醜蟲子!”

什麼??醜蟲子?叔能忍,嬸不能忍。

這比罵我是泥鰍還損人啊,我靠,你看仔細了嗎?亂下結論真的好嗎?

既然你都這麼說,那我還客氣什麼,直接掀開了被子,旁若無人的開始穿褲子,我是流,氓我怕誰。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這麼一做氣氛顯得那是相當旖旎。

“你是怎麼進我房間的?”穿好了褲子,爲了化解尷尬我就這麼說。

“本姑娘想進你房間那是相當容易的,只不過你居然睡的跟死豬一樣,這麼大意,如果我是壞蛋你早死了。”沈夢瑤嘟着嘴很不高興。

這話說到點子上了,我確實大意了,也怪自己最近太累,看來以後怎樣都要勞逸結合,保持精神力最佳階段。

“我還怕你不是壞人呢。”我嘴上可沒認同。

兩個人這麼吵了會兒就退了房,因爲我覺得晚上趕路比較好,從視線角度來講,晚上也不會影響我們,而且晚上有什麼還能彼人視線。

沈夢瑤原本不是這種俏皮的性格,她以前是很乖巧,很容易說話,也不精靈古怪。此時的沈夢瑤有點像是當初的王巧巧,而現在的王巧巧已經很成熟了。

想起王巧巧……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巧巧,真的,一直都喜歡她,只是或許有一種愛叫做放手吧,如果他沒遇到陳俊濤我會不遺餘力的去追求她,只是陳俊濤能給她的更好,好吧,既然都這麼決定了,那我還是釋懷了吧,就像最後那句話,祝你幸福。

很快們就來到貴州的一個縣城,到了這個縣城之後,接下來還有二百多裏就到了霍正給我的地址所標示的地方。

可是這之下來的那麼長的路,想開車基本沒門兒。

到了這個縣城,我把我的捷達寄放好,然後買了輛摩托車,接下來的路摩托車好使一點。

“咱們後面的路就用這個?”王巧巧有點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那是當然的了,難不成你想走路?”這是嘉陵摩托,還是最新上市的,不過我買的是二手,弄了備胎和一些工具,還有兩個安全帽。

沈夢瑤雖然一萬個不情願,但是還是選擇了坐車。

摩托車的駕駛樂趣可比開車強多了,我這人比較喜歡摩托車,所以騎着那是一溜煙的跑。

路是越來越爛,越來越窄。

貴州地勢高,山路多,交通不便,那時候窮的就是川貴雲南廣西這些山多的地方,交通對於一個國家來說是相當重要的。

第一百里地,我們騎了整整一天,饒是我們再牛逼,現在也是一身黃泥加身,一臉憔悴。

找了個山洞,吃了點餅乾暫住了一晚,雖然這趕路比較艱苦,但是沈夢瑤一直沒有埋怨,這讓我很欣慰。

第二天我們兩個人早早出發,又是一個上午加半個下午的趕路,我們路過了一個村子。

也好,距離目擊地不是很遠了,我們可以先在村子休整一番。

這個村子還沒有通電,貴州省苗族和侗族比較多,我們現在到的這個應該是侗族。

其實我覺得侗族跟苗族的服飾都很相似,都是能歌善舞的名族。

到了村子之後不少村民在看我們,眼神有點奇怪,估計因爲我們的裝束或者打扮吧。

到了村子之後有兩個老人走了過來,對我們說了幾句侗族語。

我們有聽不懂,所以疑惑的看着他們。

然後兩個老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個老人道:“兩位年輕人,你們這是要去哪裏啊?”

他們說了一句漢語,不是很標準的普通話,但是能聽懂。

“我們去這裏,老大爺,您可知道還有多遠。”我把地圖拿了出來,然後指了指地圖上的地址。

見地址之後兩個老人一驚,面色惶恐:“那裏去不得!你們不要去!”然後拉着我們連個,生怕我們兩個就走了一樣。

“好吧,那就不去了,我們兩個趕路很辛苦,能給我們安排個住所嗎?我們可以付錢。”老人既然說去不得,那就不去吧,看來那一帶對這個村子留下的恐怖影像不淺,我也沒有必要跟個老人爭執。

老人聽到我們說不去了,這才放了手:“不去最好,不去最好,你們跟我來,我給你們安排地方休息。”

老人給我們兩個安排了一個房間,雖然環境差點,但還算整潔,給我們送了點瓜果,還弄了些火腿肉。

我給了老人二百塊錢,表示感謝,老人被我的大方出手嚇了一跳,最後堅持只要一百塊。

“王子良我想洗澡。”吃飽喝足,沈夢瑤無辜的看着我。

這傢伙用現代一句話來說就是“太能賣萌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