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年的時間裏,姜素曦幫助海東青將實力提升到了金丹期初期。

種種跡象表明,這個百里焱可能是認識姜素曦。

姜素曦正在追殺自己,百里焱要真的認識她,說不定還會幫着她對付自己。

蘇嵐挽著林天成的手臂,主動向百里焱介紹道,「這是我們的隊友,他叫林天成,也是我的男朋友。」

之前的蘇嵐說到林天成的時候還會有些害羞,但現在她已經完全接受林天成了。

所以對別人說起林天成是她男朋友的時候,再也不會之前的那種扭扭捏捏的樣子。

張秋月聽在心裏,卻有一股莫名的情愫湧上心頭,不自覺的將身子側了過去。

這個時候海東青主動用獸語和林天成交流道,「老大,這個人,大概在一年前也是我的男主人,而之前追殺你的那個則是我的女主人。不過他們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小青只對老大忠心耿耿。」

林天成撫摸著海東青的翅膀,用翻譯精靈與之交流道,「我不怪你,是我沒有照顧好你。不過,你和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百里焱看到林天成和海東青在頻頻點頭,便猜出了他們應該是在交流。

他有些吃驚的對蘇嵐和張秋月說道,「你們的隊友竟然會說獸語,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和小青的交流中,林天成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也就是在一年前,海東青在迷離之欲的外圍地區獵食。

一不小心被姜素曦給收服,並且認了她做女主人。

而眼前這個百里焱則是它的男主人,它陪同著姜素曦和百里焱在這迷離之域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

可後來百里焱卻莫名的消失了,姜素曦再也沒有等到他回來,於是帶着海東青離開了迷離之域。

從那個時候,它的名字也就從「小青」改為了神鳥。

林天成朝着百里焱拱了拱手道,「多謝百里公子救了我的兩位隊友。關於小青的事情,它大致已經告訴我了。」

「它都和你說些什麼了。」百里焱迫不及待的詢問到。

他很想知道他那日思夜想的女子去哪裏了,如今又是否過得安好?

他感覺自己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她,而他回到這迷離之域,加入到黑暗工會成為工會一員,其實也是為了她。

「百里焱和蛇蠍女人姜素曦曾經竟然是一對痴情人!」

林天成將海東青告訴他的事情大致轉述給了百里焱,唯獨隱瞞了姜素曦就在這迷離之域,並且正在追殺自己的事實。

…… 「不行,不論如何,必須儘快離開此地……」

古劍冢的黑衣老者深吸了一口氣,他這次前來,乃是為了聯合萬界降臨之王,覆滅崑崙墟禁區。

再圖其他。

不僅僅是他,在場的許多禁區生靈,聖地聖主,皆目光閃爍,極其不安。

試問這天下蒼茫,有何人能讓那崑崙神屍止步,又有何人能讓那三千葬軍崩解消弭?

崑崙墟對歷次降臨的萬族王出手,各大禁區都是秉承一個默認的態度,既不相助也不阻攔。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

各大禁區既希望崑崙墟被滅,也希望降臨的萬族王,同他們的祖先一般,淪為禁區一員。

典型的我不好受,你也別想好受。

憑什麼你就能安然而退,而我們要枯囚此方世界萬萬載,直到隕落。

而各大聖地的心思就簡單了許多!

如果萬族王不死,他們就只能被迫的前往那殘酷的外界。

生死不知,前途未卜!

從一方執聖地牛耳,掌萬靈生死的雲上人,跌落成在浮世掙扎求存的泥中垢。

所以不論聖地之主如何更換,只要在天魔降臨之時,各大聖地就永遠是崑崙墟的堅固盟友。

兩者的利益訴求是一致的!

但突兀的變故打破了這一規則。

神屍止步哀鳴,三千葬軍更是齊齊崩碎消弭,崑崙墟最為倚仗的手段在此刻失效了。

沒了這些,他們拿什麼去阻攔萬族王?

「轟——」

一股恐怖的力量,從穹頂寰宇四方緩緩散發而出。

隨着這股力量的擴散,三千葬軍頃刻間崩解消弭,天地間徒留那具手持長劍的少年神屍。

「崑崙墟之王,此代降臨的天魔之主與崑崙墟生靈同屬一族,不然不可能!」有禁區生靈失聲道。

「人主?」崑崙墟那名老嫗同樣目露詫異。

崑崙墟雖在此界盤踞了無數載,但也還是能從歷代降臨的萬族王那探到許多消息。

根據祖地內的古籍記載,那輝煌之地的人族原先也是一方大族,但卻莫名地在某段時間開始漸漸沒落。

他們不知道輝煌之地的情況,只能根據祖地內先祖留下的些許古籍,還有萬族王的隻言片語來分析。

崑崙墟曾有一代先祖,還曾設想過在萬族王降臨的那段時間,故意吸引輝煌之地的人族前來此界,接引他們離開。

但這個計劃,在歷經萬載的嘗試后,便被放棄了。

無數歲月過去了,祖地內的族人早就絕望了。

他們只想將所有降臨的萬族從那雲端拉下來,讓他們也嘗試一下先祖曾經踏過的深淵。

下一刻,崑崙墟的那名老嫗和月無痕對視了一眼。

「吾主為人族第四百二十二代人王,也就是你所說的人主。」月無痕眼中目光一閃,臉上掛起一抹笑意。

「該死…….」

一直觀察月無痕的各大禁區生靈,臉上有些凜然,彷彿已經看到了各大禁區喋血,更有甚至已經準備利用秘法潛逃離開。

「勿動,動者死!」

月無痕目光一一在各大禁區的身上掃過,臉色淡淡。

「轟嚓——」

一輪皓月王器交擊輝曦而出,整片天宇虛空都晃動了起來。

剎那間,輝曦洶湧,天地顛倒,星斗沉淪,唯有一輪冷潔的皓月橫空,有形之質皆滅。

光影交錯間,月無痕大手貫入虛空,自其內跌落下一塊血骨,失去內里殘餘的力量,暗淡無光。

「咳……..」

片刻后,一尊身影染血衝出,全身神光內斂,萬千月輝飛舞環繞,將他囚禁。

四方頓時為之一靜,如寂如滅!

………..

……………

天宇。

顧川黑髮飛揚,立於星宇之巔,光華萬丈。

玉京城外,萬靈皆顫,心中湧起莫大的壓抑感,近乎拜服下去。

「遨遊萬界唯求吾族輝煌,仍然自由自我,永遠高唱吾歌,人族萬古昌盛!」

「魂兮魂兮歸故鄉,將邸……….」

顧川眸光驟然森寒,身後翻湧的道之漩渦無比的澎湃,直接凝就出一方的天闕之門。

上面烙印了「將邸」二字,宛如一片無垠的光明之地,神聖不可侵犯。

「嗖——!」

自那天闕之門內,映照出蒼蒼沐浴在烽火下的葬林,化作了一根根湛金之木,在穹天締結交織成了一方金棺。

那是將邸的安葬之禮,凡九州生靈在隕落化道之際,都會被將邸之靈感應,而後橫跨虛空接引安葬。

但這些人族並未和將邸締結烙印,屬於外來之人,只能由他這個將邸之主來親自接引。

下一瞬。

將邸金棺橫墜而下,直接撞入了壺內大地,直指崑崙墟禁區所在的方向!

「我不配…..」

焉然間,沉寂的那少年神屍內傳出一聲低語,人族王道法則現世,一縷縷的氣機在綻放。

「我的雙手沾染了吾王的鮮血,我親手弒殺了王,王裔,還有吾族子民……」

那少年神屍好似恢復了神智,雙手緩緩抬起。

「嗡嗡——」

橫立在他身旁的烽火金棺大放光明,自其內顯化出一片葬土世界,烽火騰飛,赤曦滔天,白虎吼嘯,玄武橫渡,真龍騰躍。

迸發出了滔天的威壓,凝聚了無邊的葬之神力。

輝曦萬道,將那方天宇淹沒。

但依稀可以看到一尊身影在沉浮,他頭戴烽火冠,身披袞服,看不清真容,冰藍色的髮絲披散在胸前背後。

那少年神屍緩緩輕撫體表四溢的金色血液,古劍橫在胸前。

「人族之民的靈魂不會永遠漂泊,因為我在這裏!」

顧川一步邁下,大手遙遙一按,像是一隻手都按在了天穹上,狠狠貫落,直接砸向那少年神屍。

「轟隆隆——」

烽火金棺內再度衝起一抹澎湃的氣機,近乎要將一切都葬下,整片天宇虛空都在搖動,有無邊的法則在噴薄。

「有人曾問過我,什麼是人王?」

「是將利刃下的黑暗,鑄成光明的鎧甲,是面對命運的未卜,和方向的未知,依舊堅定方向。

「還是如你王那般,甘願犧牲王軀,隕其後裔,也要助你成道,護其子民?」

顧川緩步行至那少年神屍的身旁,臉色淡淡的看向他,他知道此刻的少年在王血的共鳴下,有了短暫的神智。

不等少年作答,顧川便繼續道:「王是人族信仰的扛旗者,是人族億萬生靈的第一道壁障。」

「護吾族萬民安寧,拓吾族萬世昌盛之基是他一生的責任!」

「他的任何選擇,都是在億萬人族的期盼下所作出的最優抉擇。」

「包括你!」 「笑話!」

「你以為你是誰啊!」

馭虎於萬軍陣前的傑亞神色冰冷的望着在他看來大言不慚的木吒,其周身氣勢磅礴浩大,明眼人一看便知他是合體境巔峰的修者。

位於其身後的三十六萬名亂古虎騎此刻也皆露出了一幅驚怒交加的神色。

他們萬沒想到以前只配在他們的腳下磕頭求饒的人族,今日竟然敢口出狂言讓他們投降!

「良言果然難勸該死的鬼!」

木吒的神色微微泛冷,其周身上下散發出了一股比之傑亞龐大十倍,百倍不止的恐怖威壓。

與此同時,四層解封狀態下金剛伏魔領域生成。

莊重威嚴的佛光自整個戰場之上的上空照射而下,腳踏大地的木吒全身沐浴於金光之下,遠遠望去宛若佛子。

一尊周身上下無不散發出威嚴浩大氣息的佛門金剛站立於木吒的背後,那佛門金剛身披金色戰甲,手持赤金降魔杵,雙目緊閉,劍眉挺立。

「這,這是什麼邪法!」

「我的境界竟然在不斷跌落!」

被熾烈浩大佛光所照耀的天族亂古虎騎兵們驚駭的發現自己自身的境界正在飛速的墜落,他們身上的氣息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弱。

這便是金剛伏魔領域的恐怖壓制。

這種壓制連傑亞都無法避免。

他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境界自合體巔峰下墜到了分神之境。

「邪法,邪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