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有一些人,他們受利益的驅使,抱着完全另外一種心態,同時背地裏也在祕密製造一些小動作,並且祈禱他們沒有采到野靈芝。

最後,還有一些人抱着事無關己的姿態,彷彿正在觀看一場正要上場的好戲!

這一天,整個胡建省,乃至整個華夏國,都在悄然震動了!

暗潮瘋狂洶涌!

只是,他們回來的這個消息在第一時間也傳到了一座別墅裏……

這是一座位於胡州市,市中心的一座別墅。

外面有花園,有小橋,有流水,很是溫馨!

裏面的裝修及其豪華,大廳裏掛着極其華麗的吊燈,只是他的燈光一點也不會刺眼。經過巧匠的稍微改動,吊燈裏發出來的燈光不亮不暗,剛剛合適,讓人有一種溫馨的感覺。就連地上鋪的紅色地毯,也是每天換一次!

只是在這豪華的裝修內,某一面牆壁上卻掛着一幅極爲古老的畫,這幅畫並不是什麼古董,而是一幅破舊的畫,畫中因爲歲月的關係,這畫已經讓歲月烙上了幾個空白的小圓圈。

感謝各位書友的訂閱和收藏,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一箇中年男子靜靜地站在這幅畫的前面。

每一次來到這座別墅,他總會時不時走過來,看看畫裏穿着破爛的小男孩,拿着一個破碗在街道的拐角出行討,而匆忙的行人從來沒有理過他一眼。

很快這個中年男子的思緒也飄向了遠方。

那是一個極其寒冷的冬天。

一個小男孩孤零零地站在街道上,他被凍得已經長滿凍瘡的雙腳竟然沒有穿鞋子,光禿禿的露在外面。

他的衣服很單薄,補過很多補丁的衣服上依然破了好幾個洞,透過這些衣服的破洞,能看見小男孩身子裏的皮包骨頭。

是的,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過飯了,他很渴望食物的味道,也渴望溫暖的味道。

他努力着乞討這,只是換回來的依舊是行人的鄙視和冷嘲熱諷!

那個時候的小男孩,沒有什麼人可以依靠,更沒有親人。

他被這個社會拋棄了!

叮鈴鈴!嘟嘟!

手機的鈴聲響起。

慢慢的,這個中年男子的思緒飄了回來,他的眼眶裏有一絲血絲,雖然平靜依舊平靜,但這一幅畫早已觸碰到了他的內心,他的眼眶裏也慢慢的謎上了一層深深的水霧。

這個中年男子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緩緩地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黑色手機,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憂慮的聲音!

“康書記,他們回來了,現在應該是在大姆林的山腳下!另外,吳書記已經派人去接送了!”

站在畫像跟前的這個中年男子依舊沒有回答,匆忙地掛了電話。

只是,他的臉上有了極大的變化,之前所有的感慨都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憂慮和不安,只見他臉上的肌肉不停地顫抖着,雙腿也有一絲髮軟。

是的,他的眼神裏也多了諸多的變化。

從初始茫然,繼而無奈,然後不安,接着盡數化爲冰冷和殘暴!

他很清楚的明白,他現在爬上來的地位已經不低,他也有很大的權力和財富。

但,他終究不是萬能的。

呼呼!

他有些急。

額頭上的冷汗也陸續冒了出來。

……

大姆林裏。

斷崖峯上。

一條土狗正在汪汪直叫,彷彿在給正在攀爬回來的主人鼓勵。

如果仔細一看的話,便會發現,他的手裏竟然還拿着幾株褐色的野靈芝。而這幾株野靈芝在他的神奇手鍊的作用下,菌帽已經由黃褐色完全變成了褐色。

有時候,碰上攀爬難度大的時候,段毅便將這幾株野靈芝輕輕的咬在嘴裏,繼續攀爬。

如果換是以前,這座斷崖對於段毅的難度不會那麼大,而今當他親自用自己的意念將手鍊的橙色靈氣注入到這幾株野靈芝內的時候,他的肚子早已餓得不行,眼下,他最好的辦法便是回到對面,因爲他的登山包裏還有許多蔬果可以將就填飽肚子。

看着自己的主人越爬越近,這隻土狗也越叫得起勁,好像這般汪汪直叫一點也不用消耗它的體力似的。

時間一點點流逝,段毅離小飛所在的位置也越近。

不久之後,段毅便回到了斷崖峯上。

斷崖峯上的這隻土狗,看見自己的主人回來之後,一下子衝了上去, 在他的腳下繞了三圈,然後停住,兩眼淚汪汪的看着自己的主人,眼神裏有着極爲複雜的情緒。

焦急,興奮還是高興……應該所有的這些都有,對於小飛的這個眼神,段毅也只能先用複雜來表示,但開心的情緒多了許多。

段毅緩緩地蹲下來,撫摸着它的腦袋,它也熱情地用它的腦袋來輕輕地蹭着他的身子。

天上的太陽慢慢的移動,將陽光灑進大姆林的每一個角落裏。

忽然,段毅的臉上感覺有一絲清涼,他和小飛幾乎同時望向了天空。

是的,這個時候下起了一場小雨。

在農村,如果在有太陽的情況下,還下的小雨,他們喚作是下菇雨。顧名思義,就是等這場雨過後,大地的很多角落裏便會長出很多菌菇出來。

老天,現在也會自己和他的土狗感動了嗎?

段毅這樣想着。

只是他並沒有理會這小雨,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把肚子填飽,填滿。

他找來旁邊的登山包,打開一看,裏面的蔬果都還在,這一刻他在也忍不住了,隨意拿起一根黃瓜便開始吃起來。


蹲在它旁邊的小飛,早已餓得肚皮都貼到了它的肋骨上,此刻,他沒叫,而是靜靜的蹲在段毅的身旁,靜靜地看着。

段毅有點感動,他吃完半根之後,便將剩下的半根留給小飛。

早已飢腸轆轆的小飛,哪裏還管黃瓜還是西瓜,三兩下便全部吃到了肚子裏去了。

吃了半根黃瓜之後,段毅發現自己的肚子還是很餓,於是將登上包裏面所有的可以吃的東西,分一些給小飛之後,便全部吃進了肚子。

因爲他的登山包裏的蔬果挺多,一般兩個人是吃不完的,而今他一個人幾乎能全部吃光光,甚至感覺自己的肚子還在半飽狀態。

他從來沒感覺到自己的肚量如此之大,能吃如此之多。

在崖壁上餓了很久,這是一方面,但當他想到,之前用自己的意念催長野靈芝的時候,肚子老是“咕嚕嚕”的叫,想來,這肚量變大,跟着件事情也有關係。

呼呼!

段毅看着他之前放下的這幾株野靈芝,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來。

他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戴着的橙色手鍊,心裏有着一番感慨。

是的,他是爲了這幾株野靈芝纔會去攀爬這座斷崖,途中,他的神奇手鍊吸收了他的一滴血之後,便完全變成了橙色,還發出了刺眼的光芒。他這纔會滑下斷崖,這纔有了後面的事情。

其實,他、野靈芝還有這神奇的手鍊都有着一定的關聯。


很快,段毅又想起了他當初來大姆林的目的,現在他採到了這些野靈芝,想來,老書記是有救了!

強勢寵婚:墨少,你有崽了 小飛,走,爺帶你走出大姆林,回五斗鎮裏去,回到北山上去,回到咱們的農場裏去!”

段毅將這幾株野靈芝放進自己的登山包裏,小心的用盒子裝好,快速的站起身,說道。

Ps:感謝各位書友的訂閱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汪汪!”

小飛在段毅的聲音落下之後,汪汪叫了兩聲,好像表示十分樂意。

其實對於如何返回到大姆林的山腳下,段毅早就認真研究過。如果是沿着他們之前來的路線,最快也需要兩天的時間,可如果按照段毅研究的心路線的話,只需要半天的時間。

只是這新路線,風險肯定也是更大。畢竟原路返回的話,走過一遍的路他們也都熟悉,之前所碰到的危險也多多少少遇見了些。可是新路線的話,隱藏了更多未知的風險。

老書記的病情是不等人的,這一點段毅的心裏十分的清楚,在這般緊要關頭,其實在他的心裏早就有了選擇。


大姆林。

山腳下。

他們三個人都望着這片大姆林,每一個人都有着諸多的感慨。

“還好我命好,這麼危險的活,如果不是我命好的話,那一定死了很多次了。”

喬治這麼想着,此刻,他的身體全部放鬆下來,只是身子很是疲憊,他現在最想要做的便是回去自己的酒店,然後好好地衝個澡,美美地睡上一覺。

而站在他旁邊的王助理,臉色有些焦慮,曾經吳書記如此看重他,纔將如此重要的事情交付到他的手上,只是他沒能帶領好這支隊伍,沒能找到野靈芝便回來了。

對於小莉,她的表情最爲複雜。不安、憂慮、不捨、難過,好像所有的這些都不能表達她內心的情緒。

呼呼!

小莉呼了一口氣,她的臉色有些發紫,但很快她又恢復了平靜。因爲這一趟,她努力了,只是結果太不盡人意。對於滑下斷崖的段毅,還有他那可愛的土狗,小莉的心裏滿滿的愧疚,她覺得她虧欠了太多。

站在大姆林的山腳下,靜靜地看着這大姆林,她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

關於這次出行,小莉成長了許多。特別是跟段毅相處一段時間過後,她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在別人在捱餓的時候,她總能吃到新鮮的蔬果;在別人遇到危險沒人可以保護的時候,她卻一直有一個強壯的男孩在保護着她;在她迷茫的時候,也會有一個男孩給她指明方向。

而當她失去這個男孩的時候,她是無比失落的。

但,也是因爲經歷了這件事,她的內心才慢慢的成長起來,便堅強了許多。

不久之後,大姆林的山腳下出現了第一部小轎車,滿臉微笑的喬治一下子衝了進去,彷彿這一刻他早已等待了許久。

慢慢的,大姆林的山腳下,停下的車越來越多,只是這些車十分有秩序,好像經過特殊培訓過似的。


很快,最先到的那輛黑色小轎車,車門被打開之後,下來一個年輕男子,他恭敬地將副駕駛上的車門打開,然後及其謙卑地站着。

對於早已車裏的喬治,這個年輕男子也不敢懈怠。他先是將喬治沒關的車門關上,而後又將對面的車門打開,方便另外一個人上車。

很快,大姆林的山腳下,來了許多看客。

之前的消息早已經在胡建省傳的沸沸揚揚,來的這些人幾乎都是看客,有一些人甚至特意請假過來,想看一眼這些從大姆林歸來者的真容。

他們紛紛都拿出手機出來拍照,但都被一些穿制服的武警們給圍在了外面。

“他們真不愧是英雄,進了大姆林之後還能活着出來,沒有一點本事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人羣中有一些老者,身子稍微駝背,深邃的眼睛好像能看穿很多事情,他們豎起大拇指,對他們的行爲表示十分的佩服,並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氣去做這樣的事情的。

“哎,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改天我也組織幾個人進大姆林去冒冒險,玩幾天再出來!”

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皮鞋擦得發亮的年輕人,表現的相當自負,語氣中滿滿的不屑。

“嘿嘿嘿,就是啊,這有什麼了不起的,當初如果咱們去的話,也肯定能活着出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