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偏偏的,系統要他一個月內賺三兩銀子。

沒有資本,又如何賺錢,灰袍人努力了一個月,也幸好本來就當過縣長,還有點經濟頭腦,賺了三兩,完成了任務。

他也算不凡,完成了前三個主線任務,讓系統進化到了第二層。

可是,到了後面,任務越來越難,他本人也是個窮光蛋,沒錢換命,只能拿身體、器官來換,後來,更是沒辦法,拿靈魂來換,成了現在這個模樣,想死也死不了。

“要是當時,我不怕死,就行了。”灰袍人的臉上,很是後悔。

“哎!”錢壕一陣嘆息。

話說得容易,但做起來難啊,他們這些宿主,都是被催命鬼催怕了,爲了多活一會,可謂是絞盡了腦汁,爲了多活,誰還會管死後自己是怎麼樣。

若非錢壕,受了太多氣,經歷太多次磨難,數次九死一生,有點麻木了,不然,聽到用靈魂能換取十年壽命,肯定是毫不遲疑的同意啊。

“哎,哥們,我們倆同病相憐啊,當這什麼破系統的宿主,簡直就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錢壕無奈道。

“是啊。想我那時候,縣令當得好好的,吃的是山珍海味,出行有轎子,還納有八房妻妾,小日子過的很滋潤,一下子,變成了窮秀才,啃着發餿的饃饃,穿着打了無數補丁的破衣服,至於妻妾則別說了,但這些,我都忍了,我都能接受,可是這隻能活一個月,就讓我發瘋啊。我是費勁了力氣,完成任務,但越到後面,越是無力,只能用身體換壽命。”

“原本,我想過,就這樣算了,活個幾年,死了算了。可就是不甘心啊,不甘心是一個窮小子,所以,我開啓了下一個任務,想完成任務之後翻盤,將自己之前兌換的東西,贖回來。”

“可是,哎,又怎麼能翻盤了,一次次的失敗,我輸的原來越多,最後,只能用靈魂來兌換。”

“前面的任務獎勵,的確很有吸引力,但是,到了後面,那就是賭博啊,越賭越輸,越輸越賭,想要收手,但已經來不及了。我真的很後悔啊,當時,爲什麼沒有硬下心,死了算了。”灰袍人的臉上,盡是唏噓。

聽着這個前輩的話,錢壕微微沉默了,灰袍人重生,從天落到地,即使完成了任務,壽命大增了,但更想恢復以前的輝煌,甚至超過,所以,越陷越深,最終,根本不願意直接死了。可這樣,反而逝去了更多。

或許,在這一點上,錢壕應該慶幸,因爲,他是由地變成了天,由屌絲變成了土豪,是生活質量的上升,而非下降,所以,他比灰袍人會更理智一點。

“哎,兄弟,記住我的話,若是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就選擇死亡吧,靈魂是千萬不能兌換的,你看我,這樣活着,比死了還難受,一定要記住,記住我付出的代價。”灰袍人誠摯的說道。

這是前輩的提醒,是血與骨的教訓。

“嗯。”錢壕點點頭。

“好了,我該走了,等你完成了任務,要兌換物品時,我們再會。”灰袍人說了一句,就和那白板一起,消失了。

這是系統收回了他們,它不能讓灰袍人這個它之前的宿主,給這一任宿主,提供太多的信息。

祭壇離開了,但錢壕還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從灰袍人的口中,他得到了很多消息:1,兌換功能,只有在系統第二層,纔會出現,第一層若任務失敗,只有死;2,宿主要兌換東西,必須,先完成第四個主線任務,也就是第二層的第一個任務,纔可以;3,祭壇上的物品,不僅僅兌換給宿主,外界的人,有機緣的話,也可以在此兌換;4,兌換出去的東西,是可以兌換回來的,但靈魂不可以;5,祭壇層數不高,只有九層,但每一層掌櫃很多,各自負責一塊區域,而且並非全都是宿主,也有一些外界人;6,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任務是不能兌換的,不能拿物品兌換使得任務完成,任務必須自己做。

還有一點,同一層祭壇上的物品,都是等價的,處於最下方的物品,是最低級的,越往上,越高級,越昂貴,呈十倍價值增長。

“這就是十七號當鋪嗎?一切都可當,但當了之後,大部分人都會後悔?”

“這就是賭博,越賭越輸,越輸越賭,像滾雪球一樣,滾到後面就收不了。”錢壕喃喃自語着。

可沒一會,他的眼前,就浮現出一陣光亮。

“這當鋪,的確是很危險,但是卻並非全部無用,是一個很好的平臺,只要我的籌碼夠足,就可以買到任何需要的東西,包括兵器、丹藥、法門等東西。”

“而有了這些東西,即使我用不到,也可以交給父親,讓他培養一大批人才,增強實力,這樣也算是報答了父親的恩情。”

“這個,還需要好好謀劃一番,當前的任務,就是要完成第四條主線任務,否則開始兌換,一切都是空想!” 十七號當鋪,的確是很詭異,但是好東西也不好,兵器、法門、乃至丹藥,那都不缺。

唯有有缺陷的便是,錢壕必須完成第四個主線任務,才能進行兌換。

錢壕想了半天,還是沒有想出什麼對策,搖了搖頭,就走出了屋子。

這不,剛一出屋子,下了樓,小胖子馬璟丕就屁顛屁顛的追了上來。

“老大,小弟我來了。”小胖子笑眯眯,說道。

“額,馬屁精,你醒了。”錢壕驚訝的問道。

前幾天,馬富貴隕落後,凝結出來的兩顆眸子,一顆給了錢不夠,另一顆給了馬璟丕,讓他一直昏迷了下去。

他已經睡了好幾天了,沒想動,今天醒了。

“是啊。”小胖子點點頭。

“節哀順變。”錢壕頓了頓,拍着肖胖子的肩膀,說道。

雨靈三女是離開了,但還活着,再說自己還有父母,可小胖子現在只剩下一個人了,夠可憐的。

“沒事。”小胖子大咧咧,笑着,只是那發紅的眼圈,卻在述說着一切。

錢壕咬了咬嘴脣,伸出手,抱住小胖子,真誠道:“我爸收了你當義子,你就是我弟弟,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你不要太傷感了。”

身爲孤兒,自然明白,獨孤是什麼意思。

馬富貴是爲錢家而死的,無論論私還是論公,錢家人都不能冷落了小胖子。

說真的,被人抱住,小胖子還真不習慣,他不經意的推開了錢壕,帶着一股距離,道:“謝謝老大,但我還是當你小弟比較好。”

他也已經是大人了,有了自己的思維,要讓他突然當別人的義子,他還是不太容易接受的,尤其是,父親的死,可以說有一定的因素與錢不夠有關。

錢壕也明白,拍着他的肩膀,道:“你是我弟弟,但不是小弟。”

若說先前,他收馬璟丕當小弟,只是爲了交易,是鬧着玩,但現在,是有了一絲情誼,是一份報恩的心。

馬璟丕沒有說話。

“對了,你的眼睛,進化了嗎?”錢壕接着問道。

“額?”聞言,馬璟丕眉頭一皺,但旋即,瞬間消失了。

“不要擔心,我沒有惡意。”見狀,錢壕笑了笑,解釋道:“父親曾給我說過,你們馬家世代傳承着一種眸子,很強大,有神祕的力量,但是,一代只能傳承一人,你的父親死後,你才能擁有。我沒有其他的意思,但是,你的父親,幫了我們家很大忙,若是你需要什麼東西,讓眼睛更好的進化,我一定幫忙。”

馬璟丕看着錢壕,看出他並非假象,才鬆了一下,糾結了一會,搖搖頭:“沒有。”

很明顯,小胖子是需要一些東西的,但還沒有徹底相信錢壕,就拒絕了。

錢壕看了他一會,微笑一下,道:“好吧,既然你不說,我也沒辦法,等你想通了,再說吧。”

小胖子想反駁,說他真的不需要,但是錢壕似笑非笑的表情,他還是沒有說出這番話。


“怎麼,不說實話,怕我挖了你的眼珠子,裝到我的眼睛裏面去啊。”錢壕開了個不大的玩笑。

小胖子呵呵一笑,搖了搖頭。

他們家族世代相傳的眸子,外人可是挖不走的。

“好了,不說這個了。”錢壕轉移了一個話題,道:“小胖子,我考你一個腦筋急轉彎:做什麼樣的事,才能讓五百萬的錢,實現一千萬的成效。注意,是五百萬,不能增也不能減。”


錢壕也不是傻子,自己想不出來,還可以問別人啊。

小胖子想了半天,最終還是想的和錢壕差不多,可都不能用。

“少爺,我是想不出來,但是,一個人肯定能想出來。”小胖子神祕道。

“誰?”

“葉凡,我們班的那個學霸。”

“他?”錢壕先是一怔,隨即點點頭,葉凡的腦瓜子,那在全校都是出名的,試一試也無所謂。再說了,即使葉凡不知道,錢壕還可以問其他人,畢竟這只是個問題,又不是泡妞那種,需要手段的。

“他的電話號碼,是多少?”錢壕就要打過去。

“老大,電話通了。”這時,小胖子已經把手機遞了過來,那裏很清楚的顯示着,電話已經接通了。

“我擦,小胖子,你這是神速啊。”錢壕驚訝道。

“嘿嘿。”小胖子笑着,雙眼眯起,看起來很可愛。

“你要是放在古代,一定是很好的狗腿子。”錢壕撇撇嘴,道。

“現在也行啊。”小胖子淡淡道。


“……”

“喂?”就在這時,電話中,葉凡的聲音,打斷了錢壕的無語。

錢壕拿起手機,說了起來:“葉凡,我是錢壕,我想問你個問題……”

“什麼問題?”電話另一頭,葉凡疑惑的問道,他與錢壕雖是同班同學,但是卻和陌生人一樣,說過的話,就沒幾句,今天這錢壕突然打來電話,還真讓他大吃一驚。

錢壕開口,將任務的詳情,說了出來。

在聽完了錢壕的話之後,葉凡微微沉默,隨即,緩緩道:“五百萬,若換成財物,也就是五百萬的成效;而若是拿來做生意,用來投資,若處理得好,賺個上千萬都有可能,但這,明顯與要求相沖突。所以,我覺得,應該是這麼一種情況,要實現一千萬的成效,這五百萬必須具有衍生價值,但是這個衍生,卻不能是這五百萬直接衍生的,而是通過了好幾步驟,慢慢衍生的。”

“額,”這話讓錢壕微微有點不懂啊:“什麼意思?”

“舉個例子,”葉凡說道:“這五百萬,你可以捐給一些貧困地方的孩子,供他們上學,等他們長大成人後,也開始學習你,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其他人。若不計算情誼等東西,你捐助的那些人,也捐了五百萬之後,你之前五百萬的成效,不就是一千萬了嗎?”

“這樣啊。”聞言,錢壕和小胖子,均是點點頭,這句話,挺在理的。

“那這個,實現的話,需要多久?”陡然,錢壕想起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這……”葉凡頓了頓,帶着一絲不肯定,道:“這個,至少也要四五年吧。”

就算扶持的,是一個大學生,而且是剛畢業的,可這人也沒本事,在四年內就賺五百萬啊,還全部拿來扶貧。再說了,這五百萬,不可能再給一個人,那就不叫扶貧了?

“太長了吧。”錢壕果斷拒絕了這個提議,自己的壽命,也就四年多,等不了這麼久。

“還有短一點的嗎?”錢壕問道。

“如果,你要做好事,那肯定是要慢一點的,畢竟支持的都是窮人,而窮人要翻身,沒有這麼快。”葉凡這樣說道。

“嗯。”錢壕點點頭,這一點,他很清楚,窮人要翻身,沒有特殊的機緣,是很不容易的。

“哪還有什麼快速的辦法嗎?”小胖子問道。

“建希望小學,等待被幫助的人成人,從而回報社會,這都需要很久。”葉凡頓了頓,想了半晌,才說道:“或者,你可以嘗試一下,僱傭一個人,讓他開個公司,拍電影啊什麼之類的。”

電影行業,是有很大利潤的,一旦搞得好,一個票房,幾億、十幾億都賺得到,更別說一千萬了。

錢壕搖了搖頭,道:“不行。”

拍電影,那不就和經商一樣了,果斷和要求相沖突。

“也不行。”葉凡眉頭蹙起,想了一會,便說道:“那就只能這樣了,開一個慈善晚會,籌集善款。”

小胖子想了想,急忙點頭,應同着:“這個主意不錯。老大,以您的名義,召開新聞發佈會,開一個慈善晚會,再邀請一大批社會名流,尤其是那些慈善巨頭,再籌集五百萬肯定可以。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方法與要求不衝突。”

“好,就這樣辦。”錢壕想了想,也點點頭。

現在,他就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務,只要方法合理,就行了。

“葉凡,多謝了。”錢壕說道。

“錢少爺,不必客氣。”葉凡淡淡說了一句,他要掛斷電話,但還是多說了一句:“錢少爺,若你真的要召開慈善晚會,希望你籌集的善款能用到合適的地方。”


“這個自然。”錢壕笑了笑,他知曉葉凡的話外意,無非是希望自己不要貪污了這筆善款。他笑着說道:“再這麼說,我也是壕二代,那五百萬說真的,我還看不上,更不可能拉下臉去貪污善款的。”

“也對啊。”葉凡抹了抹鼻子,微微苦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