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五個多月了,流產對於女性傷害特別大。

喜教父曾經,很反對的就是墮·胎,這是對生命的摧殘,對人性的毀滅。

當然,畸形、發育不良的非健康胎兒,另當別論。

內心,有點悲狂。

人渣啊,這鍋,勞資背的有點要冒火了。

不過,他還是穩住,對周雨冬道:

「別哭了,對身體不好。」

「班,也別上了。」

「這裏烏煙瘴氣的,對孕婦更不好。」

「我先給你拿一筆錢,你先養胎,生產。至於是不是我的孩子,回頭再說。」她前世雖然對裘敗不太在意,他在為她治療期間,幾乎每天都在她耳邊絮絮叨叨,她也沒有在意他說的…

《病嬌男神超凶萌》第327章施念是惡毒的女人好可怕的威壓!

這一刻,林寒神色震動。

但他立馬反應過來,這一招,要是自己破不掉,絕對會敗的很慘。

龍帝戰體爆發。

三倍戰力增幅!

「拔劍術!」

破天式……裂天式……

第三劍,橫天式!

這一刻,林寒集中所有注意力,魂師天眼開啟

《龍血神帝尊》第五十三章新一屆第一天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那一刻他的冷汗直冒。

調查了監控,發現那護士根本就不是本院的,將孩子抱走後,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醫院和他動用了一切手段和關係仍未找到。

他急的發瘋,恰在這時,總部的人打來電話。

輕描淡寫一句:「我瞧着你兒子挺可愛,就接來玩兩天。」

那時的他,瞬間就明白了一切。

李蔚來提醒過自己的,如果不肯乖乖將顧曼的研發成果交出來,那麼總部什麼事都能做出來。

他便將那個小匣子交了出去。

可總部開了兩個條件,他只完成了其一。

另一個,就是要他說服顧曼一起繼續為Star效力。

他深知,顧曼是不會同意的。

她的性子絕對剛烈,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是不可能繼續為組織效力的。

她只會與之硬剛,對立。

可如果那樣的話,不僅孩子的安危會受到影響,她自己,可能也會成為組織的眼中釘。

她會有危險。

默了一默,蕭妄初冷冷開口:「另一個條件不可能答應的。」

對面的男人有些詫異:「你不想要孩子了?」

「當然不是。顧曼已經跟我提了離婚,我們兩人將會分道揚鑣,我手中掌握著許多對總部非常有用的信息,可以繼續為組織效力,條件是你們放過顧曼和孩子,讓他們去過正常人的生活。」

蕭妄初沉斂著眉眼,眸光似狼一般,冷靜的與對方談判。

對面那男人明顯一愣,像是在聽天方夜譚,扯動唇角,有些不可思議。

蕭妄初不管他此刻心裏在想什麼。

而是繼續主導著話語權:「如果你們不答應,那麼我將會把這些信息統統毀掉,你們將會什麼都得不到,而且,我,也會永遠退出,如果你們來硬,我也不是吃素的。」

他此刻就像是一匹護崽的頭狼,目光緊緊盯着對方的眼睛,氣勢逼人。

果然,對方一直噙笑的臉此時緩緩收住了笑,面容嚴肅:「你確定?」

蕭妄初攥緊了手心,似笑非笑:「確定。」

他深知,現在要同對方比拼的,就是心理素質。

對方又盯着他看了半晌,像是想要將他看透,過了片刻,緩緩起身:「不愧是大名鼎鼎的X,你等著,我去請示一下老闆。」

不一會兒,男人回來,噙著看似真誠的笑意,優雅坐下:「老闆一向好說話,他同意了。」

蕭妄初暗自鬆了口氣。

「不過……」男人又道。

「不過什麼?」

「可能孩子不能這麼快交給她。」男人笑吟吟的,給蕭妄初倒了杯水,推了過去。

「要多久?!」蕭妄初瞪着眼,沉聲反問。

「兩年。」

「什麼?!」

可是話一出口,他就明白了他們的用意。

他們這是不信任自己,怕自己動機不純,不再忠誠於他們,所以就拿孩子作籌碼,穩住自己,確保自己不敢用假的信息應付他們。

呵呵。

果然是一手好棋。

「為什麼想必你也清楚,大家都是聰明人,要不你回去再考慮考慮,反正我們是不急。」男人笑着,給自己倒了杯水,拿到唇邊緩緩咂了一口。

「不用考慮了。」蕭妄初冷沉着的臉,突然嗤笑一聲,「我同意。」

「痛快!」男人眉頭一挑,越過漾著木紋的紅木桌子,將手伸了過來,「那就繼續合作愉快。」

蕭妄初面無表情,將手伸了過去。

兩人的手握在一起,暗暗較勁兒。

男人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用聽則提醒,實則命令的口吻隨意道:「哦,聽說你最近在查魏家?總部的意思是,一家人就不要這樣查來查去的了,傷感情。」

「一家人?」蕭妄初皺了皺眉。

「對啊!」男人佯裝詫異的誇張叫道,「魏氏現在跟我們是一條船上的螞蚱,這你都不知道?」

轟!!

蕭妄初腦子裏閃現許多畫面,原來,是魏家!

聯想到蕭立仁最近頻繁出入魏家,聯想到顧曼因楚玉蓮的設計而遇險,楚玉蓮從前就一直與魏瑟交好,聯想到楚玉蓮意外慘死,被人滅口……

這一切的一切,原來是魏家在操縱!

他早該想到的……

眼瞳內閃現的悔恨火光稍縱即逝,他咽下心口那團仇恨的怒火,面上仍保持着從容平靜,扯出一抹笑來。

只是這抹笑不達眼底。

「謝謝,我記住了。」他道。

他記住了。

記住了魏家的仇。

來日,他定將魏家踹進深淵,永世不得翻身!

……

從頂層辦公室出來,蕭妄初就看到李蔚來正守在外面。

見自己出來,她遲疑着迎了上來,聲音很低:「她還好嗎?」

蕭妄初冷嗤一聲:「你希望她好還是不好呢?」

這問題直接噎的李蔚來失了聲,她張了張口,難掩眸中的窘色,低下了頭:「我很抱歉。」

「嘁。」蕭妄初鼻孔不屑的哂了一聲,便繞開她,大步流星的進了電梯。

可是剛從電梯上下來,迎面就見一個艷麗的身影裊娜扭著腰,蛇一樣朝他遊了過來。

正是魏瑟。

「妄初哥哥。」魏瑟一勾紅唇,一臉媚笑的走上前來。

蕭妄初藏下眸中暗芒,點了點頭:「好巧。」

「可是不巧,我是特意來找你的,想請你吃個飯呢。」魏瑟捏著嬌滴滴的聲音,朝他甜甜的笑。

「找我吃飯?」

「對啊,好久不見妄初哥哥了,想要同哥哥一起敘敘舊,嘮嘮家常。」

蕭妄初眸中閃現了一抹嫌夷,本想拒絕,但不知想到了什麼,默了一默,微笑:「好啊。」

魏瑟大喜,眸子亮閃閃的:「妄初哥哥喜歡吃什麼菜?川菜還是粵菜?或者江浙菜?我知道有家不錯的私房菜館,裏面什麼菜系都有,哥哥想吃什麼都能做!」

說着,就要上前來拉蕭妄初的胳膊,「妄初哥哥,咱們就去那裏吧?」

蕭妄初不著痕迹的避過了她的手,點頭:「既然你請客,那客隨主便,你說吃什麼,那就吃什麼好了。」

他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如上好的大提琴拉出來的樂聲,聲聲悅耳,落進了魏瑟的心頭。

魏瑟不禁心情大好,便沒有將他剛剛的排斥動作放在心上。

心中暗笑:反正現在妄初哥哥已經要跟顧曼那個賤人離婚了!來日方長!她要讓蕭妄初愛上自己!

她靠近了他,走在他身側,扭腰嬌笑着帶路。

這餐飯魏瑟吃的異常高興,席間面上一直帶着兩朵紅暈,因為蕭妄初幫她夾了菜。

飯畢,更讓她覺得開心的是,蕭妄初竟然讓他的司機開車送自己回家。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