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跟頭!”小白翻了一個跟頭,惹得二白哈哈大笑起來。

“學狗叫!”小白再也忍不住,把我拆的七零八落,現在又侮辱我,直接衝上來就咬蘇言的腳踝,嚇得蘇言連蹦帶跳,惹得二白捂着肚子咯咯笑個不停,實在是太好玩了。

“反了反了,我可是你主人,不學狗叫,那就學驢叫總行吧!”蘇言話剛落下,小黑就甩着蹄子來了,幽靜的小道上,一個騎着騾子咯咯笑着,一個拿着自己的肋骨奔跑討伐着,一個落荒而逃的少年,成爲了夜幕下最溫馨的一幕。

直播間內的許多人對於蘇言此刻解開二白的心結是高度讚揚的,打賞嘩啦啦的直接沒停,讓的蘇言欣喜不已。

不知不覺中,一輪明月不知何時掛在了枝頭上,大地、山川峽谷都似乎披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銀輝下,一切都顯得那麼靜謐與安詳。

而此刻在林間,一堆篝火旁,二白此刻玩的不亦樂乎:“點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跳,轉圈……”

蘇言看着徹底解開心結的二白,內心也爲他高興,不斷轉動着火上的一隻野雞,此刻金黃的外衣下,油光鋥亮,香氣撲鼻,蘇言又往上撒了點鹽巴和孜然,這些小調料都是剛纔從購物商店兌換的,一兩個魂星,很便宜。

不過奇怪的是,後山確實如二白所言,這裏的動物都非常的機靈,一點點風吹草動和低劣的陷阱,它們壓根不上當,而且早早就開溜,就這隻,還是自己動用魂力抓的。

怎麼說的,好像,好像這片地方的動物整體智商都要高很多,奇了怪了。

“二白,別玩了,快來吃肉肉了!”蘇言連忙吹着熱氣,將一個雞腿扯下,二白也玩的差不多了,急忙跑過來,接過雞腿,雙眼在火堆下直接冒星星,舔了一口唾沫,強行忍住。

“好香,這個,我能留給師父嗎?”

蘇言感動的下意識去摸二白的頭,這才發現手上還有油,把二白的頭髮摸得油光鋥亮的,不由臉色一紅。

“沒事,還有呢,這個是你的,趕緊吃,吃完了咱再去抓兩隻帶回去給你師父和師兄吃。”

聽完蘇言的話,二白重重點了點頭,而後一口咬下,頓時笑了:“小師叔,好好吃呀!”

蘇言笑着點點頭,扯下雞頭啃起來,又看了看雞心,猶豫了一下,將它遞給小二白:“給,小孩子要多吃喲。”

二白吃的滿臉油漬,此刻含糊不清嗯嗯着,將雞心一起吃下去,蘇言滿意的笑了。

篝火旁,一大一小兩個孩子吃的開心,玩的歡樂,蘇言甚至又給他講了好幾個童話故事,最後快到深夜了,溼氣而來,蘇言才帶着二白開始了回山之路。

騾背上,二白抱着小白,一路哼唱,看得出來,今晚他真的很開心,蘇言則關了直播,平靜的享受着這寧靜的片刻。

等到了觀前,二白早已熟睡,被蘇言背在背上,小白和小黑也累了,被蘇言收了進去,觀前,一臉露水的雲鶴子見到蘇言而歸,豁然起身。

接過二白,慈愛的摸了摸他臉蛋,又當着蘇言的面試了試呼吸,最後舒了一口氣,向着蘇言感激道:“謝謝蘇,蘇師弟!”

好氣喲,好想趁着今晚的月色將他帶走呀!

蘇言氣的牙齦癢癢,一甩衣袍直接進入觀中,雲鶴子則抱着二白,依舊一副賠笑,蘇言走了兩步又退了回來,而後看着雲鶴子,微微一笑一作揖:“雲師兄,可能我還要在這觀中待很長一段時間,還望師兄莫要見怪!”

雲鶴子的笑容頓時凝固在臉上,爲什麼有種直接轉身從旁邊的山崖跳下去的衝動……

…………

一大清早,隨着一縷金黃的陽光照射進來,並在些許悅耳的鳥叫催促下,蘇言起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太累的緣故還是此地的特殊,昨晚可能是蘇言來到這片世界睡得最舒服的一晚,連個夢都沒做,一覺到天亮,早上起來骨頭都酥了。

因爲地勢的緣故,紫氣東來,映照着整座道觀,頗有些韻味在其中,每個人都是開開心心做着自己一日的工作,蘇言的心情也是出奇的好。

“洗刷刷,洗刷刷,人生這呢短,洗刷刷,洗刷刷,往事隨風飛……”

起牀後的蘇言也不知道哪裏找來了一根小木棒,嘴裏含着昨晚剩餘的精鹽在刷牙,邊刷邊扭着屁股哼唱着。

“要是有一個低音炮就好了!”

“小師叔早!”就在這時,穿着小道袍的二白捧着一大束鮮花走了進來,滿是笑容的和蘇言打着招呼,而後將鮮花插入了桌子上的一個瓶子中,完了還滿足的吸了一口氣。

“真香!”

一束普通的鮮花,頓時將整個房間都帶的活了起來,蘇言咕嚕咕嚕兩下,將嘴中的鹽水吐了出來,而後敲了敲自己的白牙,顯得頗爲滿意。

“哎,對了二白,我還正想問你呢,這誰的房間,佈置的還挺別緻。”蘇言昨晚進房後倒頭就睡,沒注意怎麼看,今天一早上起來,這才觀察起這個讓自己睡的骨頭都差點化了的房間。

房間佈置的很別緻,還很優雅,不光采光好,就連後窗戶,也種了一大片竹林和芭蕉,頗有些詩意。

星際音樂大師 “哦,這是師父的房間,原本沒有多餘房間了,三師兄只好先暫時將你和我們安排睡在一起的,師父聽聞後,立馬就把自己房間騰出來,和我們睡大通鋪了。”二白認認真真道。

“這老梆子……”

PS:感謝【菜名歆】老闆的100打賞,這周直接沒斷過,謝謝,也希望這本書能給大家帶來些許歡笑和輕鬆。 “咦,好獨特的香氣呀,這是什麼花?”蘇言只感覺一股沁入心脾的淡雅香味鑽入鼻孔,只感覺是那麼的舒適,急忙看向二白插在花瓶的野花。

“這是四瓣仙蘭花,後山有好多呢,這個是在門前採的。”二白將花瓶往蘇言跟前推了推道。

蘇言再次貼近鼻子聞了聞,確實,這股淡雅的氣味來自這幾束仙蘭花,很白,和當初在平陽城遇到的月蘭花有點相像,但兩股氣味確實截然不同。

“你說這樣的花有很多。”蘇言心中頓時有一個模糊的想法,再次向二白確認道。

“嗯嗯,多得是,只不過晚上就會縮入地面中,很神奇呢。”二白認認真真道。

“小師叔,小白呢?”二白看着蘇言急忙道,原來這纔是他一大早來蘇言房中的目的了。

“你先帶我去看這種花我再給你小白。”蘇言端詳着手中的花瓣,輕蹙着眉毛,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那可就賺翻了,別說頓頓吃肉了,翻修這座寺廟恐怕都是綽綽有餘。

“好,我這就帶師叔去,那個地方和昨晚咱們去的很近的。”二白此刻興奮道,急忙出去準備。

蘇言也是洗漱完畢,早飯?那是不存在的,現在這個道觀窮的呀,老鼠都搬家了,能填飽肚子就算不錯了。

蘇言走出房門,衆道士見到蘇言全都笑容滿面:“小師叔早!”

“早!”

“小師叔昨晚睡得可好?”

“美滴很!”

……

蘇言知道,估計是他們發現了自己昨晚帶回來的兩隻野兔和一隻山雞了,來到周擎房間,他已經能勉強坐起來了,和蘇言說了幾句話後,蘇言就道明要離開了,周擎也知道,他現在是沒事了,但是蘇言每天還有大量的魂魄需要去完成。

這也是個不容忽略的工作,一旦讓有怨氣重的亡魂逃脫,按時間無法進入地府,就會殘害生靈,最後變成就那水鬼般的那種存在,到時候倒黴的還是他們這些鬼使。

蘇言則乘着時間尚早,跟着一路蹦蹦跳跳的二白來到了後山,果不其然,入目望去,彷彿來到了一片白色的浪花海洋,普羅旺斯的薰衣草海洋算什麼,這根本就是無邊無際呀。

每一縷風都摻雜着仙蘭花的清雅的氣息,蘇言直接情不自禁的走了進去,張開了雙臂,徐徐微風而過,整片花海都搖曳了起來,此刻朝陽灑落下來,其中的美簡直難以用語言形容。

“二白,給我個特寫!”蘇言說完,直接撲了進去,壓倒花海一片,二白迷糊的在理解着小師叔的特寫到底是啥玩意兒。

隨着直播間的打開,此刻人數已經一萬了,無數‘哇哇’聲響徹起來。

【好漂亮的花海呀,主播主播這是哪兒?】

【好想帶女朋友來這裏打野…那個求婚呀!】

【主播主播我給你打賞,快告訴我地址,這花海觸發了我的靈感。】

【主播,有人找死,你快叫你同事接他去。】

【告訴你地址你也去不了,一看就是新人,主播在異界呢。】

【我是朋友介紹來的,原本以爲是唬人的,可這也太美了吧。】

【真的假的,這是異界?不過,天好藍。】

【主播讓你的攝影師別動,我要截個圖,然後把自己PS上去。】

…………

“紅塵如夢夢無聲打賞主播血靈果一顆,可兌換魂星20點,並留言:主播我不管你真假,一定要告訴我地址呀!”

“月映雪塵打賞主播爆炎茹一個,可兌換魂星50點,並留言:主播好好直播,錢有的是,挺你!”

“月夜孤七燈打賞主播水靈蓮一片,可兌換魂星10點,並留言:主播小哥哥,這是國外嗎,好想去採風,主編這邊正催我呢,這個地方太合適了。”

…………

蘇言也有一顆欣賞美的心,此刻滿足的躺在花海里打滾,驚起兩隻山雞,惹得二白興高采烈的去追逐。

蘇言則趕緊坐起來:“感謝各位的打賞,新進來的,我再說一遍,我不在21世紀了,這個真的是異界,我穿越了,也不對,是死了,也還是不對,怎麼說呢,對了,這個不是重點,反正在其中一個位面的古代,你們幫我查查,這香水怎麼做來着?”

沒錯,蘇言心中的想法就是利用這平常人全都忽略的野花做成香水,如果沒記錯的話,現在的愛美女子們的化妝品還停留在胭脂水粉上,如果做成別樣的香水,還是不同種類的,一定會風靡整座平陽城,甚至於其他城池。

到時候錢財那是嘩啦啦而來,吃肉肉?頓頓吃錢也沒關係,而自己也不用去給人算卦了,躺着掙錢呀。

【香水?主播要幹嘛!】

【我知道了,主播有女朋友了,想自己動手製香水,這難度可大了。】

【主播主播,我的化妝臺上有好幾種香水,香奈兒、迪奧、聖羅蘭都是有的,只是後面沒製作方法。】

【樓上的有點過分了!】

【主播主播我查到了,鑑於你這邊環境的簡陋,最簡單的製作方法最起碼需要酒精、紗布瓷瓶之類的,我這就給你複製過來……】

…………

衆人全都將自己百度出來的資料給蘇言發了過來,蘇言也坦然自己要利用香水掙錢,一下子惹得無數人興高采烈的都參與了進來。

畢竟,這可是劃時代呀,而且還誕生在自己等人的手中,怎能不興奮。

還有提議主播找尋其他味道的花瓣,比如提神的薄荷,曖昧的玫瑰,淡雅的月蘭或者眼前的仙蘭花之類的,蘇言全都一一記下來。

而二白則是奇怪的看着小師叔自己一人自言自語,有些擔心的過來:“小師叔,你沒事吧。”

蘇言高興的直接舉起二白,哈哈笑着轉圈:“二白,咱們馬上就有錢了,你想吃什麼,給師叔說,師叔都給你買。”

蘇言顯得非常的高興,有這麼多人給自己做後臺,製作香水,想必容易的很,剛纔大家集思廣益的一解釋,蘇言也是明白了,所謂的香水,無非就是是酒精和花的融合物,酒精當然是純度越高越好,而這一切,都不是困難。

蘇言腦中已經有了製作香水的模糊全套流程,如果不是馬上就要接任務了,他都想立馬開始製作香水。

蘇言放下二白,又在他臉蛋上親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的花種,點了點頭,然後帶着二白趕緊回道觀…… “你讓我的徒弟們去後山採花?”

當雲鶴子聽完蘇言我的話後,眼中充滿了不解。

“對,我主要看了一下,數量偏多的就只有仙蘭花、梔子花和薄荷,就先這三樣吧,我看你們閒着也是閒着,能採多少是多少,下午回來我要用。”蘇言道。

“什麼叫閒着也是閒着,我們也有事要做的好不好,今天老七和老五要下山去踩點,打聽哪個老財樂善好施,準備去化緣,九兒和十三要留下來照顧周師弟,還要去做飯,打掃衛生,昨天李家孩兒的病我只看了一半,今天……”雲鶴子暗自腹誹不已,正低聲嘟囔了兩句,卻見到蘇言臉色一變,快速掏出了一個泛黃的小冊子。

這冊子背面寫着一個大大的‘冥’字,裏面什麼東西他看不到,卻見到蘇言用他單身了將近二十年的手指快速的在上面戳着。

每戳中一個名字,就有一股奇異的波動散發而出,讓的近在咫尺的雲鶴子臉色發白,他知道,又有人要被眼前的‘師弟’給接走了。

點中了十個名字,有七個在平陽城,一個在城外,兩個竟然在蒼璧城,這個城池可是在三百里開外呢,規模不比平陽城小。

真夠倒黴的,幸好有小黑。

“你剛纔說什麼?”蘇言收了死魂冊擡起頭道。

雲鶴子頓時滿臉堆滿了笑容:“師弟放心,採花而已,包在師兄身上。”

見着雲鶴子拍着胸脯保證,蘇言滿意的點點頭:“那就麻煩師兄和各位師侄了。”

“沒事沒事,都是一家人,應該的,應該的。”雲鶴子笑容更盛。

蘇言走了,騎着小黑下山了,雲鶴子依靠在道觀門前,看着蘇言漸行漸遠的身影,一臉的沮喪。

“師父,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見着師父臉色難看的很,二白蹦蹦跳跳而來,廚房兩位師兄正在做肉肉呢。

雲鶴子看着二白,眼睛開始泛紅:“二白呀,要不咱們搬家吧!”

…………

平陽城依舊熱鬧的很,尤其是昨天翠雲湖那神奇的一幕,現在還在津津樂道,水鬼,神祕道士、俊朗少年,一個個都充滿了魔幻,蘇言進城來,聽着許多人還在談論自己,那叫一個自戀呀,甚至還將身上百寶囊誕生的一枚銅錢打賞給說話之人,讓他再說一遍,惹得直播間衆人謾罵不已。

當然,也有更多新進來的數千人新奇的看着這個世界,然後轉發朋友圈,微信等等。

蘇言在定了三個亡魂後,又幫助他們滿足了遺願,得了二十幾個魂星,惹得直播間內衆人尖叫連連,而一些新人則依舊將它當做了特效。

蘇言也懶得解釋,新人都這樣,要是次次解釋,這以後得講多少遍呀,跟着我的視覺走,去看,去聽,慢慢就會明白了。

春風樓,是這條街上算是不錯的一家酒肆了,製作香水,高純度酒精是少不了的,蘇言考察了好幾家酒樓,這纔將目光鎖定在了這家。

一進入酒樓,一口濃香的酒氣便是迎面而來,當然,還有諸多菜香也是少不的。

“喲,這位公子您來了,快,裏邊請!”就在蘇言帶着衆人四處打量着這間酒樓時,一個店小二弓着腰嗎,將潔白的抹布往肩上這麼一甩,趕緊笑容滿面的上前。

蘇言點點頭,在小二的引領下來到三樓,小二麻利的用抹布將桌子擦了擦:“公子你喝點什麼?”

“你們這有什麼好酒?”蘇言直接扔給小二一塊碎銀,讓的小二眼睛頓時發亮,看了一眼算賬的掌櫃,趕緊裝進袖中。

“客官您可算是問對人了,我們春風樓的酒,竹葉青、女兒紅、狀元紅,杏花汾可是這幾條街酒肆中數一數二的,絕對包您滿意。”店小二一臉的笑容,蘇言一身雲紋白衣,衣服料子都是上乘,出手又是這麼闊氣,一看就是富家公子哥呀。

“好,先將你說的這幾種各上一小壺。”蘇言擺擺手道。

“好嘞,公子您稍等!”店小二趕緊去準備了,得虧蘇言當初在花船上講故事得了一些錢財,要不然,哪能像現在這樣裝大款。

但就這樣,也只能要一小壺嚐嚐鮮,再裝下去,就只能喝霸王酒了。

閒來無事的蘇言四顧下,這三樓有好些人在有說有笑,可是很快,靠近窗戶的一個人吸引了蘇言的目光。

此刻他雙眼無神的看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羣,時不時自嘲一笑,再一飲而盡,晃了晃酒壺,直接朝着店小二嚷嚷:“小二,酒呢,快上酒!”

“來了客官,您稍等!”又是一名店小二小跑過來,端走了空酒壺去打酒了。

“呵呵,這不是這平陽城的城主楚清寒嗎?這麼落魄成了這樣!”看着他焦急的催着小二,頭上的髮髻隨意斜插着,髮絲散亂,眼睛通紅,蘇言便放棄了上前再給他算一卦騙點錢的準備。

事後蘇言也差不多想明白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這楚清寒是個好城主,城民都很擁戴,只是,太多的壓力和虛榮心使得他與虎謀皮,或許殘害了很多人,或許救助了很多人,其中的功過蘇言無從評價,死後地府自會去審判。

你看看現在,雖然頹廢了很多,估計再也不能‘明察秋毫’了,但身體很健康,臉上原本若有若無的黑色鬼氣也是消失的乾乾淨淨。

“人各有命,上天註定,有人轟轟烈烈,有人碌碌無爲,該怎樣走,怎麼走,又走到哪兒,會遇見誰,發生什麼,沒人會知道,一切,或許只有未來的自己會知曉吧。”

蘇言看着楚清寒將新的一壺酒一飲而盡,撇下一錠銀,嚷嚷着不用找了,踉踉蹌蹌而下樓,嘴裏也不知道在嘟囔着什麼。

店小二麻利的收了銀子,一句‘客官您走好’就趕緊擦桌子,然後又迎接着另一個人坐上……

往事悽迷,萬千風景,不過紅塵一夢,繁華殆盡,阡陌縱橫,也只是黃粱而已,世人大多放不下的是執念,斬不斷的是情緣,倘若有一天,你看透了,想明白了,一切隨心,哪怕滄海桑田,也是一道香滿天涯的風景。

夢裏不知身是客,直把他鄉作故鄉!

蘇言感嘆完後,看着這座酒樓,這座平陽城的人來人往,心境在這一刻竟然提升了許多,或許是因爲鬼差的身份,讓他見過,看過,聽過的太多太多吧。

“客官,您的酒!”

店小二送來了蘇言要的四種酒,再詢問不要菜餚後就離開了!

PS:感謝【菜名歆】老闆的100打賞,謝謝,小魚似乎看到了第一名弟子就要誕生了,嘿嘿! 四種酒,四種口味,細細品嚐,又彷彿四種人生,杏花汾,纏綿口中,那股淡雅的杏花味撲鼻而來,彷彿讓人置身於十里桃林中。

竹葉青,一下飲下,全身清爽,似乎身處竹林身處,獨酌聽泉,韻味十足。、

還有這兩瓶女兒紅和狀元紅,着實香味十足,白酒蘇言當然是喝過,但這古代的四種酒,別有一番風味,但相同之處就是不夠辣,不上頭。

蘇言現在欠缺的就是那種燒刀子,悶刀驢的那種酒,這四種好酒卻是有點綿,很潤喉,不過,從這四種酒倒是可以看出,它們所採用的原料還是很好的,只是釀酒的四種工藝不同而已。

蘇言慢慢的品嚐完四種酒,感覺不虛此行,這個項目的考察算是過關了。

“小二!”

蘇言一拍桌子,店小二便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客官您還需要點什麼?”

“你們製作這四種酒的原料有多少?”

“原、原料?”店小二一愣。

蘇言給其解釋:“就是三勒漿,果酒,米酒之類的。”

“有倒是有,只不過……”店小二狐疑掃描了一下蘇言的全身,這位公子要這些幹什麼,難道要從這些基礎的東西分析出自己酒樓好酒的配方。

蘇言一聽,頓時高興的點點頭:“好,給我來五十壇。”

這種基礎的酒蘇言得回去再進行蒸餾一番才能提純出酒精,還得一系列的工作要做呢。

“有倒是有,但是加上您桌子上的這四杯酒,勞煩一百兩銀子!”店小二伸出手道。

蘇言一個踉蹌,不着痕跡的抹了摸懷中不到十兩銀子,怎麼這麼貴?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