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德伊感興趣的看著憐,「什麼辦法,說來聽聽?」

憐呵呵一笑,那笑容讓羅德伊有些閃神,憐帶著笑容伸出手掌狠狠就是一推!羅德伊的身形被直接推了出去,羅德伊錯愕無比的看著憐,這個小丫頭竟然……!

「在那裡!」蜥蜴人的呼喊隨後趕到,憐對羅德伊打了一個手勢,幫我吸引一下,讓我解決掉這個再說。

羅德伊狠狠咬牙,看著憐如貓兒一般的眼睛和神態,雙眼深沉,小丫頭,你給我等著!

20號到26號,若雪會去北京參加培訓,這幾天我會盡量多寫存稿,如果沒寫出那麼多,請假的話,也請大家原諒,~希望這一次培訓能夠提升自己的寫作水平,為大家帶來更精彩的故事!提前告訴大家一聲,打個預防針,~ 章節名:章65提升!

「噗嗤!」手起刀落,黑耀從腦袋直接劈下去的力道縱然是內海中生活的異族,也不可能憑藉著自身引以為傲的堅硬皮甲躲過,黑色巨劍看著不起眼,但卻是矮人一族鑄就的武器,出自矮人一族的武器,就算是小刀小劍,也是不能被小瞧的!

同憐單獨戰鬥的蜥蜴人毫無疑問的倒在地上,憐順勢將黑耀收起,看著倒在地上的蜥蜴屍體狠狠鬆口氣,回頭看了看羅德伊的方向,自己剛才那一推將他推了出去成為明確目標,吸引了其他的蜥蜴人注意,自己才有機會單獨解決掉這一個,以他的本事憐心中並不擔心,她可沒忘記這個男人是怎麼憑空出現在自己面前,能夠讓身形完全隱在內海海水之中,他也不是普通人,何須擔心?若是沒有這點考量,憐也不會推他出去。

拍了拍雙手,憐當即往琥珀的地方返回,以那個男人的實力要想脫戰,恐怕是輕而易舉。

羅德伊走後,琥珀也算安心幾分,只不過等待的時間有些久。琥珀探出頭,就看到自己的妹妹自某個方向疾馳而來,琥珀立刻站起身,揮舞著手臂示意,憐看到琥珀立刻沖了過來,琥珀瞧了瞧,「羅德伊沒和你一起?」

那個男人叫羅德伊?憐搖頭,「沒有,他吸引了大部分蜥蜴人的注意力,我們走散了。」至於自己將他推出去的細節,憐乾脆就不說了。

琥珀略微沉思一會兒,當機立斷的開口道,「憐,我們立刻離開這裡。」


「額?」憐有些意外,她原本以為琥珀會在這裡繼續等待那個羅德伊,再怎麼說不是他的朋友嗎?為什麼自己的哥哥現在就要離開?「我們不等他了?」

「不等了,羅德伊的實力不用我們擔心,我們先離開這裡,在別的地方等他也可以。」琥珀開口,憐想了一會兒也點點頭,異族追殺的是他們兩人,那個羅德伊縱然打不過,也完全能遊刃有餘的逃掉,不像她和琥珀,要離開唯有運用空間傳送陣進行短距離的位移,這些蜥蜴人的死恐怕是要驚動內海異族,他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憐當下就展開空間傳送陣,腳下的光芒大起,附近的水波一陣涌動,一道極為狼狽的身影出現,一雙眼睛充滿怒火的看著準備離開的兩人!

「你們兩個……!」

「羅德伊!」琥珀很為驚喜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憐立即將空間傳送者解除,羅德伊站在那裡,短髮已經沒有任何造型可言,白皙的臉蛋上有著細小的傷痕,身上的衣服也是堪稱破爛不堪,很顯然是與剛才的蜥蜴人一番大戰,很是狼狽。那雙褐色眸子里兩簇小火苗忽上忽下,憐將目光移向別處,琥珀走上前去,笑的有些尷尬,「那個,我們……」

「怎麼,打算兄妹倆趁早趕路么?」羅德伊漂亮的眉峰挑起來,琥珀搖頭,「我們是打算暫時離開這裡,在其他地方等你。」

「哦,是么?」羅德伊皮笑肉不笑,目光狠狠的看向後面那個金髮姑娘,他從來都沒有這麼狼狽過,從來沒有!被這個小丫頭措不及防的推了出去,接下來便是那群蜥蜴人瘋了一樣的追擊,這小丫頭倒是很聰明啊!不愧是琥珀的妹妹!

「咳咳。」琥珀有些尷尬,羅德伊弄了弄自己的頭髮,「要走,當然是我們三個一起走,你說對不對,琥珀?」那雙眼睛透著莫名的笑意,琥珀點點頭,「這是當然……」琥珀回頭看了看憐,憐點點頭,剛才她能脫身也全拜羅德伊的福,一起走當然可以。

羅德伊當下將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脫掉,精壯的身軀毫無防備的顯露出來,琥珀立馬急了!「羅德伊!你、你……!我妹妹還在這裡!」

憐當下將眼神再度移向別處,她還沒見過男性的身體,這男人還真是夠隨性自在。

「急什麼?你妹妹又不是奶娃娃,怎麼,男人的身體都沒見過?」羅德伊調侃的語氣令憐不悅,不過也沒說什麼,琥珀急忙用自己的身體擋住羅德伊,催促他快點穿好衣服,羅德伊冷冷一笑,換上了乾淨衣服,憐將目光轉過來,語氣冰冷的開口道,「你準備好,可以走了么?」

羅德伊輕聲一哼,憐心念一起,空間之力隨後打開,羅德伊眼露驚訝,「你是附魔師?可以創造空間傳送陣?」

憐沒有回答,三人腳下空間傳送陣的光芒閃過,三人的身形已經自原地消失,沒過多久,幾隻負傷的蜥蜴人追擊到這裡,在搜尋了半天之後蜥蜴人們都很沮喪甚至有些憤怒,「隊長死了!我們要回去稟告王,那些人類走不出內海!」

「刷!」

雖然有了鈴鐺幫助,但空間傳送陣傳輸的距離有限,沒有辦法一躍到相當遠的距離,雖然如此也足以表明憐的附魔水準有多高,要知道在她這個年齡能夠到達製造空間傳送陣的附魔水準,在整個附魔界用手指頭數也數不出十個!

「想不到你竟然還是一個附魔師。」羅德伊若有所思,琥珀頗為驕傲,「憐的能力不比你我低,千萬不要小瞧了她。」

羅德伊呵呵一笑,沒再說話,憐看了看四周應該暫時沒有任何問題,可以停留一段時間,製造空間傳送陣是相當消耗元氣的一件事情,元氣只減不增,附魔師們寧可選擇利用空間原石也不願意消耗自己的元氣,現如今教廷所掌控的空間傳送陣皆是利用空間原石,像憐這樣如此頻繁使用空間傳送陣的附魔師,恐怕沒有第二個。

「這麼頻繁的消耗元氣,看來你似乎不在乎元氣的多少啊。」羅德伊開口,「嘖嘖,相當狂妄的狠。」

琥珀皺眉,他一心只顧著感嘆自己妹妹的能力,倒是忘了這麼重要的一點,元氣可是相當珍貴!「憐,雖然羅德伊的話說的難聽,不過他說的有道理,是我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憐搖頭,「消耗的元氣不多,若是被困在這裡,就算保留再多的元氣又有什麼用?當務之急要儘快離開內海。」

羅德伊在一旁點頭,「說的不錯,還是要先離開這裡啊。」

「羅德伊,你能不能閉嘴!」琥珀有些忍無可忍,羅德伊嘴角上揚,露出了一個頗為俊美的笑容,那笑容有些痞氣,有些無賴,「琥珀,你憑什麼讓我閉嘴?」

「你如果想打架,回去我陪你打!別在這裡和我找事!」

羅德伊雙眼發亮,「這可是你說的!」

「是我說的!」琥珀有些無奈,羅德伊和他是過命的交情,甚至這人還曾經救過他的命,琥珀最開始想要報答,但羅德伊這個男人卻不要任何報答,琥珀原以為他們已經是朋友,但數次狀況羅德伊這傢伙都捨棄了他自己逃命去了,就拿這一次,他眼睜睜看著自己遭難,也不想著出來幫一下!這男人會在背後看你笑話,甚至會嘲笑你,但若真到了關鍵時刻,他絕對不會放你不管,絕對會出手相助,這就是羅德伊,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傢伙。

和他是朋友嗎?琥珀早已經在心裡將他視為朋友,但有的時候這個朋友真的讓他恨的牙痒痒!

憐看著自己哥哥無奈的神情有些明白羅德伊是個怎樣的朋友,目光不禁重新放到這個男人身上,不得不說這個男人長的很好,和隱月相比都不會太遜色,只不過這性格……真是不敢恭維。

在即虎迦一族遭受到人類的屠殺之後,緊接著又是十幾隻蜥蜴人的死亡,這一連串的變故驚動了內海之內生活的大大小小的異族族群,原以為溜進來的人類無傷大雅,卻沒想到他們竟然接二連三的自異族手中逃出,甚至讓異族傷亡慘重!

在虎迦一族的鼓動之下,內海的異族們迅速開始了聯合圍剿人類的行動,只不過讓它們感到失望的是,在嚴密的搜索之下竟然還是追查不到那些人類的蹤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讓人類逃竄,這感覺可不怎麼好。異族們再怎樣也不會想到,這幾個人類的移動方式是利用空間傳送陣,空間傳送陣傳送的地方根本沒有具體方向和確切位置,縱使聯合圍剿,異族也無法保證廣闊的內海之中到處都有勢力覆蓋,內海太大了。

「這些人類果然狡猾,這麼多天的聯合圍剿竟然根本找不到他們!」

「別急,我們的圍剿這麼繁密,你還怕那幾個人類能跑出這裡不成!」

「不要小瞧那幾個人類,我族已經死傷不少,還有蜥蜴那一族,也是如此!」虎迦族王坐在那神情陰冷,在座的內海族王都只是對人類的進犯感到憤怒,只要事情不出在自己頭上怎樣都好,相比較來說虎迦族王是此刻最想斬殺掉這些人類的,也是最渴望親手去做這件事!

「那是因為虎迦太弱!就憑你們那點防禦力,別說是人類,這內海里稍微有點實力,都能將你們打到皮開肉綻,哈哈哈!」內海之中自然也有著勢力劃分,相比人類世界來說可能更為苛刻,虎迦族王神情難看的坐在那裡,冷冷一笑,「虎迦一族的確實力稍弱,這點我並不否認,不過讓幾個區區人類在內海鬧翻天,甚至有可能在眾位族王眼皮子底下跑出去,不知道是誰臉面上掛不住啊!」

在座的幾位族王頓時神情都不好看,讓這幾個人類蹦,把內海搞的烏煙瘴氣,他們如果沒有這個能力抓到這幾個人類,這就是自己抽自己嘴巴子!


「哼!這幾個人類根本跑不掉!」

虎迦族王冷笑,「跑不掉?他們現如今都已經快跑到內海邊緣了!」

房間中的空氣一下子悶起來,內海族王們都不開口說話,很顯然這個事實讓他們都感覺到臉面上掛不住,虎迦族王站起身,「按照他們的逃跑路線,是朝著內海的西海岸而去,這幾個人相當狡猾,一路上不論我們如何圍剿都攔不住他們,索性就不攔了。」

「虎迦族王的意思是,在西海岸設置點什麼?」

虎迦族王點頭,「那幾個人類同我有殺子之仇!我不會輕易放過他們,更不會讓他們就這樣離開內海!若不讓他們沉屍在這兒,我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孩子!我要親自去西海岸那裡等著幾個人類,等他們自投羅網!」

一路向西,沒有任何遲疑,利用空間傳送陣的次數很多,但總體不影響憐的元氣,憐的元氣空間可是常人少見的巨大,這裡面所蘊含的元氣也並非常人所能想象,羅德伊在這一路的觀察也得出了點結論,如此頻繁的動用空間之力,還是創造空間傳送陣,這小丫頭的神色如常根本沒什麼變化,從而也知道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元氣,這小丫頭的元氣……莫非根本就不在乎這麼一點的消耗?

「憐,先休息一下吧。」三人移動到內海之中茂密的水草叢裡,周圍都是珊瑚,將三人的身形遮擋的密密實實,從外面根本看不到,這附近並沒有任何的異族生活痕迹,琥珀很擔心憐元氣的狀況,這一路上要求休息很多次,都被憐拒絕了。

憐看著自己哥哥眼中的擔心點點頭,羅德伊一個閃身便不見了蹤影,憐也懶得管他,羅德伊對憐很是冷淡,可能第一次見面的情景讓他感覺不太好,憐也有自知之明,兩人一路上幾乎沒怎麼說過話。

「羅德伊就是那個性格,人不壞,只不過……沒有什麼紳士風度可言。」琥珀開口,憐點點頭,「的確沒有什麼紳士風度可言。」

琥珀呵呵一笑,「他曾經救過我的命,我欠他一份人情,只不過始終都還不過去。」

憐驚訝,「他救過你的命?」自己哥哥的實力已經在自己之上,那個羅德伊救過琥珀,羅德伊的實力難不成還要在琥珀之上嗎?!琥珀點點頭,「他的實力在我之上。」

憐突然感到一種羞愧,她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的實力尚可,起碼是她比較滿意的程度,現如今的她也是聖殿二級魔導還兼備著聖殿二級騎士,她如今也才二十幾歲不到三十,自己的哥哥超過自己,憐沒覺得什麼,但羅德伊的實力竟然也在自己之上,每每想起那男人嘴角若有若無的弧度,憐便覺得心裡不舒服,現如今更刺激了她。

實力決不能長時間的停留在一個階段,若是自己不求上進,滿足現狀,她也就只能停在這裡,再也不會前進!

上一次自己的突破距離現在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雖然這期間憐一直都沒有放下修習,實力的增長雖然緩慢,但一直都在積累之中!聖殿階層每一個界別的突破談何容易,有些人甚至耗費一生都無法突破一階!但對於現在的憐來說,實力的突破讓她迫不及待,讓她根本等不下來!

「憐?」發現自己的妹妹一直都不曾說話,琥珀問了一聲,憐抬眸,「沒事,我只是……想到自己和你們的實力差距。」

琥珀呵呵一笑,大手揉了揉憐的頭髮,「別著急,以你現如今的實力,算是天才中的天才,至於我和羅德伊……我們也只能算特例吧。」

憐淡笑,話雖如此,但她並不能就此停下腳步,永不能自我滿足,永不能讓自己就此懈怠下來!同琥珀又說了一會兒話,憐便走到一旁開始思索自己的事情,周圍的巨大珊瑚上細小的珊瑚蟲隨著水紋不斷擺動,憐並非不能突破聖殿三級,只不過突破的契機一直都不曾來到。實力的突破講究緣分,你若是摸索不到實力晉陞的台階,不管你的實力如何積累,也根本同晉陞無緣,現在的憐就是如此,實力的積累堪稱雄厚,但上升的台階還籠罩在一片迷霧之中,始終都摸不到蹤影。

怎麼樣才能撥開那層迷霧,怎麼樣才能觸摸到三級的台階,怎麼樣才能突破自身的實力?憐皺眉思索,這是領悟的過程。

「小憐,你在思考什麼?你的元氣空間元氣波動很劇烈,發生了什麼事嗎?」黑耀稚嫩的聲音在憐的腦海中響起,憐此時只能打開普通的空間容器,根本無法開啟室,若是能夠開啟室,進入到老師所留下的第二道傳送陣,實力的提升或許就不是難事。

「我在思索該如何突破目前的實力瓶頸。」憐低語,黑耀的聲音停頓片刻,「突破實力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夠成功,你不能急。」

「我知道,只不過我總不能停留在這裡,總要有所提升才可以。」憐嘆口氣,「如果我能進入室中就好了……」

「小憐,你有沒有想過憑你自己的力量將室打開?」黑耀的聲音讓憐怔住,憑藉自己的實力?在這內海之中若是沒有琥珀給予的鈴鐺,她連最普通的空間容器都沒有辦法打開!憑自己的力量打開室,這怎麼可能?

「沒有琥珀給的鈴鐺,我連你都沒辦法拿出來,更別提打開室了。」憐開口,黑耀卻又自己的觀點,「內海之中存在空間制約,但並非是禁止空間力量的使用,你有沒有想過,打不開空間容器的原因是因為你運用空間力量還不夠,不夠強大到對抗內海中本身存在的制約力量?」

憐久久沒有說話,她的確沒有往這方面想,當初無法打開空間之力她也知曉是因為內海存在著某種規則,卻沒有聯想到自己自身,是啊,如果自己的附魔實力足夠,強大到可以對抗內海的空間制約,甚至凌駕之上!別說是普通的空間容器,就算是室也不在話下啊!

「是啊,我怎麼沒有想到是因為自身的問題呢……」憐喃喃自語,心中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她若是能夠將自己的附魔能力繼續提升,提升到抵抗內海之上的程度,她便能打開室,便能進入到實力提升的傳送陣中,也能讓自家的兄妹團聚,或許在小黃的幫助下離開內海也會變的非常容易!想到這裡憐不禁有些興奮,有些躍躍欲試!

「我要提升自己的附魔實力!必須在短時間有所突破!」離開內海不知道還需要多久,這段時間雖然是逃命但也不能就此浪費!憐當下便有所動作,將老師所留下的筆記翻閱,上一次她的附魔水準停留在能夠製造附魔傀儡之上,現如今她應該能夠進行下一步了!

附魔師的水準同實力的晉陞並不掛鉤,現如今憐的實力雖然突破到聖殿級別,但附魔水平依舊停留在宗師階段,能夠製造附魔傀儡已經代表宗師階段的最高水準,「宗師之上,便是匠師!」看著老師筆記中記載的話語,憐的內心激動,繼續往下看去,「能夠成為匠師,就會擁有匠心獨運的能力,如果說附魔的真正起點是宗師,匠師便是極其重要的第二步。」

「第一步么……」憐看完這句話似乎若有所悟,附魔師自宗師級別開始有了明確的標誌,比如宗師級別可以製造附魔傀儡,附魔傀儡便是宗師級別的明顯標誌,匠師級別,也應該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標誌,會是什麼?

「匠心獨運,可以將元氣融於武器之內。」僅僅一句話,卻讓憐震驚無比!元氣融於武器之內,這要怎麼做到!

「將自身的元氣融於武器之內……」憐說著將自己的魔杖拿出來觀看,魔杖歪歪扭扭的樣子實在不忍直視,憐索性將魔杖收起來,若是真的能夠將元氣融於武器之內,她自然要選擇黑耀了。黑色的巨劍拿出,憐的手指輕輕拂過劍身,自己的元氣融於黑耀之內么……真的能夠融合成功,會產生怎樣的效果?難不成這柄巨劍就此能夠變身成為魔杖?或者說可以直接通過黑耀,使用元素能量?憐皺眉思索,陷於自己的思考之中,若不是老師親筆所寫,憐根本就不會相信附魔師還有這樣的能力,若是附魔傀儡能夠被少數附魔師知曉,那麼這一點匠心獨運,說出去也只會被諷刺為異想天開!

「那小丫頭沒事吧,盯著一把破黑劍在看什麼?」羅德伊回來,懷中多了很多看上去鮮艷碩大的水果,丟給琥珀幾個,羅德伊坐下就掃到了憐,琥珀也有些擔心,不過兩人都沒有隨便靠近,拿起一個水果咬了一口,琥珀開口道,「不知道,可能憐在思考什麼。」

羅德伊挑眉,將實現轉過來,「琥珀,你的事情辦完了么?」

琥珀點點頭,「你放心,該拿到的東西已經拿到了。」

羅德伊點點頭,「辦完就好,不然你回去可要被那些老傢伙們說三道四,那些老傢伙真是煩透了!」羅德伊的眸底劃過一絲狠意,在這瞬間他似乎變了一個人。琥珀尷尬的扯扯嘴角,能這麼說那些老傢伙的……也只有羅德伊敢了。

「離開內海之後,我暫且先不回去。」

「不回去?」羅德伊驚訝,「不回去你想做什麼?難不成要陪著那小丫頭四處轉悠?」

琥珀嘆口氣,「我妹妹可不是在四處轉悠,我要和她一起去找二叔,找到二叔之後,我就回去。」

羅德伊沉默一會兒,「……我和你一起。」

這一次輪到琥珀驚訝,「羅德伊你……!」

「我跟著不可以?我可不會成為你的累贅,倒是你們兄妹,會成為我的累贅。」羅德伊的話讓琥珀又喜又怒,有他跟著自然是好,不過這傢伙說話真不是一般的難聽!

「說到底這是我們家族的私事,也算是我們兄妹自己的事情,你可以不用……」

「我沒興趣攙和你們的家族事情,我跟著也是要看著你。」羅德伊深深看了琥珀一眼,「以免你太衝動,壞了我們的好事。」


琥珀的神情僵住,撇撇嘴角,「隨便你。」

羅德伊伸開雙臂架在後腦之上,餘光掃向不遠處依舊盯著巨劍的憐,淡淡開口道,「琥珀,你有沒有想過讓那小丫頭和我們一起回去?」

琥珀的身體僵了一下,羅德伊的臉色陡然陰暗,「怎麼,你也認為我們是不入流的東西?」

「當然不是!只不過……憐她有自己的選擇,我不能強迫她。」

「哼!這算哪門子的強迫,同你回去見見你的朋友,見見你一直以來生活的地方,也沒什麼不對。」

琥珀呵呵一笑,「我會同她提的,她若是願意和我回去,我就帶她回去。」

「哼,矯情!」羅德伊忍不住哼了一聲,琥珀扔過來一個碩大果子,「吃你的東西去!」

羅德伊接過果子便是一大口,看著不遠處的金髮身影,那小丫頭雖然他不怎麼喜歡,不過以她的實力而言可是難得一見的天才,況且憐。貝拉這個名字……羅德伊眸色一沉,他早已經聽到過了。

回來了!恢復更新!恢復更新!恢復更新!讓大家就等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正常閱讀,若是不能,一定要留言告訴我啊!你們懂的,活動並沒有結束,我們仍然要堅持國家政策,~ 章節名:章66憐的突破

對於一個附魔師而言,不,應該是對這個世界的任何人而言,運用元氣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元氣就在元氣空間之內,想要運用那是分分鐘的事情,甚至有人還可以做到將自己的元氣從自身剝離開來,但將自己的元氣融合入武器之中,這可謂是聽所未聞,見所未見!

「這或許僅僅是老師自己悟道的東西,在附魔界又有幾個附魔師可以同老師相比!這樣驚世駭俗的言論若是讓其他人附魔師知道,恐怕是要嗤笑我的痴心妄想了。」憐不由得感嘆,將自己的元氣融於武器之內,談何容易!要將元氣塞入武器之內,那就必須在武器之內開闢出一個空間,可以保存元氣!開闢空間,這無疑是在考驗一位附魔師的操縱空間之力!

將空間原石之內的空間之力引導而出,對於附魔師來說再容易不過,但若是憑空在某個物體之內開闢出一個空間,這對於大多數的附魔師來說,根本不能想象!製造空間傳送陣已經是附魔師們想象利用空間之力的極限,在武器之內打造空間之力,這根本就是笑話!

憐靜靜思索良久,若不是老師告知她也不會選擇相信,但既然老師所寫,那就證明老師已經做到了!身為老師的學生自然不能給老師丟臉,留下這第二本附魔手記,憐相信老師也希望自己可以突破瓶頸,追上他的腳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