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鬥不過是一霎眼,兩人便已經在這個院子各處交手了數十個回合。只見她們一進一退、若合符節、見招拆招、絲絲入扣,只留下滿院翻滾的紅白殘影。

數息時間之後,鍾小葵似乎是被一掌擊中,整個人迅速退向朱友寧,踉蹌幾步,靴子在地面摩擦一米多長這才剎住腳步。

站穩身體,鍾小葵的眼神頓時認真了起來。

從剛才的交手中,她已經知道自己單憑速度是贏不過「岐王」的。

自己若枉然與之交手,恐怕討不到便宜。

因此最好是轉攻為守。

鍾小葵心裡很清楚,眼前這個岐王的目的恐怕是朱友寧,於是穩穩噹噹站在朱友寧面前準備防守。

此時女帝果然再次襲來,鍾小葵立刻開始運起渾身的嫁衣神功內力,一招冥水掌向女帝拍去。

鍾小葵這一招冥水掌速度不快,也不是什麼高超的掌法,女帝本來是可以直接躲避過去的。

但是她卻沒有躲避,而是運起幻音訣內力,一掌與鍾小葵對了上去。

嘭!

兩人掌心相對,一時之間真氣迸發。

掌心碰撞處兩股強勁的勁風四散吹起,捲起了地上一層層的落葉。

無邊落木蕭蕭而起,隨著兩人真氣的激烈交鋒漫天飛舞。

感受到鍾小葵掌中傳來的內力強度,女帝有些出乎所料。

在幻音坊的秘密卷宗之中,玄冥教的鐘馗,也就是鍾小葵不過是中天位的實力。

但兩人一交手,她這才發覺此人實力著實不簡單。

此人實力絕對達到了大天位!

但女帝只是微微吃驚,片刻后便恢復了正常。

鍾小葵雖說是大天位,但恐怕也僅僅是剛邁入大天位,與她這種邁入大天位已經數年的老牌高手根本沒法比。

但在此時,女帝掌中卻突然傳來一種無比強大的推力。

原來朱友寧的手掌,不知何時已經貼上了鍾小葵的後背。

女帝不知道朱友寧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但是掌心中傳來的壓力卻不會作假。

而就在下一刻,女帝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因為朱友寧與鍾小葵兩人的功力合起來,自己竟然隱隱有敵不過的趨勢!

嘭!

一道氣爆聲響起。

以女帝與鍾小葵掌心交鋒處為中心,四周的地板驟然破碎。

朱友寧手掌貼著鍾小葵的後背,同時暗暗加大輸送內力的頻率。

此時,鍾小葵掌中內勁更甚,反激的氣勁竟將女帝的雙掌震離,整個人被拋飛出去。

但被擊到空中的女帝顯然也沒亂了分寸。

只見她一身白衣似雪,凌空翻了個筋斗,這才平穩落地。《馬甲大佬A爆了》第349章不衝突 慧娘走出醫院,想想爺爺剛才的表情,心一下不是滋味,慧娘心想,如果爺爺執意要小亮去讀書,小亮是不會違背爺爺的話,可爺爺的表情卻告訴她什麼?但又無法說出口!

現在怎麼辦呢?小亮要讀書,是必須要有人扶持的,就如小亮說的,學費,生活費,這些都是問題啊!不解決這些問題,就算是學習在好都沒用。

慧娘一邊走,一邊想,想了一會想明白了一件事,窮人家,最怕的不是窮,怕的是有個聰明的孩子。

慧娘走到買酒處,看了看酒,突然想到,爺爺在醫院醫生是不允許他喝酒的,怎麼辦呢?

慧娘突然靈機一動,走到雜貨鋪,買了一瓶礦泉水水,把水喝了,又回到賣酒處道「老闆!給我打一點酒」。

慧娘說完,把礦泉水瓶子遞到老闆手中,老闆不屑的接過礦泉水瓶子道「就打這樣一瓶嗎?」。

慧娘一聽微笑著點了點頭。

老闆是個女的,見慧娘微笑著點頭,不屑的道「這點酒,怎麼喝呀!是小孩子打去玩的嘛!」。

老闆娘不高興歸不高興,生意來了,不管是大生意還是小生意,都是所以啊!

很快!老闆娘就把酒打好給了慧娘,慧娘給了錢,看都不耐煩看老闆娘一眼,回頭就走。

慧娘到了醫院,把礦泉水瓶遞道爺爺身邊道「爹!醫院不允許喝酒,你就上班喝一點解饞吧!」。

爺爺見慧娘遞來的是礦泉水瓶子,立即接過來靠在自己鼻子上哈哈笑道「好!好酒!」。

爺爺打開礦泉水瓶蓋喝了一口,就把酒遞到慧娘手中道「慧娘,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你交給小亮的那本書是什麼書,裡面到底是武功的書還是什麼?」。

慧娘一聽,心中愕然,爺爺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呢?這件事都過去很多年了,大家都淡忘了,爺爺為什麼今天要提起來呢?

慧娘想了一下道「爹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個問題呢?這個……我……我也不太明白,我只是隨便翻看了一下,發現上面全是睡覺的圖,和一些我看不懂的字啊」。

爺爺聽了沉思一下道「難怪了,從你把那本書交給小亮時,我就發現小亮睡覺時很不對勁?原來是他照著書上的圖去做的啊!」。

慧娘一聽道「爹!這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爺爺聽了哈哈笑道「不啊!這沒有什麼不對勁!你看看小亮這小子,身體結實,氣色與眾不同,腦袋轉得那麼快,全都是靠那本書所賜啊!」。

慧娘一聽爺爺笑,而且我的笑得那麼開心舒暢就道「真的嗎?那麼說,當年那位乞丐爺爺是小亮的福星了」。

慧娘說完,眼神里突然出現了乞丐爺爺的影子,覺得奇怪了,乞丐爺爺的眼神怎麼一直以來都那麼面熟呢?慧娘多少次做夢都會夢見乞丐爺爺的眼神,從夢中驚醒過來,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乞丐爺爺的眼神看自己的時候有點怪不怪的,又那麼似曾相識,奇怪了!

慧娘沉思一下回過神來道「不會吧!」。

爺爺哈哈笑道「會!從小亮第一天開始學那本書上的本事,我就開始留意他了,只是我假裝不知道罷了」。

慧娘聽了心裡暗喜,原來小亮長得那麼結實,全是乞丐爺爺送給自己的書練成的,那本書那麼神奇嗎?

慧娘見爺爺高興,呵呵笑道「不會吧!爹,要是真是這樣這孩子還不算不太幸運的了,可是爹爹為什麼現在才問這個問題呢?」。

爺爺聽了沉思一下道「還有一個問題我想告訴你,小亮不去讀書的事我知道了,阿鳳來叫小亮去讀書,小亮沒有去,這些話我都聽到了」!。

慧娘聽了道「那麼爹爹對此事有什麼看法呢?」。

爺爺聽了道「我沒有看法,我都這把年紀了,能有什麼看法呢?以前我認為讀書是唯一一條出路,自從小亮每個星期回家挖草藥去賣的時候,我就開始懷疑我自己的看法了!」。

慧娘一聽心裡暗驚,聽爹爹這麼說,如果小亮不去讀書,是贊成的了,這下就麻煩了,自己還指望著爺爺!現在希望是沒有了,怎麼辦呢?小亮不讀書前程就毀了!

慧娘聽了爺爺的話,神情變得慌亂起來,不知道此刻要說什麼好!

爺爺見慧娘如此表情哈哈笑道「慧娘是擔心小亮不讀書沒有出息吧!這件事情我一直也在考慮,讀書當然好,就看小亮自己的想法了」。

慧娘聽了爺爺這樣說,心一下涼了,看小亮的想法,小亮的想法一出來,牛都拉不回來,慧娘想到此就道「爹爹是不是擔心小亮上學的學費,生活費之類的,這些沒事,只要小亮去讀書,辦法總會有的,爹爹只管放心,只要爹爹堅持小亮去讀書,我想小亮是不會違抗你的話的!」。

爺爺聽了慧娘的話后又哈哈笑道「慧娘,你想多了,我當然是支持小亮去讀書的,可是小亮是你的孩子,你應該明白他是什麼個性,放心!到時候我會支持你的想法,堅持讓小舌亮去讀書,我先和你講這些,是……是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萬一小亮堅持不去的話,你也不傷心啊」!

慧娘聽了爺爺的話后想了想,要說爺爺不支持小亮去讀書的話,是不是有點武斷了,爺爺一直以來都是全力以赴的支持小亮,現在受這麼重的傷都是為了挖點草藥去賣給自己的孩子小亮去讀書的啊!心裡一下慚愧道「爹爹!放心,我明白你的意思,好!只要小亮有足夠的理由不去讀書,看來我也無能為力了」。

慧娘說完一下捂著自己的臉衝出醫院,一路瘋狂的跑著,想要用奔跑來發泄自己的心情……!

爺爺看著慧娘捂著臉,走出醫院,心情也複雜極了,他很希望小亮去讀書,做夢都想,可現實不允許自己啊!這次自己受傷,家裡唯一的積蓄花光,有可能還要欠債,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有錢,爺爺突然想到這句話,想到痛心出居然老淚縱橫起來,把被子蓋住自己的頭,在被子里偷偷流淚。

。 第351章

駱飛燕推開大鐵門走了進來。

裏面昏暗的燈光時不時地熄滅,又時不時地亮起,顯得有些陰森。

但駱飛燕的表情,根本沒有任何變化。

干殺手這個行當,可不相信這世上有鬼,自然不怕。

可是,她好像連一絲人味都沒有嗅到……

駱飛燕頓時警覺起來,察覺到了一絲危機感。

忽然,她聞到了什麼味道,用力嗅了嗅鼻子。

空氣中瀰漫中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她頓時冷笑一聲,目光射向一個角落裏,冷冷道:「出來吧,一個大男人還噴香水,噴得這麼濃,變態啊。」

藏在角落裏的張小龍,頓時嘆了口氣,有些不爽地走了出來。

比試的提議是他提出來的,沒想到他居然是第一個被發現。

這該死的香水味,看來以後不能再噴了,尤其是執行任務的時候。

「草,我噴香水我樂意,礙着你什麼事了。」

「你才變態呢,陰陽人。」

被張小龍罵自己陰陽人,駱飛燕頓時怒了:「草,你再罵一個試試。」

「這裏就你一個人吧?我告訴你,你今天死定了!」

張小龍:「誰說我是一個人?」

「你難道沒發現這裏還有人?」

駱飛燕頓時一怔,再次緊張起來。

還有人?

她怎麼沒發現呢?

看來這裏還隱藏了一個高手啊。

她吸了吸鼻子,繼續聞味……

可是這次,她好像什麼都沒聞到。

等等……好像有煙味。

駱飛燕頓時冷笑起來,看向另一處角落:「那邊那個煙鬼,出來吧,別躲了。」

「哎喲卧槽!」林鎮西氣急敗壞地走了出來:「這都能聞到,我真服了。」

「看來以後得戒煙了……」

這要是在國外執行任務,估計他現在早被人擒了。

駱飛燕吸了口氣,不禁有些壓力山大。

這兩個人,要不是一個噴了香水,一個身上有濃重的煙味,她肯定發現不了。

而發現不了的結果,就是被這兩個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幹掉。

我靠!林壞那傢伙怎麼這麼變態,身邊居然有這種高手中的高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