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着我把齊小雨的號碼留了下來,她也跟着把我的號碼記下來,互留了聯繫方式以後,我們便說定了這件事情,只是這件事情遠遠沒我想象中這麼簡單。

隨後我們幾個人便匆忙的離開齊小雨的家裏,下了樓以後我整個人長長的出了口氣,好在查了這兩天算是有些眉目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走吧,咱們先去找個地方吃飯吧,都一晚上沒吃飯了!”

韓宇飛跟着點點頭說道:“你們請客吧,我沒錢!”

我跟着在邊上笑了一下,呼啦了一把韓宇飛的腦袋,沒好氣的說道:“我們會讓你掏錢麼?你個小屁孩子,行了,走吧,咱們先去吃飯吧!”

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走吧,咱們擼串去吧,順便喝點酒放鬆放鬆。”說到這以後劉易看了一眼韓宇飛說道:“你能喝酒不?”

“笑話,社會人不會喝酒?你開玩笑呢?”韓宇飛跟着嚷嚷了一句。

我們幾個人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看來韓宇飛現在這個年齡倒是挺喜歡那些社會大哥的,而我對於社會大哥並不感冒,韓飛宇也就是現在年紀小,我想,在過個三四年,他恐怕就不會這樣說話了。

我們幾個上了車以後,劉易開着車子便離開了齊小雨家的樓下,我們幾個剛剛走出小區的時候,突然間迎面來了一輛黑色的路虎車。

這兩路虎車看着異常眼熟,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我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勁!”說着話劉易順着後視鏡望了一眼,回過頭以後看着我說道:“怕是有人不想讓咱們走了!”

而那路虎車的速度也非常的快,迎面衝着我們就過來了,後面還有兩輛黑色的SUV,我突然就有些慌了“老易,怎麼辦?”

“現在只能跑了!”說着話劉易腳下狠狠的踩了一下油門,車子一下子行駛了出去。

而迎面來的路虎車顯然沒有想到我們會直直的衝他過去,只見對面的路虎看見我們準備朝着他撞過去的時候,那路虎順勢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盤,一下子就把位置給我們幾個閃開了,而劉易開着車子蹭的一下子,順勢就疾馳而去了。

而我以爲甩掉了後面的車以後,跟着長長的鬆了口氣說道:“我草,太玄乎了。”說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說道:“老易,該不會是那個陳向天的人吧?”

陳浩偉這個時候在邊上有些憤恨的說道:“除了他們這些社會渣滓,還有誰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呢?”說着話以後陳浩偉向後面看了一眼。

狂夫愛妻 而劉易一臉嚴肅的樣子開着車子,一言不發,正當我好奇爲什麼劉易這麼嚴肅的時候,坐在後面的陳浩偉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我草,小道,他們追上來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有些慌了,我也是第一次碰見這種事情,劉易的臉色倒是異常的嚴肅,隨後劉易猛地一踩油門,只見後面兩輛黑色的SUV也衝着我們追了上來。

跟着第一輛衝上來的SUV衝着劉易的車子一下子就碰了上去,劉易跟着猛的打了一下方向盤,回過頭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你們繫好安全帶了!”說到這以後劉易不禁罵罵咧咧的說道:“今天我就跟他們飈一把了!”

而劉易這句話一說完車子的速度一下子就加快了,我險些有些沒坐穩,而另一輛SUV也衝着我們行駛了過來,劉易跟着打了一下方向盤,靠在了路邊,因爲害怕這兩輛車把我們擠到中間以後我們想走都不好走了。

而這個時候兩輛SUV都衝着我們這邊追上來了,而劉易還沒把車子拐到右邊的時候,只見邊上一輛黑色的SUV一下子就撞了上來,我整個人差點磕在方向盤上,劉易一臉嚴肅的樣子開着車子,隨後劉易嘴裏有些生氣的說道:“麻痹,不能光讓他撞我,我也得撞他一下子,SUV咋啦,SUV也是個垃圾!”

劉易罵罵咧咧了幾句以後,我看了一眼身後的韓宇天,韓宇天的臉色有些難看,顯然他也被嚇到了,我心裏不禁暗笑了一下,就他這樣還社會人呢?估計夠嗆!

就在我暗暗得意的時候,劉易開着車子的方向一下子就變了,我一個猝不及防的撞在了前面,隨後劉易跟着猛地打了一把方向盤,順勢朝着邊上的一個車子“嘭”的一下子就撞了上去。

那輛車被撞上了以後,劉易跟着一踩油門,車子“蹭”的一下子就飛速的行駛了出去,而另一輛SUV也追了上來,劉易看了一眼反觀鏡,跟着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坐穩了,這一把給他甩出去!”

說完以後劉易跟着把車子開到了路中間,我現在已經懵逼了,車子都不知道開到了哪兒裏,而就在這個時候後面的SUV已經趕超了上來,劉易跟着猛打一下方向盤,加下油門,狠狠的一踩,瞬間車子後面一下子就撞在了那輛SUV的車頭上。

那SUV一下子就停了下來,跟着劉易將腦袋探出窗外,衝着那輛SUV比了一個鄙視的手勢以後,腳下一踩油門,車子就跟着行駛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劉易看着我們幾個說道:“應該沒什麼事情了!”說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好像都放鬆了不少。

而這個時候劉易跟着回過頭看了一眼陳浩偉和韓宇飛兩人,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知道這是哪兒裏不?”

陳浩偉此時說話的語氣都帶着哭腔了“大哥,你開的車啊,你問我們兩個這是哪兒裏啊?”

說到這以後我跟着有些無語的樣子說道:“你還是看導航吧,誰知道你把車開哪兒了這是。”

這個時候劉易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我尋思着你們不都是本地人麼,還能不知道這是哪兒裏嗎?”劉易說着話拿出來自己的手機開始搜索了起來。

隨後劉易跟着扯着嗓子喊道:“我草,咱們都飆到高速上了,往回開還得一個多小時呢!”劉易說完便把手機放下了。

我們幾個對於劉易也是無語了,不過突然想到了剛剛的事情,也多虧了劉易的車技,好在劉易的車技不錯,要不然我們幾個人肯定是少不了一頓胖揍的,看來那個陳向天已經知道了我們再調查韓宇天的事情了,顯然他是不想讓我們查出來。

但是他越不讓我們查,這便越能說明一點,陳向天心裏有鬼,他害怕,否則的會他不會不讓我們查的,想到了這些以後,我決定一定要將這件事情查到底,如果真的和陳向天有關係的話,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讓這個陳向天繩之以法的。

而我們開到了賓館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我們幾個都已經餓的不要不要的了,隨後剛剛一開車門,韓宇飛跟着第一個衝下車的。

一下車以後,韓宇飛彎着腰哇哇哇的開始吐了起來,也不知道這孩子中午吃了多少,吐了足足有半個小時,等他吐完了以後我遞給了韓宇飛一瓶礦泉水看着他說道:“就你這點膽子還裝社會人呢?以後還是別裝了!”我調笑的說了一句。

韓宇飛接過水以後,有些不服氣的樣子看着我說道:“社會人不一定不暈車吧?”說着話韓宇飛跟着便喝了口水。

我們幾個沒有搭理他這茬,隨後我們等着韓宇飛差不多了以後我們便去找了一家燒烤攤開始吃了起來,一邊吃着燒烤一邊喝着啤酒。

這感覺也是頗爲的愜意,倒是這個韓宇飛,挺能喝的,我一邊吃着手裏的羊肉串,一邊看着韓宇飛問道:“韓宇飛啊,你喝這麼多酒,待會不回家了嗎?” 193 你是算命的唄?

“回啊,我告訴你,這點酒對於我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點,灑灑水了!”韓宇飛一臉牛逼哄哄的樣子說道。

我聽見他這話以後聳了聳肩,隨便了,既然這小子喜歡喝酒就喝吧,大不了在給他擡到賓館吧,而我們幾個就這樣一直喝着酒,喝到了十二點多的時候,突然幾個大漢衝着我們走了過來。

我是第一個看到這些大漢的人,我心裏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這些大漢明顯是衝着我們來的,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大光頭走上前,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以後,晃了晃脖子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你們幾個是還想繼續調查一些你們不該查的事情是嗎?”

我跟着開口說道:“你是?”

“天哥讓我過來的,別以爲今天你們跑了就沒事了,我告訴你們,今天來這裏就是警告你們一句,你們如果還敢繼續調查下去,我保證你們什麼也查不到!”說到這以後大光頭看了一眼韓宇天,跟着頓了一下“還有你小子,別以爲我們是怕你,只是懶得搭理你個小屁孩子,別一天天的分不清大小王知道不?”

“草泥麼!你說誰呢!”韓宇天喝了點酒以後一聽見這話頓時就急了。

我一把拉住了韓宇飛,看着眼前的大光頭陪着笑臉說道:“大哥,大哥,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這事情就算過去了,我們不查了,絕對不查了,你放心吧!”

“算你們識相!”大漢惡狠狠的說了一句以後瞅了一眼韓宇飛。

我看着這些大漢離開以後,看着韓宇飛開口說道:“你以後別這麼衝動,你纔多大就這麼衝動?我可告訴你了,剛剛我要是不說話的話,咱們幾個都跟着捱揍了知道不??他們就是剛剛開車撞咱們的人,既然敢撞咱們他們肯定不是怕事的人。”

邊上的韓宇飛有些不樂意的說道:“愛誰誰,擱我面前都不好使!”

我有一種看SB的樣子看了一眼韓宇飛,沒有繼續說話,隨後我們幾個喝了一會以後,大家也都沒什麼心情繼續喝下去了。

等着韓宇飛打車離開以後,我們三個人回到了賓館,等我到了賓館以後,劉易有些無奈的說道:“小道啊,這件事情恐怕不好整了,那個陳向天明顯是心裏有鬼。”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看着劉易點點頭說道:“肯定了,但是他不讓咱們查,咱們也得查。”

“可是你不是答應了那幾個大漢說不查了嗎?”劉易有些好奇的看了我一眼。

邊上的陳浩偉也跟着湊了過來“就是啊,你不都說了不查了嗎?怎麼還查?你不怕他們揍咱們了?”

我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剛剛那是騙他們的,怎麼可能不查下去?如果不查下去,咱們沒準還得被那鬼糾纏下去,所以我想這件事情越早解決越好,剛剛只是爲了騙騙他們,再說了,要是不騙他們,咱們今天沒準還得捱揍你們說是不?”

“那對,小道變得圓滑了!”劉易跟着說道。

“確實是圓滑了!”陳浩偉也跟着說了一句。

隨後我們幾個人當天晚上早早的就睡下了,折騰了一天,洗了個澡以後大家都呼呼的睡着了。

而我卻沒有睡着,不知道爲什麼我迷迷糊糊之中總感覺有個人站在我的面前,可是當我睜開了眼睛的時候卻又什麼都沒有看到,也不知道怎麼就出現了這種詭異的感覺。

當我睡醒了以後,大概是中午十點多,陳浩偉因爲請假了,所以也沒去上班,劉易坐在那裏翻看着自己的符咒書,而陳浩偉這個時候看着我們說道:“小道,我今天得去醫院看看我媽去了,好幾天沒去看看她了。”

我跟着想了一下,說道:“我陪你一起去吧,你現在自己去不安全了,誰知道陳向天會不會做出來什麼瘋狂的事情呢。”

“不用了吧?”陳浩偉推辭了一句。

我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和陳浩偉一起去看看,畢竟他的安全很重要,而劉易也同意跟着我們一起去,畢竟他在賓館裏呆着也沒什麼意思,隨後我們三個人忙活完了以後就去了醫院。

這一路上倒是什麼都沒有發生,平平安安的到了醫院,到醫院大概是十一點多了。

到了醫院大概半個多小時以後,劉易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走吧,咱們出去抽支菸吧!”

我知道劉易不喜歡在醫院呆着,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陳浩偉和他母親笑了笑說道:“阿姨,我去跟他抽支菸去,你們聊着點!”

“好好好!”陳浩偉的母親說道。

我跟着便和劉易一起走出了病房,到了病房外的時候,我和劉易直接去了廁所,到了廁所之後我倆一人點了一支菸,我看着劉易的表情有些不對勁,隨後我稍稍琢磨了一下,看着劉易問道:“老易,你是不是看不得這些家庭事情?”

劉易聽完我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是的,我從小就無父無母,所以每次看到這些以後我心裏就特別的難受,我從小就跟着我師傅長大,對於親情父母我毫無概念。”

我一猜就是這樣,想到這以後我嘆了口氣,拍了拍劉易的肩膀,說道:“行了,別想那麼多了。”

我剛剛說完這句話以後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跟着把自己的手機掏了出啦,我心裏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號碼,這個號碼有些眼熟。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按了一下接聽鍵,只聽見電話裏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你叫趙小道是嗎?”

我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再想這個人是誰,一下子我腦子裏就想到了,是陳向天的聲音,我緊跟着開口說道:“你是陳向天?”

“是啊,你還記得我呢? 仙心求道 我現在在我的KTV呢,你過來一趟吧。”說到這以後陳向天笑了起來“齊小雨也在這裏,你們過來一趟,咱們好好聊聊吧。”

我聽見陳向天這麼一說以後,頓時就明白怎麼回事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好,那你等我,你最好是別輕舉妄動,否則我們這些人跟你沒完!”

“喲,你嚇唬我呢?”陳向天有些不相信的樣子問道。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緩緩的開口說道:“我從來不嚇唬別人!”說完以後我就掛斷了電話。

站在我邊上的劉易,看見我掛了電話以後,有些好奇的樣子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出什麼事情了?”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態以後,緩緩的開口說道:“陳向天好像把齊小雨給抓了,讓咱們過去呢!”

“行吧,那咱們過去吧!”老易說道。

隨後我們點點頭以後,我們兩個人掐滅了手裏的香菸以後便轉身走了出去,我倆到了病房以後,陳浩偉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你們來了,咱們也走吧!”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好。”

隨後我們三個人和陳浩偉的母親道別以後便轉身離開了病房,我們走出病房以後我看着陳浩偉說道:“齊小雨被陳向天抓了,咱們得過去救她!”

“啊?”陳浩偉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問道:“咱們怎麼救她?”

我想了一下,看着陳浩偉說道:“待會給韓宇飛打個電話,讓他也過來。”

說着話我們三個人就匆匆忙忙的下了樓,到了樓下以後,我們幾個人就離開了醫院,一邊往KTV走,我一邊給韓宇飛叮囑着幾句話。

而我們到了KTV以後,幾個大漢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喲,來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帶我們去見陳向天吧!”

“走着!”一個大漢看着我說道。

隨後其中一個大漢看着我們就往前走了,我們三個人跟在這個大漢的身後,隨後上了KTV的二樓以後,大漢帶着我們走到了一個包房外面,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你們進去吧,天哥在裏面等你們呢!”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輕輕的敲了敲門,裏面突然傳來一句話“直接進來吧!”

劉易跟着二話沒說就把房門推開了,包房的燈光有些陰暗,而且房間裏面不止是隻有陳向天,還有另一個人也在裏面,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齊小雨,我看過去的時候,看見齊小雨的臉色也特別的難看。

而這個時候陳向天看着我們三個人玩味的笑了起來“坐吧,咱們好好聊聊!”

我跟着撓了撓頭以後,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下來了,陳向天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以後,看着我笑着說道:“兄弟,你們是做什麼行業的?”

我想了一下,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想到這以後我沒好氣的說道:“我們都來了,是不是可以讓我們走了?”

陳向天跟着笑了笑說道:“小夥子,別那麼大的火氣嘛?”

我深呼了口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劉易看了一眼陳向天,說道:“你有牢獄之災,而且很快!”

陳向天有些詫異的看着劉易,說道:“你們是算命的唄?” 194 尋找屍首

劉易跟着深呼了口氣,緩緩的說道:“不是,但也差不多!”說完這句話以後劉易擡手點了一支菸。

而這個時候陳向天笑了起來“你們是不是最近一直在查韓宇天的事情對吧?”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對。”

“別查了,我今天就把話放在這了,你們就是想查都查不出來了,而且你們跟我作對,對你們也沒有什麼好處不是嗎?”陳向天說道。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你晚上睡得着嗎?”劉易率先說了一句以後,抽了口煙看着陳向天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人都被你殺了,你還怕事情曝光嗎?”

只見陳向天聽完了這句話以後突然就笑了起來“哈哈哈,你說的對,人就是我殺得,你們有什麼辦法?”

而邊上的齊小雨聽完這句話以後,一下子就瘋了一樣“陳向天你不是人,你不是答應過我的,不會追究韓宇天的事情嗎?”

只見陳向天扭過頭以後,二話沒說“啪”的一嘴巴子就抽在了齊小雨的臉上,只見外面的大漢一下子就衝了進來,而陳向天這個時候拿起來一張紙巾擦了擦手,看着門口的大漢說道:“沒事,你們出去吧!”

我心裏此時也不敢妄動了,誰知道這個陳向天會不會殺了我們,而且他剛剛說他把韓宇天給殺了,我心裏多少有些確認了這件事情。

而這個時候陳向天看着我們笑了起來“我告訴你們了,人你們是找不到了,已經被我殺了,你們可以去告我,也可以去報警,只要你們有證據!”

我看了劉易一眼,只見此時劉易的嘴角抹過了一絲不經意的笑容,而這個時候劉易看着陳向天笑了起來,問道:“那你的意思是,人就是被你殺的咯?”

“對,是我殺得,你們可以去告我,只要你們能找出來證據。”陳向天語氣非常的自信。

而邊上的齊小雨顯然有些惱怒了,只是她一直在平靜着自己,讓自己不要衝動起來,如此說來,韓宇天在齊小雨的心裏也是相當重要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陳向天,我們人也來了,你是不是該放我們走了?”

“你們還想走?”陳向天突然笑了起來,笑的有些詭異“不給你們點教訓,你以爲你們能輕輕鬆鬆的離開嗎?”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陳浩偉看着陳向天開口說道:“陳向天,做人別太過分了,真惹急了我們,對你沒什麼好處的!”

陳向天此時笑了起來,笑的異常的猖狂,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向天對着外面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動手!”

而這個時候包房的門被打開了,進來一個大漢,看着我們幾個,顯然有些猶豫了,而這個時候陳向天看着那大漢跟着怒了起來“你看什麼看啊,叫兄弟們進來動手,給他點教訓!”

“老大,韓宇飛那小子帶着警察過來了,就在門口呢,兄弟幾個給攔住了。”大漢有些畏懼的樣子看着他。

陳向天聽見這句話以後,跟着呵呵的笑了一下,看着我們說道:“行吧,滾吧,算你們走運,總之你們如果還敢繼續調查這個事情,那麼結局就不是今天這麼簡單了!”

隨後我們幾個人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我起來以後一把就把齊小雨拉了起來,我們幾個人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包放外面。

現在這件事情已經確定了,韓宇天死了,只是韓宇天的屍體在哪兒裏?跟那個鬼又是什麼關係呢?

而我們走出來以後,韓宇飛撓着頭看着我說道:“你們沒事吧?”

我在一旁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而邊上的齊小雨臉色卻不是特別好看,畢竟剛剛陳向天親口承認了是他殺死了韓宇天,但是我們現在沒有證據,只要找到了這些證據我們才能保證將他送入法庭,接受法律的制裁!

齊小雨回過頭,眼圈有些泛紅的樣子看了我們幾個一眼,說道:“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情你們在通知我吧!”

劉易這個時候看了一眼齊小雨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是跟我們在一起吧,我看這件事情應該快要結束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而且你一個人也不安全了,現在陳向天在盯着咱們呢。”

“你們能爲韓宇天報仇嗎?”齊小雨看着我們,眼中含着淚花問道。

緣嫁首長老公 而邊上的韓宇飛明顯也聽見了這句話,他先是愣了一下,當他回過神的時候,他看着我問道:“道哥,他這話什麼意思?”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心裏有些爲難了,不過這件事情對於韓宇飛來說,他遲早都是要知道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韓宇飛緩緩的說道:“宇飛,你也不小了,我想你還是要有點心理準備的。”

“我哥死了是嗎?”韓宇飛面無表情的樣子看着我說道。

我第一次看見韓宇飛這個表情,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從邊上拍了拍韓宇飛的肩膀,說道:“韓宇飛,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們都不會幫你報仇的,我們都不會看着陳向天逍遙法外的!”

而這個時候韓宇飛突然就爆發了,整個人就暴怒了起來“我要殺了他去!”說着話韓宇飛眼裏的淚水也涌了出來。

我和陳浩偉一看到這個架勢,趕忙上前拉住了韓宇飛,韓宇飛的火氣很大,而邊上的劉易跟着開口說道:“韓宇飛,別說我瞧不起你,就你這樣,鬧過去了,輕點挨頓揍,重點了,斷個胳膊斷個腿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陳向天是什麼人!”

“那他媽的就讓我這無動於衷是嗎?我做不到!我要報仇!”韓宇飛的聲音有些聲嘶力竭了。

劉易看了一眼韓宇飛,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你信我不?如果信我的話,三天之內,我給你一個答覆!”

“你給我什麼答覆?”韓宇飛盯着劉易問道。

劉易笑了起來“自然是找到他殺害你哥哥的證據了。”說到這以後劉易拍了拍韓宇飛的肩膀,安慰道:“你的心情我們都理解,但是我希望你能別那麼衝動,否則的話對誰都沒好處。”

我跟着在一旁附和道:“是啊,而且你也鬥不過陳向天,所以我們只能靠法律來保護我們自己。”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韓宇飛平靜了許多,好像瞬間就安靜了下來,過了不大一會,韓宇飛走到了齊小雨的面前,看着她說道:“我哥的事情,謝謝你了!”

我們幾個也都沒有說話,一起回了賓館,到了賓館的時候,我看着劉易問道:“老易,你是不是想到什麼辦法了?”

劉易歪着腦袋思索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是的,你還記得咱們先前說要找出來韓宇天的屍體麼?咱們現在有線索了!”

我想了一下緊跟着開口問道:“什麼意思?”

劉易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笑了笑說道:“找韓宇飛就可以了,之前我不太確定那個住在陳浩偉家裏的鬼是不是韓宇天,但是現在我已經確定了,咱們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將他的屍體找到,然後再想辦法化解掉他身上的怨氣。”

我聽見劉易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之前劉易用過一次這樣的方法,就是剪紙招陰,用剪紙的方法,在配合着生前的遺物,然後做一場法事便可以找到死者的遺體,而這個方法卻很少用,因爲一來是碰見的這種事情比較少,二來呢,人死了一般屍體都是會有的,韓宇天的這種事情屬於極少數。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伸出大拇指衝着劉易比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說道:“你這辦法不錯啊!”

“那是必須的!”劉易呲牙咧嘴的笑了起來。

九重春華 而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我跟着起身去開門了,只見齊小雨和韓宇天兩個人手裏拎着兩袋子蓋飯回來了。

我接過蓋飯以後遞給了劉易和陳浩偉一人一盒,倆人也毫不客氣的就接了過去,我們幾個人都開始跟着吃了起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