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可能讓他將此事給宣傳出去,因為在學院里是不可以隨便殺人的,除了在玄魔台上之外,在彩翼學院其他地方殺人,那都是觸犯學校的紀律,要被趕出學院的。

所以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男人,就讓他們兩個一起做伴,下黃泉去吧!

唰——

夜幽雨將劍從男人的身體里拔出來,便準備要刺向眼前的男子。

「你、夜幽雨!沒想到你居然如此惡毒!我們以前真的是瞎了眼了!」男子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好兄弟,又看了看眼前的女人,痛心疾首,一副悔不當初的樣子。

夜幽雨這一劍快,准,狠,幾乎不給他任何反抗的時間,眼看著劍身就要沒入男人的心口,突然,旁邊小鳳凰身上的七彩光芒倏然放大——

「唰——」

一道金色刺眼的光芒乍現,將她們刺得眼睛都睜不開了,接著,兩人便一起被捲入了另一個地方。

夜幽雨也沒有成功的殺了男人。

再次睜開眼睛,夜幽雨柳眉倒豎,眼前也沒有了男子的人。

不過她卻沒有率先追上去,因為小鳳凰才是她此時最關心的事情,剛才小鳳凰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自己的背後還有人在暗地裡想要趁機破壞那道禁制直接收服小鳳凰嗎?到底是誰?!

空間又突然產生了變化,變成了扭曲,夜幽雨渾身窒息的難受,接著眼前突然一黑,瞬間什麼都看不到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又要帶著她去哪裡?

夜幽雨心中一慌,不!她絕對不可以離開這裡,離開小鳳凰,她好不容易才找到手的,怎麼可以甘心這樣放棄!

「啊!」

夜幽雨大叫一聲,直接舉著長劍朝著印象當中小鳳凰所在的位置狠狠的劈了過去。

「給我破!」夜幽雨大聲呼叫一聲,轟的一下!眼前的黑霧散去,金色光芒乍現。

但她的長劍,居然直接劈了進去,眼前什麼都沒有了,一片虛無,好像只是她的幻覺。

夜幽雨瞬間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面目扭曲,心中惱怒無比!!! 莊園大門口,硝煙彌散當中,陳志凡驀地眉眼一動,從某種類似於頓悟的狀態裏,迴轉了心神。

清醒的剎那,他就聽到藤田家主用一種略帶悲情的語調說着諸如放過我們之類求饒的話。

斜眼掃視了一下立於藤田家主身旁,臉上神情頗顯幾分灰敗,眼瞳深處卻流露着幾許怨毒、仇恨光芒的秋山家主,某青年撇了撇嘴。

正當他打算提醒大鄉武夫一聲要除惡務盡、斬草除根,轉而又一想,這畢竟是大鄉家與秋山、藤田兩家之間的恩怨和糾葛。

萬一看在兩家先祖侍奉了大鄉家數百年的份上,大鄉武夫會手下留情也說不一定。

再者說了,不管如何,畢竟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兩人身上依舊流淌的是兩家先祖的血脈。就算是看在他們兩人的面子上,這斬盡殺絕的話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了。

至少,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惡人,完全沒有必要自己去幹不是。

想清楚了其中的關節後,陳志凡輕輕晃了一下頭,然後眼裏倏地灰芒一閃,神海虛空裏紫金光芒陣陣閃爍的將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右手掌心上。

在又過了這麼一會兒的時間後,吞食蛋殼的聲音越發大起來的小蛇,體型已經變得有了簽字筆筆芯那般粗細。

總共十二枚蛇蛋的蛋殼,在經過小蛇一番咔嚓咔嚓的吞食後,也已經只剩下了不到一半的量。

心頭一動間,他伸手從那剩下不到一半的蛋殼碎片裏,拈起了一塊在蛋殼碎片裏面積最大,幾乎有成人大拇指甲蓋般大的碎片。

“屏蔽靈念?還是靈質隱形?”嘴裏輕聲嘀咕了兩句後,陳志凡眼瞳深處,驀地爆閃出一道道璀璨的紫金光芒。

紫金光芒陣陣閃爍間,一點靈念化作一根根比之人類頭髮絲還要纖細百倍的微小絲線,隨着他的一呼一吸,而將那塊蛇蛋碎片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全方位的探查了起來。

“天生符紋?!”

在一種極其微觀的層面,“看”到一條條宛如上古云紋般玄奧線條密密分佈在了蛇蛋蛋殼表面,忍不住一聲低呼的陳志凡,眼睛裏驟地迸發出一蓬璀璨的刺眼光芒。

當他將全部心神都投在了那一塊蛇蛋蛋殼碎片上的時候,原本只有成人大拇指甲蓋大的蛇蛋碎片,面積呈上千倍、甚至是上萬倍的變大!

伴隨着靈念陣陣波動,透過現象看本質,佈滿了密密麻麻坑洞的蛋殼表面,一道道好似天地生成的符紋,徑直閃爍着幽幽的淡淡豪光。

神海虛空深處,紫金卷軸立時閃現而出。

神光陣陣中,卷軸徐徐展開。頃刻間,無盡的紫金光華宣泄而出,將整個虛空渲染成了瑰麗的紫金一片。

輕吐出一口長氣的陳志凡,身形微微顫抖間,眼瞳深處卻是紫金光芒爆閃而出。

“盤元無極,天地大道之隱!”嘴裏一聲輕吟的他,左手食指指間在身前虛空連連勾動不已。

片刻後,隨着一道無形清風徐徐吹散向了四方,在常人肉眼不可見的空氣裏,一個大概有鴿子蛋大小、通體由一根根婉轉盤繞絲線所構成的透明符印赫然靜靜懸浮不動。

眼裏充斥着重重紫金光芒的陳志凡,緩緩轉頭,朝着周圍看了過去。幾秒鐘過後,他將視線投在了不遠處的衛無忌身上。

直面正視着某青年那對充斥着璀璨紫金光芒的眼瞳,衛無忌臉上倏地劃過了一抹駭然表情來。

那是怎樣的一對眼瞳?直如九幽之下的原魔,又恍若九天之上的靈神!

下一秒,他突覺有一道無形玄力朝自己襲來。

這是要對我動手了嗎?

暗自在心裏發出了一聲意味複雜嘆息的衛無忌,身體上還來不及作出什麼反應,就微瞪雙目看着掛在自己腰際上的一枚羊脂玉佩霍然出現在了那個傢伙的手上。

“小輩,你是什麼意思?”暗沉着臉的他,略帶幾分不滿的凝聲喝問了一句。

羊脂玉佩,乃是衛無忌佩戴了三百多年的貼身之物,從某種層面上來說,算是他除了有限的兩三件物品外,最爲珍貴的東西。

現在陳志凡不聲不響奪了去,不管是從心理上,還是面子上,都讓衛無忌感覺到了十足的蔑視之意。

緊握雙拳的他,眼裏絲絲紫光頻頻閃過。

如果得不到滿意的解釋,哪怕是拼死,高傲如衛無忌,也要讓眼前這個該死的傢伙付出足夠大的代價。

渾然不顧周身氣血開始翻滾起來的陳志凡,擡眼瞄了他一眼後,輕挑雙眉撇了撇嘴:“不要這麼小氣嘛,只是借你玉佩一用而已。用完之後,肯定會還你的。”

這樣的解釋,衛無忌表示······勉強可以接受,於是在緩緩吐氣之後,漸漸將體內鼓盪的紫元勁平息了下來。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活了三百多年的他,也不得不承認,能不動手,還是不要動手的好。明知必敗的局面,何必再去浪費精氣神。

扭頭看了十幾米遠外,大鄉武夫冷然面對以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爲首的兩家人,陳志凡微眯了一下雙眼,然後回過頭來,對着靜靜漂浮在自己胸腔的那個透明符陣凝神吹了一口氣。

常人肉眼不可見的空氣裏,由無數散發出玄奧氣息的符紋所構成的透明符陣,晃晃悠悠着落在了那枚圓潤剔透的極品羊脂玉佩上。

瞬息過後,表面閃爍着一層潤澤光芒的羊脂玉佩,驀地光華內斂。就如同是寶玉變成了頑石般,眨眼間就變得平平無奇了起來。

“可惡!”

眼睜睜看着自己佩戴了幾百年的羊脂玉佩,一會兒的功夫就靈氣盡失,衛無忌緊咬鋼牙,體內紫元氣勁又開始翻滾沸騰了起來。

應該是成功了吧?看着手上呈現出一種寶物蒙塵般狀態的羊脂玉佩,某青年暗自在心裏嘟囔了一聲。

眨巴了一下眼睛後,陳志凡驀地祭出一點靈念投入到了玉佩表面。

下一秒,脣角浮現出一抹淺淺笑意的他,五指彎曲,將玉佩攥在了手心裏。

“小輩,莫欺人太甚!”一臉怒然的衛無忌,雙手掌間紫煙輕繞的厲聲喝道,“把玉佩還來!”

擡眼看着他,某青年笑了笑,然後輕挑眉頭揚聲說道:“不要着急,看我表演一個魔術先。” 可惡!!!

這哪裡是什麼小鳳凰?!!

這根本就是假的,假的都是假的!這只是幻像用來迷惑她的,她……好傻!

好氣啊!夜幽雨只想吐血。

「啊啊啊啊!怎麼會是這樣?!為什麼!!!」夜幽雨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大聲尖叫!

虧她還滿心歡喜的好像找到了寶貝一樣,在這裡陪這個小畜生玩了半天,到頭來全都是假的!!!

這叫她情何以堪?!如何受得了!究竟是誰居然敢耍她!「去死吧,他都去死吧!!」

夜幽雨舉起長劍,瘋癲的在空間里胡亂砍著。

「去死吧去死吧!!」

突然,一道耀眼的七彩光芒閃過,那才是真正的七彩鳳凰!那才是真正神聖無比的光芒!

夜幽雨一眼便知道那一定是真的,

可惡!!

究竟是誰馴服了小鳳凰?誰馴服誰便是她夜幽雨的仇人!

她要殺了她!

夜幽雨一人站在這裡,臉上的猙獰乍現,所有醜陋的一面全部都表露了出來,狠狠的發泄著。

殊不知,在這裡的另外一處,長老們和院長正在透過一個熒幕一樣的東西,正在打量著其中所有發生的事情,將他們每一個人的情況,都看得一清二楚。

在他們眼前的熒幕當中,根本沒有層層迷霧,全是一片青色放大地。

在其中夜冰依他們幾人的距離其實也並沒有多遠,但是他們卻因為靈氣幻化成的現象,而各自看不到對方。

在最前面的便是夜冰依和上官雲燁兩人。

兩人衣袂飄飄,女子的肩頭還有一隻剛才被解救出來的小鳳凰。

那萌萌噠小鳳凰睜大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動著,好奇的看看東看看西。

而距離他們兩人最近的就是第一公子宮無冥,宮無冥在四處不知道看的什麼,卻又好像什麼都沒做,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至於南宮離夢和南宮離夜姐弟兩人,完全還呆在原地,閑閑的把玩著自己的頭髮,根本就沒有進去尋找小鳳凰的意思。

歐陽姐妹兩人的運氣最差,從進去到現在,她們就一直往與小鳳凰的背馳之道而行,離得小鳳凰越來越遠。

然而這裡面更引人注目的不是尋找到了小鳳凰的夜冰依,而是那位平日里溫柔,又號稱有第一美女之稱,如今卻像一個巫婆夜叉般面色猙獰的第一美女,夜幽雨。

夜幽雨此刻瘋癲的狂亂揮舞著長劍,那臉上的猙獰之色足以把小孩子給嚇哭。

長老們皆是一個個臉色怪異的望著她。

下一瞬,他們幾人齊齊出現了長老們和院長的面前。

而夜幽雨還正在拔劍宣洩著心中的不滿。

突然,她猛然發現了不對勁,很快便看到眼前有許多人正在望著她,正是學院里的長老們和院長。

「嘩!」

夜幽雨的身體頓時狠狠一僵,她的腳底下,還踩著剛才那被她殺死的男子屍體。

轟隆隆——

一瞬間,夜幽雨臉上的表情完全僵住,心中只有兩個字,完了。

長老們是不是都看到了? 不過,她現在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名聲,而是長老們有沒有看到她殺了人,如果她在學院里殺人被看到的話,那麼她的罪名可就大了!

「這個賤女人還真是蛇蠍心腸,剛才這位師兄還在一直為這個賤人說好話,我勸他他還不聽,現在好了!直接被這個惡毒的女人給殺了,真是可憐又可悲!」歐陽雲兒悲憫地看了躺在地上的男子一眼,冷冷的瞪著夜幽雨道。

「呵,還好我們姐妹早就知道了她不是什麼好東西,早早和她拉遠了距離,否則我們肯定也會被這個賤人從後面捅刀子,到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第一夜叉,終於露出了你的真面目了呢。」南宮離夜在一旁閑閑的說道。

南宮離夢則是盯著夜冰依肩頭的小鳳凰,眼中閃過一絲激動,她居然真的說服了小鳳凰?

傲嬌狂妃馭夫記 「哼!還請長老們和院長做主懲罰這個惡毒的女人,這個女人剛才殺了古師兄,又轉過來殺我!還好我比較幸運,才逃過一劫,夜幽雨居然敢殘害同門,像她如此惡毒的女人,還請長老們和院長一定要嚴懲她,絕對不能放過她!」

男子狠狠的盯著夜幽雨,要不是剛才他們突然被傳喚了出來,他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他又回過頭,尷尬的看了夜冰依一眼,先前自己還冤枉她,他真是瞎了狗眼了!

長老們亦是一臉痛心疾首的盯著夜幽雨,面色陰沉,他們想不到,他們一心培養的學生竟是如此惡毒之人,這樣的人,實在有損他們學院的門風,這樣的人,不適合再呆在學院當中!

「夜幽雨,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像你這樣的人,已經沒有資格再成為我彩翼學院的學生了。」

「夜幽雨,你的心腸歹毒,殘害同門,從即日起,便要接受學院的懲罰,我們將廢除你的武功,並且要將你終生囚禁!」

「沒錯,夜幽雨殺完一人,卻絲毫不知悔改,還想要再殺一個,如此心狠手辣的人,千萬不可放出去,我們要替天行道,把她給囚禁起來。」

「原來這便是你夜氏的後人,居然心腸如此歹毒,夜家有你,當真是家門不幸,我等這便廢了你的武功,讓你再也不得害人!」

夜幽雨此番行為已經惹了眾怒,長老們皆是一臉陰沉,面色不愉的冷冷瞪著她。

其中一個長老更是打算直接上前,將她的武功給廢了。

忽然,「哈哈哈哈哈!」

夜幽雨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就憑你們這些老傢伙!還想動我?!

哼!你們動我一下試試?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夜氏家族未來的繼承人,身上可是有著高貴的血統,你們知道你們把我囚禁起來的後果是多麼嚴重么?」

夜幽雨完全和他們撕破臉,直接破罐子破摔,囂張的哈哈大笑。

「來呀,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老傢伙要耐我如何!誰有那個膽量敢廢了我!

廢了我,後果你們承擔的起嗎?」

夜幽雨無所畏懼囂張跋扈的道。 表演魔術?瞬間暴怒的衛無忌,兩顆眼瞳頃刻間就被濃郁紫色所覆蓋。

“豎子辱人太甚!”一聲厲喝後,他雙肩一晃,整個人化作一團紫色勁風,呼的一下就朝着陳志凡狂飆而去。

“大人小心!”

如同一尊人形雕像般靜靜守衛在某青年身旁的秋山原,眼瞳表面呈現出一團充滿了無盡狂暴能量的黑色光芒來。

一聲沉喝過後,他身形一晃,唰一下就閃了出來,站在了陳志凡的身前。隨後雙手握拳,擰腰擺臂,轟的一下就朝着撲擊到眼前的那團紫影揮出了自己的一記悍然拳勁。

下一瞬間,就聽得“啪”的一聲大響,空氣顫鳴中,紫影閃爍,頃刻間就顯露出了神情冷厲的衛無忌身影來。

反觀秋山原,在一擊擋下了紫王衛無忌的狂猛一掌後,雄壯的高大身體不禁左右搖擺着,蹬蹬蹬朝着身後連退了好幾步。

感覺自己再退一步,就將撞到身後的大人後,秋山原不顧體內屍氣翻滾,硬是咬着牙生生停下了後退的腳步。

他人一止步,原本藉助於後退而快要散盡的最後一道狂猛力道,就猛地在體內爆發了出來。

也就是一個呼吸的功夫,秋山原那張稍帶幾分紅潤的臉上,就突地出現了片片慘白。

一臉淡然的陳志凡,握着玉佩的左手忽地一拳撞在了他的背上。

然後就聽“噗”的一聲,卻是秋山原嘴一張,朝着半空吐出了一口散發出淡淡陰冷氣息的暗紅鮮血來。

“主人,大郎他沒事吧?”兩人身後,忽地響起了大鄉武夫那稍帶幾分擔憂的聲音。

某青年偏頭看了他一眼,搖頭解釋道:“沒事,只是內腑受到一點震盪,一口淤血吐出來就沒事了。”

說完話,他倏地擡起右腳往秋山原的大腿上輕輕踹了一下:“你這傢伙也是,明明再退一步就能將衝入體內的氣勁泄掉,現在倒好,就差一點點,心脈就得斷了。”

秋山原扭頭,扯了扯嘴角,臉上浮現出一抹憨厚笑容悶聲說道:“大人,只是一點小傷,屬下完全承受得了。”

“行啦,我知道你的心思。”陳志凡撩眉說道,“你這傢伙,不就是怕再後退一步會衝撞到我?哼,簡直是笨的傷心,你怎麼可能撞得到我。”

輕輕搖了搖頭後,他又將目光投在了衛無忌身上。

微眯雙眼,陳志凡看着眼裏滾動着絲絲紫意的他冷然笑了一笑:“呵呵,你倒是動手挺乾脆的。不過幸好之前我將你體內的氣勁給封印了大半,否則的話,我身前這個大傢伙就不會只是吐一口血了。”

胸膛上下起伏不已的衛無忌聞言,眼裏流露出幾許羞憤的嘴裏冷冷輕哼了一聲。

狠狠瞪了他一眼的大鄉武夫,走到陳志凡身旁恭聲問道:“主人,屬下恭請您示下,秋山、藤田兩家該如何處理?”

扭頭看了由106僵組成的環形肉牆外,依舊被淡淡硝煙籠罩的殘存十餘人,某青年瞥了大鄉武夫一眼,撇嘴說道:“這是你大鄉家的私事,也是一件小事,就不要拿來煩我了。”

大鄉武夫聞言,臉上浮現出幾許惶恐的躬身應道:“是屬下小題大做了!關於秋山和藤田兩家入侵的事情,對現在的赤龍會而言,的確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屬下這就去處理。”

陳志凡不置可否,然後突然一腳又踹在了秋山原的大腿上:“給我滾一邊去,個子這麼大,視線都給我擋住了。”

秋山原嘴裏呵呵發出了兩聲傻笑後,身形一動,挪到了一旁。

大鄉武夫眨巴了一下眼睛後,朝某青年又躬了躬身,然後倒退着走了三步後,才轉身朝着秋山和藤田兩家人那裏走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