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的隊伍緩緩地停在了教堂外面,容子澈抱著溫如意從婚車裡下來,放在了地上,穩穩噹噹的落地后,兩人手牽著手,在侍者的引導下,暫時到休息室里休息。

溫如意進到禮堂,裴娜已經在了。

看到彼此的剎那,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隨後分開時,裴娜問:「簡汐呢?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溫如意搖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被容子澈抱著出來時,就沒看到她了。可能在後面,很快就趕過來了。」

頓了頓,溫如意又說:「你還懷著身孕,趕緊坐下休息吧。」

裴娜拎起裙擺,坐在沙發上,「我哪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嬌貴? 制香小農女:王爺送上門 個個都緊張的要死,在我家裡,我媽就一直問我,感覺怎麼樣,會不會不舒服。我耳朵快被她磨出繭子了。」

「你呀,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想讓人嘮叨,還沒人嘮叨我呢。」溫如意白了她一眼。

裴娜哼哼唧唧的說,「你有簡汐嘛,你都不知道,我多羨慕你們倆。我也想讓簡汐多陪陪我呢。」

葉簡汐和唐瀟瀟趕過來,剛好聽到兩個人在互相羨慕彼此。葉簡汐道:「好了,好了,誰都別羨慕誰了。你們倆扯平了,趕緊吃點東西墊墊胃,免得等下餓了。」

裴娜驚喜的回頭,蹦蹦跳跳著走向她,「簡汐,你可算來了。」

「小姑奶奶,你能安生點嗎?是不是要把我們心臟病嚇出來,你才甘心?」葉簡汐扶住了裴娜,忍不住呵斥。

裴娜撇嘴,「簡汐,你偏心。我跟如意同時出嫁,你陪著如意。現在你還罵我,咱倆友誼的小船翻了。」

溫如意沒有家人,當然要偏心一些。

葉簡汐懶得跟裴娜爭辯這些,拿出一顆點心,塞到她嘴裡:「趕緊吃東西。」

裴娜嘴裡塞滿了東西,說不出話來。

葉簡汐又拿了點心,遞給了溫如意。

溫如意從中取了一塊豆沙糕,慢慢的咀嚼。唐瀟瀟給兩人一人一瓶果汁,看著她們喝了兩口,又阻止她們繼續喝下去,「別噎著就行了,糕點這類東西,吃下去,再喝果汁,會膨脹的。等下你們小肚子鼓出來,拍照就不美了。」

裴娜嚇得連糕點都不敢吃了,抱著肚子說:「那我還是不吃了。本來肚子就突出了,再吃豈不是要成小豬了?」

其他三個人聽言,忍不住發笑。

說了沒多會兒,外面響起了前奏曲,外面的工作人員也進來通知,要舉行婚禮了,讓她們準備好。

葉簡汐帶著溫如意和裴娜,去見裴家父母。到了教堂的側門,裴父和裴母已經在等著了。

看到裴娜過來,裴母緊張的為她整理婚紗看看有什麼疏漏的地方。

葉簡汐挽著溫如意的胳膊,輕柔的說:「別緊張,跟平常的心態一樣就行。」

等下舉行婚禮,葉簡汐是作為新娘姐姐的身份,挽著溫如意進場,把她交到容子澈的手上。

溫如意其實有點緊張,可聽她這麼安慰,忽然就平靜了下來。

是呀,有什麼好緊張的,一路都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深吸了兩口氣,溫如意露出了笑臉。

而旁邊,裴母也為裴娜整理好了婚紗。

兩母女吵吵鬧鬧的,跟姐妹一樣,而裴父則縱容、寵溺的看著她們。

婚禮鳴奏曲響起,前面的緊閉的門緩緩地打開,葉簡汐、溫如意、裴娜和裴父,瞬間站好了位置,身姿筆直的沿著長長的紅地毯,朝著前面走去。

在另一邊,容子澈和楊樂亦同時向著中央走去。

到了神父跟前,兩人專心,耐心的等著新娘到來。

終於,那兩抹穿著潔白婚紗的身影,緩緩地出現在視野里,兩人的眼中,再沒有別人,只有各自最心愛的女人。

活着爲了什麼 葉簡汐和裴父,分別將溫如意、裴娜,交到了兩人的手上,不約而同的說,「我把她交給你了,記得以後好好地對她。」

「是,嫂子。」

「是,岳父。」

容子澈和楊樂先後應聲,各自挽著新娘的手,微微的鞠躬。

裴父看著自己的女兒,眼角有些發紅,這個女兒,他跟妻子都沒怎麼管教過,不知不覺中,已經長大成年,並嫁為人妻了。

忽然覺得捨不得。

記憶中,還是跟在自己腳後面,不足膝蓋高的小丫頭片子呢~

怎麼眨眼就長成大姑娘了?

葉簡汐走到他身邊,低聲說:「裴叔,我們先下去吧。」

「哎。」

裴父應了一聲,抹著眼角的淚光,跟著葉簡汐坐到了旁邊的位置。

……

神父莊重而嚴肅的宣布誓詞,在交換戒指的那一刻,交響樂團的音樂聲響起,所有人都站起來,開始鼓掌,真心的祝福這兩對新人。

溫如意緊緊地抱著容子澈,透過無數的花瓣和彩帶,看著眼前的人,心口漲的滿滿的,像是有什麼熱熱的東西要流出來一樣。

她忍不住踮起腳尖,親吻了下容子澈的唇畔。

下一刻,容子澈勾住她的後腦勺,來了個深吻。旁邊楊樂和裴娜不甘示弱,同樣也開始接吻。

教堂里的氣氛,霎時再度被掀到了高潮。

待婚禮結束,眾人到草坪上拍照。

所有的組合來了幾輪,已經是下午兩點多,慕洛琛提醒該去酒店那邊了,眾人暫時轉移了陣地。

……

奢華而富麗堂皇的酒店裡,燈火通明,上千位侍者川流不息,景象頗為壯觀。可這會兒,眾人都累到了極點,也沒人顧得上欣賞這些,葉簡汐帶著溫如意和裴娜去新娘休息室休息,結果剛進去,裴娜一頭栽倒在了沙發上,「我要睡一會兒,好睏呀~」

造型設計師趕忙把她拉起來說,「佩小姐,你這樣睡覺,會把盤發弄散的。難道你還想花三個多小時做髮型嗎?」

裴娜一個激靈坐起來,說:「不想!」

造型設計師說:「那你坐著睡吧。」

「好。」

裴娜當真抱著一個抱枕,坐著睡了過去。

葉簡汐走到溫如意跟前,問:「需要休息嗎?」

「有點累,不過不是很困。還是等婚禮結束后,再休息吧。」溫如意笑著說道,「月兒,他們幾個呢?怎麼一整天都沒怎麼見他們?」

「我擔心小孩子壞事,所以沒讓他們過來。怎麼啦?你想見他們啦?」

「是呀,本來跟月兒說好的,要她做花童的,連禮服都定製好了,結果前天發燒,擔心她身體撐不住,就取消了這項。結果,小丫頭跟我和子澈鬧脾氣呢。」溫如意解釋。

葉簡汐這才想起來,是有這麼回事。

難怪剛才進禮堂時,她覺得忘記了什麼事,原來是把月兒給忘記了。

「那我把他們叫過來,你好好地哄哄她。」

葉簡汐起身去叫幾個孩子。

溫如意坐在沙發上休息,沒過多會兒,門吱呀一聲打開,她還以為簡汐回來了,笑著說:「怎麼這麼快?」

結果,抬起頭,便看到了一襲白色新郎服的容子澈。 第1548章如意卷:洞房花燭夜

容子澈笑著看著眼前的溫如意,一步步的走到她跟前,伸手攬住她柔軟的腰肢,「如意,你真美,美的讓我感覺到窒息。」

「這句話,你已經說過了。」溫如意拂開他的手,笑著說:「你怎麼過來這邊了?不在外面等著?」

「離婚禮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呢,我想來看看你。」

容子澈俯首去啄她的唇。

溫如意伸手推了他一把,「別這樣,有旁人看著呢。」

「咱們是新郎和新娘,怕他們看什麼?」容子澈低聲呢喃了句,再次封住了她的唇。

旁邊的造型師紛紛低下了眼帘,當看不到兩人。

過了會兒,好不容易把他推開,溫如意唇瓣上的口紅,全被他吃掉了,嗔了他一眼,溫如意讓造型師給自己補妝。

剛補好,葉簡汐帶著幾個孩子走了進來,月兒看到容子澈和溫如意,病懨懨的小臉露出不滿的表情。

溫如意提著裙擺走到她跟前,「小寶貝,還在生氣呀?爸爸媽媽不是不想讓你做花童,是怕你太辛苦了。」

月兒眼圈一紅,淚水提溜一圈滾落了出來,「可是,月兒真的好想參加爸爸媽媽的婚禮。」

異世之萬界召喚系統 話說完,她忍不住,開始抽噎了起來。

溫如意的一顆心,頓時被揉捏的皺巴巴的,不停地拍著月兒的後背,安慰她道:「寶貝,不哭,是爸爸媽媽錯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呀?」

容子澈走到兩人跟前,把月兒抱起來,「別哭,等下爸爸媽媽還要請你上台一起拍照呢,哭腫了小臉,拍出來的照片可就不好看了。」

月兒揉著眼睛說:「月兒好看,爸爸才不好看呢。」

「好,爸爸不好看,月兒最好看,這總可以了吧?」容子澈親了親她粉嫩的小臉蛋,說:「月兒,你看你都是大姑娘了,總得給弟弟妹妹做好榜樣,你哭哭啼啼的,弟弟妹妹也跟著你一起難過,你想這樣嘛?」

月兒低下頭,對上十幾雙純真透亮的眼睛,搖了搖頭說:「不想。」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那就不哭了。」

容子澈擦乾淨了小傢伙的眼淚。

月兒抽搭了幾下,漸漸地止住了淚水。

片刻后——

容子澈把她放下來,然後對造型師說,「能幫我們幾個人拍張照片嗎?」

「行呀,沒問題。」

造型師爽快的接過單反,讓他們幾個排隊站好。

裴娜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覺到身邊很吵鬧,睜開眼睛醒來,便感覺到眼前啪的閃光了一下,不由得愣了愣,扭過頭,只見造型師對準他們拍了張照片。

「……我睡得那麼丑,你們怎麼能這時候拍照?」裴娜咋呼著起來要去搶照相機,容子澈舉著照相機說,「這可是珍貴的留念,不能讓你拿走了。」

「容子澈!」

裴娜氣的大喊。

容子澈眨了眨眼睛,對溫如意喊:「如意,我先走了,等下,咱們再見!」

說完,一溜煙的跑了。

裴娜身上穿著婚紗,不方便行動,所以追逐了幾步,慢慢的停了下來。回頭,氣呼呼的對溫如意說,「如意,等婚禮結束后,你一定要把我那張照片給刪了,記得嗎?」

她可流著口水呢,萬一以後被小孩子看到,那可就不好了。

溫如意敷衍的點頭,「好,我記得了,你別生氣了,再動了胎氣,那可就不好了。」

裴娜長舒了幾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

……

晚上七點多,宴會正式開始,所有的賓客都集中到了大廳。慕家、容家、裴家、沈家和宮家的親朋好友,以及A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幾乎都集中在這裡,見證兩對新人的愛情。一時間,沸聲鼎天,熱鬧非凡。

葉簡汐和慕洛琛坐在最前面的位子,看著台中央,被司儀和賓客調侃的容子澈、溫如意和裴娜、楊樂,不由得想起當年兩人結婚的時候。

明明覺得事情就發生在昨天,每個細節都歷歷在目。但又不得不承認,眨眼之間已經過去了將近六年時間。

明年,就是七年之癢了……

葉簡汐微微的挽了挽唇角,笑著對慕洛琛說:「慕先生,記得明年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

「你指的哪方面?」慕洛琛抬眉問。

葉簡汐道:「婚姻,不然,你覺得還有哪方面?」

「明年,是我們結婚第七年紀念日。」慕洛琛執起葉簡汐的手,放到自己的唇前,輕輕地吻了一下,「簡汐,咱們又攜手度過了一個年頭,離『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諾言,又近了一步。」

葉簡汐失笑,這個人難道就想不到七年之癢一說嗎?

不過,他今晚說的情話不錯。

心頭洋溢著暖洋洋的感覺,葉簡汐轉眸,將視線落在了中央的舞台上。

恰好,最後的儀式結束,兩對新人接吻。

璀璨的燈光下,她看到如意和裴娜的眼角,都閃爍著淚光。

葉簡汐微微的感慨,最好的解決也不過如此了吧,她們每個人都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宿。

哪怕中間經歷了那麼多的波折,但結果總是好的。

這樣,她便心滿意足。

……

晚上十一點多,婚禮終於結束,來賓紛紛退場。葉簡汐和慕洛琛忙著送賓客,身為新郎和新娘的溫如意,卻趁著所有人不注意,偷偷的從酒店裡溜了出來。

終於只剩下兩個人,容子澈和溫如意具是鬆了口氣。

兩人相視而笑,眼裡都是滿滿的幸福。

「這裡好像不是回家的路,應該去另一邊。」溫如意掃了一眼路況說。

「家裡有電燈泡,今天是你跟我結婚的日子,我想跟你好好地享受二人世界。」容子澈熟練地在A市繁華的街道上行駛。

開了一個多小時,車子停在了五環的一個獨棟的小院前。

建築是典型歐式的風格,矮矮的牆頭上,牽牛花和薔薇花葉纏枝繞,院子里百花競相綻放,空氣中隱隱有暗香浮動。

踩著石子鋪成的小徑,一路走到門口,容子澈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吱呀——

門推開,等待他們的不是黑暗,而是上百隻盈盈點亮的蠟燭,整個房間宛若星辰一般,火光浮動。

溫如意怔了怔,好一會兒回過神來,問:「這是你準備的?」

容子澈笑著說:「喜歡嗎?」

「喜歡。」

「還有更多的驚喜,在樓上等著呢,跟我過來。」容子澈拉著她,緩緩地往樓上走。踏入到二樓,溫如意看清楚景象的剎那,瞬間張大了嘴巴。整個二層都鋪滿了淡紫色和鵝黃色的滿天星,一路延伸到中央,是一張柔軟的大床。

錯愛腹黑太子妃 「我知道你喜歡滿天星,所以特地為你布置的。」容子澈摟著溫如意的腰肢,低聲鎖:「如意,我終於娶到你,做我的妻子了。餘生剩下的每一天每一夜,我都會待你如珠似玉。」

溫如意臉浮上了兩朵紅雲,「這可是你說的,你要記得哦。」

「嗯,我保證記得。」

容子澈彎下腰,把人抱了起來。

一步步的朝著大床走過去。

到了床畔前,他把溫如意放在了床上,俯首吻她的唇瓣。不同於以往的急切和霸道,這個吻軟綿而柔長,可更加令人心動。

溫如意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人生第一次接吻的時刻,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了起來,讓她有種,幾乎要衝破心臟的感覺。

手落在床上,緊緊地抓住,想要緩解下自己的緊張。可下一刻,容子澈扣住了她的手,指尖穿梭到她的手指的縫隙里,一點點的往下滑,直到十指緊扣。

「如意,別緊張。」

「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