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永祺看到王越這麼果斷的就把電話掛了,有點着急了。

隨後他再次打了過去,然後可憐兮兮地說道。

“越哥,你到底在哪裏?我想見你,求求你見見我吧。”

範永琪的話說完,王越笑了笑,再次把電話掛了。

而就在這時,範永祺再次把電話打了過去。

只不過電話並沒有接,而是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知道這麼晚了,你來我家裏到底有什麼事情?”

“你現在可算是私闖民宅了。”

範永祺聽到王越的聲音後,嚇了一跳。

然後臉色一變,直接轉過頭就看到王越正站在自己身後,一臉平靜的看着自己。

王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驚訝,似乎早就預料到自己會來到家裏一樣。

這讓他有點慌亂了起來,難道王越早就做好了準備,只是等着自己進來而已。

“越哥。”

範永祺咳嗽了一聲,隨後看着王越不知道該說什麼。

接着他眼睛紅紅的,眼淚流了下來。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着王越衝了過去,想要抱住王越。

王越向後退了一步,直接躲開了。

範永祺看到這一幕後,並沒有死心,然後再次追了過去。

他看着王越可憐兮兮地哭喊着說道。

“越哥,算我求你了,放過我父親吧,放過我們範家,不然的話我們真的要完蛋了。”

“不管你讓我們做什麼,我都願意,只要你肯放過我們。”

王越就這樣神色平靜地看着範永琪,並沒有讓他碰到自己。

範永琪現在也沒有辦法了,既然王越並不準備幫自己放過他們,那麼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隨後他直接把衣服,褪去,先是外套,然後是裏面的衣服。


範永祺能夠知道,自己已經越來越接近自己的目的了。


“範永祺,你還是不要自作聰明瞭,從你進來的那一刻,我已經報警了。估計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如果你要是現在離開的話,還來得及。”

範永琪聽到後,愣了一下,有點詫異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

王越聽到後,笑着耐心的和他解釋。

“看在你還剛成年的份上,我就好好的給你普及一下知識。你現在是闖民宅,而且在我家我可以算你是入室搶劫的,這種事情如果要是讓人抓進去的話,那麼最少可是十年起步哦。”

“越哥,我可什麼也沒做,我來這裏只是求你放過我父親的。而且你一見面就對我動手動腳的,還想對我做什麼。總之,這件事情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你覺得他們會相信誰的話?”

範永祺笑了笑,然後肆無忌憚地說道。

隨後他想了想,繼續說道。

“王越,忘了告訴你,我今年還沒有成年,還差幾個月才滿18歲。你竟然敢對我做那些事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不光是我,就連外面那些媒體也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你絕對死定了。”

王越看着眼前的範永琪,有點無語。

這個女人真的是沒有腦子,想出這樣的招式。

說實話,之前柳媚兒就用過這樣的招式,想要陷害自己還沒有成功。

範永祺這個女人覺得他比柳媚兒更加聰明嘛。

隨後他有點無奈,然後看向了這個白癡女人,然後好心提醒他說道。

“看看周圍大廳可都是監控器,對了,這是我一個禮拜之前就安裝的,你覺得你的話有信服力嗎?”

範永祺聽到後,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王越,我早就料到你會安裝這些監控器,你覺得這些監控室現在還能使用嗎?總之,這事情你是百口莫辯了,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你不會放過我,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之前我還想要給你一條生路,但是現在我感覺自己太過於仁慈了。你們範氏家族的人看來都是都是不擇手段的東西,那麼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範永琪聽到王越的話後,冷笑了一聲,並沒有和他廢話。

他能夠知道現在已經大功告成了,王越這一次死定了。

只要把王越非禮自己的事情發佈出去,那麼王越的公司將會陷入輿論之中。

短時間內自己父親絕對會被放出來的。

隨後他直接把電話打了出去,等待鐵男等人直接衝進來,然後將王越制服。

然而當他打過電話去的時候,那邊並沒有接,也沒有看到鐵男衝進來。

這讓他皺着眉頭,臉色一變,不知道怎麼回事。


“你還是別等了,他們是不會進來的。這些人其實剛進象牙灣小區的時候,已經被我的人給解決掉了。”

“看來你是真的把象牙灣小區當做擺設,你覺得你進來我會發現不了嗎?”

王越笑了笑,隨後直接說道。

“不可能,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範永琪聽到後,臉色一變。

他有點不相信眼前的事情,然後着急的問王越說道。

“你說你們當壞人,還沒有當壞人的覺悟,你覺得你們這些人大動干戈的進來,會有人不告訴我嗎?”

“你好好看看你身後的那塊屏幕,他可能夠看到小區的全部監控的。”

王越笑了笑,指着身後的那塊屏幕說道。

當範永琪轉過身的時候,他看到身後的那塊屏幕,直接把鐵男等人身影顯示了出來。

這讓他臉色一變,原來自己剛進入象牙灣小區的時候,已經被王越他們給發現了。

而鐵男這些人現在躺在地上,滿臉痛苦的打滾。

林詩柔就站在他們不遠處一臉平靜的看着這些人,像鐵男這些三教九流,根本不是林詩柔的對手,林詩柔輕而易舉就能解決他們。

“怎麼會是這樣?”

範永琪喃喃自語,他萬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看來自己根本不是王越的對手,自己也根本救不了自己父親了。

王越之所以能夠做到現在這麼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到的,自己和王越比起來還是太嫩了。

“趕緊滾,如果你再不滾的話,那麼就沒有機會了。”

範永琪一臉憤怒地看向王越,眼睛紅紅的,很快就哭了。

隨後他有點不甘心的說道。

“我不相信,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會知道我所做的一切?”

範永祺覺得王越會對自己心軟的。

不過王越活了兩世了,他絕對不會因爲這種事情而心軟,到最後害得可是自己。

“說實話,以你的手段想要對付我還是太嫩了。我可以給你時間去成長,如果你想報仇的話我歡迎你,但是這點下三濫的手段下次還是不要用了,害人害己真的上不了檯面。”

王越看着眼前的範永琪搖搖頭,隨後說道。

這種人從小被嬌生慣養,想法比較簡單。

像他這樣的人還想陷害自己,根本不太可能。

自己看他還沒有成年的份上,所以不想計較,所以他如果要是再不離開的話,那麼就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了。

“王越,你個卑鄙小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範永祺咬咬牙,隨後轉身離開了王越的家裏。

就在他離開的時候,他臉色越來越難看,感覺被人羞辱過的感覺。

總之,他一定不會放過王越的,王越一定要死。

而在一旁的鐵男等人看到範永琪衝了出來,有點着急的喊道。

“范小姐,救救我們!”


“都給我閉嘴。”

林詩柔聽到鐵男他們正在叫喊,隨後一腳踢了出去。

這讓他們臉色更加難看,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他們現在十分的後悔,早知道絕對不會來招惹王越的。

“女俠,我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這些人看着林詩柔嚇壞了他們,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子竟然這麼厲害。

他們根本不是對手,剛纔他們已經見識到林詩柔的厲害了。

幾乎一瞬間就把他們所有人給打趴下了,這樣的高手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對付得了的。

林詩柔並沒有說話,而是王越走了出來,然後,對着他說道。

“一個也別放過……”

王越看着林詩柔鬆了一口氣,說道。

說實話,今天如果要是沒有林詩柔在的話,他還真的有可能被範永祺這個小丫頭給設計陷害了。

事實上,範永琪的計劃幾乎十分的完美,他唯一沒想到的就是林詩柔會出現。

在他進入象牙灣小區的時候,林詩柔已經發現了他們。

一開始,林詩柔以爲範永祺是王越的朋友,甚至是女朋友。

要知道王越最近和各種女子都不清不楚的,所以林詩柔並不打算管的。

而且林詩柔還直接拿起手機給王越打了電話,鄙視了王越一番。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