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區安靜無聲,那鷹組的學員們,全都表情十分凝重。

畢竟這場組內淘汰賽要淘汰一半的選手,如果稍微失誤,這場來之不易的比賽機會,就要完全失去了。

演播廳的大屏幕畫面上,學員的名字被列成左右兩列。

那鷹表情沉重的抿著嘴,看著上下閃動的一張張學員的面孔,大約過了十幾秒后,她大喊了一聲:「停!」

屏幕上立刻留下了兩張照片,觀眾席上響起了一片歡呼聲。

譚蕾vs畢秋!

「才第一場就讓這麼兩位重磅選手對戰,這好聲音也太不地道了吧!」觀眾們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心裡卻充滿了期待感。

強者對強者才是最好看的!

要是一個紅月歌手對上了一位星級歌手,那不用說了,結果大家肯定都知道了

「不知道小凡會跟誰對上,希望別遇上太厲害的對手。」來現場觀看比賽的王小凡粉絲團團長程曉坐在距離舞台很近的座位上,眼神望著後台,喃喃道。

「喂喂,老程,對我凡有點信心好不?管對手有多強呢!我相信我凡照樣能把他打的落『花』流水!」從家鄉趕過來支持王小凡的長『腿』mm華曉陽攥著粉拳,在程曉面前比劃了幾下。

「別說話了,比賽開始了。」

王小凡的粉絲們還是很有素質的,在別人演唱的時候,他們是絕不會發出干擾的聲音的。

此時畢秋站到了台上,而譚蕾則在台下等候。

那鷹作為導師,自然少不了為二位選手加油打氣。

音樂伴奏在演播廳內響起,『騷』動的觀眾們立刻安靜了下來。

為了能夠聽清楚學員們的演唱,四位導師全都戴上了耳機。

這樣,從學員嘴裡發出的最純粹的聲音,能直接傳到導師的耳中,不漏掉任何一絲細節。

(我找到工作了,你們一定猜不到是什麼工作……加班到了九點,這才剛剛把最新一章趕完,可能有錯別字,我也懶得改了。提示一下,我的工作跟《斗破蒼穹》、《武動乾坤》和《求魔》有關,是在一家上市企業做的。小夥伴們猜得到我的工作是什麼嗎?) 待到鹿一凡出場,記者們更加激動了!

各種尖銳的問題一氣全拋在了鹿一凡身上。

尤其是剛剛林天明那麼嘲諷鄙夷過鹿一凡之後。

「龍套哥,你好帥!」

「龍套哥,你覺得林天明這個人怎麼樣?」

「你覺得他的實力如何?」

「他能碾壓你奪冠嗎?」

面對各種唧唧歪歪的問題,鹿一凡環視了一圈,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剛剛那個二逼說的兩句英語語法全錯了。」

然後留下呆愣在原地的記者,趾高氣揚的走入了候場區。

良久之後,記者區爆發出了一陣劇烈的鬨笑聲。

在鹿一凡前面的林天明,聽的是一清二楚。

他臉上此刻是一陣紅一陣白的。

你妹啊!

老子出國就是混學歷的,英語雖然不好……但是也沒必要這麼當眾打我臉吧!

你讓老子的那些迷妹們怎麼看我?

……

……

等待區安靜無聲,周傑龍組的學員們,全都表情十分凝重。

畢竟這場組內淘汰賽要淘汰一半的選手,如果稍微失誤,這場來之不易的比賽機會,就要完全失去了。

演播廳的大屏幕畫面上,學員的名字被列成左右兩列。

周傑龍表情沉重的抿著嘴,看著上下閃動的一張張學員的面孔,大約過了十幾秒后,他大喊了一聲:「哎喲,停!」

屏幕上立刻留下了兩張照片,觀眾席上響起了一片歡呼聲。

譚蕾vs畢秋!

「才第一場就讓這麼兩位重磅選手對戰,這好聲音也太不地道了吧!」觀眾們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心裡卻充滿了期待感。

強者對強者才是最好看的!

要是一個紅月歌手對上了一位星級歌手,那不用說了,結果大家肯定都知道了。

「不知道小凡會跟誰對上,希望別遇上太厲害的對手。」後台,特意趕來為鹿一凡加油的鹿媽媽緊張的說道。

「喂,孩兒他媽,對咱家一凡有點信心好不好?管對手有多強呢!我相信咱家一凡照樣能把他打的落花流水!」鹿爸爸自信的說道。

「別說話了,比賽開始了。」

此時畢秋站到了台上,而譚蕾則在台下等候。

周傑龍作為導師,自然少不了為二位選手加油打氣。

音樂伴奏在演播廳內響起,騷動的觀眾們立刻安靜了下來。

為了能夠聽清楚學員們的演唱,四位導師全都戴上了耳機。

這樣,從學員嘴裡發出的最純粹的聲音,能直接傳到導師的耳中,不漏掉任何一絲細節。

每位選手的演唱時間都只有三分鐘,所以很多歌手選擇的歌曲都是經過剪輯壓縮的。

這樣,歌手們既能將歌曲最好聽的部分呈現給觀眾,又能節約了時間。

只不過導師評論,外加虛假的抹淚告別環節,時間稍微長了些。

四位導師會不斷鼓勵被他們淘汰的選手,還非說「你是最棒的,加油」這類的話。

媽蛋了!

我是最棒的你為什麼不選我?

可惜觀眾們還是很吃這套的,每次導師們含淚「糾結」的選擇學員時,觀眾們的心,也隨著導師們的投票結果而上下起伏。

甚至有些觀眾因為自己喜歡的學員落選了,而嚎啕大哭。

等輪到鹿一凡上台的時候,已經是最後倒數第二組了。

鹿一凡在候場區的時候,還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他並未多做什麼準備,也沒一直在那裡排練。

事實上,他根本就不擔心自己晉級的問題。

開玩笑嘛!

如果眾多經典歌曲連自己晉級的資格都保證不了,那他還是一頭撞死算了!

在看過了前面幾組選手的演唱pk,鹿一凡對於四位導師的喜好,以及自己對手的實力也是有了底。

閉上眼睛,鹿一凡覺得奔波了一天了,便懶洋洋的假寐了起來。

當其他人看到鹿一凡居然在這麼大的比賽面前還能睡覺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傢伙也太牛逼了點吧?都快上場了,還能睡得著!」

「聽說他跟周傑龍老師鬧矛盾了,估計是覺得自己肯定晉不了級了,乾脆破罐子破摔了。」

「肯定啊!得罪了導師,有他好果子吃?」

「有道理!畢竟就是紅月級歌手,面對這樣的比賽也不可能如此的輕鬆寫意。我覺得鹿一凡也是放棄比賽了。」

學員們的緊張和鹿一凡的放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曆數往屆好聲音,有自信滿滿的,有口出狂言的,但是就是沒有像鹿一凡這樣,在上場前還敢睡覺的!

這特么得是多大的心,才能睡得著啊!

演播廳內,大屏幕上終於停了下來。

鹿一凡vs萬妮達!

後台的萬妮達看見這個結果,臉都綠了。

剛剛她還討好林天明,各種嘲諷鹿一凡來著。

因為她以為林天明會安排鹿一凡和他pk,然後無情的將鹿一凡淘汰。

可沒想到,和鹿一凡pk的會是自己!

不過萬妮達也沒有氣餒,她想起了林天明跟自己說的話:「周傑龍那邊我打聽過了,兩人應該是鬧掰了。你儘管唱,輸不了的。」

然而萬妮達並不知道,林天明根本沒想讓鹿一凡這麼早就被淘汰。

「這鹿一凡註定是我成功路上的墊腳石!為我成名來炒作的話題!你的利用價值沒榨乾之前,我是不會讓你淘汰的,哼哼!」林天明坐在候場區心中冷笑道。

在上台前,鹿一凡還是很善意的對這個唱黑人音樂,胸巨的讓人髮指的萬妮達說道:「加油。」

萬妮達白了他一眼,沒有理會他。

舞台上的燈光暗淡了下來,觀眾和導師席位上,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激昂的爵士樂響起,萬妮達輕輕壓著自己的爵士帽,唱起了節奏感很強烈的rap歌曲。

一曲過後,演播廳內爆起了熱烈的掌聲來!

攝像機在導師席位上一掃而過,易森罕見的抬起頭,眼神中露出了讚許。

而那鷹和苗峰已經陶醉著跟著萬妮達唱了起來。

作為今天的主角,周傑龍在看向萬妮達時,卻也顯得很是驚訝。

本來他覺得萬妮達是應該撐不過這一輪的,但是看今天的發揮情況,她還是很有發展潛力的。

「鹿一凡可惜了。沒有我和製作人幫忙改歌,只靠自己的才華,就是再妖孽,你也不可能幾天就寫出一首適合這個舞台的歌曲。」周傑龍眼光有些閃爍不定。 周傑龍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正在台下等候的鹿一凡。更新快無廣告。

本以為看到了萬妮達發揮的如此出色,他會緊張的,讓周傑龍意想不到的是……

這傢伙不但沒有緊張,反而放鬆的讓人難以置信……

他居然在睡覺!

「哎喲……這個選手……有點兒吊啊!」

周傑龍都有些咬牙切齒了。

如此有天賦的選手,他是頭一回遇見,但是如此不把比賽放在心上的選手,他也是頭一回見。

要是鹿一凡是他自己親戚的兒子,他早一巴掌抽過去了。

萬妮達唱完后,台下掌聲一片。

等到掌聲停下來的時候,萬妮達也是得意非凡。

她用略帶挑釁的目光望了一眼還在睡覺的鹿一凡,心裡暢快無比。

「這個白痴,還真以為自己多牛啊?敢在節目現場睡覺,真是找死!不過,你這麼做對我來說卻是一件好事。」萬妮達心中暗想道。

到了導師點評階段,那鷹率先開口道:「萬妮達這次的進步很大,尤其是在轉音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這對於你說,很難得啊!」

「我也是沒想到萬妮達這次的演唱居然會如此精彩。這次的演唱,可以說是超出了你平時的水準。不錯,繼續加油!」苗峰說道。

「萬妮達經過我上次的提點,你確實注意到了感情表達上的演繹。而且,小姑娘長的也漂亮,這是很多男歌手都比不上的。」易森在點評的時候,順便還小小的調戲了萬妮達一下。

萬妮達也是很配合的紅了臉,她這不是害羞,而是靠多年演技積累下來的經驗。

三位導師在點評的時候都比較輕鬆娛樂,唯獨輪到周傑龍的時候,就有些不一樣了。

「哎喲,萬妮達,其實論天賦,你在我們組並沒有什麼優勢。但我想說的是,我寧願要個笨一點,但是肯努力的人,也不想要個很聰明,但卻非常懶的人。

哎喲,天賦再好,不努力也是不行的喲!」周傑龍十分嚴肅的說道。

周傑龍的話,讓觀眾們又聞到了絲絲的火藥味。

「周傑龍是不是看鹿一凡在底下太過放鬆了,才變相的提醒他的啊?」

「我看沒有這麼簡單。要是只是在現場睡睡覺,也能理解,畢竟選手沒日沒夜的排練,本來就睡眠不足。可是我可聽說了,鹿一凡因為選歌的事情和周傑龍鬧掰了。現在兩個人好像關係不怎麼好。」

「不會吧?鹿一凡為什麼要和那鷹鬧掰啊?」

「好像聽說鹿一凡要堅持唱原創歌曲,不唱周傑龍選的歌吧。」

「原創?這個鹿一凡也太狂妄了點吧?導師選的歌曲可都是太陽級歌手的經典曲目,甚至有幾首英文歌是國外才有的炎陽級歌手的歌。鹿一凡憑什麼認為自己寫的歌能和這些太陽級歌手比啊?」

看來媒體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對於好聲音任何的消息,他們都沒有放過。觀眾們對於這件事雖然各持己見,但是大多數還是不看好鹿一凡的。

畢竟這是個比賽唱歌的舞台,而不是比創作的舞台。

其他同類型的歌唱選秀節目,雖然也有原創歌手,但是過了組內淘汰賽后,幾乎全軍覆沒。

即便剩下那麼一兩個,也都沒能撐過下一輪的淘汰賽。對於選手們來說,當然是演唱那些膾炙人口的歌曲才是最穩妥的。

不過周傑龍並不是和鹿一凡鬧掰了,他只是恨鐵不成鋼。

在這個年齡比自己小十幾歲的年輕人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如果鹿一凡真的演唱自己這麼短短几天創作出來的歌曲,那不用說了,肯定會被淘汰!

他這就是在作死!

這麼好的機會不懂得把握,真是太可惜了!

「孩兒他爸,你說咱們一凡能行嗎?那個整天『哎喲哎喲』的導師,不會因為咱家一凡不聽他的,就給他小鞋穿吧?」鹿媽媽擔心的問道。

「哎,孩兒他媽,這次就別指望晉級了。也怪咱兒子太傲氣了,什麼人都不放在眼裡。這下好了,誰都知道他把周傑龍導師給得罪了。

你見過誰得罪了導師還能晉級的?

不過待會兒孩子被淘汰了你可別給咱兒子臉色看哈!他估計心情也不好。」鹿爸爸已經開始給鹿媽媽做思想工作了。

粉絲群里,眾多正在看直播的鹿一凡粉絲也都在劇烈的討論著。

「哎,龍套哥為什麼這麼作死呢!」

「這是往死里得罪Jay老師啊!」

「之前貌似他還嘲諷過Jay老師玩lol很菜。」

「完了完了,這次肯定晉級不了了!」

「嗚嗚嗚嗚,不要啊!我不想以後在的舞台上看不到龍套哥!」

「哎,我也不想啊!可是龍套哥自己不爭氣有什麼辦法?」

觀眾覺得鹿一凡不行,導師覺得鹿一凡不行,粉絲覺得鹿一凡不行,連自己親爹親媽也覺得鹿一凡不行!

那他到底能不能行?

因為時間比較緊,導演對幾位導師說盡量少點評一些。所以幾位導師也都是挑重點說了幾句,便收住了話語。

在萬妮達下台後,整個現場的目光都緊緊盯到了鹿一凡的身上。

而此時,緊閉著雙眼,好像已經睡著了的鹿一凡猛然張開了雙目。

一雙眼睛,射出了兩道自信的光芒。

嘴角微翹,挺直了腰板輕步走上舞台,看著黑壓壓的的觀眾們以及四位表情複雜的導師,鹿一凡還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