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蒲團之上,仍是空空如也,彷彿在等待祂真正的主人!

盤古正宗大喜,難不成元始尚未隕落?

此間狀況如此玄妙,令諸神道心一抽,回頭一望,一道身影,自宮門而入! 舒易手裡的劍就這麼直直的掉落下來了。

一聲清脆的響聲喚醒了他。

也同樣引來了那一身清冷的姑娘的目光。舒易瞬間臉色變得有些紅。

「這……這位師姐……」舒易有些結結巴巴,看著寧晏也不知道該如何把話說出口了。

師姐?

寧晏尋聲而去,只發現一人站立在她眼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當真是翩翩公子。

饒是寧晏這般見多識廣,也覺得……這人頗為好看。

當真是好看到驚為天人。

雖說修仙界,隨著修為的提升,這容貌自然也會越來越好看,但眼前這般的人兒還真的是絕色。

不過,此行目的是為了找人。

稍稍把目光移開,「喚我可有何事?」

嗓音格外大好聽,如同滴入心田的一滴甘甜。舒易耳尖悄悄染紅了。

「師姐不知道來這裡所謂何事?」

「找人。」

舒易聽見她說找人,瞬間便想起來了和他同住的丁裕清。

「師姐是找丁裕清嗎?丁裕清就在這裡邊。」舒易趕緊讓開路來,同時眸子再也不敢看寧晏,周圍空氣都染上了她身上的清香。

寧晏再次看了他一眼,隨即便道:「多謝。」

不過此時的寧晏卻好似發現……她心絞痛?

下一秒,寧晏有不好的預感,她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提示。

就是只有五顏六色大字的那種粗糙大字的提示,寧晏整個人愣了。

這不會就是傳說之中的…系統吧?

看著提示下的系統兩個字,寧晏有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了。

「恭喜玩家開啟任務成功!」

「恭喜玩家開啟任務成功!」

「恭喜玩家開啟任務成功!」

一連三聲提醒。

寧晏腳步不穩,整個人都不好了。

「師姐!」舒易手疾眼快立即扶住了寧晏。而寧晏卻是瞬間暈過去了。

暈迷中的寧晏卻好似來到了一處奇幻空間一般,面前有一個長得和電腦有些相似的還帶五官和尾巴的……東西?

「什麼玩家?」寧晏盯著眼前的這個東西。

「所謂玩家就是參與到我們拯救炮灰系統的快穿任務的宿主,也就指的是你。」

「還是我的名字叫做七號,我不是什麼東西。」

寧晏:……

饒是內心強大的人也無法在這種情況控制好表情。

現在的她臉上有些猙獰。

「我剛剛會心痛是不是你搗的鬼?」寧晏惡狠狠的盯著眼前的七號。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七號一蹦一跳的來到了寧晏的面前。

「根據你的身體狀況,你目前只能接受我,然後開啟任務,否則你的身體在三個月內怕是就會徹底垮掉,只因為這個世界排斥所有原本不應該存在這裡的人。」七號解釋道。

「那你呢?」寧晏皺眉。

「很抱歉,我不是人。」

寧晏:……

深呼吸一口氣,早知道穿書那一刻起,對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她就已經見怪不怪的了。

「什麼任務?」寧晏問道。

「很簡單,任務就是幫助男主通過修仙的道道難關。」

「我不明白。」看著七號,寧晏語氣淡薄的很,男主……呵,原主前世已經付出了性命難道她又要重蹈覆轍嗎?

「並不是的,請你不要激動,我會根據情況隨時給你發布任務你只需要完成這些任務就可以,作為完成任務的福利條件:你始終可以獲得活下去的權利。」七號似機器般的聲音響起。

。 「湯米,這是你的小費,早點回學校吧。」

農場大屋,李欽被一個年輕的白人男孩攙扶到門廊,他是藍町的門童,也兼職代駕。

上次就是他送李欽回來的……

這次聊了兩句,發現這傢伙還是俄勒岡大學的學弟。

慷慨的學長給予了他100刀小費,湯米的眼神都變了變……儼然是無比的崇拜與尊敬。

湯米懷揣幸福走了。

而李欽在享受過來自學弟的崇拜目光后,也心滿意足,宣告了樸實無華一天的結束。

100米金享受一次『受人尊敬』很貴嗎?

當然不貴,如果覺得貴,那你只看到了第一層,並且以為李欽站在第二層,但事實上……李欽他在第五層。

相信很快,俄勒岡校園裏就會流傳一段傳說……

【震驚!!畢業學長一晚藍町消費數千米金……】

【震驚!!畢業學長已經能與尤金大人物亨利先生談笑風生,真是太了不起了……】

這些故事,都將從湯米的嘴裏發酵出去。

蕪湖。

李欽又成功的裝了個X,甚至不需要他親自現身,江湖上就將流傳他的傳說。

這,才是裝X的最高境界。

洗漱,上床。

用微信確認了一下大爹大娘帶着喬喬玩得很開心,又與瑞提亞聯絡一陣感情,確定了等大爹大娘回來,就帶她來家裏吃飯。

李欽美滋滋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八點。

李欽自然蘇醒。

躺在床上確認了魚塘的成果,【火兔燈】(可收穫),操作系統一鍵收穫。

系統日誌上:收穫【火兔燈】×10。

倉庫里,可出售點劵4500。

出售完成。

然後,繼續購買操作,靜待二十四小時后,又是2700點券的凈收入。

養殖三天點劵魚后,就開始刷金幣。

穩定,踏實,令人安心。

昨晚與亨利敲定了用人問題,兩人約好今天中午前去與退役老兵的核心人物見面。

見面時,尼克這個工程負責人肯定也要在場,李欽將電話打了過去,告知了關於昨天的談話。

尼克聽后的態度與李欽一致……

「李,我並不支持雇傭那些人,但我知道這應該是你與安東尼奧先生『商量』的結果,可如果施工過程出現問題的話,我想責任的承擔不應該是我。」

尼克不傻。

當然知道這批人員的任用,全是兩人背地裏PY交易的結果,他一個打工仔是無權過問的,所以將醜話說在了前面……反正我不背鍋。

李欽明白這個道理,讓他安心:「這個工程對亨利也很重要,他會跟進到底,出了事他負責,你只管做好你的本職工作……等會與老兵見面,你跟我一起。」

「好,我隨時可以出發。」

掛了電話。

李欽揉了揉眉心,他自然很頭疼。

昨天晚餐,亨利漂亮話說得好聽,但現實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道,如今只能暗自祈禱不會有太壞的結果。

與政客做交易,得失各佔一半,很難做到最大的完美。

而說到祈禱……

李欽可不信什麼上帝。

走到客廳小方桌前,笑容可掬的馬哥依舊是那麼迷人,這張照片百看不厭啊。

為了求一個好兆頭。

李欽打開手機,默默充值了888個QQ幣。

花不花都無所謂,充值了就算態度端正,有一個獻祭的儀式感,否則成天燒香,太庸俗,QQ幣才是最實際的。

充值成功,口中默念法決——我充值,我變強!!!

樸實無華的一天開始了。

……

中午。

與亨利在競選辦公室見面,等待沒一會,尼克也趕來。

最後的正主竟然是最後到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