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堂課已經結束了,顧藏鋒已經解決了黃學明提出來的三個問題其中的兩個。

對老師實力的不信任?

顧藏鋒剛剛大展神威,把所謂的高手樸智信幾人如同大人毆打小孩子一般羞辱了一遍,顧藏鋒實力的強弱已經擺在衆人眼前了。

沒有妹子?

顧藏鋒已經把何純拉進了國學武術課,這個問題也完美的解決了。

剩下的,就只有搞定譚青璇,說服譚青璇把國學武術重新納入畢業選修課程之一。

想起譚青璇,顧藏鋒不由得浮現出之前譚青璇臨走前朝自己豎起的大拇指。

自己剛剛如此爭氣,這樣給湖東市第一大學長臉,譚青璇應該不至於無情的拒絕自己吧?

“咚咚咚”

懷着一顆忐忑的心,顧藏鋒來到了校長室敲響了譚青璇的大門。

“請進!”

校長室裏面傳來了譚青璇清脆的聲音。

顧藏鋒輕輕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此時譚青璇正坐在辦公椅上在電腦上忙碌着。

顧藏鋒瞥了一眼譚青璇換上的白裙子,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的笑容:“嘿嘿……美女校長,忙着呢?”

譚青璇瞥了一眼顧藏鋒,察覺到了顧藏鋒的眼光。

譚青璇往辦公桌後面縮了縮,利用辦公桌將自己的白裙子遮擋住,同時用一種平靜的眼神看着顧藏鋒:“有事嗎?”

“哈哈,領導,瞧您說的,沒事就不能和你聊聊天嗎?”顧藏鋒此刻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總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面對自己學校的大領導譚青璇,顧藏鋒打心底裏有種心虛。

譚青璇的嘴角揚起一絲若隱若現的笑意:“是嗎?聊天?聊什麼?聊聊人生理想?沒準還能抱得美人歸?”

“咳咳……”顧藏鋒尷尬的咳了幾聲,“領導,您別拿我尋開心了!我之前那不是使激將法嗎?我不這樣說樸智信怎麼會上鉤呢?”

“哦……”譚青璇若有深意的點了點頭,“後來你怎麼處置樸智信了?真的讓他給我們夏國國旗下跪了?”

“這……”顧藏鋒稍稍猶豫了一下之後搖了搖頭,“我沒有……我只是讓他去醫院看望一下我們學校那個和他切磋受傷的老師,然後沒了……”

“爲什麼你會這樣做?”

“我考慮到,如果這樣做,事情就由兩個學校之間的友好切磋上升到兩個國家的榮譽,真要這樣,事情就玩大了!而且樸智信這個人,雖然是狂妄了一點,但還算是個敢作敢當的漢子,所以……”

譚青璇用一種讚賞般的眼神看着顧藏鋒,不過譚青璇卻沒有繼續提這件事的意思了,輕輕端起辦公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那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


“領導! 全民精神系 ……嗐,我就直說了吧!領導,我想讓學校把國學武術重新納入畢業選修課程之一!您看看……”

“你是在和我商量呢?還是在向我請求?”

顧藏鋒微微一怔:“這有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如果你是在和我商量,我可能會提出一些疑問,需要你一一解答!如果你是在向我請求,那我自己會衡量權重,不會問你一些問題了!”

顧藏鋒對於譚青璇並沒有什麼深刻地瞭解,猶豫了一會兒之後,顧藏鋒才重重的點了點頭:“我是在和您商量,領導!”

譚青璇也是點了點頭,深深地看了一眼顧藏鋒:“你覺得國學武術有必要納入畢業選修課程之一嗎?”

“當然有必要!我們學校要培養文武全才,不能光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傻書生!領導,您想想,且不說以後他們會不會遇到被欺負這樣的事,萬一他們在夜晚的街頭,遇到一羣歹徒試圖非禮一個弱女子!你說他們要是手無縛雞之力,他們有膽量見義勇爲嗎?他們有能力見義勇爲嗎?您想想,街頭那個少女無助的眼神,我們學生愛莫能助的無奈,歹徒窮兇極惡的囂笑,你覺得這些會不會讓人覺得心痛呢?”

譚青璇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好一會兒後繼續問道:“你能保證跟你學武的那些學生將來都會是好人? 進化狂潮 ,你不就間接的成了幫兇?”

“我要是幫兇,您這個校長就是主謀了!”顧藏鋒不禁脫口而出。

譚青璇美目一揚:“你說什麼?”

“額……我是說……領導,您這話就不對了!他們在犯罪的時候,也會運用識字、算數這種最基本的知識吧?那按您這樣說,豈不是他們的小學老師都成了幫兇?領導,您放心吧,我在教他們武術的同時,自然也會通過武術教他們爲人處世的基本準則!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我這樣一個正直的人,教出來的學生肯定也都是正直的人!”

“是嗎?你是一個正直的人嗎?你要是正直的人,你還會對我……”

譚青璇突然止住了自己的呼之欲出的話。

顧藏鋒心裏也明白譚青璇想說什麼。

一瞬間,整個校長室內滿是尷尬的氣氛。

“行了行了,你先走吧,這件事我會好好考慮的!最遲明天下午,我會給你一個準確地回覆,可以了吧?”

“好吧……”顧藏鋒也知道讓譚青璇現在就拍板同意是不太可能的了,自己能做的,就只能是等待譚青璇最後的決定了。

“加個VX好友吧,等我決定了,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好勒!”

兩人很快就加了個VX好友。

譚青璇忽然又想起什麼,義正言辭的瞪了一眼顧藏鋒:“我只是單純的和你加個VX好友,方便第一時間通知你這件事的最終決定,你不要想多了!”

“額?我沒想多呀!”顧藏鋒微微一怔。

一瞬間,顧藏鋒隱隱感覺譚青璇加自己的VX似乎別有目的,譚青璇的這話多少有點掩飾的味道,只是顧藏鋒並不知道譚青璇的真實目的是什麼,而且這種事,自己還真的不好猜。

兩人成爲VX好友之後,譚青璇忽然話鋒一轉:“顧藏鋒,你……很能打嗎?”

顧藏鋒立即一臉警惕的看着譚青璇,小心翼翼的回答着譚青璇的問題:“還行!別看我剛剛猛的不行,其實……我就只能欺負一下學校的老師!”

“能欺負學校的老師就行了!”譚青璇嘴角一揚,“那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是我的私事,當然,無論你幫不幫,都不會影響我對於國學武術這門課程最終的決定!” 廣告的作用,其實就是一個‘記憶消費’。

當你感冒了,去藥店買感冒藥,但是你不知道該買哪個好呀,這時候腦子就會下意識去搜尋關於感冒藥的信息。

於是‘白天吃白片、晚上吃黑片’的洗腦廣告,就被從記憶裏勾了出來。

嘿!

那腦子就會告訴你,買白加黑唄。


感冒藥是這樣,一份吸睛且有話題度的菜單,同樣也是如此。

不知道點什麼外賣,或者手裏有好幾份外賣單子的時候,越是讓人有‘記憶點’的菜單,越容易被選擇。

目前是校園幫外賣創辦初期,菜單會隨着合作店家的增多而更改,所以每次校園幫印刷菜單,都控制在少量的數百份,這樣也不會造成浪費。

鄒小北這份‘白加黑’的菜單營銷,獲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評。

於是柳園當天就去找合作的美工出新菜單。

而從老周快餐退出來,正式成爲‘校園幫第一地推官’的徐長青,負責起了對接‘小孔包子鋪’‘老周快餐’‘李輝水果批發’‘蘇蘇奶製品’四家店的溝通合作事宜,並且在空暇時間尋找新的合適店鋪合作。

“老鄒,那咱們第一天的水果、酸奶先定製多少份啊?”

徐長青進入角色很快,特地給四家店做了各自的標記本,遲疑着問道。

“我感覺,這兩樣東西可能單賣不太好賣,這蘋果香蕉,幾塊錢能去超市買一兜,誰買這玩意兒吃啊。

更別提這迷你杯酸奶,我一口都能幹完,一塊買啥不好啊買這東西。”

單賣不太好賣?

那顯然是不可能的,徐長青這就是典型的直男思維。

4G時代有個特定的產品名稱,叫做‘網紅產品’。

什麼意思呢,就是顏值高、味道還行、精緻小巧,可以用來圖新鮮、裝逼、文藝、盲目跟風消費的,看似高貴其實普通的東西。

那現在校園幫出的‘暮色之戀’‘丹麥布丁’絕對符合以上所有要求。

聽到老鄒嘴裏突然蹦出來這倆詞,別說徐長青,就連葉修都一臉懵逼。

“暮色之戀,丹麥布丁,那是什麼東西?”

其餘人也都很茫然。

“李輝水果批發店的水果盒,切好以後,每一份裏面都擠一點沙拉醬,然後撒點芝麻什麼的,取個名字叫做暮色之戀。

那個蘇蘇奶製品家的迷你酸奶,去我們的合作廣告印刷商裏,讓他們在每一盒小酸奶的瓶腰位置,定製上一條簡潔但顏值高的包衣,上面寫丹麥布丁。

奧對了,一定要漢語、法語雙語言!”

鄒小北咧開嘴笑道。

“沒有傻子會爲了一盒李輝水果批發店的切片水果花一塊錢。

但如果它改個名字叫做暮色之戀,就會有一堆傻子願意買單。

同理,丹麥布丁也是這樣。”

“……”

牛批!

一盒蘋果、梨子、香蕉的碎塊摻和起來,擠一點沙拉醬,撒點白芝麻。

於是搖身一變,它就從李輝水果批發,變成了暮色之戀。


這個名字不能說和這份水果有多貼切吧,至少是毫無關聯。

但聽起來,一塊錢買來就很值啊!

也是絕了。

哪怕自己作爲賺錢的一方,徐長青仍舊忍不住指着鄒小北鼻子怒罵道。

“無恥!奸商! 靜待花開 !”

鄒小北瞥了他一眼。

“趕緊去教那兩個商家去做樣本,今天教會,明天就能出貨了。”

“馬上去馬上去,明天至少要做三百份暮色之戀和丹麥布丁,這種東西小姑娘們最喜歡,應該多去女生宿舍區發傳單。”

前一秒還怒罵奸商的徐長青蹭的一下站起來,滿臉興奮快活,甚至都學會了舉一反三。

“對了還得在菜單上寫上這樣一句話:點一盒暮色之戀與丹麥布丁,送給女朋友吧!


我馬上聯繫園兒去確定新的菜單樣本。”

說完以後,他着急忙慌的出了辦公室。

鄒小北對徐長青的背影豎起了大拇指。

很可以!

這樣一來,男生女生的錢都能賺到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