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巍此時好像已經被我們放到了一邊,他也沒有說話,一直在我床上躺著,看著我們兩個,很安逸的樣子。

「對了,葉凡你知道什麼是萬陰債嗎?」我看了眼童巍,沒有點名道姓,但是童巍知道我這是在說他。

「不知道?啥玩意?怎麼了?」葉凡到沒有多想,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我搖搖頭:「沒事,我們巍哥身後跟了好多東西,天陽看到的。」

葉凡一臉的不相信:「扯淡哦,那我們怎麼會不知道呢?現在還是想想楊尚的事情吧,現在張哥也倒了,我們該怎麼辦。」

葉凡說的也在理,現在這個時候確實不是來想童巍身上的問題,主要的還是在楊尚。

就在這個時候,我電話響了,是方局長,他怎麼在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我好奇的接了電話,還沒到十秒鐘,我臉色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的煞白煞白:「我們馬上回來!」

「葉凡,家裡出事了!」此時我已經不知道還要說什麼話才好,我立刻開始給自己換衣服。

「出了什麼事情?」葉凡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但看見我這麼著急,但還是和我一樣換起了衣服。

「爺爺出事了,店被人一把火全部燒了,爺爺也消失了。」

葉凡先是一愣,立刻陰沉著臉,什麼話都沒說。

「注意安全,我不能陪你們去了,但是我想告訴你們,我們是兄弟。」童巍見我們神態不對,立刻意識到肯定是出了什麼事,在我們剛要出發的時候,他拉住了我的手,本來他肯定是要和我們一起去的,可是無奈他的腿有傷,不方便出遠門,就算現在和我們去了也什麼忙都幫不到。

我對著童巍笑了笑,說實話,我今天當著葉凡的面說出萬陰債的問題就是想看看葉凡知道不知道看看他能不能有什麼辦法給解決,對於童巍我肯定是完全相信的,就算他有什麼秘密那也和我么沒有關係,就象他說的一樣,我們是兄弟。

「照顧好天陽和張哥。」這是我們臨走前最後一句給童巍交代的。

一路上,車子開的飛快,爺爺出事了那還得了,只是我們怎麼都想不清楚爺爺怎麼好好的就消失了,而且家還被一把火給燒了,爺爺在我心目中就和親爺爺一樣,他教會了我們很多東西,在葉凡的心裡那就更不要說的了,本來就是他的親爺爺,還是一手給他帶大的,葉凡此時能不著急嗎?

當我們趕到葉凡家裡的時候,那小扎紙店已經是漆黑一片了,本來我還想回去在合肥那邊住的地方看看《神魔圖志》還在不在,可是已經沒有時間了。

葉凡見到言情的情況已經傻了,雙眼瞪的老大,整個人都痴痴獃呆的。

我沒管他,我皺了皺眉頭,直接就走了進去,雖然被警察拉了警戒線,但是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剛進去,一股濃濃的燒焦味就迎面撲來。

我從前到后,從後到前,反覆看了好多次,也沒發現什麼,只是現在能肯定爺爺肯定是不在這裡的,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只是為什麼這裡會起火!

我出來的時候葉凡跪到了地上,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見他現在這個樣子就不爽,我走過去,對著他的肩膀就是一腳:「跪你麻痹呀,不就是起火了,爺爺只是消失又沒事,你跪個吊呀!」

葉凡被我踹的直接到在了地上,眼淚不停的流下來。

「哭你麻痹!」這是我第一次見葉凡這樣傷心,問題是我肯本就不知道他為什麼傷心!看著就來火!

「瞭然!」在我相當生氣的時候突然有人叫了我一聲,回頭一看,竟然是方局長。

我沒理會在地上的葉凡,走到了方局長的身邊:「這是什麼情況?」

我口氣不大好,畢竟出了一件這麼噁心的事,我們才去合肥多少時間,方局長也能理解我們。

「昨天凌晨突然起了大火,給這裡全部燒沒了,不過沒有發現人員傷亡,我們找了好長時間都沒找到葉老爺子,才給你們打電話的。」方局長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這是他管理的城市。

昨天凌晨?我草他嗎的,難倒是楊尚!肯定是他在我們手上吃虧之後就回來這裡放火。

「方局長,幫我們放出消息,就說我和葉凡回來了,晚上在亂葬崗等著楊尚,這一次不弄死他要是再讓他跑了我他嗎是他兒子!」說完這句話,我便跑到葉凡的身邊,也不管方局長是什麼表情,直接給葉凡拖到了車上就走了。

我現在哪也不想去,帶著傻逼逼的葉凡直接就奔著亂葬崗去了,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就必須要從這裡結束,我都不記得有多少人已經喪命了,我也不記得自己流了多少血,受了多少傷,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他嗎的。

葉凡一直是這個樣子,到了地方之後我也沒管他,自己一個人下車,來到了當初和守靈人遇見的地方,就在地上坐著,靜靜的等待,我相信,楊尚肯定會來,畢竟我手上還有他想要的東西,他這麼做的唯一目的也就是想要《神魔圖志》雖然我現在也不知道《神魔圖志》在哪,但是我就是要乾死他,哪怕是同歸於盡。

葉凡沒有和我一起來,我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看樣子,那傻逼一直在車子裡面,不知道他傷心個什麼勁,畢竟現在爺爺還不一定有事,不就是家燒沒了,有什麼關係,主要的還是報仇!

剛剛入夜,我就發現有個人影朝我走來,開始我也沒在意,我以為是葉凡,結果等來人走進了一看,這個人竟然我認識,身形和葉凡差不多吧。

我站起身來,這人竟然是昨天被我打的怪樣子的那個小混混,小天,也就是天哥。怎麼他會來?

「你還沒死呢?」雖然我對於這個小混混的到來很好奇,但我不可能有好臉色的。

他沒說話,很平靜的朝我走來,這傢伙我記得明明被我打的半死,怎麼突然就沒事了,現在是不是都流行瞬間原地滿血復活?就算我和葉凡都說的過去,但是他一個小混混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突然我覺得情況有點不對勁,在小天的身後,竟然還有人,不是一個兩個,我眯著眼睛細數了一下,大概有十多個,好像就是那天在場的所有人!


這下我好奇了,怎麼沒把楊尚引來,反而把這些傢伙給引來了,是要來報仇?

葉凡難倒沒看見他們,這都是什麼事!

他嗎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呀,老子剛好憋了一肚子火。 不對,情況有點不對頭,昨天看見他們的時候一個個的都牛逼到不行,而現在在看他們,身上死氣沉沉的,沒有一絲生氣。

我沒有開始的那麼衝動了,畢竟這些人在這個時候出現覺得不是意外。

「啞巴了?不會說話呀!」這叫小天的是他們的頭頭,此時他們在我面前不遠處停了下來。

你說有什麼事直接說就可以了,要報仇就直接上,我最討厭就是這樣,不出聲,陰沉沉的,大家明人不做暗事,和別這樣裝呢?

「交出師傅要的東西,不然有你們受的。」小天一開口就這麼有深度,可惜老子完全沒聽懂,他師傅?他師傅是誰呀,和我有半毛錢的關係?還交出東西,交他麻痹呀?

「傻逼,你誰呀,今天爺爺沒功夫搭理你,趕緊給老子滾,不然給你們全部埋了!」我都懶的理會這傻逼,我今天來的目的是楊尚,可不是這個傢伙。

「哼,裝傻?兄弟們,讓他看看我們的力量!」開始我還是覺得這人是傻逼,可是等他這句話剛剛說完我就知道情況不對了。

小天的話剛說完,他身後的那十個人就和商量好的一樣,井井有條的把我圍了起來。我就想不通了,他們覺得這樣圍攻我有用嗎?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們要找死,我也只能成全他們。


「你師傅是誰!要什麼東西!」不過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和他們干,至少我也需要一個理由。

「我師傅姓楊。」小天一副吃定我的樣子,很平靜的對我說道。

好吧,說到這裡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他師傅是誰了,這樣也能很好解釋這傻逼身上的傷是怎麼突然就痊癒了,只不過我想不通,他什麼時候和楊尚搞到一起去了,沒有道理呀。

呵呵,這樣也好,他既然是楊尚的徒弟那麼他也就是邪教徒了,我自然也就不用手下留情了,嗎的,混混就混混唄,幹嘛非得去參加邪教,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風雷地動令一開,我感覺就算他們再來二十個人都不是問題。

「來吧,雜碎們,老的不敢來,讓小的送死,老子照單全收!」不知道為什麼,我能感覺的出來自己的力量現在是越來越大,比以前的時候不知道厲害了多少倍。

小天冷笑一聲,自己帶頭開始變身,不用說,楊尚這傻逼弄來弄去也他嗎就一種東西,就是那屍狗人,這不,我搞不懂他知道屍狗人現在對我是一點威脅都沒有為什麼還派出來送死,罵都不好罵的。

果不其然,真的是屍狗人,這下的數量有點多,不過我也不介意,藝高人膽大呀。

「一起上吧,廢了你們就是你們的師傅了,草!」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這個是自古不變的道理。

我別的人不找,我專門沖著小天就沖了過去,我早已經給手上的掌心符紋身上弄滿了血,我就不信這些人能扛的住我一掌。

可是就在我以為能成功乾死他的時候,小天竟然消失了,也不能說是消失,他好似開始移動了,不止是他,和他一起的人通通都開始動了,速度很快,快到我已經看不清楚人影了,這些人的身影跑著跑著形成了一道黑圈,給我包圍在了裡面。

他們這是想幹嘛呢,讓我眼花繚亂,然後自己暈倒嗎?太扯了吧。

三少,復婚請排隊 ,突然一陣危機敢傳來,還沒等我轉身,我就感覺有人在我背後咬了一口,我轉過頭的時候已經看不到有什麼東西了。還是黑圈,我明明知道這黑去是哪些傻逼不停奔跑的時候弄出來的殘影,可是他們難倒就不會累嗎。

被人咬掉塊肉的感覺可不怎麼好,雖然有風雷地動令,但是不代表我不會痛。

沒辦法,這個時候肯定是不能喊疼的,我緊緊盯著周圍,我生怕還有人從我背後偷襲我,我就有點想不清楚,這些傻逼自己難倒就不會暈嗎?還是人嗎?兩條腿還跑廢了呀。

這樣下去絕對不是辦法,葉凡現在還不知道在幹嘛,也許還在裝死,指望他來是完全不可能的。

必須先衝出去,雖然怕是不怕,但是被他們這樣東搞一下西搞一下也不是辦法。

我環繞著看了一圈,感覺四周都是差不多的,就朝著眼前的一個點就這麼沖了過去。

「急急如律令!」這樣的情況下我肯定不會拿自己的身體去撞,開道的自然是我的掌心符。

大喊一聲,立即抬腳跑了過去,自從我感覺力量變的強大之後,我就變得掉以輕心,而且十分的輕敵,這次也是一樣。

我以為我能很輕鬆的衝過去,沒想到,我手掌剛剛接觸到黑圈的時候竟然直接被彈了回來,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不過我就知道我的屁股和地面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你以為就這麼能衝出去嗎?哈哈!」這個聲音是小天的,可是我完全找不到聲音的發源地。

如果我沒猜錯,小天肯定也在黑圈當中,我傻眼了,怎麼能這樣,不科學呀。我的肉身掌心符竟然一點作用也沒有?


「草你嗎的,有種出來一對一,你們一群人上來都成,別他嗎玩花樣!」我怒了,我竟然就這麼被人包圍了,還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

「哼,這樣我們就不是一群人干你了嗎?受死吧!」話音剛落,我就發現有兩個黑影從不同的方向朝我撲來,我能防的住一個,可是防不住兩個呀。

而且他們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就看不見,只是眨眼的功夫我身上便又多了兩道傷口。

搞半天我連一個也沒防禦到呀,這下可怎麼辦!

血水不停的從我身上滴落到了地上,面對這群人,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過我一想感覺還有一點不對,我印象中的屍狗人從來都沒有這麼聰明的。而這次怎麼還懂得集體配合了,還很有戰術,很有頭腦的。

難不成他們不是屍狗人,改名叫屍狼人了?真他媽的扯淡。

既然風雷地動令和掌心符都不行,那我只有換招了,新劍指! 樂活農莊

我半蹲在地上,猛的一發力,整個人就這麼射了出去。

我就不信這下不能戳出個口子!草他大爺的,總不能連楊尚的面都沒見到就被這些小狗日的乾死了吧。

看來是我對新劍指抱的希望太大了,和剛剛一樣,我再次被反彈了回來。

這些傻逼的速度太快了,不對,老子好像每次在關鍵的時刻都能將縮地成寸這麼好用的東西給忘掉,哈哈,這次看他們還囂張個什麼勁!

心裡默念縮地成寸,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果然已經不在包圍圈內了,而那些傢伙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已經不在了,還在不停的轉圈,看著有點滑稽。

我從身邊撿起一塊大石頭,直接朝著他們丟了過去:「草你們一家老爺!」雖然我知道丟石頭沒什麼用,但是我還是要丟。

和開始一樣,當石頭接觸到他們的時候也被彈回來了,不過彈的位置太准了,差點給我砸中了,還好我躲的快。

當石頭落地的時候,小天和他的手下也慢慢的停了下來,特別是小天,我看他的表情很驚訝,想破他的腦袋他也猜不出我是怎麼出來的。

「再來圍老子呀,草!」我吐了口唾沫,用手擦了擦身上留的血,真是浪費了,這下又不知道要吃多少個雞蛋才能補的回來了。

看似危險的情況中,到處都充滿著戲劇化,就好像現在這樣,我一臉牛逼的看著小天那一群人,怎麼的?老子就是跑出來了,能拿我怎麼樣。

「別耍花樣了,來吧,和我打一場,看看你牛逼還是我牛逼!」雖然我受傷了,但是絲毫不影響我,我現在想做的,就是打爆他們的腦袋,雖然做不到一拳打爆,但是我多打幾拳肯定是沒問題的。

小天這個人開始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個小混混,還是一個非常衝動的小混混,只不過這麼點時間沒見到他,不知道他怎麼變得如此沉的住氣,沒和我對罵,面對我的調性也沒有直接衝上來和我拚命,而是朝著他身後的人朝了朝手,看樣子是想圍毆我呀。

這點我到是無所謂,只要不是剛剛那麼圍著我讓我打不到,來在多的人和我肉搏那我都無所謂。

我以為他們直接上來就要打了,誰知道小天他竟然帶頭撕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一身的排骨,不過我親眼看見他的四顆虎牙瘋長,變的就和狗的牙齒一樣一樣的,而他的兩隻手也趴到了地上,而他身後的人竟然齊刷刷的和他一樣!

看這樣子是想上來給我吃的骨頭都不剩呀,難倒這樣我就會害怕了?開玩笑,他麻痹的,老子現在就是丐幫幫主,專門打狗!

草,就是少了根打狗棍!

面對著這些齜牙咧嘴的人狗,我真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好好的人不做去做狗,不知道他們的父母知道會不會被氣死。 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一些人,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毀了自己才知道晚了,很明顯,我現在面對的就是這麼一群人,只不過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後悔罷了。

雖然我很像去做丐幫幫主,可是無奈我沒有打狗棒呀,難道我要從地上撿石頭來砸狗?不現實吧。

看著對面的小天他們,我突然懷疑他們是不是進化了,比之前遇見的都比較有腦子,至少不會看見人就要吃了。

我搖搖頭,反正對付屍狗人我是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不管對方有多少,屍狗人還是屍狗人,在怎麼聰明也是一樣,正當我提著劍指準備衝上去的時候,就在我的身後們突然有一個人影速度很快的朝著那些屍狗人沖了過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