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江奇,手掌一翻!鏡子消失在了她的面前,而她卻癱軟的坐到了地上,不是坐,而是跌到了地上,胸口劇烈的起伏着。

她剛纔怎麼了?就像是靈魂要從身體裏被抽出一樣,還好江奇拿走了鏡子的碎片,不然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清醒過來。

“誰讓你盯着她看了!”江奇責備着她,而她卻連回答的話都說不出來,直到她的身邊原本不會動彈的竇媛動了一下,其實她現在也分不清這身體裏是竇媛還是薛雪。

只能害怕的用着緊有的一點力氣移到一邊!

“薛雪?”江奇試探的問着。

地上的女人動了動眼皮,看上去像是很想睜開,卻有些吃力的樣子,那蒼白的嘴動了動,卻沒有說出話來!

“夜悠然、夜悠然……”

屋子裏,突然響起了叫着她名字的聲音,聲音很小,卻很清晰,剛開始,她只是皺着眉,打量着四周,心裏卻是不解的懷疑着,是不是自己剛纔的閃神,又像夢裏一樣,聽到那個叫她的聲音了。

可是在等她冷靜下來時,她的耳邊依然還有着叫她名字的聲音。

“江奇,你聽到了嗎?”她急忙問向了江奇。

江奇看向了她,皺起了眉,雙手壓着手中那塊鏡子碎片,做了幾個她看起來很怪異的動作,之後,側是起身,拉下身旁桌子的桌布,猛的一甩,那大大的桌布將那碎了一地的碎片,蓋了起來。

而那個本是叫喊她名字的聲音卻變成了怒吼。

“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她這才搞明白,聲音原來是從地上那一堆的碎片裏傳來的,放下了心裏那顆懸着的大石,長長的吐了口氣,江奇正小心的裹着桌布,收拾着地上那一片的碎片,最後整張大大的桌布把鏡子的碎片和那個木質的框架都包了起來。

江奇又很小心的把桌布固定好,這才走到了薛雪的身邊,伸出手探了一下薛雪的鼻息“還好,沒死呢!”

而屋子裏沒有了叫喊的聲音,她也覺得輕鬆了許多,但是看着躲在地上的薛雪,她還是會怕,下到地上的女人傳來了很小的聲音。 “過來幫忙。”江奇拉着薛雪一邊的手,叫着她。

她知道江奇是讓她過去幫忙一起扶薛雪起來,吸了吸鼻子,雖然怕,但是江奇叫的啊,也只能硬着頭皮去,她很怕,萬一她過去的時候,薛雪不是薛雪還是竇媛怎麼辦。

她的手顫抖的扶上了薛雪的另一邊手,跟着江奇一起用力,這才把薛雪扶了起來,她一直不明白,平時不奇力氣可是不小,以前不是動不動就能抱得動她嘛,現在爲什麼連一個看起這麼輕的薛雪都扶不動了。

直到她和江奇把薛雪扶到了牀上,看到江奇那慘白的臉,她才知道爲什麼江奇要叫她一起幫忙了。

“很累嗎?”說出口了纔開始後悔,幹嘛要說這種明明有眼睛看都能明白的事,傻不傻啊。

江奇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之後卻是注意着牀上薛雪。

她吞了口唾沫,江奇不回答她是再正常不過了。

“嗯……”薛雪的聲音!她只能說聲音是從薛雪嘴裏發出的。

她和江奇都注視着牀上那張蒼白的臉,她心裏一直很擔心,雖然猜到不奇剛剛應該是把竇媛弄走了,可是誰知道這醒過來的又會是誰呢。

直到薛雪慢慢的睜開眼,眼裏閃着淚光,開口便是問着:“俊明、俊明他還好嗎?”

柔弱的模樣,明明臉上的五官是和之前的一模一樣的,可是在她的心裏,就覺得這和之前的就是兩個不同的人。

“你是薛雪吧!”她直接問了出來。雖然不一樣,可是總覺得要得到別人的認肯,她才放心。

看到薛雪點了點頭,她長放下了心,看了一眼江奇,在看到江奇還在氣喘吁吁後,她回簽了薛雪的問題。

“他還好,你呢,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要不要去下醫院。”雖然她覺得自己問的問題像是個傻子一樣,可是看着薛雪這虛弱的模樣,她還是會擔心。

薛雪眼裏含着淚,掛着帶有痛苦的笑,對着江奇和她道着謝,她不知道該用怎麼樣的心態去接受薛雪的道謝,因爲她就沒有幫上什麼忙。

江奇歇息到現在,才覺得開了口:“相信你也知道我們爲什麼而來的吧,告訴我們你知道的事情。”

薛雪點了點頭,雖然她的聲音很小,可是她還是很怒力的讓她和江奇都能聽到:“那鏡子是我去買的,也是我找人安排到拍賣會的,因爲賣鏡子的人說,這鏡子能給我實現我想實現的東西,所以、所以我纔會買下它。”

“可是那個人並沒有跟我說,這鏡子會殺人,而我卻天真的以爲,這個鏡子可以挽回俊明對我的愛,我居然這麼傻,還把它送了過來……”

薛雪說了很多,從聽朋友提起這種鏡子,到找到賣鏡子的人,到最後她看到莉莉死得悽慘的模樣,再到徐俊明被判定爲殺人兇手,而她也因爲對莉莉的愧疚,自己一個人來到莉莉死的這間屋子,自殺!

薛雪說完時,她和江奇都沉默了。

她點了點頭,心裏卻是怪怪的,腦子裏回想着,竇媛,之前竇媛也一直說那個答應過她,只要她願意付出、就得到自己想要的。

這時候想來那付出怕是指的就是竇媛的生命了。只是她想不明白,爲什麼有人會相信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付出了生命,又怎麼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呢!不得不說,竇媛真的很傻,可是做爲整個事情的始作俑者,沈成纔是最該受到懲罰的那個人!

“賣鏡子給你的是沈成嗎?”之前竇媛沒有說是沈成,薛雪應該知道纔對。

誰知道薛雪卻是搖起了頭,輕輕的開了口:“好像是姓沈,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能描述一下賣鏡子給你的人的長相嗎?”江奇問到。

薛雪虛弱的點了點頭,開始描述起來,聽到最後,她和江奇都懂了一件事,沈成,估計又換名字了,可是長相卻一直沒變,尤其是那個沒有多少毛的腦呆!

說到最後薛雪卻是說了一句讓他們都蒙了的話。

“謝謝你們讓我重見天日,可是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

她呆呆的看着薛雪,之後卻是看向了江奇,在看到江奇臉上的淡然時,她知道了,薛雪說的是實話,她活不了多久了。

剛張口想問爲什麼,耳邊傳來了江奇的聲音。

“薛雪是死了的人,而靈魂被竇媛禁錮在鏡子裏,就算是靈魂再回肉體,她還是已經死了的人!”

“死了?怎麼會死了?不是因爲靈魂被竇媛禁錮嗎?”她還是不懂,明明眼前是個大活人啊,雖然看起來,她的臉色很蒼白,雖然她甚至聞到一點點的腐臭的氣息。

“薛雪,你和徐俊明的事,我就讓陳利萬來處理吧!你覺得可以嗎?”江奇沒有回答她,而是與薛雪交談了起來。

薛雪點頭同意後,江奇起身拿出了電話,看來是要給陳利萬打電話了,果然不到一小時,陳利萬就出現在了這間屋子裏。

她不知道江奇在電話裏是怎麼和陳利萬說的,而陳利萬來的時候看着牀上虛弱的薛雪,沒有問爲什麼,只是輕輕的說了句:“薛雪,放心交給我吧。”

薛雪激動的眼裏盡是淚光,看了看江奇,夜悠然知道,薛雪是真心實意的感謝江奇的,而江奇卻只是輕輕的向着薛雪點點頭後,拉上她,拿着桌上那個被他滾成了球形的桌布走了。屋裏留下的,只有陳利萬和跟着陳利萬一起來的一個陌生男人,還有薛雪。

上車後,她的心裏依然有些沉重,雖然與薛雪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可是那個柔弱的女人是真的讓人心生憐愛的,她是一個善良的女人,哪怕自己的老公被別的婦人搶走,她心裏仍然沒有一點惡意,而她卻因爲愛被人騙了。

買了這麼一個可怕的鏡子,卻不曾想,害了徐俊明,也害了自己!

“這個要帶回去嗎?”她指的是那團桌布,裏面可是那個可怕的鏡子呢!萬一那個竇媛出來了怎麼辦?

江奇沒回答她的問題,只說是讓她放心,晚上會把這個東西放去一個地方,正好也可以看看能不能知道那個在她腳上留下黑手印的黑衣女人。

她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直到他們回了家,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人出現在她的眼前,她那顆因爲薛雪沉寂的心亂了。

“陳熙瑞!你在這幹嘛?”是的,站在她面前的就是好久沒有看到的陳熙瑞,只是她感覺他和以前不一樣了,耳朵上的耳丁沒有了,身上是一身合體的西服,讓他看起來很莊重。

“他叫我來的,要不然我纔不會這麼早出現在你的面前!”陳熙瑞的聲音依然是那種帶着魅惑的嗓音,那種感覺彷彿是他天生就有的,沒有作做,可是就是有那種引人注意的魔力。

江奇面色凝重回應着:“是我叫他來的。”

她不解的看着江奇,這算什麼回事?平時江奇不是一提到陳熙瑞就不高興嗎?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江奇拿出鑰匙開了門,而一旁的陳熙瑞卻大叫了起來:“他居然有你家的鑰匙!”

沒人理他,等進了門,江奇才對着陳熙瑞說:“晚上別讓她睡着了!如果她哪裏不對勁了,立馬打電話給我。”

她還是一臉的茫然,還沒來得急問,江奇雙向着她說道:“如果他晚上不老實,就打電話報警!”

江奇的臉上是少有的正色,她不解的點了點頭後,看着江奇又出了門,這時她纔想起來,之前江奇說過,會把竇媛送到一個地方。看來,是江奇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找來陳熙瑞給她做伴。

她之前有想過江奇會找人來,可是萬萬沒想到找來的人會是陳熙瑞,難道說江奇就沒有別的朋友了嗎?

“你們家還挺溫馨的!能不能給我做點吃的呢,悠然?我可是還沒吃飯的呢!”陳熙瑞的笑臉永遠是那麼勾人,是那種你看了就想把他撲倒的那種。

她索性閉着眼,拿出雞蛋做起了蛋炒飯,雖然味道一般,可是這是她唯一會做的。

“嗯!聞起來都覺得好香,江奇那小子也太好運了。”陳熙瑞的聲音響起,她甚至都懶得理會他,她知道,如果她理他,那小子馬上又會讓她去做另一件事,反正這就是陳熙瑞,一個只會指揮別人的大少爺!

直到飯炒好了,她也沒和陳熙瑞說過一句話,直到陳熙瑞大口大口的嚥着飯,就像是幾輩子沒吃過東西一樣。

“你吃慢點,要是一會噎死在這兒,我可賠不起!”她真的很擔心,這丫的是幾沒吃過飯了嗎?至於吃成這樣嘛!

陳熙瑞把嘴裏的飯吞下去後,說道:“沒想到悠然做的飯這麼好吃,明天我就搬過來,真是被那小子騙了,他居然和你住一起,這對我太不公平了!”

白了他一眼,她也懶得理他,江奇本來就沒地方住,住在她家,她還能有人照顧吃喝。這個大少爺,可是好吃好喝有人伺候,能住在她這?笑話!

直到陳熙瑞打電話讓人把他的行李送來了,她才知道,那傢伙不是開玩笑,當真要在她家長住了! 她沒有想到江奇一去就是一夜沒有回來,而陳熙瑞是真的如同在自己家一樣,把他的東西都放到她的家裏。

一夜沒睡,陳熙瑞就一直這麼瞪着她,還大言不慚的說是江奇交待的,不讓她睡,要好好看着她,而陳熙瑞是真的把“好好看着她”這幾個字,做到了極致。

“你能不能別瞪着我了!”她真的很無語,本來心情就不好,遇到這貨還來添亂,她能不煩嗎!

而陳熙瑞卻是一臉的笑意,不時的拿着江奇的交代打發她。

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本以爲那貨要去上班什麼的,沒想到幾個電話後,她的房子就成了他的辦公室。

直到今天,她纔開始反感現代科技,因爲電話!許多事只要一通電話,不是有人給他送東西來,就是有人替他把事給處理了。

而她只能乖乖的呆在屋裏,看着電視,她也覺得陳熙瑞很礙眼。

電視裏在演什麼,她是一點都沒看進去,只是不明白自己爲嘛會不時的看着專注的辦公的陳熙瑞,其實如果那貨安靜些的話,就沒那麼討厭了!

“咳、咳咳……”她猛的咳了起來,因爲她的視線差點就被陳熙瑞逮到了。

“想看就看吧,幹嘛要偷偷摸摸的。”陳熙瑞瞟了她一眼,臉上是那邪魅的笑。

夜悠然關了電視,大聲的說道:“我累了,想睡會兒,可以吧!”她要是再坐在這裏,想要控制自己不去看他,真的有些難,他就像是上帝的寵兒,總是會有那種讓人不能忽視的魔力,這和她有什麼關係,她也是正常人啊,那種東西當然無法抵擋了。

“去吧,我守着,不會讓你出去的!”陳熙瑞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笑,而她卻發現臉上有些微微發燙了。轉身,進了屋,她可不想讓陳熙瑞看到,倒在牀上,她甚至忘了脫鞋,閉着眼,不知何時就那樣沉沉的睡了過去。

“呵呵、呵呵呵,你來了?我等了好久呢!你終於來了!”還是那空洞的聲音,微微的沙啞,那尖銳的笑聲能讓人不寒而慄,像是很遠又覺得很近,近得就像是和那聲音只隔了一張紙。

不行,她得醒過來!在這無數個夜晚過後,她知道這是自己又睡着了,她知道是在夢裏,一定又是那個女人!

可是心裏掙扎了無數次,她依然沒能醒過來,身邊很安靜,安靜得什麼聲音都沒有,她甚至能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可是當耳邊再次想起那可怕的笑聲,那的心緊了,因爲她看到自己走進了那個房子。

沈成的房子!怎麼會呢?不應該啊,她不是睡在家裏嗎?腳,因爲那一聲聲的呼喚擡起落下,那電子鎖的門就在她走進時,自己打開了!

夜悠然,你醒過來啊!醒過來!就在走進電子鎖的門時,她想伸手拉住門框,可是她的身體完全不聽她的使喚,她的額頭上是細細的汗水,她不知道那是害怕出的汗,還是因爲努力與自己的身體抗掙出的汗。

直到耳邊傳來了,陳熙瑞的聲音:“悠然!悠然!你醒醒、醒醒!”

自己的身體被人推搡着,很用力,好大口的呼吸着空氣,直到嗓子眼裏一口冰冷的氣息沉入胸口,她才慢慢的睜開了眼。

入眼的景像讓她覺得已經進入了死亡的陷阱,她現在站着的地方就是沈成的屋子!面前是進入那間沒有窗戶的房間的門。

她的心咯噔的沉疼了一下,她怎麼會在這?

“悠然你醒醒啊!醒醒啊!”一個身影站到了她的面前,擋住了那扇門,她才發現自己身邊還有人!

擡頭看到的是那張妖孽般的臉,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沒有表情,可是陳熙瑞卻是滿臉的擔憂,直到陳熙瑞擡手,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臉上,半邊臉火辣辣的疼痛,她不自覺的擡起手,捂在臉上。

“夜悠然!”陳熙瑞大叫了起來,他的樣子着急的幾乎要哭出來了。

“你、怎麼在這!”也許是那一巴掌起了些作用,她覺得自己真實多了,不再是剛纔那種虛實分不清的狀態。

陳熙瑞心疼的看了她一眼,拉着她的手,往那扇電子鎖的門走去,嘴裏卻是沒有放過她:“你到底怎麼了,那麼高的窗戶你都跳,你瘋了嗎!”

跳窗戶?她居然從三樓的窗戶跳下來了?她轉臉看了一眼通往那間房子的門,是那個女人嗎?是那個女人在夢裏控制她嗎?

直到陳熙瑞倒吸氣的聲音傳來,她才從自己的思緒裏清醒,看着眼前的景像,她的心冷了!

“怎麼回事?”陳熙瑞緊張得捏得她的手都生疼了。下一秒,陳熙瑞直接拉着她跑了起來,往下一扇電子鎖的那種銀我的門而去。

再打開,還是她們所在的屋子,前方還是同樣的一扇銀色的門,陳熙瑞的呼吸急促了起來,而她倒顯得淡定了,很奇怪,她的心裏或許已經害怕到麻木了,她現在甚至覺得自己沒有感情,沒有慌張、害怕、恐懼……什麼都沒有。

陳熙瑞拉着她,正要再往下一道銀色的門跑去時,她穩穩的站定了,反倒是讓陳熙瑞也跟着停了下來。

“別停下,接着走,總能找到出路的!”陳熙瑞因爲緊張,說話的語速很快,握着她的手更緊了。

她那顆死寂空洞的心突然有了感動,咚、咚、咚……她聽到了自己的心跳,原來她還活着,如果自己還沒有死,那他!她看了眼陳熙瑞,他沒有必要陪着自己死!那個女人要的只是她而以。

“別跑了!她不會讓我離開的!”是的,那個女人,不!那個女鬼,不會讓自己離開的,這一次沒有人能夠救得了她了,而她要做的……

“陳熙瑞!你離開吧!”她甩開了陳熙瑞的手,對着他笑了,那笑帶着離別。

“幫我謝謝江奇!”轉身,她看向了那間屋子,那扇門下面還有江奇留下的符紙,只是沒有當初那麼牢固了,符紙有一半離開了地面,不知是哪裏有風,輕輕的卷着。

“夜悠然!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離開我!”陳熙瑞的手,再一次的拉了上來,而這一次,不是握,而是鉗制。

陳熙瑞站到了她的面前,眼中是她看得見的堅定與信念。

“我來的時候已經給江奇打了電話了,他正在趕來的路上,你不能放棄,聽到了嗎?而且我也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裏的!”

砰!一陣碰撞的聲音之後,是一陣輕輕的笑聲,很歡快,卻帶着陰狠,很癲狂帶着癡傻,那扇通往那間沒有窗戶的屋子的門打開了,聲音也是從裏面傳來的,她知道是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掙脫了!

她感覺到了陳熙瑞的驚恐,主動的往前走了走,把陳熙瑞擋在了身後,眼緊緊的看着那黑黑的屋子。

又是一陣笑聲傳了出來,屋子裏的溫度正在下降,她感覺到一股涼意正從那扇門裏涌出,長長的吐着氣,她要讓自己平靜一些。

她口中吐出的氣,慢慢的在她自己的面前顯現出來,屋裏,很冷!

一隻手、一隻蒼白到泛青的手從那間屋子裏伸了出來,搭在了門框上,之後還是一陣笑聲,她聽到了陳熙瑞在她的身後,重重的嚥了一口唾沫,她知道陳熙瑞現在一定是緊張到說不出話來了,或許連腳都移動不了。

對於恐懼還有誰能比她更瞭解呢!她淡淡的搖了搖頭,原來當恐懼衝破極限時,最後感覺到的竟然是惑然。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大聲的問道:“你是誰!”可是回答她的只是一陣尖銳的笑聲,那聲音讓她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冰冷的感覺正在侵蝕她的全身。

不自由的就要往後移,可是擡腳後,又放了下來,心裏她告訴自己,別怕!江奇說過,鬼魂最喜歡的就是負面力量,而恐懼就是它們最喜歡的。

“你是誰!”這一次的聲音比剛纔更大了些,而屋裏的笑聲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她的怒吼,停了下來。

漆黑的屋子裏,一隻手蒼白泛青的手搭在門框上,突然,那手離開了門框,伸向了她所在的方向,輕輕的動了起來,那手指上是沒有指甲,指頭尖上一些白色的露了出來,像是骨頭,裏面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來啊!到我這裏來!來啊!”

隨着那聲音,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移動,擡腳、往前,就在落下的時候,她狠狠的將牙齒陷入了脣瓣中,疼痛感猛的擴散開來,擡腳、往後,她定定的站在了剛纔的位置。她不會輸!她也不能輸!

“呵呵……”黑暗的屋子裏,女人再一次癲狂的笑了起來。

然後一個灰色的東西,慢慢的正在接近門邊,她的心已經得到嗓子眼了!她要出來了,她要出來了!

身後是陳熙瑞急促沉重的呼吸,她擡起腳,猛的一下踩上了陳熙瑞的腳背,在聽到他吃疼的悶哼後,她輕輕的說道:“別看她!” 她不知道陳熙瑞是不是閉上了眼,可是至少陳熙瑞的呼吸沒有剛纔那麼沉重了,這是一個好跡象。

當她再看向那黑漆漆的門裏時,那灰色的影像更加近了,只是速度很慢。

砰!又是一聲重重的撞擊聲,只是這一次不是來至那黑漆漆的屋子,而是她們身後。

“沒事吧!”是江奇的聲音。

心裏頓時輕鬆了許多,轉臉看向了江奇,江奇就站在門邊,只是當江奇稍稍移動時,那門猛的忽然關上了,而且很重,就像是有人很生氣的將門重重的摔上了。

“江奇?”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江奇,小聲的問到。

江奇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後的陳熙瑞,下一眼,卻是看向那已經打開的門,那扇門框上搭着一隻蒼白泛青的手的門。

“江、江、奇。”是陳熙瑞有些顫抖的聲音,她聽得出來,陳熙瑞正在克服自己心裏的恐懼,她也知道,陳熙瑞之所以要叫江奇,也只是想證明,他還在,他沒有丟下她。

其實她是真的感激陳熙瑞的,至少陳熙瑞沒有讓她一個人站在這裏,至少陳熙瑞一直與她並肩而立。這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或許換一個人,早就自己跑掉,或是暈倒在地了,而他還在,就在她身邊。

江奇看着陳熙瑞點了點頭後再次將視線集中在了那間黑漆漆的屋子,直到屋子裏那深灰色的影像慢慢的顯現爲實物,出現在門邊。

那是一顆頭,一顆人的頭,那灰色的是頭髮,她現在看清了,而且是藉着這客廳裏的那冷冷的月光,纔看清的,慢慢的那顆頭擡了起來,當她看清那張蒼白的臉時,她楞了一下,不是那個女人!

不是那個臉上有兩個黑洞洞的窟窿的女人!這個女人是誰?她輕輕動了一下身邊的江奇,可是江奇沒有反應,她本想看一下江奇的,可是她心裏卻覺得玄乎,不敢移開眼,加重了些力道,她又碰了下江奇。

可是江奇像是個木頭一樣,楞在了那裏。

“江奇!”她心裏有些着急了,江奇怎麼忽然沒有反應了呢!當她在慢慢的調整了自己的角度後,用眼角瞟了一眼江奇,當她看到江奇那一臉的痛苦時,她不解的皺起了眉頭。

“媽、媽!”江奇的嘴輕輕的動了動,兩個字很輕,可是她和陳熙瑞都聽得很清楚!媽媽?她不解的再次看向了那個從門裏伸出的頭,那是一張蒼白的臉,細看之下是和江奇有幾分相似。

只是她一直不懂,那個黑衣女人的臉,怎麼變成了這樣?

門裏的女人,伸出了手,嘴角微微的揚了起來,像是在笑,可是那笑,看在她的眼中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很陰森。

江奇如同着了魔一般,慢慢的擡起了手,像是想要抓住那個女人的手,她嚇了一跳,大聲的叫了起來:“江奇!江奇!”

可是無論她怎麼叫,江奇的眼還是眨都不眨一下,直直的看着那個女人,不!準確的說是那顆頭。

突然那個慢慢的縮了回去,她更是不解了!直到身旁的江奇開始移動身子,她才明白了,那個女人的目標是江奇!

“媽媽!別丟下我!別丟下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