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彷彿一下凝固了似的。

白小鳳和華青月同時瞪圓了眼睛看着豆豆。

就連悶頭飛行的皮皮也身形一頓。

流氓豆,怕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什麼誤會吧?

鬼王都一口吞掉了,說自己弱,真的很不講道理了呀!

白小鳳擺擺手,也沒想着把那天的事情告訴豆豆。

他目光綻放着精芒,傲然道:“你們不是從來沒見過本大爺的全部實力嗎?這一次,希望神主教有資格讓本大爺全力爆發一次。”

什麼?!

華青月和豆豆如遭雷擊,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

全部實力?

敢情這傢伙,以前展露的實力,每一次,都不是全力呢?

想到這,華青月和豆豆就感覺後背升起了一股惡寒。

要真是這樣,那白小鳳的全力,該有多恐怖?

“主人,你確定自己沒有裝比?”一道疑惑地聲音響起。

是皮皮發出來的!

他也不敢相信白小鳳這話。

這簡直開玩笑呢!

要是以前那一次次虎比鬥法,都沒有展露實力的話。

那不是說,和龍那次鬥法,三劍屠了本龍的肉身,也是打着玩咯?

混蛋啊!

龍不要面子的呀?

白小鳳微微一笑:“有沒有裝比,你們等下不就知道了嗎?”

說着,白小鳳也懶得解釋了。

以前他沒有趁手的法寶,鬥法的時候,全都是施展術法而已。

如今,有了赤梟劍在手,完全能將他的全力徹底爆發出來!

且,爲了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他覺得,值得他動用一次鬼王封印的力量了。

因爲白小鳳的決定,華青月和豆豆明顯的覺得四周的氣溫都變低了很多。

這樣的想法,真的太聳人聽聞了。

讓人光想想,就汗毛倒豎呀。

挑一個神主教,至少在華青月看來,以神主教內部三大堪比七品天師的存在的戰力。

這,已經不亞於華夏的一些僞一流勢力了!

“主人,你的陰力波動很近了。”

飛了大概半個小時,皮皮忽然低聲提醒道。

頓時。

華青月和豆豆的神情肅然起來。

白小鳳從挎包中取出了赤梟劍,平靜地朝着下方的地面看去。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夜色下。

下方的地面上,一座巍峨古樸的城堡好似巨獸一般聳立着。

整座城堡都亮着燈,美輪美奐,好似童話故事裏王子居住的城堡一樣。

但,他卻能清晰地感應到,那股殘留在綠眼吸血鬼身上的陰力波動,就在下方的古堡中。

很多讀者好奇白小鳳的全力到底是什麼境界。

?馬上,就要見分曉咯。

?

〔本章完〕 古堡內。

肅穆寬闊的大廳內。

燈光有些昏黃。

牆上搖曳着一盞盞燈火。

整個大廳都透着一股古老的氣息。

在大廳正上方,赫然聳立着三張黃金打造的椅子。

此時,左側的椅子上,慵懶的坐着一個人。

“該死,簡直該死!那小子爲什麼那麼強?”

綠眼吸血鬼渾身散發着漆黑屍氣,眼中綠芒閃爍,憤怒又驚駭地盯着左肩上深可見骨的傷勢。

任憑他的屍氣如何修補,可左肩上的傷口依舊被陰力縈繞,無法癒合!

這對他來說,簡直是恥辱!

多少年了,已經有多少年沒有被人這麼重傷過了?

“好強的陰力,該死,那小子,到底是哪冒出來的妖孽?”怒火,洶涌着,綠眼吸血鬼一掌拍在黃金椅子上。

轟!

恐怖的屍氣化作潮浪,掀飛了出去,將四周的擺設全都震成了齏粉。

吱呀……

這時,大廳的門緩緩打開。

一個穿着白袍的白髮老者緩緩地走了進來,臉上帶着笑容。

“哼哼哼……薩爾男爵,怎麼一回來就發這麼大的怒火?你已經突破成功了嗎?”

“米萊爾,閉上你的鳥嘴,本座不介意把你這多嘴的混蛋送去見上帝。”綠眼吸血鬼眼中綠光閃爍,憤怒地瞪着走進來的老者。

老者眉頭皺了皺,忽然看到綠眼吸血鬼身上的傷勢。

他驚呼道:“發生什麼事了?我的上帝,你居然被人打傷了。”

對面前這位綠眼吸血鬼的實力,老者再清楚不過了。

整個神主教hào稱擁有三大七品神職,但老者清楚,三大七品神職之一,其實就是面前這位綠眼吸血鬼——薩爾男爵。

且,三巨頭中,薩爾男爵的實力,還是最強的!

自神主教成立以來,和其餘勢力戰鬥過無數次,薩爾男爵受傷這麼重,還是第一次!

這簡直,聳人聽聞了!

吸血鬼本身恢復力就驚人,可面前的薩爾男爵硬生生頂着左肩上的傷勢回來了。

老者可不認爲是薩爾男爵不想恢復傷口,唯一的可能是,薩爾男爵根本無法快速癒合傷口!

綠眼吸血鬼渾身盪漾着屍氣,沉聲道:“別提了,我的米萊爾閣下,這次外出突破,簡直倒大黴了。”

“在我閉關突破的地方,莫名其妙來了幾個華夏天師,我的鬼僕死了,其中一個華夏天師簡直堪稱妖孽,趁我突破虛弱的時候,竟然重傷了我,要不是我跑的快,我的天,我怕是要去見上帝了。”

說着,綠眼吸血鬼眉心處閃爍起妖異冷幽的綠光。

一道道橫紋浮現出來。

赫然是,屍紋三道!

綠眼吸血鬼中,最頂尖的境界!

“嘶~”

老者倒吸了一口涼氣,緊跟着眼珠子一轉,道:“薩爾男爵,你好像誤會了一件事,你是吸血鬼,死了是見不到上帝的。”

“……”綠眼吸血鬼。

這老混蛋,關注的點是不是有些詭異了啊?

簡直fuck!

頓了頓,老者又問:“這麼說,男爵你這次是沒有突破成功了?”

綠眼吸血鬼無奈地點點頭,嘆了一口氣:“我當時已經在關鍵時刻,若不是那幾個華夏天師打擾,我現在已經突破成功了。”

“哦~我的上帝,這簡直是噩耗,薩爾男爵還是先將傷養好,再求突破吧。”老者雙手懷抱在胸口,一臉慈愛的模樣。

“哼!”綠眼吸血鬼身上盪漾出一圈屍氣,“將消息散發下去,讓所有神職人員出洞,那幾個華夏天師,我要讓他們出不了巴黎,這,就是招惹我的代價!”

殺意,從綠眼吸血鬼身上洶涌而出。

整個大廳的氣溫,驟降到了冰點。

老者眉頭緊鎖着,清晰地感應到綠眼吸血鬼身上的殺意。

他也完全理解,吸血鬼突破之際是極其困難的,甚至比任何一種xiū liàn方式的突破更加困難。

薩爾男爵能用僅僅三百年時間,成爲屍紋三道的綠眼吸血鬼,已經是吸血鬼中的絕世天驕。

綠眼突破紅眼,那就是質的變化。

但,現在卻被人打擾,以至於突破失敗。

這簡直和殺了薩爾男爵沒什麼區別!

老者深吸了一口氣:“殺,當然得殺!那幾個華夏天師不僅壞了薩爾男爵的好事,更是挑釁我神主教的威嚴,但,巴黎華夏天師也有很多,請薩爾男爵提供那幾個華夏天師的具體信息。”

“兩個人,一個女鬼,一個蛟龍鬼。”薩爾男爵語氣冰冷。

“……”老者。

咦!

怎麼,這麼熟悉?

忽然,老者反應了過來,臉色大變:“薩爾男爵,你確定?”

“米萊爾,你這什麼反應?”綠眼吸血鬼一怔。

老者臉色陰沉下來:“也就是今晚,有華夏天師衝着咱們神主教來了,人員配置,和你說的一模一樣。”

“哦?”綠眼吸血鬼獰笑了起來,“那正好了,公私兩仇,一起報了!讓神職人員們全力搜捕那幾個該死的華夏天師,記住,不能殺了他們,我,要親自了結他們,吸了他們的鮮血!”

米萊爾點點頭,可緊跟着他就沉思了起來。

他低聲道:“或許,下屬的那些神職人員很難查找到他們的蹤跡呢,連薩爾男爵都能重傷的華夏天師,實力一定非同小可,他們,這次是來者不善了。”

“那又如何?” 夢裡夢外花半開 薩爾男爵身體端坐起來,豪氣道:“敢對付我們神主教,只要他們還在歐洲,那,就逃不了,等我傷勢恢復,就是徹底殺死他們之時!”

然而。

話音剛落。

轟隆隆……

外邊一聲晴天霹靂般的巨響,大廳都隨之震顫了幾下。

就彷彿,古堡被一枚巨炮轟擊了一炮似的。

突兀的變化,讓薩爾男爵和米萊爾同時一驚。

“怎麼回事?”

薩爾男爵立馬怒斥道。

他很憤怒。

今晚被人打擾,突破失敗,讓他滿腔怒火。

此時回到老巢,竟然還出現了這麼大的巨響,簡直不讓人好了啊!

砰!

話音剛落。

大廳大門被人撞開。

一個穿着風衣戴着鴨舌帽的男人衝了進來:“稟報兩位主教,古堡大門,被人……轟碎了!”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炸響。

綠眼吸血鬼騰地一下站起來,滿臉驚駭。

而米萊爾老者也是身軀一震,駭然地看着那個衝進來的男人:“是誰?誰這麼大膽子,敢轟我們神主教的大門?”

男人深吸了一口氣,道:“疑似,疑似那幾個衝着我們神主教來的華夏天師。”

薩爾男爵和米萊爾老者頓時原地凌亂了。

我的天!

那幾個華夏天師到底哪來的膽子?

他們剛纔還想着等薩爾男爵傷勢恢復好了,再搜捕擊殺呢。

一轉眼,那幾個華夏天師就跑來轟碎了古堡大門?

這……太特麼囂張了啊!

〔本章完〕 夜空上。

皮皮巨大的身軀盪漾着磅礴的陰氣。

白小鳳傲然立在龍頭之上,手中赤梟劍綻放着妖異紅光。

華青月和豆豆目瞪口呆地看着下方古堡。

此時,古堡大門口煙塵漫天,火星散佈,原本存在的古堡大門早就變成了廢墟。

而古堡內,密密麻麻身穿白色長袍的牧師正如同蟻羣一般,瘋狂的朝着古堡大門匯聚過來。

“一,一劍斬塌了古堡大門?”

華青月有種恍若做夢的感覺。

下方的古堡,可是中世紀流傳下來的。

那時的古堡,除了彰顯地位,還具有一定的防禦性。

儼然就是一座小型城池。

而古堡大門,也被打造的堅固無比。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