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飛張揚宣告着自己的迴歸,在陸老爺子的宴會上面,毫不猶豫的拍了陸頭爺子一巴掌。

將整個宴會攪得天翻地覆人仰馬翻,徹底以不歡而散改的直接離開。

恐怕這件事情換作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做到,可他卻是龍神!

“你們就是一個廢物!我已經給你們配備了最先進的武器!現在居然眼睜睜的放任一個人離開你們,還有什麼用?”


“不好意思,這一次的佣金我們退給你,但是這個人我們得罪不起!”

這是來自於僱傭兵心裏面的一種直覺,源於對於猛獸的直覺。

說完那些僱傭兵便也毫不猶豫的離開這一次,簡直就是丟臉丟到家了。

“公然和我宣戰,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實力!今日之後你們誰若是再敢和秦飛有任何的合作,那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陸老爺子如同鷹眼掃過了在場的衆多來賓陰森的說道。

在場的衆多嘉賓可個個都是猴精,一個消失了五年回來的窮光蛋。

還有一個人聲鼎沸,隻手遮天的陸老爺子他們自然知道該如何選擇。 “陸老爺子您就放心吧,不過只是一個窮光蛋而已,恐怕也就有一點身手罷了,但是沒有任何的學識,沒有任何的援手,能闖出怎樣的天際,我們當然會選擇你!”

其中一個人率先無比殷勤的在旁邊說道。

又一個人開了頭,剩下的人自然也迫不及待的在旁邊表達自己的忠心。

陸老爺子這才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

可是在場的這麼多人都不知道,秦飛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幫助。

甚至說秦飛只需要揮一揮手,他的那些手下便會毫不猶豫地打造出一個寶座讓他坐上。

等到秦飛離開了這個宴會廳後,只感覺一陣的神清氣爽。

而就在這時一個電話突如其來的打了過來,秦飛一看正是林雨晨的電話。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飛收斂了剛剛的那一分戾氣,溫柔的說道。

“你過來救救我好不好?我被人纏上了!”

林雨晨的聲音之中帶上了幾分的驚恐,她刻意壓制住自己聲音之中的哭腔求助道。

“是誰?”

秦飛早就已經將林雨晨化入到了自己的羽翼之下,牢牢的保護住。

可現在居然還有人敢敢冒犯林雨晨,簡直就是在冒犯着他。

“在秋山上的賽車場!是王家的人……”

林雨晨下意識的迴應道。

“你在那邊好好的等着我,我立刻就過來!”

秦飛緩慢地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這纔在聲音之後迴應的一句。

隨後他直接一腳油門將車子開到了秋山上面。

掛斷了電話之後,林雨晨的心裏面略微有些後悔。

秦飛現在自己都是一身的麻煩,可他卻還偏偏將電話打給了她。

而且在這種情況之中得罪王家也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林雨晨思考一番之後,便想要直接打電話,不要讓秦飛過來,可就在下一秒,她的身後就貼上了一個噁心的人。

“怎麼在和誰說話呢?我早就已經說過了,你只要乖乖的待在我的身邊,整個林家都是你的囊中之物,還有那個林雅,什麼事兒啊?”

黃毛小子勾起了林雨晨的下巴,在旁邊悠哉悠哉地說道。

“而且你之前惦記的那個窮小子,我聽說貌似也回來了,不過是個窮小子而已,我會讓你乖乖的屈服的!”

那個黃毛小子甚至還故意在林雨晨的耳朵旁吹了一口氣,調侃地說道。

“等到他過來了,你就不會再敢說出這樣的話了,現在我奉勸你最好離我遠一點,我嫌你噁心!”

林雨晨雙手緊攥成拳,用盡全身的力氣,這才剋制住,不讓她在面前這張讓她憤怒的臉上揮出一拳。

“哎喲哎喲,現在你居然還長了脾氣不成?”

黃毛小子像是見到了什麼稀奇的事情,在旁邊大聲地說道。

“走吧,跟爺上車也讓你體會體會,什麼叫做風馳的速度!”

黃毛小子現在甚至想要不顧林雨晨的意願,強行拉她上飛車上面。

“我說過了,我不想過去,你最好別逼我,不然我可不知道自己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出來!”

林雨晨直接毫不猶豫的抽出了自己包裏面的小刀威脅道。

“真沒想到現在的小貓居然還有了脾氣,居然還敢對自己的主人耀武揚威的!”

黃毛小子直接怒了,一把抓住了林雨晨手上的小刀,筆畫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有本事你就割呀,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林雨晨平時可是連一隻雞都不敢殺的人。

更別說是讓她動手了。

“她不敢,我敢!”

林雨晨的手突然被另外的一雙手握住,隨後毫不猶豫的用力割壞了一個這個黃毛小子的脖子。

刺痛瞬間涌來鮮血噴濺而出,秦飛動手還算是有些分寸,並沒有割到大動脈,只是劃傷了皮表組織而已。

可這也足夠讓這個黃毛小子不斷的叫囂,像是沒見過世面一樣。

“你們居然真的敢動我!你出去打聽打聽!我王凱澤什麼時候遭受過這樣的一分屈辱?”

王凱澤在這邊不斷的叫囂着,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傷口,上躥下跳,像只猴子一樣。

“不是你說讓我們動手的嗎?我們怎麼可能不聽從這樣的命令?”

秦飛呵呵冷笑一聲,毫不猶豫地護住了林雨晨。

他還真沒有聽說過這麼無理的要求,自然也不會不聽。

王凱澤一下子略微有些語塞,就連手指都忍不住的在旁邊微微顫抖。

他剛剛的確是說出了這樣的話,可並不代表他真的是這樣想的。

“你就是林雨晨口口聲聲說的秦飛吧,看起來就是一副窮酸的樣子,我奉勸你最好還是別糾纏林雨晨了,不然我搞死你!”

王凱澤旁邊的那些人直接帶來了醫療紗布,他還在那邊不斷的大呼小叫着說要弄死秦飛。

“那你就過來試試看!”

秦飛平靜得說道。

而原本在一開始叫囂的王凱澤,現在卻略微有些害怕。

空氣之中略微有些凝固而打破這時凝固的,便是身後呼嘯而來的跑車的聲音。

“王哥,你這車子還不錯!”

黃凱毅興奮的跑了過來,就連表情之中都帶上的幾分的興趣。

王凱澤在看到了一邊的黃凱毅後,眼神之中,確實突然之間多出了幾分興趣。

“你剛剛不還在旁邊叫歡,有本事就和我的賽車手好好堂堂正正的比試一場,這裏可是著名的賽車場,既然你過來恐怕就早有準備吧,只有最帥氣的賽車手纔有本事抱妞而歸。”

王凱澤在一側得意洋洋的說道,眼神中多出幾分逼迫。

黃凱毅也算得上是相當不錯的賽車手。

王凱澤有這個確信的能力,可以相信黃凱毅絕對不會輸給秦飛。

“還是別了吧,他可是獲得了好多的獎項,我害怕……”

林雨晨下意識的想要阻止秦飛。

“沒問題,不過就只是賽車而已!”

秦飛冷冰冰的在旁邊說道。

制止住了一邊的林雨晨。

“不過林雨晨本來就是我的,你現在的這個賭注沒什麼意思,不如我們定一個輸贏,若是我輸了我就跪下磕頭,可若是你輸了也給我跪下磕頭!”

王凱澤突然又多出了幾分別的興趣。 “磕頭認錯?”

秦飛無意識的喃喃出聲,半晌後輕蔑的哼了一聲。

“看來你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給自己找一個祖宗了?”

王凱澤的臉色漲的通紅,雙手緊攥成拳,他看着秦飛不屑的表情,只感覺熱血衝頭。

“就問你敢不敢?”

“看來還是一個毛頭小子,這幾句話居然就已經忍受不住了!”


秦飛在旁邊嘖嘖出聲,要知道,在曾經的戰鬥之中,他可是無數次在泥地裏面打滾,挺着鮮血前行。

這一樁樁一幕幕之事,哪一件不比言語之中的刺激,要讓人更加爲之恐懼。

可秦飛手底下那羣戰士,甚至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的多餘表情,他們腦海之中只堅信這一件事情,那就是服從命令!

“當然可以!”

秦飛直接一口答應下來,勾勒起脣角。

這可是別人衝上來想要讓他打臉,正好他現在的手有些癢,何樂而不爲呢?

“你瘋了是不是?這可是賽車,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衝到山下!而且那個黃凱毅可是在整個賽車界都赫赫有名的人!你和他比試無異於是必敗無疑!”

現在林雨晨的心裏面幾乎更加的後悔。

秦飛過於衝動,完全沒有半分收斂鋒芒之色。

這樣的人過剛易折!

萬一他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怎麼辦?

“放心吧,我還真沒把這幾個毛頭小子放在心上!”


秦飛安撫的拍了拍一邊林雨晨的肩膀,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