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心中寒意更甚,原本他還想著看在歐拉這麼配合的份上,饒了歐拉一命的,但是現在,他必須死!

從來只有秦穆然利用人,還沒有人利用過自己!

「告訴雷神,照原計劃行事!」

秦穆然看了眼安德烈斯,說道。

「是!」

說完,門外突然傳來了腳步聲,緊接著,便是有幾名海盜來到了秦穆然的房間里。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武曲星先生,我們老大請你過去!」

海盜看著秦穆然說道。

「好!」

秦穆然點點頭,同時目光示意安德烈斯保護好自己的岳父和岳母,自己則是跟著那群海盜,向著歐拉居住的地方走了過去。

當來到歐拉居住的地方,秦穆然第一眼便是看到歐拉的身旁還坐著一個身著黑色長袍的男子,而他的身後,同樣站著幾個身著黑袍的男子。

「海皇殿的人!」

秦穆然心中一稟,能夠坐在歐拉身旁的,恐怕在海皇殿的身份也不低啊!

「武曲星先生,早上好!」

歐拉看到秦穆然到來,臉上立刻堆著笑容。

「歐拉先生,早上好!」

秦穆然回道。

「你來的真是太巧了!今天,我也有一位朋友過來,正好,你們還是老相識,我介紹給你認識一下!」

歐拉一邊說著,一邊引著秦穆然看向坐在一旁的黑袍男子,道:「武曲星先生,這位是海皇殿的海鬥士!海鬥士先生,這位是冥王殿的武曲星先生!」

秦穆然聽到對方是海鬥士以後,整個人一愣!

俗話說的好,不是冤家不聚頭,上次在罪惡之城,遇到的就是海鬥士,結果讓這丫的給跑了,沒想到這一次,在歐拉島遇到的還是海鬥士!

還真的是緣分啊! 而李肅他就是這個驅魔道士,以前,大家可能只聽說過驅魔道長,驅魔道人等等之類的,但李肅他,他是驅魔道士,他雖然說,是驅魔道士,但是,他不一定就比那些什麼驅魔道長要差了,李肅他的人品,他的道法,那都是。

那都是很不錯的,道法之高深,可以斬妖除魔,人品之好壞,可以捨己爲人,相信大家都知道,什麼纔是最重要的,沒錯,那就是生命,但李肅他,他可以不要生命,只要死得其所就行,做人也很低調,基本上都是別人欺負他。

他從來都不會去欺負別人,李肅視金錢爲糞土,但爲了救人,他卻是盡心盡力,但總還是有一些,他不一定能夠全部都救到,但只求問心無愧,人活一口氣,而李肅他的那口氣,就是濟世救人,記得簡介原來就是這麼寫的,但。

但現在好像已經改了,雖然是改了,但李肅他的那種精神,卻是已經深深的印入大家的腦海中了,所以,簡介不再重要,無非是,換了一點點東西,不至於太,太那個,至於是哪個,也就不多說了,好了,接下來繼續看文,看看。

看看李肅不能說話之後,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接下來到底會怎麼樣,會怎麼辦,是不是沒有了李肅,就全懵了,哎,他們是不知道啊,之前的一次任務,李肅他是又不能說話,又不能使用道法啊,也是不能以任何。

不能以任何的方式告訴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那次的任務,李肅他就彷彿是一個“旁觀”的任務參與者一樣,但是,他好像也殺了一隻鬼魂,那次的任務,記得最後的生死,就掌握在蘇姍她一個人的手上,記得好像是蘇姍吧。

還有劉堅,好像是還有劉堅的樣子,那次任務,總的來說,也是非常危險的,幸好最後,蘇姍她還是投對了,好像是,記得是投給了蕭,蕭什麼去了,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好了,不說那一次的任務了,反正都已經過去了。

死的任務參與者們也不能復活了,沒死的任務參與者們,以後會不會死,那就要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反正還是這句話,看運氣和天意,是生是死,誰都說不準,和大自然相比,人們只不過是,是脆弱的。

是脆弱的生命而已,和時間相比,人的一生,只不過是曇花一現,可悲可悲,卻又可憐可憐,但最能表達的是,某人記得,曾經的一次,在長沙寧鄉,在那裏待了一段時間,記得有兩個人,他們說的話,某人現在還記得,他們是。

他們是這樣說的,“這個小夥子,人長得帥,人也好,又有禮貌,但是,就是說,他也會那個”,然後另外一個人說,“是啊,他也有那一天,人是帥,人是好,但他也會那個”,大家知道,這個“那個”到底指的是哪個嗎。

其實,他們口中所說的那個,也就是,死亡,就是說,某人再帥,再好,再有禮貌,但某人也是會死的,總有一天,某人不再年輕,某人也是會死的,當時,某人聽到這話,也許是年少氣盛,也許是年少無知,但是,某人心裏。

奧特曼戰記 心裏也有那種感覺,也有他們那種對世間的人生看法,但某人覺得開心的是,他們覺得某人是一個好孩子,死了可惜,但卻也是要死的,是啊,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人總有一天是會死的,這猶如曇花一現般的生命,它。

它又該何去何從,輪迴,是否又真的存在,但就算是輪迴了,又能,算了,算了,也不想再繼續說下去了,感慨萬千,珍惜眼前,明天,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多一份善良,總是好事,總是好的,善良,它甚至是有一個地步。

一個不知道是對還是錯的地步,這個,如果說起來,話就長了,那我們就還是下一次再說算了,現在,繼續,真的要繼續看看李肅他們了,也許,還有其它的邪物,但估計,是絕對會有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會有多少而已,也許。

也許是,就只有那一隻女屍,但也有可能是,之前李肅所經歷過的任務,任務裏的邪物都會來,難道說,第十次任務,它是最後一次任務,但也是大結局,就是說,到時候所有的邪物,當然咯,只是李肅他一個人所經歷過任務。

邪物也只是李肅他曾經任務中的,因爲,這是他,這是他的第十次任務,所以,來的邪物,那當然也只是他曾經任務中的,不可能是其他人,是其他任務參與者們曾經任務中的,當然,還有一個就是,他們好像這次都還是第一次。

第一次任務吧,所以,也就沒有曾經之說,但是,也已經足夠了,李肅他之前曾經過的任務,裏面的邪物也不少了,就看李肅他到時候還記得它們莫,也許,還記得吧,不知道李肅他會不會後悔,當時如果自己有能力,爲什麼。

爲什麼沒有把它們都通通消滅掉,反而讓它們再有機會害人,這就是李肅,仁慈過頭了吧,過分仁慈,到底也是不是一種錯呢,一種錯誤呢,這個,有誰知道呢,當時的仁慈,沒想太多,還有以後呢,李肅他怎麼就那,那麼仁慈呢。

“我們都傻了,看着李肅幹嘛,李肅他可是不能說話”,秦風他現在是有什麼就說什麼,他也不怕得罪人,更不怕大家會羣毆他,到了現在,秦風他也知道,大家的心,都是一起的了,命,也是一起的了,不分彼此,只爲能夠。

能夠一起活下去,這就足夠了,在任務世界裏,是應該這樣,本來就已經很可憐了,如果還自相殘殺,還互相提防的話,那麼,任務難度只會更高,絕對不會變低,李肅他要做的就是,保護大家的安全,保護所有任務參與者們。

任務參與者們的安全,“我們大家找找看,再仔細的看看,這裏雖然是不小,但是,也就這麼大,應該能找到的。” 海鬥士聽到是冥王殿的武曲星,當即抬起頭來,看向秦穆然。

可是,當看到秦穆然的面貌以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同樣的臉頰,同樣人畜無害的笑容,但是卻讓海鬥士一直難忘!

冥王哈迪斯!

竟然會是他!

「怎麼會是你!」

海鬥士看著秦穆然驚呼道。

「呵呵,怎麼不會是我!海鬥士,好久不見!」

秦穆然冷笑地看著海鬥士道。

「歐拉,你竟然和他在一起!」

海鬥士怒目看著歐拉,道。

「他們來找我合作,難道就不可以嗎?海鬥士,你們海皇殿管的太多了吧!」

歐拉看著海鬥士這個樣子應該也是認識秦穆然的,只是他覺得海鬥士這樣子是在責問自己為什麼和冥王殿的人在一起,頓時有些不悅的回道。

「混蛋!這是一個圈套!給我殺!」

因為上一次的陰影,導致現在海鬥士對於秦穆然有著發自內心的恐懼。

「嘭!嘭!嘭!」

海鬥士不過一聲令下,他身後的幾名海皇殿的人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槍來,對著秦穆然便是殺了過去。

「靠!」

哪怕秦穆然都沒有想到這個海鬥士說出手就出手,完全不按照套路來,頓時一個翻身,便是躲在了沙發後面,密集的子彈朝著秦穆然和歐拉打了過去。

「來人,給我打!」

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給槍了,歐拉的火氣也是大,對著外面喊道。

其實,不用歐拉說,就在剛才槍聲響起的時候,外面守護的海盜們已經感覺到了異常,要知道能夠進入歐拉別墅里的,都是被繳槍的,現在卻響起了槍聲,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哐當!」

別墅的大門被推開,從外面衝進來了十幾個持槍的海盜。

「嘭!嘭!」

海皇殿跟隨著海鬥士的這群人可都是響噹噹的精銳。

當這群人衝進來以後,海皇殿的那群人便是發現了,隨即,槍口便是對準了大門。

扳機扣動,黑漆漆的槍口噴吐著火舌,剎那,還沒有弄清楚情況的海盜們便是一個個成為了活靶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密集的槍聲,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海盜加入。

在自己的大本營中,竟然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僅僅是對於歐拉海盜團的鄙視,更是對於他們自身的蔑視!這無論誰都是沒有辦法容忍的。

「嘭!」

歐拉怒火中燒,看到自己的人來多了,底氣也是足了!

雖然你是海皇殿又如何!你是五大神殿之一又如何!這裡是老子的地盤!

是龍就得給我盤著,是虎就得給我蹲著!

歐拉手持手槍朝著海鬥士打了一槍。

可是下一秒,他的目光就驚呆了。

因為黃橙橙的子彈擦著空氣,攜帶著高溫與能量,沖向了海鬥士。

打在了海鬥士身上穿著的那件黑袍,可是海鬥士卻絲毫沒有受傷,子彈被擋了下來,竟然是無法穿透黑袍!

「見鬼!」

歐拉睜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歐拉!你竟然想要殺我?」

海鬥士目光之中滿是寒冷的殺氣,一道寒光閃過,海鬥士手中不知道從哪裡拿出類似於釣魚線的武器,寒光肆無忌憚地在房間里飛舞著,所過之處,人頭飛起,直接便是被梟首。

「啊!」

歐拉眼疾手快,身形一閃,便是躲在了一處牆壁後面。

銀絲橫掃牆壁而過,留下一道足有五厘米深的痕迹,看的歐拉的心臟砰砰直跳。

什麼樣的人,利用這麼細的銀絲能夠造成這樣的威力啊!

不過,此時也不是歐拉能夠深究的,因為海鬥士他們明顯是有備而來,哪怕在自己的地盤,這群人的戰鬥力也是異常恐怖的。

「武曲星,我們聯手,解決掉海鬥士再說!」

歐拉想到了躲在沙發後面的秦穆然,看著他說道。

「不好意思,這件事,還是你們先解決吧!我可不想摻和你們的事情!」

秦穆然看著歐拉和海鬥士,冷笑一聲,隨後一腳踢出,身前的沙發驟然間飛出,作為掩體秦穆然一腳蹬地,有如炮彈般彈射出去,直接破碎窗子,沖了出去。

秦穆然剛剛衝出去,面前已經是殺來黑壓壓的一片持槍的海盜。

看到秦穆然沖了出來,這群海盜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是扣動扳機,朝著秦穆然突突。

「嘭!嘭!嘭!」

無數的子彈朝著秦穆然射了過來,秦穆然臉色不變,體內,勁氣爆發而出,目光所致,子彈的速度都無限放慢了不知道多少倍。

「嗖!嗖!嗖!」

秦穆然速度快到了極致,一會兒左邊奔跑,一會兒右邊翻滾,不停地躲閃著向著他密集射過來的子彈。

「死!」

秦穆然身形根本就捉摸不透,一名海盜只覺得眼前突然一黑,秦穆然已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轟!」

秦穆然一拳打出,那名海盜頓時身體就被打爆了!

鮮血四射,血液有如煙花般綻放向四周,這種最為直觀的簡單粗暴的打鬥,震懾住了身旁的人,一個個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看起來這麼斯文的一個人動起手來,會這麼的狠辣。

頓時,握著槍的手他們猶豫了。

可是這一猶豫,便是給予了秦穆然無限的機會。

秦穆然那抓住他們遲疑的這一瞬間,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根針灸用的銀針,兩指夾著銀針,橫掃而去,化身成為了利刃。

只見人群之中,秦穆然不斷地遊走著,一道道寒光在人群之中走過,一道道微不可見的血箭射出,那阻攔秦穆然的海盜們的脖子上都不知道怎麼的就出現了一道划痕。

可是下一秒,他們統一感覺自己的身體僵硬了起來,隨後開始劇烈的抽搐,呼吸困難,面色漲得通紅。雙手不由自主地扔下了手中的槍,捂著自己的脖子。

「嘭!」

我的前夫有點渣 一個倒下,緊接著,便是一片倒下。

秦穆然的速度太快了,有的人不過剛剛反應過來身旁有人倒下,可是下一秒,自己也發生了同樣的反應,一個個接著一個個的倒在地上,沒了聲息。

這一刻,這群海盜才知道,秦穆然遠比其他的人更加的狠辣!這才是他們真正不能夠招惹的人,簡直就是一個幽靈!一旦遇到,等待的就只有死亡! 劉美熙在這個時候,也只好這麼說道,但到底是不是這樣,誰又能知道呢,李肅他現在連話都不能說,所以,問他也是沒有用的,當然咯,其實劉美熙她說的也有道理,這裏也不是太大,總能找到的,何況又沒有時間限制,那還。

那還不是,可以隨便找,可以隨意找,只要能找到就好了,管它什麼時間的,再加上有李肅在,妖魔鬼怪又怎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現在大家就是有這麼囂張,李肅,李肅啊,他是誰,妖魔鬼怪在他面前又算得了什麼,有時候。

有時候,就是要囂張一點,要不然的話,別“人”還以爲自己好欺負,當然咯,李肅他這個人,要他兇一點,他可能都不會,還是程陌和秦風二人要厲害一點,人,果然都不是一樣的,但李肅他,也不是說,他真的就很弱,而是。

而是,他不想,他不喜歡去欺負別人而已,當然咯,也是不怎麼想別人來欺負他的,這不是廢話嗎,難道誰還願意別人來欺負自己啊,又不是有什麼問題,那個什麼虐什麼的,李肅他可是正經人,也是正常人,他唯一不正常的。

唯一不正常的就是,他有道法,他有普通人沒有的道法,他有普通人沒有的天生陰陽眼,而這些東西,是用錢都買不到的,買不到的東西,但恰恰是,李肅他都有,而他也是註定,這輩子要斬妖除魔的,他無怨無悔,他只有。

他只有一個原則,那就是,學道之人,遇魔斬魔,遇妖除妖,其實意思都是一樣的,斬妖除魔,斬魔除妖,都差不多,反正就是那個意思就對了,李肅他自知,如果真的死了,如果真的是因爲在斬妖除魔的時候,那麼,也就這樣。

也就這樣吧,人生不過是曇花一現,李肅他曾經就是看到了這四個字,然後又去找了相關的解釋,嗯,覺得有道理,真的是曇花一現,是啊,好了,不多說了,接下來繼續看文,第一層,其實李肅等人已經找得差不多了,很明顯。

很明顯,伽椰子它不在第一層嘛,那麼,就應該去第二層找啊,但是,第二層的樓梯,在哪裏,好像沒看到啊,奇怪,連樓梯都沒有,那怎麼上去,而任務參與者們,現在還不知道有第二層這個事情,還以爲就只有一層呢。

但其實,第二層,第三層,它都是有的,只是李肅等人現在還沒有找到而已,那麼那個樓梯口,到底在哪裏呢,是在,“大家有沒有覺得奇怪,這棟房屋,我感覺它,好像不止一層似的”,劉美熙這麼說完之後,葉黎她馬上就。

就說道:“是啊,我也感覺,它到底不止一層,難道,難道說,它真的還有二層”,這個葉黎,她也有這種感覺,那,那不知道程陌和秦風二個人,他們有沒有,也許,可能,他們也有,哎,這下真的是,也不知道到底第二層。

到底第二層在哪裏,但是,李肅他也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沒辦法,他是人,他不是神,如果它是神,那麼就好了,等下,什麼亂七八糟的,又李肅他是神了,他是道士,但是,他是真的沒有辦法,唯一,只有什麼一個辦法。

到底是什麼辦法呢,這個,李肅他也不知道,切,這等於沒說啊,法克,“我也感覺到了好像是不止一層”,秦風在這個時候,突然說道,但是,李肅他,他真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哎,大家不知道啊,不是李肅他不想說啊。

而是,他不能說話啊,就程陌,就他現在沒有說話了,他是可以說話的,那麼,他有沒有感覺到呢,也許,也許,看看他接下來怎麼說啊,“嗯,我好像,好像也是感覺到了”,果然,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都感覺到了,但是。

但是感覺到了,又有什麼用,還不是一樣,不能找到路,不能找到樓梯,哎,沒有辦法,這是,這是命,哎,真的是命,沒有樓梯的命,丫的,真的不知道到底在說什麼了,什麼命啊什麼的,李肅,這時,李肅他也感覺到不對了。

嗯,沒錯,好像是,有邪物,有一股不知名的邪氣突然出現,這是,難道又是魔王它,隨後,李肅等人只見,真的有樓梯出現了,這是,突然出現的樓梯,那麼,意味着,意味着真的有第二層,嗯,沒錯,是有第二層的,只是。

只是,這個樓梯,它要怎麼上去,這是什麼樓梯,哎,搞不懂,太恐怖了,樓梯臺階上,全部都是血,這就不說了,還丫的,有死人腦袋在上面,“這~”,秦風他看到這一幕之後,有點說不出話來,說話,說話,這還說什麼。

都這麼恐怖了,到底上不上,不上,可能嗎,這必須得上,這是沒有辦法的,哎,李肅他倒是不怕的,但是,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他們不怕就見鬼了,不,見鬼了,他們都還是怕的,這麼可怕,這麼恐怖,血啊,是真的。

是真的血,還有死人腦袋,真的是虧魔王它想得出啊,太特麼,太特麼嚇人的,哎,沒辦法,這是任務,這是在任務世界,在任務世界裏,誰敢不聽魔王它的話,就連李肅,他也得上,一樣的,不上就是一個字,死,沒有其他。

沒有其他的下場,就是一個死字,所以,上吧,還是上吧,任務參與者們之間,沒有過多的語言,那麼,就只有上了,上,“我們上去吧”,劉美熙向大家說道,她一個女孩子,她也是很害怕,但是,在此時,她也不得不,還是。

還是得先顧着大家的情緒,怕大家一時之間害怕,哎,劉美熙啊,她真是個好女生,懂事,聽話,可惜李肅他個,他就只喜歡陳婷,也不知道陳婷她到底有哪一點好,能讓李肅這麼死心塌地的只喜歡她一個人,還是,李肅他就是個。

李肅他是什麼,這個暫時先不說了,還是先說說,到底是怎麼上去吧,難道就這樣上去,可是,那血,爲什麼。 凡是阻攔自己的人,秦穆然統統沒有放過,出手狠辣,不帶任何的留情。

這群人都是海盜,他們若是不對自己出手,或許秦穆然也不會放過。

因為他們每個人手中都沾染了太多無辜人的性命,這群人死有餘辜!

「嘭!」

秦穆然突破出去,便是徑直向著自己住的地方奔了過去。

另一邊,在秦穆然離開別墅以後,安德烈斯便是帶領著陸天龍和夏雨荷,向著營地外的沙灘與雷凱等人集合。

當安德里斯帶著他們來到海邊將陸天龍和夏雨荷交給雷凱以後,耳邊便是傳來了激烈的槍聲。

「這是……」

安德烈斯臉色一變,他想到了秦穆然和海皇殿。

「島上動手了?」

雷凱臉色也是一變,立刻聯繫在監獄洞穴上面觀察的曲天馳。

「是!目前三方混戰,老大剛剛突圍返回別墅!」

曲天馳通過望遠鏡將秦穆然的動態告訴給雷凱道。

「老曲,你時刻注意老大,如今整個歐拉海盜島都亂了起來,我讓火狼趁機帶著人去將監牢里的夏國公民帶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