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爲了進一步拉攏城主,問城主:“我聽說城主的兒子自幼身患重病,常年生活在暗無天日的房間內?”

秦巖在城主府的時候,很奇怪城主爲什麼那麼喜歡自己的外甥,而自己的孩子爲什麼沒有在身邊,經過詢問下人才知道城主是有自己的孩子的,只是身患重病不能出門。

城主急忙問:“仙帝難道可以治療小兒的病?”

李天霸搶先一步對城主說:“城主你孤陋寡聞了吧,我家主人什麼疑難雜病都能治療。”

城主雙手作揖對秦巖說:“仙帝如若能治癒小兒的惡疾,我願生生世世追隨仙帝,來報答仙帝。”

秦巖見城主對外甥的態度,明顯能感覺出城主是一位特別愛護孩子的人,妹妹家的孩子都能當親兒子對待,自己的孩子更不用提了,把他兒子治癒對他來說是順手之勞的事情,對城主來說會是天大的恩惠。

秦巖說:“走吧,帶我去他的房間。”

城主把秦巖帶到他兒子的房間後,秦巖着實吃驚,房間內一點不好聞的氣息都沒有,全是大自然清晰的味道。可見城主對孩子的愛之深,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受一點點的苦,真是可憐天才父母心了。

秦巖瞬間想起了自己的小時候,那時候他家很窮,父母把好吃的都留給他,看到此景就算城主不歸順他,他也會把這個孩子治癒。

秦巖走到窗前見到了一顆小樹,除了頭其餘的全部都是樹幹,樹幹很多地方都已經乾枯,有的枝幹甚至已經有些腐爛。由於惡疾導致城主兒子沒有完全幻化好。正常的樹應該是能夠獨立走動生活的。

城主走到窗前,把自己的靈力輸送了一些給他兒子,他兒子乾枯腐爛的枝葉稍微有一些好轉。

秦巖想怪不得城主作爲萬年老樹法力卻不符合萬年老樹該有的,原來是輸送給了他兒子。

秦巖看了一眼他的兒子就知道他的兒子缺機質跟中微量元素,這兩種物質世界上只有他一人能夠提煉出來。

秦巖對城主說:“令公子沒有什麼大礙,我今天晚上給他提煉一顆仙丹,明日給他服用,他的病就能痊癒。”

聽秦巖說他的兒子明天身體能夠康復,城主頓時跪在秦巖面前說:“謝謝仙帝的大恩大德,以後我願爲仙帝效犬馬之勞。”

秦巖把城主扶起來對城主說:“城主無須客氣,我統治了樹人世界以後,還得有勞城主當祭司來統領樹人世界”

什麼?要我統治樹人世界?城主聽了秦巖的話,非常的驚訝。城主說:“我的法力在六位城主中屬於最低的,我何德何能能治理樹人世界呢?”

秦巖從身上拿出了一顆仙丹對城主說:“你把它服用後,你這些年來輸送給你兒子的靈力會回到你的體內,還會比自己原有的靈力增加幾十倍,以後你就是所有城主中修爲最高的一位了。”

城主此時對秦巖是非常感恩的,不但救治了他兒子還要讓他當祭司,甚至給他仙丹提升法力。

秦巖對城主說:“我需要一間安靜的房間來爲貴公子提煉仙藥。”

城主說:“我馬上去安排。”

慕容雪菡跟周小雨意識慢慢的恢復過來,不但可以說話了還能獨立的站起來了,唯一一點就是她們兩人發現自己的法力消失了。

慕容雪菡說:“我怎麼發現我的法力沒有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周小雨說:“我跟你的感覺是一樣的,我感覺自己現在就像個廢人。”

就在這時滔天夫人端着藥帶着兩個孩子走了進來,滔天夫人說:“二位姑娘不要擔心,你們兩個中毒太深了,要想恢復到以前的法力需要時間,你們現在能有意識說話已經是很了不起了,普通人要是中了你們的毒估計早已經斃命了。”

周小雨問:“請問您是哪位?”

滔天夫人笑着說:“我是滔天的夫人菜氏,幸得秦巖仙帝的搭救才保住了性命,這兩位是我的孩子。”說着指着她的兩孩子。

兩個孩子齊聲對周小雨慕容雪菡說:“兩位姑姑好。”

慕容雪菡周小雨兩人微微一笑說:“小朋友好。”

周小雨客客氣氣的對滔天夫人說:“有勞夫人照顧了。”

滔天夫人說:“兩位姑娘不要這麼客氣,照顧兩位姑娘是我應該的。”

周小雨問滔天夫人:“我們中的毒是主人幫我們解的嗎?”她迷迷糊糊的時候知道自己身邊有很多人,但是大家說了什麼她早已經沒有印象了。

滔天夫人說:“你們中的毒本來是沒有解藥的,還好仙帝殺了毒王用他的血給姑娘們解了毒。”

聽了滔天夫人的話,周小雨跟慕容雪菡瞬間一陣陣的犯惡心。

慕容雪菡問:“我們喝他的血解毒的?”

滔天夫人說:“聽說給兩位姑娘喝他的血,喂不進去就把毒王的屍體燒了,用薰的方法給姑娘解的毒。”

周小雨睜大了眼睛,那豈不是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毒王那個臭男人的味道了。

慕容雪菡聽了後更是噁心的嚴重,對滔天夫人說:“能麻煩夫人您給我們準備兩個桶嗎?我想洗洗澡。”

滔天夫人說:“兩位姑娘稍等下,我這就去吩咐下人給兩位姑娘沐浴,這兩碗藥是仙帝走的時候給我的方子,讓我按時給姑娘們服用。”

周小雨說:“謝謝夫人了,我們現在就喝。” 滔天夫人端着空碗帶着兩個孩子走出了房間,對於二位姑娘的表現她一點也不意外,她也是女人,女人都比較愛乾淨。她在秦巖他們走後就已經沐浴了。

秦巖在房間忙着提煉仙藥,巫師跟李天霸無聊的在房間裏面呆着。

巫師問李天霸:“仙帝怎麼這麼厲害,疑難雜症都能治療,他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

李天霸說:“他會的可多了,也特別的招女人喜歡,他老婆都已經有好多個了。”

巫師笑着說:“女人多這不叫本事,我告訴你我想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

李天霸上下打量着巫師那張沒他帥氣的老臉說:“就你這樣還想要多少女人就多少女人?真是吹牛不要錢,能可勁吹。”

巫師見李天霸不相信,對李天霸說:“你不相信?”

李天霸說:“我又不是兩歲的小孩子,我不信。”

巫師說:“跟我走,我帶着你見見我的一衆女人去。”

李天霸心想:這老頭不會是傻了吧,在地牢關了一萬年難道精神失常了?

李天霸說:“我沒有閒功夫跟你出去鬧着玩。”

巫師說:“仙帝在房間煉製仙丹,你難道想在房間跟我一起呆一整晚?”

李天霸說:“不然怎樣,跟着你一起幻想自己有很多女人?”

巫師說:“走啦!帶着你去見女人。”

李天霸雖然不相信但是也跟着巫師走出了城主府,城主見巫師兩位走出了府,對身邊的小斯說:“去跟着兩位,看看他們去哪裏,他們的一切花費算在我頭上。”吩咐完城主微微一笑回房間了。

城主畢竟是男人,知道兩個大男人在一起不會甘於寂寞的,他作爲城主不能明着招待他們,只有暗着招待他們了。

巫師在地牢呆了一萬年,別說是女人了就算是隻母豬,他見了都會覺得它像西施。想當年他可是風月場所的常客,巫師一生喜好自由,嫌棄女人麻煩沒有娶妻。

巫師帶着李天霸來到了業城有名的風月場所,他們倆一進門一羣姑娘圍了過來,把他們兩人團團圍住,巫師順勢左右手臂摟着兩位姑娘。

李天霸看見一羣瘦的跟猴子似的庸脂俗粉嫌棄的目無表情,任由姑娘怎麼**他都不爲所動。

巫師看李天霸的樣子以爲李天霸身體有毛病,走到李天霸身邊悄悄的問:“兄弟,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李天霸瞪了一眼巫師說:“你纔有毛病呢?我是覺得這些女的比較平庸,我沒興趣。”

巫師聽李天霸這樣說更加確定了他的想法,他忘記了李天霸是唐朝殭屍了,唐朝以胖爲美的。

巫師說:“那我不跟你一起了,我及時行樂去了。”憋了一萬多年,體內的洪荒之力已經蠢蠢欲動了。

姑娘們聽了李天霸的話以後,紛紛冷哼着走遠了,誰也不搭理李天霸。

李天霸頓時覺得不好意思,他徑自走到一桌子邊坐下,此時城主吩咐的小斯也到了這裏,小斯對老鴇指着李天霸說:“今晚二人的消費全部算在城主府,明天您派人來府內領錢即可。”

一聽是城主府的客人,老鴇對小斯說:“請給城主回話,今晚二人我一定招待好了。”

老鴇畢竟是過來人,苗條的女人不喜歡,那肯定是喜歡胖的了,要是胖的不喜歡,那肯定是有特殊癖好的喜歡同性了。

老鴇在房間叫了兩位異常肥胖的女人出來,平時胖女人的生意不好,老鴇一直安排她們打掃店裏的衛生。

老鴇喊她們兩人出來接客,她們兩人還很奇怪,因爲已經有好幾百年沒人選她們兩了。

上一次出臺還是因爲店裏沒多餘的姑娘,顧客又喝的伶仃大醉的,就便宜了她們兩。

兩胖妞走進大廳,看到非常清醒且身材魁梧的李天霸後,頓時打了退堂鼓,其中一位胖妞對老鴇說:“那位顧客又沒有喝多,我們長這樣她怎麼可能看上我們呢?”

老鴇說:“你們聽我的,現在就去站在他身邊。”

胖妞硬着頭皮走到了李天霸身邊,李天霸見到兩位胖妞後嚥了咽口水,此時老鴇走了過來詢問似的口吻問:“公子,請問她們兩位可入您的法眼了?”

李天霸目不轉睛的盯着兩位胖妞點了點頭,老鴇嘴角上揚對兩位胖妞說:“還不趕快服侍公子去房間休息。”

說完兩位胖妞高興的拉着李天霸的手向二樓的房間走去。

巫師釋放了一晚的洪荒之力,折騰的兩姑娘都沒起來牀。李天霸一早見了兩眼無光的巫師問道:“是不是年紀大了體力不行了?”

巫師冷哼一聲帶着炫耀的口氣說:“我房間的兩姑娘,我保證她們兩這兩天下不了牀。”

說完了巫師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李天霸身後的胖妞。巫師說:“兄弟真是與衆不同,連喜歡的女人也這麼與衆不同。”

李天霸見巫師那得意的樣子,說:“她們兩人在我眼中那是美若天仙。”

兩胖妞好久沒有跟男人在一起親熱了,李天霸第一次讓她們體驗到了飄飄欲仙的感覺。

胖妞依依不捨的把李天霸送到了門口對李天霸說:“公子記得常來哦。”說完了對李天霸拋了個媚眼。

李天霸笑着說:“兩位姑娘放心,以後我一定常來。”

秦巖一早拿着提煉好的仙藥到李天霸跟巫師的房間,沒有見到他們兩人,他自己去了城主兒子的房間。秦巖非常的奇怪,李天霸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身邊,一大早這兩人會去哪裏呢。

城主一想到自己兒子今天的病就會治癒,高興地一晚上沒有睡好,快天亮的時候城主居然睡着了。

等城主起來的時候,秦巖已經給他兒子吃了仙藥,他的兒子不但惡疾沒有了,身體也立馬幻成人的樣子。城主醒來後急忙到了兒子的房間。

在房間內見到健健康康的兒子後,開心的跪在了秦巖的面前。

秦巖說:“城主無需多禮,” 城主的兒子對秦巖說:“謝謝大哥哥治好了我的病。”

城主兒子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對很多事情不瞭解,見秦巖跟馬濤一樣的年紀,就叫秦巖哥哥了。

城主對兒子說:“孩子呀,他是人族世界的仙帝,以後不能叫哥哥,要叫仙帝,同樣他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報答仙帝。”

秦巖說:“城主無需這麼多禮,他叫我哥哥證明我還很年輕。”說完後哈哈一笑。

李天霸回到了府內,見秦巖房間空空如也,覺得秦巖一定在城主兒子的房間。

李天霸跟巫師一起來到了城主兒子的房間,見秦巖已經治好了城主的兒子,李天霸笑着說:“恭喜主人,又做了一件好事。”

秦巖見李天霸回來了問:“你去哪了?大早晨的去找你,你都沒在房間。”

李天霸被問的立馬臉紅了,李天霸看了巫師一眼,巫師完全不跟他對視,李天霸本想讓巫師解釋去哪裏了,既然巫師不予理睬,李天霸只好實話實說了:“主人,巫師帶我出去玩了。”

巫師沒想到李天霸這個沒腦袋的,這麼榆木腦袋,居然這麼老實,一點也不隱瞞直接說出去玩了。

秦巖看了兩人一眼,笑了一下,他已經明白李天霸口中的玩是什麼意思了。

李天霸問:“主人,我們接下來要去收拾祭司嗎?”

秦巖說:“收拾祭司不着急,你先說說你跟巫師兩人是怎麼回事。”問完秦巖滿臉笑意的盯着李天霸。

李天霸說:“主人,你不要再問了,你要是感興趣今天晚上我們帶着你一起去。”

秦巖聽了李天霸的話臉都青了,他可是仙帝,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怎麼可能去風月場所?

巫師看了李天霸一眼,沒想到這李天霸今晚還想去,看來李天霸對兩胖妞還挺感興趣,李天霸的口味還真是與衆不同。

秦巖說:“以後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出府,就你們兩那點修爲出了事情怎麼辦?”

一個毒王就讓慕容雪菡周小雨法力大失了,更何況一個沒有法力和一個天仙級別的李天霸。

至尊狂妃:廢材孃親要逆天 李天霸有些不情願的說:“知道了主人。”

巫師則顯得圓滑多了,巫師對秦巖說:“仙帝不要生氣,我們兩個出去玩之前我都會給自己算一卦的,如果卦象不好我都不會出門。”

秦巖饒有興趣的詢問巫師:“那一萬年前巫師可有爲自己算一卦呢?”問完秦巖李天霸巫師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巫師用手撓了撓頭髮,對秦巖說:“那時候的我怎麼能跟現在的我比呢?”

巫師遇見未來的能力,跟看透別人弱點的能力確實非常的厲害。

城主兒子問城主:“父親,這兩位是?”

城主和藹可親的說:“他們是恩人的隨從,也是父親的朋友。”

李天霸走到城主兒子身邊說:“小傢伙,遇到我們你真是太幸運了。”

城主兒子說:“謝謝叔叔,我感覺我自己也很幸運,以前的我每天活在生與死的痛苦邊緣,是恩人讓我脫離了苦海,以後我跟父親一起爲恩人效力。”

巫師聽了城主兒子的話肯定的說:“孩子,你以後一定前途無量。”

城主對巫師說:“先生既然可以預知未來,能否爲小兒算上一卦?”

巫師說:“這點小事,城主儘管開口。”城主爲他跟李天霸的花費買單,就當還城主的熱情招待了。

城主把兒子的生辰八字告訴了巫師,巫師閉了一會眼睛說:“城主,令公子以後的健康運勢沒有問題,但是他今後會有一場劫難,若想躲過這場劫難,城主一定要給他找個高手師父,好好修煉。”

巫師說的非常明白,那就是你兒子以後會被法力高強的追殺,要想躲過這一劫難現在開始好好的修煉,在法術沒有學好前,一定要好好保護他。

城主聽了巫師的話心中一顫,同時也百思不得其解,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的背景,還有人敢對他兒子下手。

城主靈機一轉對李天霸說:“李將軍法力過人,爲人正直,能否認下小兒這個徒弟呢?”李天霸有些猶豫,他猶豫的原因是怕秦巖不同意,他今天畢竟是吃人家城主的了,俗話說的好吃人家的嘴短,用人家的手短,他如果收個徒弟,就有幫自己打雜的人了,他很是樂意。

李天霸沒有立馬答應城主,他問秦巖:“主人,城主讓我當他兒子的師父,你說行不行。”他把決定推給了秦巖。

城主兒子跟城主兩人熱切的注視着秦巖,秦巖微笑着說:“這是你的事,你自己做主吧,我沒有意見。”

聽了秦巖的話,李天霸立馬對城主說:“好的,我答應當他師傅教他法力。”秦巖說的那句我沒意見明顯是同意。

城主兒子倒是機靈,立馬跪地對李天霸說:“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豪門婚寵:邪魅老公夜夜撩 李天霸立馬扶起城主的兒子說:“乖徒弟無需多禮。”

城主心情大好:“今天可是雙喜臨門,今天中午我們在府裏好好的慶祝一下。”

巫師問城主:“城主今天不用去上朝嗎?”

城主看了看窗外的太陽,知道今天就算去了也遲到了。城主說:“都這個時間了,我就不去了,剛好我去準備一下咱們好好的慶祝一下。”

要是擱以前城主肯定是雷打不動的去上朝,祭司看到城主沒有來上朝勃然大怒。

在他的眼裏城主是個老實人,他還想提拔起城主來與地裂抗衡呢。沒想到這個城主居然效仿滔天,看來是不想活了。

他現在真是特別的後悔給了城主一半的軍權,要是城主手裏沒有軍權,他今天就處理掉這個城主。

地裂對祭司說:“祭司,依我看城主家裏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上朝呢?以前他不管颳風下雨都是風雨無阻的前來的。”地裂正在拉攏城主,這個時候自然幫着城主說話了。

可是跟城主不對付的人就不這樣說了,說城主是想當滔天第二,目中無祭司。祭司本來年輕氣盛,氣的祭司想把城主碎屍萬段。 地裂族長已經幫城主解釋了,但是依舊有人說城主的不好,地裂族長有些不高興。

地裂族長對祭司說:“祭司如果不放心,我下朝以後去一趟城主府,看看城主今天怎麼回事。”

祭司看的出來地裂族長在幫助城主,但是他不敢得罪地裂,只能順着地裂說:“那就有勞地裂族長了。”

城主府歌舞昇平,從進大門的時候就能聽到樂器聲,城主府的侍衛一見地裂族長來了,紛紛跪地給地裂請安。

有個小侍衛說去通報城主,被地裂及時的制止了。

大魏霸主 地裂直奔着樂器聲來到了城主府的宴客廳,地裂進廳以後,秦巖李天霸等人立馬進入了戰鬥狀態。

廳裏跳舞的舞姬立馬停止了跳舞,紛紛的退了出去。城主嚇的出了滿頭大汗。

城主跪在地裂的面前給地裂請安。

地裂跟新祭司去人族世界給老祭司報仇的時候,他與秦巖、李天霸見過面,因爲秦巖沒有易容,所以地裂一眼就認出了他。同時地裂也認識一萬年前被關押在地牢的巫師,雖然時間有些久遠,但是巫師的樣貌沒有太多的變化。

地裂冷冷的對城主說:“怪不得城主今日沒有去上朝,原來城主已經找到了新的靠山。”

城主對地裂族長說:“地裂族長,您不要誤會,秦巖仙帝治癒了我兒的頑疾,我錯過了上朝的時間所以沒有去。”

地裂族長看了一眼城主的兒子,竟然奇蹟般的好了,地裂有些詫異,秦巖竟然如此神通廣大。

地裂族長是個聰明人,他知道他不是秦巖的對手,他也知道秦巖來樹人世界的目的。地裂不知道秦巖已經殺了毒王那種高手,如果知道對秦巖更加刮目相看了。

李天霸見城主那麼沒出息的樣子,對城主高聲喊道:“城主,別那麼沒出息,以後是誰的天下還兩說呢?”

此生一齣戲,只為你 李天霸說的對,城主這麼膽小以後怎麼能治理好整個樹人世界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