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生手上攥著鑰匙,現在還剩兩把沒試。

牢門的鎖在外面,秋生想開鎖,還得把手給伸出去才行。

這綠僵就站在門口死盯著牢里的眾人,想開鎖?明年清明節見。

「別急,這傢伙要麼把鐵欄杆給爪斷,要麼就吸不到血溜走,我們等它不就行了?」方宇砸吧嘴道。

害怕?他不是很怕。

九叔好歹是金牌道士了,就算身上沒帶道具,對付個綠僵,應該還是能過幾招的。

更別提還帶了個身手極好的秋生,這綠僵的威脅,甚至還沒有詩瑤那個女鬼大。

綠僵彷彿是聽懂了牢房裡的「食物」在嘲諷自己,氣的又是一爪子!

「滋啦!」

這一爪,冒起了火花,文才看的直哆嗦,他作為在場唯一被殭屍咬過抓過的人,當然知道殭屍的可怕。

要不是見的多了,文才說不定也和阿威一樣,躲角落閉眼閉氣了。

這鐵牢門,一次次擋住了綠僵的爪擊,成為了今夜的MVP。

你殭屍不是牛么?來啊,拿爪子和鐵試試啊?

方宇放鬆了緊張的心情,任誰看到眼前有個殭屍猴急的對著你一頓氣急敗壞,也會心跳加速。

生怕對方衝進來,咬斷自己脖子。

殭屍一頓忙活,九叔也沒有乾瞪眼。

他先是咬破了指尖,在三個徒弟每人額頭各畫了一撇。

然後,又用鮮血在掌心寫了個奇怪的符號。

這個符號看似平淡無奇,卻是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方宇沒看懂,也不需要懂。

他反正不需要學習,每天掛機不學無術等獎勵就行了,學這些反而是捨近求遠了。

就他那畫符的造詣,不提額頭的天眼,要真是讓九叔親自教著畫符,方宇一張火符可能都要學半年。

結果他只用了一個月,還捎帶學會了風符和水符如何畫以及激活使用。

「嗷嗚!」

「吱呀!」

綠僵鋒利的爪子在牢門之上留下了深深的爪印,同時牢門鐵柵欄也不堪重負的發出了「警示」的提示。

很顯然,這牢門,要撐不住了!

「文才,躲好!」

「方宇,你和文才待一起,你那攻擊手段別再用了,我感受的到你身體氣的不穩定,不到萬不得已,別再使用。」

「秋生,準備動手!」

九叔指揮著眾徒弟,同時手掌對準了綠僵的額頭。

「滋啦!」

綠僵又是一爪子發泄在了鐵牢門上,這一爪子,還恰好撓在了門鎖上!

門鎖直接被綠僵一爪子將連接處切斷,掉在地上發出了「咣當」的聲響!

「上!」

牢門已經打開,九叔對秋生使了個眼色!

只見秋生後退數步,直到靠到牆角。

然後,他向前一跨,猛地向後一登!

借著反牆蹬的力量,秋生直奔大門!

一腳!鐵門踢開,正撞在了綠僵身上!把綠僵撞的向後一個踉蹌,顯然是暴露了自己體重的缺陷。

「嗷嗚!」

「見」門裡食物自己作死的衝出門,綠僵兩隻胳膊伸的筆直,想要直接給秋生一爪子。

就在這時候,九叔動了!

他三步化兩步,以極快的速度,衝出了牢房。

緊接著,秋生也沖了出來,原地躍起一米五有於,飛在了空中。

九叔彎腰躲閃,秋生也正好從九叔頭上滑過,一腳提向了綠僵胸口!

「砰砰!」

這是一記空中兩連踢,綠僵被踢的微怒,用屍語咒罵兩句。

還沒等它反應過來,九叔到了!

只見九叔掌心朝下,左手掐訣,右手掌心迅速翻轉,一道紫色的光芒乍現在掌心之中,仔細看的話,那掌心寫的符號,其實是一個小篆的雷!

這是茅山派絕學,掌心雷!

九叔經過了自己的理解和改良,一記無需動用道具的攻擊,直奔綠僵額頭!

而這時候,方宇眼神空洞,嘴角……

鮮血直流!寂靜沉謐的星斗大森林外圍,一道時空隧道突然出現,鋼鐵房車落了下來,將不少樹木都壓塌,一些弱小的魂獸都紛紛被嚇跑,四處逃竄。

過了一會,房車門打開了,走出四女一女童三男,赫然是顧驀然他們,系統先將所有人傳送到鋼鐵房車中,然後再一起傳送回斗羅世界。

「回來了。」

感受到

《旅途從斗羅開始》1章:加辰士兵 李星星眼裏只有好人和壞人之分,並不在意對方的出身、地位和財富等,但她知道國內的形勢,對牛醫生的提點自然是滿口答應。

「就是在梧桐市認識的,他鄉相遇聊兩句。」李星星道。

聽了她的解釋,牛醫生嗯一聲,給她換上新紗布,再噴點消炎藥水增加點味道,「別人要是問你怎麼被盯上的,你就說是受你爹的連累,那些探子是為了報復你爹才對你下手或者策反你,千萬不要把原因歸結於自己身上。」

他雖不知李星星緣何深受重視,但卻知道如何保護她的人身安全。

李星星猛點頭:「知己,知己!」

她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

渣爹頂缸。

嘻嘻!

可惜一直沒人問她,所以沒說出來。

到目前為止,李星星和夏明星都不知道陳向陽和陳燕紅的真實婚姻狀態,更不知陳向陽已向組織遞交離婚申請,確定勖家對自己女兒下手,怒不可遏,鬧得不可開交。

得知夏明星和李星星遇到游輪故障、滯留香江數日,又聽聞李星星出了事,李秀紅哪裏坐得住?蒼白著臉,第一時間就請長假,和夏父夏大娘碰面,在藍玉的幫助下買上去滬上的車票,四個人一起趕到滬上,找陳念恩。

沒錯,就是四個人,藍玉跟着來了。

她無兒無女,對趙海雲遠在海外的子女無感,反倒喜歡李星星的性格和為人。

她出事,誰不急?

哦,林嵐不急。

聽到李星星的命運和上輩子一樣,她心裏樂開了花。

雖然時間和上輩子不一樣,但想到自己重生,事情隨後發生些許變化也不是不可能。

叫什麼來着?

蝴蝶效應。

夏父和夏大娘出門,山中無老虎,林嵐這隻猴子稱大王。

夏家,由她做主啦!

可惜十月份的一場大雨足足下一個多月至今未歇,明知糧食欠收,災荒依舊,林嵐卻沒辦法出門買高價糧囤著。

不是不能出門,而是她沒錢。

夏明啟按月寄來的生活費壓根買不到十斤米和面,再說,她還得買點衣服化妝品,好好地打扮打扮呢!

糧食問題,就讓夏大娘操心吧,反正沒分家。

等困難時期結束,一定提出分家,把老二老三兩家子趕出去,免得他們以後用沒分家的理由來占夏明啟的便宜。

偌大的啟明星集團,應該由他們一家所有!

想到未來做首富夫人的風光,鑽石、翡翠換著戴,錦衣華服穿不停,出入高檔會所,參加上流宴會,有名車代步,林嵐幾乎笑出聲兒來。

與之相反的是,李秀紅四人焦心不已。

陳念恩接到他們,忙加以安撫:「娘,您別急,別急啊!我不是在電話里說了嗎?妹妹雖出事,但有驚無險,很快就回來了。」

李秀紅怒道:「我怎麼能不急?外面的人那麼壞!星星那麼小。」

她又問道:「星星乖巧得很,她一個大學生,接個翻譯的工作參加廣交會,怎麼就流落到香江了?那可是殖民地,資本主義社會!」

陳念恩毫不猶豫地出賣親爹:「說是有人報復爹才盯上星星!」 三萬米高空的雲層之上。

耳邊是飛機劃破天際的轟鳴聲。

機艙內,一路過關斬將堅持到現在的學員只剩下六名。

極限跳傘,這是選拔王牌特工最後的關鍵測試之一。

梅林給出的任務目標也是相當變態。

「你們必須在不被雷達發現的情況下成功降落在直徑三米的圓形目標點位以內。」

「被我在地圖上看到的或是偏離目標的人都得收拾東西回家!」

「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學員們的回應在飛機發動機的噪音下依舊擲地有聲。

「做好準備,二十分鐘后抵達降落區。」坐在監控室內的梅林通過通訊頻道向眾人喊話。

「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