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被摧毀的指揮所,在建造系魔法師的連夜加班工作下,也慢慢的恢復如初,相比之前的裝修風格肯定或多或少也做出了一些改變,這就是魔法的能力,可能換做是人族的話,一兩個月都不一定能夠修的好,但是魔法並不是沒有成本的,這個指揮所肯定消耗了神族不少的魔法石,而這些建造系魔法師的工資肯定要翻倍,因為連夜修的不拿出大價錢來是不可能這麼辛辛苦苦幹的。

「早啊!歌賽將軍!」

來到花園歌賽可能還是像之前的衛兵一樣喜歡在花園巡邏,而嵐月殿下今天居然給自己打招呼了,只見她穿著神族特質的白色連衣裙,顯得很是純潔如同女神雅典娜。

「早啊!嵐月殿下!」

歌賽回以禮貌的微笑道!

「你在這兒幹嘛呢!這麼早!」

「這不巡邏嗎?」

「哎!我的天啦!你現在還以為你是衛兵啊!你現在可是鼎鼎大名的歌賽大將軍呢!而且還是我們整個天下大陸的戰術軍師,歌賽將軍你以前是不是經常研究軍事啊!怎麼感覺你對戰術如此的了解呢!」

「呵呵!研究到沒有,只是略之一二罷了」

「那可不可以教教我啊!我對軍事也很是好奇的!」

「額!這個!如果殿下真心想學,那我還是可以發表一些我自己的個人觀點的」

「那行吧!我房間裡面有今天早上剛從諸神之都送過來的燕尾魚片還有特質雞尾酒,不知道能否賞臉喝一杯呢!」

「喝酒還是算了吧!畢竟工作期間呢!」

「喲!快瞧瞧!這剛當上大將軍就學會擺架子了,看不起我們這些小人物了!」

嵐月立馬話鋒一轉道!

「不敢不敢!我怎麼能夠在嵐月殿下擺架子呢!我想殿下肯定是誤會了!」

「那就去喝一杯了!」

「額!好吧!」

跟隨著嵐月進入到她的房間,今天的歌賽覺得嵐月和昨天明顯不一樣了,首先是對自己的語氣和態度,而且對話自己挑逗風味很足,看來的確是喜歡上自己了,看來自己的樣貌還是有些先天優勢的,這讓歌賽心裡還是有著一絲驕傲的。

那既然這個妮子都如此上套了,那自己也遵循國王殿下的命令就好好給她上一課吧!不過歌賽撩妹可是有他自己獨特的見解,那便是裝老實,雖說現代人不喜歡老實人,但是在這裡這一套可比較吃香,神族都是一些比較高高在上的人他們可不太喜歡輕浮的人,所以穩中老實是他們最看好的,而且還要欲情故縱,和她打擦邊球,這樣兩個石頭才能快速的擦出愛情的火花。

說實話歌賽還是第一次進入女孩子的房間,對裡面的裝修風格還是無比欣賞的,一進房門嵐月便關上了房門,並且釋放了一個小型的風求把房間給罩了起來。

「嵐月殿下你這是幹嘛呢?」

歌賽好奇道!

「因為我用餐的時候不喜歡被別人打擾,也不喜歡我說的話別人能夠聽見,放心我又不會吃了你,你怕啥!」

「額!好吧!」

「那你等著我去拿東西,本殿下親自服務你,開心嗎?」

「豈能用開心來形容,那簡直是三生有幸!」

「真是沒想到歌賽將軍嘴巴這麼會說啊!那你能說說我今天這套衣服怎麼樣嗎?」

說著嵐月還站在歌賽面前轉了一個圈,讓歌賽看清楚。

「我不想說!」

「為啥!不好看!」

嵐月有些激動道!

「不是!我覺得你的美麗用任何話語來形容都顯得是那麼蒼白無力,世界上已經找不出形容你美麗的辭彙了」

「歐!我的老天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吃了蜂蜜了,嘴巴這麼甜,不過我喜歡,其實歌賽將軍你嘴巴挺會說的嗎?為何平時一言不發顯得那麼老實呢!」

「那不一樣因為今天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只會在對的人面前才會敞開心扉」

「那意思我是對的人了!」

「不敢!不敢嵐月殿下,我只是比較崇拜你罷了,你就算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胡思亂想」

「那我還真是幸運呢!居然有歌賽這麼厲害的大將軍崇拜我,行!那咱們今天就得好好喝一個」

說著嵐月便給歌賽滿上了酒杯,看著杯中被倒滿的酒,歌賽頓時又有些慌了,這什麼情況,莫非是想把我灌醉,然後讓我酒後吐真言,這可不行啊!妖精族天生喝酒並不是強項,雖然歌賽的酒量還行,但是萬一嵐月殿下真灌起來了,自己也招架不住啊。

一杯酒下肚,只辣喉嚨,看來這個酒威力不小,歌賽趕忙想辦法覺得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便把酒杯稍微挪得遠了一點道!

「嵐月殿下不是想像我打聽軍事方面的消息嗎?不知道是想打聽那方面!」

「這個啊!你就說我們怎麼才能最快的方式解決人族吧!」

嵐月其實並不是真的想打聽什麼軍事,而是想以這個當一個借口,所以面對歌賽的質問便隨口回答道!

「殿下在給我開玩笑嗎?這人族不是已經被滅了嗎?現在擺在我們面前最棘手的可是那神秘的草人族啊!想要奪取天下大陸必須先拔掉這顆眼中釘肉中刺啊!如果拔掉了這顆釘子,其實其他的種族不一定我們非要派兵去打,直接號召,說願意歸降神族的我們可以達成合作交易,把你們的貨物和我們的貨物流通起來,咋們不打仗心平氣和的來談,如果不願意談的我們直接去滅了他們,殺雞給猴看!」

歌賽故意說得很認真就是不想嵐月殿下在灌他酒了。 「山貓?你怎麼在這裡?」病床上的黛兒看到面前的男人,低聲問道,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

「大哥有事,去忙了,所以我在這裡陪著你。」山貓立即回答。

又在忙,也不知道那個顧氏怎麼天天都會有那麼多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黛兒翻了個身子,直接下了床,走出病房。

「黛兒小姐,你需要休息。」山貓在後邊提醒著。

「不用管我,好得很。」說著,她便捂著自己的肚子徑直走向顧忘的病房。

「砰」的一聲推開門,顧忘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女人,一副淡然冷靜的模樣。

「怎麼出來了?醫生說你需要靜養。」顧忘直接說道,一邊敲擊著電腦鍵盤。

「所以你就讓山貓陪著我,而自己一個人獨自躲在這裡快活?」女人冷笑道。

「我在工作,別鬧!」顧忘回答。

天天工作,白天工作,晚上也要工作,他就沒有不工作的時候!黛兒的心裡,一團怒火。她多麼想讓面前的這個男人可以多關心自己一下,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問候,她也會足夠開心。

「你有事么?沒事的話,就先去休息吧,想吃點什麼,直接告訴山貓,他會安排妥當的。」顧忘低聲說道。

真是可笑,她什麼時候用得著他們人來伺候了?黛兒直接轉過身子,離去。

感受到女人離開以後,顧忘停下了手裡的工作,嘆了口氣,臉上有些無奈。

嗯,也許他真的應該回國了。天黑了,醫院裡的大部分病人和醫生都休息了。

「大哥,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山貓急忙問道。

「給我住嘴,拿上該拿的東西,跟我走!」顧忘冷冷的說道。

走出病房,穿過走廊,來到院子,走向醫院門口……

他這是要逃跑?山貓謹慎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驚訝。想不到,自己的大哥竟然也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真是可悲,可嘆啊!

「快點,別磨嘰,被黛兒知道了,我們就走不了了。」顧忘低聲吼道。

這個,山貓倒是可以理解。那個女人一直阻攔著他們的回國,所以此時的顧忘選擇這種方式離開,其實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這裡可不是國內,自己的人太少,根本就鬥不過那個黛兒。

「你想去哪裡?」突然,醫院裡所有的燈都亮了起來。

完了,是黛兒的聲音。山貓站在原地,低下了頭,嘆著氣。

這個臭女人,此時她不是應該躺在病床上睡覺么?顧忘凜冽的看著不遠處的黛兒,有些尷尬,又有些陰冷。

他不想和這個女人斗,可是他也不願意和這個女人在一起。若是成為生意人的合作夥伴,他求之不得,可若是成為戀人,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怎麼?你顧忘竟然還會用這種不堪的方式逃走?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黛兒緩緩向兩個人走過去,低聲說道,語氣裡帶有一絲鼻音。

應該是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原因吧。

「不然呢,我想光明正大的走,你要光明正大的的攔,那我只能選擇這種方式了。」顧忘聳了聳肩,回答。

真是荒唐!不管是光明正大的阻攔,還是偷偷摸摸的攔截,她黛兒想做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做不成的!

「然後呢,現在又被我抓住了,你想怎麼樣?繼續逃跑?」女人問道。

跑什麼跑?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他們倆還能跑到哪裡去?山貓撇了一眼面前的女人,表情有些抱怨。

「不跑了不跑了,累了,大哥,我們回去休息吧。」說著,山貓就要推著顧忘走向病房。

「你做什麼呢你,胡說什麼?誰累了?」顧忘不客氣的問道。

「以後再說,別在這裡丟人現眼!」山貓嘀咕著。

看著兩個男人離去的模樣,黛兒的眼睛里閃現一絲冷光。他竟然敢逃跑!那麼,就不要怪自己手下不留情了!

「喂,加派人手,監視顧忘,絕對不能讓他離開醫院。」說著,女人便直接掛了電話。

「山貓,你放開我!」病房裡,顧忘直接推開他,大聲吼道。

「大哥,你是不是傻?既然黛兒能夠出現在那裡,就說明門口肯定有不少保鏢,我們還能跑到哪裡去?」山貓提醒著說道。

這一點,顧忘確實忘記了。剛才逃跑的過程中,他滿腦子都是趙以諾的面孔,哪裡還有閑工夫想其他的。

「反正已經逃不了了,先待著唄,回去也沒什麼事可做。」山貓呢喃著。

這說的是什麼話?難道他就不想那個周陽?顧忘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好奇。

「我知道,你是想嫂子了,但是大哥你有沒有想過,就算你真的成功離開了這個地方,那你和黛兒小姐之間的事情就得到解決了么?不會!倒不如你先把這事解決了,咱們再痛痛快快的,無牽無掛的離開。」

他過的很對,與其偷偷摸摸的逃走,倒不如先把事情解決了,再光明正大的離開。可是關鍵是,那個黛兒根本就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這是最讓他頭疼的!

「大哥,想不到,你還挺有魅力的嘛。」山貓故意說道。

顧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第二天,黛兒沒有出現在顧忘的病房,這倒是讓兩個男人有些奇怪。一般情況下,那個女人應該過來質問他們才對,可是事實並沒有。

「大哥,黛兒小姐今天怎麼沒有過來?」山貓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顧忘回答。不來正好,還省得浪費自己腦細胞,思考如何與她周旋了。

「你沒有給周陽打過電話么?」顧忘一邊翻著報紙一邊問道。

「沒有。」山貓回答。

「為什麼?」顧忘繼續問道。

「因為我想讓那個女人知道,她到底有多愛我!」山貓回答。

又是一場欲擒故縱!誰說在愛情里,只有女人會耍小心機了?男人耍起來,也同樣不甘示弱!

「她要是跑了,怎麼辦?」顧忘提醒著問道。

「不會的,周陽不是那樣的人!」 而面對歌賽的這些回答,嵐月根本無暇傾聽,因為她的目的可不是陪歌賽在這裡聊這些狗皮膏藥,她是想把歌賽給灌醉,然後讓歌賽酒後吐真言,看他是不是真的愛自己,哪怕這種種的行動都證明歌賽是愛自己的,但是嵐月這個有強迫症的人還是喜歡聽歌賽親口說出來。

「殿下我是真的不能再喝了!我酒量不行的!」

歌賽趕忙擺手道!

「哎呀!今天難得這麼高興,多喝幾杯又怎麼了,在說了這裡又沒有外人,未必你還怕我吃了你不成啊!來!在來一杯我一個女孩子都陪你喝,你不要連女人都不如啊,虧你還是一個大老爺們兒呢!」

就這樣在嵐月的連翻灌酒下,歌賽的確有些上頭微醺了。

「歌賽將軍你喜歡我不?」

這個時候嵐月有些嬌羞的詢問道!

歌賽雖然已經喝多了,但是神智還算清楚,既然女孩子都愛聽情話,那何不成全她呢!以免以後她又給自己搞這些嗚嗚招招的東西,讓自己頭大。

「喜歡!怎麼不喜歡啊!我這輩子只愛過一個女人,那便是嵐月殿下你了,但是這份愛我一直只能埋藏在心裡,我不敢表達出來,因為我卑微,卑微的我不配擁有愛情」

「你哪裡卑微了!你可是年輕的軍事大將軍啊!對了!你喜歡我哪裡啊?」

女人天生就是多事兒,尤其是陷入愛河的女人,非要問個理所當然出來。

「你的一舉一動我都喜歡,喜歡你的笑和你身上的味道,還有你出現在我夢中無時無刻的模樣」

歌賽的情話說得實在太動人了,讓這個對愛情涉世未深的嵐月徹底被沖昏了頭,然後走到了喝的微醺的歌賽面前道!

「你繼續說!我喜歡聽!」

看著近在咫尺的嵐月,說話的呼吸聲都飄在了自己的臉上,到底是個神族美人啊,在酒精荷爾蒙的刺激下,正直血氣方剛的歌賽也有些把持不住了。

「情話說太多就會顯得油膩,有時候行動才是重中之重」

說著有些迷失的歌賽直接親了下去,管他的反正自己不吃虧,到時候回去報告國王自己睡了神族的魔法師首領,那不還得給自己記一大功,只有兩個人真得捅破了那層窗戶紙以後這個感情才會牢靠。

從來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兒的嵐月怎麼能夠承受得住歌賽這個帥氣逼人妖精族男子的魅惑呢!沒一下子就沉淪在了他的溫柔鄉里,這安靜的泡沫房間裡面,此刻正在上演一出無比怦然心動的畫面,年輕,青春,愛情在酒精的催促下都淋漓盡致的釋放了出來。

等兩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夕陽西下了,等低頭在看著懷裡膚白貌美的嵐月歌賽都有些不敢相信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一心想置自身與死地的嵐月居然此刻整甜蜜的躺在自己懷裡,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經歷過這件事情以後,兩個人的感情如同火山爆發是的迅速升溫,當然白天兩個人也是裝作很是普通的樣子,但是一旦到了晚上,兩個人就會乘坐嵐月的飛行魔法泡泡,去各種山川秀麗的地方花前月下,兩個人彷彿有使不完的勁兒是的,恨不得把對方給融入自己的身體,就連歌賽有時候都有些恍惚自己是不是真的愛上這個神族女子了,畢竟說實話歌賽也是沒有談過戀愛的嫩頭雞,雖說會妖精族的魅惑本領,關鍵是他還沒有對任何一個人釋放過,而好不容易釋放一次居然是這種結果。

後來歌賽親自率領戰士大軍進軍迷霧森林,清楚躲在迷霧森林裡面的草人,為了讓神族的人更加相信,他還私底下偷偷的聯繫了姜辰,在迷霧森林裡面製造一些證據痕迹出來,讓神族的人相信草人的確在迷霧森林裡面,讓他們加派兵力進行更大的地毯式搜索,然後拖延時間,給人族帶來最大的發展空間。

但是一個月以後,2個月以後迷霧森立基本上被神族的人翻了個底朝天,耗費了大量的金錢和心血居然沒有發現任何草人,這讓溫格思有些發怒,這不科學啊!而接下來更加驚爆的一個消息在神族裡面傳開了。

神族的指揮所根本不是草人所炸的,是人族的國王姜辰來炸的,而這個消息是怎麼讓神族知道的呢!還不是人族復甦的消息基本上傳遍了整個天下大陸的老百姓耳朵裡面,基本上老百姓們都知道了,就是神族的人不知道,而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不只知道是哪個挨千刀的叛變了還是啥的,報告給了神族人,這讓溫格思勃然大怒。

而最先受到牽連的那便是歌賽,直接被溫格思派人壓進了神獄裡面,因為溫格思這個所謂超前的戰術方針,不光把神族的人逗得團團轉不說,還耗費了神族不知道多少的財富去做一件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面對歌賽被抓無數將軍都來求情,但是溫格思誰的面子也不給,立馬召開了緊急會議,而且也把歌賽給壓了上來,歌賽自然是聰明之人,在知道這個事情暴露關鍵時刻已經給姜辰那邊發過去了消息,經過了這麼久摸索,歌賽早已經能夠熟練的運用手機了。

此刻指揮室裡面坐滿了神族的將軍們,溫格思和嵐月也坐在上面,看著自己心愛的人被抓,嵐月百感交集,以前一直是嵐月懷疑歌賽,而如今則是哥哥懷疑歌賽,如果歌賽真的是卧底的話,那自己應該怎麼辦,而且自己肚子里好像已經有了歌賽的孩子,本來準備等肚子稍微在大一點,在告訴哥哥,到時候舉辦聲勢浩大的婚禮,一個最年輕有為的將軍,一個魔法師的首領,這將是神族舉國歡慶的婚禮,但是沒想到會突然出現這種事故。

看著被壓在鐵籠裡面的歌賽,溫格思板著臉道!

「歌賽你自己承認吧!現在這麼多平時推崇你的將軍們也在,我看看你怎麼跟他們一個解釋。」 對於黛兒的監視,讓病房裡的顧忘很是不爽。他曾經多次提出要那個女人撤掉門口的保鏢,可是都被她給拒絕了。

「黛兒,你太過分了!」顧忘氣憤的大聲吼道。

哪裡過分了?就因為幾個保鏢?黛兒笑了一下,緩緩走向他,一副嬌媚的模樣,而這,病床上的男人卻還沒有意識到。

「顧忘,這麼久了,難道你真的看不出來我對你的好么?」女人突然用胳膊直接攬住他的脖頸,低聲說道。

「黛兒,請你自重,不要這樣!」顧忘立即吼道。

成何體統,要是被別人看見了,肯定又要傳出什麼八卦謠言了。

這個臭女人,到底安的什麼心!非得把他的名聲搞臭,她才肯罷休是不是!

「黛兒,我們倆不合適,你應該找一個和你相配的男朋友才對。」男人繼續說道。

「我知道啊,你就很配啊。」女人回答。

真是要瘋了!怎麼好說歹說,她就是聽不進去!他都已經說了八百遍了,他有女朋友,他有要結婚的對象,怎麼她就是置之不理!

「大哥!」突然,山貓直接闖進了病房,連門都沒有敲。

眼前的一切,他蒙了。這是欲擒故縱?山貓看不懂面前的畫面,表情有些複雜。

「說吧,什麼事情?」女人緊緊的抱住顧忘的身體,將腦袋依偎在他的懷裡,對著山貓說道。

不是顧忘不想推開這個女人,只是他怕自己一用力,黛兒就故意裝作十分痛苦的模樣,到時候,只怕是他額整個家族都要來質問自己了!

「大哥,你這是,從了?」山貓結巴著問道。

從什麼從?難道他看不出來么?自己明明就很反抗好么!顧忘瞪了他一眼,有些不悅。

「那個,剛才嫂子來電話了,問你什麼時候回國。」山貓低著頭,說道,還時不時的看向旁邊的女人。

沒錯,此時的黛兒,眼睛里有一股憤怒。

「誰是你的嫂子,你的嫂子,就在這裡!」女人突然說道。

她這是瘋了吧!顧忘立即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懷裡的女人。黛兒一個沒站穩,差點摔倒在地上。

「你幹嘛?你推我做什麼?」女人喊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