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聲巨響。

老金直接撞在門板之上。

“啊!嘶,真他孃的疼!艹!老大,我怎麼還沒醒?”

“呃,忘了和你說,我們是沒反抗自願進來的,除非若白自己解除幻境,否則我們是醒不了的。”

“艹!哎呦,老大,你讓它解除啊!婆娘,別過來!”

“……,好像不行,若白鬧脾氣了,說要等故事結束才放我們出去。”

“……”

… … 最後,故事繼續,遊戲也剛剛開始。

中年婦女見兒子老金撞門受傷,心疼不已,於是把老金扶進屋。

至於老王,也是跟了進去,李一然笑了笑,招手讓身後三個小孩同伴也跟着進去。

眨眼間走進堂屋,卻不見中年婦女和老金身影,就只見老王坐在一邊。

“咦?你們幾個小孩怎麼進來了?”說着說着,老王的老臉忽然煞白,雙眼圓睜,張開血盆大口,“我要洗頭!”

“你什麼?”李一然愣了愣,“呃,這麼快就進入主題了嗎?艹!你抓我做什麼?!”

老王詭異的瞬移出現在李一然面前,枯瘦的手掌抓住李一然的小肩膀,力量巨大,幾乎將他的肩膀捏碎。

“艹!”李一然額頭冒汗,劇痛襲來,頓覺遊戲不好玩了,“我退出,若白我退出,艹!……,無相,你們還不過,艹!人呢?!”

李一然轉過頭,驚駭的發現,身後居然空無一人!

肩膀上痛苦加劇,李一然急中生智,大喊道:“水井!後面有水井!”

瞬間,肩膀一空,老王身影消失。

李一然大喘粗氣,好不容易等到肩膀痛苦稍減,剛想去找老金他們。

突然一個人影憑空出現,砰的一聲撞在他身上。

“艹!誰啊?艹!!老王!!!”

“哎呦,艹!老大,是你?!咳咳,別掐別掐,我,我是老,老金!”

聞言,李一然鬆了鬆手上力道:“你是老金?你這長相這聲音,明明是老王!想騙我……”

“咳咳,等等,我,我真的是老王,咳咳,老,老金!”被李一然壓着的短髮老頭老王急忙辯解道。

李一然心中念頭快速轉過,眼珠轉動,鬆開手,跳到一邊,說道:“ 你是老金,那說幾個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祕密。”

“咳咳咳咳,我真的是,好好,我說我說,有一次有一次,老大你喝醉了唱歌,唱了首很難聽的歌,嗯嗯,咳咳,好像是什麼,門,什麼一羣鴨,還有什麼六七八,反正很難聽的……”

“去你妹的,我唱歌都很好聽好吧,那我問你,真的老金背後有個紋身,你說是什麼樣的紋身?”

“紋身?有個屁的紋身,老大,你又詐我!”

“哈哈,看來是老金了,嗯起來,……,說吧,怎麼從一個小孩變成老頭的?”

“我咋知道,剛,我被那婆娘扯進來,一下就跑另一屋了,我坐在那,看桌子上有一鏡子,腦子一抽,照了下,艹!嚇我一大跳,鏡子裏變成老王了!我再摸自己,真的成老王了!嚇得從椅子摔倒,然後,就撞老大你身上了。”

“呵呵,這就有意思,有點噩夢的意思了,若白這手倒玩的挺溜,剛我這邊真的老王也發瘋了,陸勝他們三個也不見了……”

“不見了?我去!他們人了?老大,不會出事吧,他們?”

“死肯定是死不了的,不過,被嚇到估計,艹!又來一個老王!”

只見一個渾身沾滿水的面目猙獰的老王突然出現,女子尖銳的聲音發出:“你看我,頭髮,漂亮嗎?”

“艹!”小胖子李一然和‘假老王’老金同時大叫道。

“老大,怎麼辦現在?”

“涼拌!打不過跑不過,老金,回答他!”

“回答他什麼啊?”


“你說回答什麼,快,他走過來了!”

“好,好吧,……,那,那個老王,你剛說的什麼?”

“你看我,頭髮,漂亮嗎?”

“呃,醜爆了,艹!老大快跑,他撲過來了!”


小胖子李一然早已經轉身就跑,‘假老王’老金怪叫一聲,也跟着跑了出去。

二人一前一後跑出大門,忽然都撞到某物,砰砰,哎呦聲響。

“我去!誰啊?”李一然坐在地上看着面前有些面熟的小孩。

“主上!是,是你嗎?!”

“你,是?”

“我是一文錢啊,這是陸勝,這是無相,艹!老王?!!”有兩顆大門牙的乾文一指着被‘鼻涕蟲’陸勝撞到的‘假老王’老金,驚訝道。

“別叫,”小胖子李一然用手擦了擦鼻涕,很快發現肩膀被真老王的捏傷位置居然一點都不痛了,而且更驚訝的發現外面的場景居然也變了,青石板路,天空居然變成了夜空,繁星點點,剛纔還大白天的,於是問道,“一文錢,這是哪?你們怎麼在這的?”

“我也不知道啊,還有,這裏是我老家,你們看裏面就是我家房子,艹!對了,後面!咦,沒人了怎麼?”

“怎麼回事?老金,你起來啊,還哼哼什麼?”

“老大,我現在是老頭,被陸勝一撞,哪都疼,艹!陸勝,你鼻涕蹭我一身!”

李一然懶得理會老金,四處看着,接着詢問大門牙乾文一道,“剛纔怎麼回事?看你嚇得臉都白了?哎,你躲什麼?”

“等下先,那個,你,你到底是不是主上?”

“我當然是!嗯,無相,他怎麼回事?”

臉上有小酒窩的無相鎮定的說道:“剛纔,是我們進老金家的大門,然後就詭異的出現在這大街上,主上和老金也在,以那小孩形象……”

“不會吧,剛我和老金在屋裏的啊,難道?”

“對,應該是若白,把我們和主上分開,再用那兩個小孩幻像假扮主上和老金,我們開始一時間沒識破。”

“呃,很真嗎幻像?”

“還好,當然主上和老金一直沒說話……”

“怎麼會!我呃咳咳老金一直很嘮叨的,你們不覺得奇怪?”

“顧不上奇怪了,前面,不遠,就是一文錢的故事幻境重現,還有一文錢年輕時的幻像,我們都注意那邊了。”


“哦,是嘛,是不是又出了什麼變故?”

“還好,主上和老金冷不丁的變成了老王,追殺我們……”


“艹!這還好?!那,那,艹!!老金他們人呢??”李一然轉身過去,發覺,老金、陸勝、乾文一居然無聲無息的消失了,真的是……

回頭準備和無相說話,又驚訝的發現無相居然也消失了!!

突然,前方吵鬧聲越來越大,然後一道強光照來,李一然不由得用手擋住強光。

一陣恍惚之感襲來,接着李一然眼前一暗,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只感覺自己好像躺在地上,動也動不了,進處有不少人說着什麼,說話嗡嗡的,也聽不清楚。

咦?喉嚨怎麼感覺有些不舒服,好像有什麼東西卡着?

很快,感覺有東西探進了自己喉嚨,木頭的,是筷子!

接着聽見一個男子清晰的聲音:

“嗯,是銀錠,差不多一兩,記上,王姓男子死因,銀錠卡喉,窒息而死。”

艹!李一然心中大罵!自己變成了那貪財的老王!還是已經死了的老王!

… … 第二天,李一然五人起的很晚,醒來時已快到中午。

昨晚,他們五人玩的都很開心,雖然大家開始都被若白的幻境整的挺慘,但很快適應過來,也很快體會到了經歷恐怖故事的那種獨特的樂趣。

愛洗頭的老王和貪財的老王兩個完美交叉的恐怖故事通關後,李一然又讓陸勝和無相各講了一個親身經歷的恐怖故事,名字是‘劍靈的悲鳴’和‘小婉的復仇’,更恐怖更真實,接着給了好多天才地寶給若白,哄好它之後,讓其發動天賦能力,花大力氣,把四個恐怖故事整合一起,製造出了一個超大的超複雜超恐怖的幻境。

李一然五人玩的是尖叫並快樂着,一直玩到凌晨,若白累了才中止了這場恐怖之旅。

閒言少敘,李一然幾人主要是被無相煮的肉粥的香味給饞醒的。

幾人各自方便又用無相準備好的熱水洗臉洗手後,圍着那一鍋香氣四溢的肉粥留着口水。

無相從儲物空間拿出瓷碗,舀滿煮好的肉粥遞給衆人,最後給自己也舀上一碗,邊吃邊對李一然說道:

“主上,吃完後,我就會去那邊營地,把入場費交了,主上你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嗯,你把一文錢,還有老金也帶過去,順便熟悉下那邊環境,沒事和人套套交情,這方面老金和一文錢是老手。”

“老大,你去哪啊?”老金經過昨晚,和無相合作通關恐怖故事,和他關係近了不少,也願意跟他過去,不過老金還是希望跟着李一然,於是詢問道。

李一然回答道:“去山澤國城中,和陸勝一起,嗯打架去。”

“打架好啊,老大,帶我一塊去唄!”

“可以,不過,那邊可都是喪屍,至少上百萬的,我可不一定顧得上你,到時……”

“哈哈,那我還是和無相一起吧,喪屍看的太膈應,懶得和它們打交道,哈哈,老大,先祝你一切順利!”

“廢話,你老大我出馬哪有不順利的,反倒是你們三個去那邊,別沒事找事,尤其是你老金。”

“咳咳咳咳,老大,你怎麼老說我啊,應該說一文錢的!”

“我?呃,老金,我很老實的好吧,那個,無相,麻煩再給我添一碗。”

“你老實?”老金嗤鼻道,“昨晚就你這傢伙,你那故事的老王最變態,動不動就拖人同歸於盡……”

“他是他,我是我,能扯上關係嗎?”

“當然能扯上關係,那變態老王就是你的內心寫照,一文錢,嘖嘖,你很不老實!”

“放,放……,吃飯的時候,我懶得罵你,主上,你還有沒有羊腿?”

李一然笑道:“這粥裏的肉不少啊,怎麼還惦記我這邊,一文錢你很不老實啊,哈哈!”

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來。

… …

五人的早飯加中飯就在這種歡樂的氛圍中很快度過,吃完後,李一然又交待了幾句,向無相問山澤國方向後,就帶着陸勝快速離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