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知道還不給我快一點?!我爸媽和客人都在外面等着呢!那些客人可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你要是給我們家得罪了,我要你的命!”,短髮女人躁狂的喊叫起來。

“樑碧岑!你給我出去!”,一個憤怒的聲音突然打斷了短髮女人的叫囂,我擡起頭對上了一張英俊的臉龐。

來人是樑宇凡,我的男閨蜜兼今天的新郎官,此刻的他正穿着一身合體的限量版名牌西裝,那副阿瑪尼的金邊眼鏡,將他的氣質存託的更加溫文爾雅。

“哥!你幹嘛對我吼!我是在替你教訓媳婦呢!”,樑碧岑跺腳,一臉的不爽。

“媳婦是用來心疼的,不是用來教訓的!我告訴你,有我在,以後你不許欺負初五!”,樑宇凡說到這裏,指向門語氣極不客氣。“出去!”

“哥!”,樑碧岑使勁的跺腳。

“再不出去,我就凍結你所有的信用卡!”,樑宇凡大吼起來。

果然,這句話很管用,那樑碧岑一聽樑宇凡這麼說,立馬翻了一個白眼灰溜溜的離開了,將那扇門關的震天響。

“對不起初五,我妹妹被我寵壞了!”,樑宇凡拖來一張椅子坐到了我的面前。

見四下無人,我一把抓住了樑宇凡的時候,目不轉睛的望着他。“宇凡,你說梓書會不會過來?!萬一……萬一他不過來怎麼辦?!萬一……萬一他過來了,我又該怎麼辦?!”

“傻丫頭,梓書那麼愛你,一定會來的!”,樑宇凡摸了摸我的頭髮,滿眼的笑意。“梓書來了,你便和他一起私奔!如果,梓書不來,我就單方面取消婚禮!”

“可是……可是這樣,你爸你媽不會怪你嗎?!”,我小心翼翼的問,“他們會不會撤掉你公司的職務?還有,這件事以後會不會影響到你的婚姻啊?!”

“你忘記啦?我十八歲以後就已經擁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還有,我桃花運太多,正愁沒有辦法斬斷呢!”,樑宇凡笑眯眯的望着我,“傻丫頭,別胡思亂想!一切有我呢!你只要記得,等梓書過來搶婚的時候,跟着他走便是了!其他的不用多想!對了,我已經在你的卡里打了五百萬,你先拿着用,不夠了我再給你打!”

“嗚嗚!宇凡,你真的對我太好了!”,我一把抱住樑宇凡,乾嚎了起來。

……

(本章完) “好了好了,我可是你的男閨蜜,你忘啦?!我先出去了,你準備準備!”,樑宇凡拍了拍我的手,徑直起身大步的離去。

沒錯!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們沒有看錯!樑宇凡也就是我初五今天的新郎,極力慫恿我在婚禮的當天和另外一個男人私奔!而那個我預備與他私奔的男人,就是和我一個孤兒院長大,青梅竹馬的憂鬱小生,丁梓書。

我和梓書十五歲確定關係,整整七年了,他丫的居然連碰都沒有碰過我一下!呃……不要亂想,是碰!那種單純的碰,他這個呆貨連手都沒有碰過我一下!有沒有搞錯?!別的情侶逛街,恨不得用萬能膠粘在一起,他這呆貨和我要保持一輛公交汽車的距離!我是奔着結婚去的,他將來和我結婚難道要買兩套房,一套一環一套五環那樣兩個人分開住嗎?!

於是,本世紀最佳男閨蜜,樑宇凡閃亮登場!和樑宇凡的相識,源於一次交錯手機費的奇葩過程,於是樑宇凡認識了我,順帶認識了丁梓書。

因爲性格相近,興趣相投,以前的二人行變成了三人行,我和樑宇凡說說笑笑,丁梓書還是一貫的詩人憂鬱範,很多次別人都把樑宇凡當成了我的男朋友!可是,這都沒有關係,我和樑宇凡就跟姐妹一樣,除了不能上他,我可以做盡一切我想要做的事情。

比如,利用假結婚引出丁梓書潛藏在我心中的愛意!

這是樑宇凡給我出的主意,他說了,男人都經不起刺激!只要這麼一刺激,那榆木腦袋丁梓書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衝過來將我搶走!天哪,想想都覺得好浪漫是不是?!要問樑宇凡爲什麼會這麼幫我,一是我們的關係真的好的要命,二是,有錢任性,就這麼簡單!

我沒有父母,便由着曹院長代以父責,當我挽着曹院長的手,看到他潮溼的眼眶時,我有一瞬間的錯覺,我是真的要出嫁了!

沿着紅毯跟隨着音樂慢慢的往前走,頭頂上面粉紅色的紗幔和花束繚繞了我的視線,前方的高臺上,一個洋人牧師正拿着聖經一臉的嚴肅,而樑宇凡正眼含笑意的望着我。

儘量走慢一點啊!萬一丁梓書堵車了,或者耽擱了,我不得真嫁給樑宇凡了啊?!走慢點!走慢點!再走慢點!

“初五,你在幹嘛?!”,就在我想着怎麼儘量放緩腳步的時候,曹院長突然捏了一下我的胳膊,壓低聲音對我說。

“什麼啊?”,我擡起頭,卻看到曹院長對着周圍觀禮的賓客不好意思的點頭微笑。

“你幹嘛在那裏原地踏步啊!照你這個速度,什麼時候可以完成儀式?!”,曹院長咬牙切齒的望着我,一臉恨不得掐死我的即視感。

“我……”

“我什麼我!趕緊給我走!”,曹院長不由分說,徑直給我三步並兩步的往前拖。

“曹院長,你是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把我嫁出去嗎?!”,我哭喪着臉,不停的回頭,試圖尋找梓書的身影。

……

(本章完) “不!我是看上了桌子上面的那隻烤乳豬!”,曹院長瞪了我一眼,“你要是再不完成儀式,那隻乳豬就不脆了!”

風起時的相遇 我的幸福比不上一隻烤乳豬嗎?!曹院長,你要不要這麼薄情啊!

一把被曹院長推到了牧師的面前,曹院長徑直將我的手遞到了樑宇凡的手裏,隨後流着哈達子衝着那隻金燦燦的烤乳豬狂奔而去,完全忘記了我的存在。

“今天我們聚集,在上帝和來賓的面前,是爲了見證樑宇凡和初五這對新人神聖的婚禮。這是上帝從創世起留下的一個寶貴財富,因此,不可隨意進入,而要恭敬,嚴肅。”,說到這裏洋牧師在胸前比劃了一個十字,而後目不轉睛的盯着樑宇凡。“樑宇凡先生,你是否願意接受初五成爲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與她同住,與她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嗎?並承諾從今之後始終愛她、尊敬她、安慰她、珍愛她、始終忠於她,至死不渝? ”

“我願意!”,樑宇凡望着我淺笑道。

“那麼初五小姐,你是否願意接受樑宇凡成爲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與他同住,與他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嗎?並承諾從今之後始終愛他、尊敬他、安慰他、珍愛他、始終忠於他,至死不渝? ”,牧師將嚴肅的目光投向我。

天哪!多麼神聖的誓詞,可是,我不願意啊!我要的是丁梓書啊!可是爲什麼梓書還沒有來?!我一百多張的結婚請帖和一百二十條結婚短訊,他都沒有收到?!

即使如此,曹院長已經親口告訴他結婚的時間和地點了啊!

完蛋了!這麼多雙眼睛就那樣死死的盯着我,我不說話是不是不好?!這樣的將樑宇凡撂在一邊,是不是很難堪?!

“初五小姐!初五小姐!”,牧師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一回神看到他的大鼻頭上面滲出的一層細汗。“初五小姐,你願意嗎?!”

牧師的聲音有些急躁,也許他主持了那麼多場婚禮,也沒有見過一個新娘在當場走神的吧!

看着那一雙雙凌厲的眼神,看着樑碧岑的白眼,看着曹院長對着烤乳豬垂涎欲滴的臉,我終於咬牙切齒的吐出三個字‘我願意’,此話說完,掌聲雷動。

反正,只是儀式,又沒有領結婚證,而起樑宇凡會幫我擺平的,我怕什麼!

“好!”,牧師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我命令你們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礙你們結合的理由。要記住任何人的結合如果不符合上帝的話語,他們的婚姻是無效的。如果沒有人反對他們,我現在便宣佈,樑宇凡先生和初五小姐正式的結爲夫婦!”

“我反對!”

就在牧師的最後那個字的話音剛落,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接着教堂的門便被一把推開,一個滿臉憂鬱的男人氣喘吁吁的出現在衆人的視線之中,而我激動的捂住了嘴巴。

是梓書!是梓書!他來了!他真的來搶我了!我就知道,他是愛我的!事實證明,樑宇凡的計策是有效的,這個男人

經不起失去,趕來搶婚了!

“我反對他們結爲夫婦!”,梓書大聲的說完,邁開矯健的步伐跑到了我的面前,眼睛閃閃發亮。

“這位朋友,請說出你反對的理由,否則我有理由讓保安把你拖出教堂!”,牧師有些驚訝,但很快恢復了先前的淡定。

“梓書……”,我淚眼朦朧的望着梓書,激動不已。

梓書對我點點頭,隨後嚴肅的望着牧師好一會這才緩緩轉身面對臺下的衆人。“因爲,我才該是這場婚禮的新郎!因爲,我要奪回我最心愛的人!”

天哪!多麼霸氣!多麼浪漫! 女捉妖師的神祕男寵 多麼的……欠揍!可是,我好喜歡!試想一個連‘我喜歡你’都沒有對我說過的男人,今天卻突然說出了這麼一番深情蜜語,哪個女人能不去激動?!

梓書說完,現場一片譁然,而後賓客們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我看到了樑碧岑鄙夷的目光,可是她的目光在我看來就是羨慕嫉妒恨。

“願意跟我走嗎?”,梓書轉身大聲喊道。

超級助理 而此時的我被淚水模糊了視線,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不過縱使看不清,我也知道,他一定和我一樣很激動!

“我願……”

‘我願意’這三個字還沒有說出口,淚水滑落視線清晰,我驚愕的發現,一直站在旁邊的樑宇凡和丁梓書深情擁吻。而後,兩個人相互凝視手牽着手,狂奔着踏上那條紅毯,在衆目睽睽之中,跑出了教堂。

……

(本章完) 我能說什麼?!是的!我沒有辦法開口說話,甚至是,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出的那個教堂的!還是樑碧岑扯掉了我的頭紗,一腳給我踹了出去,將我踹倒在了瓢潑的大雨之中。

“初五,你以爲我哥真的喜歡你啊!”,樑碧岑氣焰囂張的指着我的鼻子,“我哥他一直喜歡的都是男人!哼!”

說完這句話,樑碧岑坐上一輛豪車從我的身邊揚長而去,而那車輪濺起的污水灑了我一身。此刻的我,欲哭無淚!

我以爲閨蜜不能養,因爲閨蜜遲早是要搶老公的!所以,我交往的全部都是男性,爲的就是以防萬一!尼瑪,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我卻沒有料到,男閨蜜也能和我的男朋友勾搭上,揹着我產生了感情,當着我的面搶走了我的男人!

都說七年之癢,我的癢是男閨蜜隔靴撓了我男友的癢,挖了我的牆角,撬走了我的半壁江山!

該死!我怎麼沒有想到呢?!原來我們三個人約會的時候,那丁梓書憂鬱的眼神,不是爲了我吃醋,而是爲了樑宇凡而吃醋啊!怪不得,那個呆貨梓書連碰都不肯碰我,原來他是來自背背山的處女座啊!

初五啊初五,你自詡聰明一世,爲什麼今日卻在陰溝裏面翻了船啊!

我想哭,卻哭不出來,被兩個最親近的人背叛的滋味當真是不好受。我昂起頭,看到一把傘而後看到了滿嘴是油的曹院長。

“初五啊!別難過了!男人嘛,都是沒有良心的壞東西!”,曹院長嘆息,“否則,我也不會一直單身這麼多年了!哼!”

看着抱着半隻烤乳豬,一臉傲嬌的曹院長,此時我是哭笑不得,只想找一個地縫鑽進去。

緩緩的扶着旁邊的車子站了起來,我那浸了水的婚紗卻沉重到讓我搖搖晃晃,曹院長見此,想要上前扶我,卻被我輕輕的搖手拒絕,現在我只想一個人呆一會。

“初五,你去哪?!”,曹院長在身後大喊,雨水幾乎將他的聲音淹沒。

“別理我!”,我對着後面揮揮手,任由自己淋漓在暴雨之中。

……

我叫初五,我是一個孤兒,結婚那天,男友搶走了我的新郎拋下了我!而此刻的我正發着高燒,自己將自己關在家裏,已經足足三天三夜了!

這三天三夜,足以挑戰了我的底線和下限。此刻,電視媒體、娛樂雜誌正紛紛報道着這個八卦新聞,梁氏集團的總裁,海城市最有價值的黃金單身漢樑宇凡和一個叫丁梓書的小白臉私奔了,配上那麼一張他們擁吻的照片!

太過分了!簡直是沒有職業道德!那些個記者從哪偷拍來的照片?!爲什麼把那對賤人照的那麼英俊瀟灑,卻把旁邊的我照的那麼醜陋猥瑣?!後期P圖的吧?!我和他們什麼愁什麼怨,幹嘛把我照的跟一隻鵪鶉一樣?!關鍵,爲什麼給我的臉打上馬賽克?!我是有多麼的見不得人?!

嗚嗚!好你們一對狗男男,不按套路出牌,讓我防不勝防!行!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你能搞基,我就能蕾絲,我要你們後悔一輩子……

(本章完) 男人靠得住,母豬會爬樹!寧願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也別相信男人那張破嘴!真他媽的全是金玉良言啊!我初五在此發誓,從現在開始,絕對要成爲一個合格的蕾絲邊,讓普天下的男人們後悔去吧!不過,在此之前,我先得找一個男人破了自己的處,然後安安靜靜的做個小百合!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加油,初五!

傷心了一個多禮拜,我才恢復了精氣神,我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的治癒能力太強,還是我根本不愛丁梓書,反正,我現在的心情極好,特別是已經決定了自己的命運以後。

還算樑宇凡那貨有點良心,給我那張銀行卡里面五百萬一毛沒少,看着取款機上面顯示的餘額我有些噁心,這可是我七年的青春損失費和丁梓書的賣身錢啊,我可得好好利用了!這些錢,足夠我找一個長得不錯的男人買他一晚上了吧!別說不願意,姐有錢,姐砸的他主動脫光衣服乖乖獻身!

可是,這首先,你得有這麼一個男人啊!

對了!海城的狂暴酒吧!據說,那個酒吧帥哥很多,整夜開房,還各種包間各種服務什麼的,應有盡有,正合我意!好的,晚上我就去狂暴酒吧,尋找目標人物!

去銀行取出了五十萬,我很聰明的將剩下的錢轉到了我的卡上,萬一哪天樑宇凡後悔了,凍結了他給我的卡,那我不是人財兩空嗎?!反正已經上過一次當了,不能再傻逼呼呼的了!

到了商場,買了一身紫色的低胸抹裙,蹬着一雙紫色的高跟鞋,做了做頭髮化了一個淡妝我便將剩下的幾萬塊錢放進了新買的LV包包裏面。一路上,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瞅的我都有些飄飄欲仙了!有錢就是任性,雖然錢不是我的,也容許我這麼任性一回吧!

忙完一切,走到了一個商店的櫥窗面前,天色早已經陰暗且霓虹閃爍。透過櫥窗上面的玻璃,我看到了煥然一新的自己,一身紫色,若初入凡塵的夢幻精靈,可是巴掌大的小臉蒼白的要命,大眼睛極其的憂鬱,睫毛卷翹的熒粉像是淚珠,而那俏麗的鼻子下面被牙齒緊咬的下脣暴露了我此時的糾結。

想我初五算不上傾國傾城,可是也能稱得上是個清純可愛的女孩,爲什麼丁梓書那貨放着我不要,非得找一個男人?!男人比女人好嗎?!男人可以生孩子嗎?!男人會來大姨媽嗎?!

嗚嗚!算了!不想了!這兩個人渣不值得我去想,我今晚一定要讓自己完美的脫變成一個女人,再從女人脫變成一個安靜的小百合!

握緊包包,我轉身便走,還沒有走出幾步,手機震動了,我趕緊掏出了,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是‘曹院長’。

“喂!院長,幹嘛啊?”,我一邊走,一邊懶洋洋道。

“初五啊,今天是七月七鬼節!記得晚上不要到處亂跑,容易撞邪的!”,曹院長急切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膜裏。

……

(本章完) 鬼節?!關我屁事!撞邪?!尼瑪,我初五撞的邪還少嗎?!還有什麼比我的男閨蜜搶了我的男朋友還邪乎的事情?!有沒有?有沒有?沒有吧! 修仙高手混花都 我是百無禁忌、連鬼都不願搭理的初五啊!做人真失敗,還不如做鬼!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少吃點油膩,改天我去看你,掛了!”,我說完這些,徑直掛了手機。

狂暴酒吧一般都是深夜纔開業,夜色越深裏面的氣氛就越鼎盛濃烈的,現在才八點多鐘還沒有開門呢,所以我還是先去別處溜一圈吧。得買一瓶烈酒,把自己灌醉了才能放肆一次。來到超市的酒架附近,我果斷的放棄了高檔洋酒,而選擇了最烈的二鍋頭。

別問我爲什麼,姐突然想支持國貨了不行嗎?有錢,任性!

一斤的二鍋頭,六十五度的,的確是烈,那一口下去,直接能把食道連同胃一起燃燒起來。話說,我從來沒有喝過那麼烈的酒,以前是聞到就會頭痛,今天也是豁出去了!

雖說這酒烈,也灼的嗓子疼,可是喝着喝着眼睛發花,舌頭麻木,便沒有覺得有多辛辣了,到最後完全是當真白開水灌了下去的。

喝了一半,真的已經麻木到覺得腦袋已經不是自己腦袋的時候,我決定乘勝追擊了!六十五度,我喝了一半就只有三十二度半了吧?嘿嘿,我這智商槓槓的,看來還是很清醒的嘛,清醒就好!我能分得清帥不帥就行!

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掏出手機看着上面的時間,眯着眼睛老半天才看到上面顯示的數字是11:54分。怎麼,我喝個酒,喝了幾個小時?!混蛋,破手機就是時間不準,明天我就去買一個爛蘋果來使使,反正姐錢多!

想到這裏,我一甩手就將手機給丟掉,而後跌跌撞撞的拿着包包穿過沙灘走上了公路,攔下一輛出租車,我徑直鑽了進去,眼皮沉重。

“小姐!去哪?!”,那個戴眼鏡的司機通過倒視鏡望着我,可是我卻看到了三張重疊的臉。

這酒勁太大了,眼睛都花了,我得趕緊乘着自己還清醒找個人搞定我!

“酒……酒吧!嘔!”,說到這裏,一股辛辣的液體涌上喉頭,差點讓我吐了出來。

“喂!小姐!你不能吐我車上!”,司機大驚失色,彷彿他的這輛不是計程車,而是蘭博基尼一般。

“想我不吐,就趕緊把我帶到酒吧!”,我從包裏掏出幾張一百塊丟了過去,“速度,妥妥的給姐送過去!”

“哎!知道了!”,眼鏡司機見到錢,兩眼放光,裏面將油門踩到最底。

我趕緊身子猛的往前撞了一下,隨後便看到車窗外的景色飛速的往後轉動,直接花了我的雙眼。這速度,讓我加劇了吐的慾望,可是我怕吐到車上,這司機訛我,便硬生生的將翻出嗓門的液體嚥了下去,而後緊閉雙眼。

就在我閉上眼睛之後的幾分鐘,一陣猛烈的撞擊讓我的身體懸空而後重重的撞在了前面的椅背上,接着整個意識連同整個世界似乎在不停的翻滾。

我想我是出車禍了,而且一定很嚴重!可是等我猛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還安安穩穩的坐在車裏,那司機目不轉睛的望着前方,徑直拐到了一個閃着灰暗燈光的酒吧前面……

(本章完) “小姐,到了!”,司機緩緩的開口。

他的聲音很古怪,像是有口濃痰堵在嗓子裏面一樣,帶着破鼓風機的轟轟聲。

“謝謝!”,我將先前丟的錢遞了過去,便徑直下了車。

那司機拿着幾張百元大鈔,輕輕的搖頭,而後捏成團想都不想便丟出窗外,接着開着車揚長而去。看着那牌號爲海G1380的計程車駛離我的視線,我這才知道了任性的真正含義。

該已經是深夜了,天空卻霧濛濛的呈現出藍色,而我的面前是一家酒吧!沒錯,我眼睛沒有花,這家酒吧的名字,就叫‘酒吧’!呵呵,這和在超市附近開一家名叫‘超市入口’的小店,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只是,這附近的格局有些奇怪,完全是一片霧茫,看不清酒吧附近的街道和建築,一眼望去彷彿這個世界就只有這一家酒吧一樣。詭異、陰森、還有點可怖!不過,要的不就是這個氣氛嘛!正好,那些瘋癲的男男女女各得所需,各自瀟灑之後離開,誰也不認識誰,那多好!我就是希望找到一個,我上了他,還不用我負責的男人!

打了一個酒嗝,差點把我自己給嗆死,用手扇了扇酒氣之後,我搖搖晃晃的走向酒吧的門口,剛準備進去,卻和一個正在往外走的男人撞了一個滿懷。這原本還隱忍不發的噁心感,被這一撞,給撞出洶涌來,我下意識的抓住那男人的衣服‘哇’的一聲全部吐在了他的白襯衫上。

吐完之後,一身清爽,連酒也醒了不少。這個時候,稍微清醒的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趕緊脫下那男人的外套,用他的外套擦着他的衣服,擦到最後那雪白的襯衫是一塌糊塗,滿是污濁的液體和酸臭的氣味。

隱約聽到了一聲哼,我擡起頭眯着眼睛,調了好半天焦距纔看清男人的臉!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尼瑪,我見鬼了吧!如果面前的這個男人不是鬼,試問一個正常的份能帥到如此人神共憤的地步嗎?!老天爺到底有多麼偏心,纔會將這麼完美的五官搭配在一個人的臉上啊!

面前的男子短碎髮,微微蹙緊的劍眉透着果敢,深邃的雙眸裏面氤氳繚繞,其中亦正亦邪之氣似能侵蝕你的靈與魂。而那高挺的鼻樑堅毅有型,襯着微翹的薄脣似笑非笑,似矜持似勾引!

長得這麼帥的男人,多半不是正經男人,不正經的男人,多半可以用錢收買!所以,就是你了!

想到這裏,我一把勾住了男人的脖子,目不轉睛的望着他。

“小子,身體健康嗎?!有沒有傳染病?!”,我含糊不清的問。

“什麼!?”,男人蹙眉,那眉間的皺褶夾的我心花怒放,小鹿亂撞。

“姐問你有沒有病!沒有病姐今晚包你了!”,吼道這裏,我從包包裏面掏出一疊鈔票扒開男人的襯衫,塞進了裏面。“聽到沒有?!姐晚上包你了,幫姐破處,給你十萬塊!”

……

(本章完) “包我?破處?!”,男子聽了我這話,好看眉頭微微挑起,挑的我心花怒放。

“沒錯?!十萬塊!怎麼樣!?”,我伸出手指挑起了男子的下巴,發現他的皮膚真的好滑。

“哼!女人!”,男人從鼻子裏面發出這麼一句,傲慢的望了我一眼,便徑直將我推開,不顧踉蹌的我差點摔倒轉身就走。

看着那桀驁不馴的背影,還當真激起了我的征服欲!尼瑪!我的男朋友拋棄我!我的男閨蜜背叛我!輪到你這個小牛郎還他媽的瞧不起我!當真以爲老孃沒有脾氣是嗎?!雖然有錢能使鬼推磨,我還可以有更多的選擇,可是,今天我就要定你了!你越是不願搭理老孃,老孃今夜非得強上你不可!

“小姐,你到底想怎樣?”,男人不悅的望着我,用手輕輕撥弄着袖口。

我的媽呀!要不要這麼帥?!天知道我最喜歡穿白襯衫的男人了!而且穿着白襯衫的男人目視前方眼中空無一物的撥弄襯衫袖口的動作,真的好性感好銷魂!不過,剛剛還被我吐的一塌糊塗的白襯衫,此時怎麼潔白的有些亮眼?!

“還需要我重複第二遍嗎?!幹你們這一行的,能不能不要表現出這麼一副天然呆蠢萌的模樣?”,我藉着酒精伸出手指頭不停的戳着男子的胸膛,乘機揩油!別說,還挺結實的!

“你……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男子一把抓住了我不安分的手,極度的不悅。

看吧!跟我玩欲擒故縱!哼!

從包裏拿出一張銀行卡我直接抓過了男子的大手,將卡放進了他的掌心。

“今天,老孃花天價包你!”,提高音量我吼了這麼一句,吼完我隱約覺得自己的酒勁上來了,眼有些發花,連舌頭都麻木了起來。

“小姐,我可不是隨便的人!”,男子將卡塞回了我的包包裏面,徑直伸出那隻大長手打開了車門。“你可以下去了!”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矯情?!幫我破個處很難嗎?!連脫衣帶脫褲、從前戲到搞定不就二三分鐘的事情嘛!況且你又不是白乾,我還給你錢呢!”,我大叫着一把抓住了方向盤,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男子。“拜託,你當是學雷鋒做好事,就用抽根菸的功夫,幫我這麼一次吧!”

也許是真的見錢眼開,也許是被我的真誠打動,那個男人眯着眼睛目不轉睛的望着我,眼中的氤氳濃郁,讓我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

“你剛剛說什麼!?”,男子望了我許久,眉頭微微挑起。

“我……我剛剛說,給你錢,幫我……幫我那個啊!”,我壓低聲音,感覺到有一股危險的氣流在狹小的車裏蔓延。

“不是,你剛剛說……二三分鐘!?”,男人的聲音明顯的陰鬱下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