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

黃國興剛準備掛電話,忽然想起來了什麼,趕忙又說,“等下!海濱,你幫我再送幾個女人來吧!”

“幾個?我說興哥,你也別把女人當飯吃唦!”萬海濱搖了搖頭笑了。

“沒辦法,你興哥我就這麼點愛好,你知道的!嘿嘿……”黃國興訕訕地說。

“好吧!”……

掛了電話,萬海濱直接取下了手機電池,然後抽出SM卡一折四瓣,連同手機一起扔進了垃圾簍裏。

“絲絲,你進來!”

萬海濱拿起來座機,打給了祕書柳絲絲,估計這小女人已經等自己老半天了。

門啓開,絲絲一臉倦容地出現在了萬海濱的面前。萬海濱將絲絲摟過來,絲絲溫順地依偎在他的懷裏面……

“絲絲,辛苦你了!”

萬海濱輕輕地嘆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難以言狀的酸楚,“他走了嗎?”

“早走了!濱哥,我求求你,以後你不要再讓我做這種事情好嗎?我好難受……”

絲絲忽然抽泣起來,眼淚撲簌簌從面頰上滑落,滴在了萬海濱的西服上。

“絲絲……謝謝你,我會好好補償你的!等拿到了批文,我發誓不會讓這頭豬再碰你!”

萬海濱本想吻一吻絲絲的小嘴,可一想到這個部位剛纔吳申林肯定沒放過,他放棄了!

“濱哥,我刷了牙洗澡了……”

柳絲絲很聰明,她憂鬱地看着萬海濱,感覺到了他那微妙的心理。

萬海濱有些內疚起來,聲音變得很溫柔:

“絲絲,我今天向你承諾,這輩子我雖然不能給你一個名分,但我一定不會嫌棄你!等這次拿下了城北開發區的地皮,我會在邊上開發一棟頂級高層公寓,到時候給你留一套,你想要多大面積的都行,好嗎?”


“真的!?”

柳絲絲擦乾眼淚,蒼白的鵝蛋臉上立刻就有了些許紅暈,她興奮起來。

“嗯,真的!”

萬海濱含笑點了點頭,“如果你濱哥連這點也做不到,那就真是對不起你了,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謝謝濱哥!”柳絲絲摟住了萬海濱的脖項。

萬海濱說的也是心裏話,沒有柳絲絲的奉獻,城北開發區這塊地皮絕難到手,相關部門已經規劃,要在這塊地上建一座青少年活動中心。

柳絲絲爲了他萬海濱什麼都願意做!但這種事情對萬海濱來說,心裏也實在不好受,畢竟他確實很喜歡柳絲絲,如果不是因爲有林茹在先,他很可能會娶這個柳絲絲爲妻!從第一次破身始,柳絲絲就完全成了萬海濱的女人,她的身體永遠只能屬於他萬海濱!可現在,吳申林卻在柳絲絲的身體上前後耕耘了三次之多,這讓萬海濱覺得自己做了烏龜、被戴了綠帽!

吳申林看上了柳絲絲,爲了能拿下城北開發區那塊近兩萬平米的地皮,萬海濱權衡再三,忍痛割愛,不得不讓柳絲絲上了吳申林的牀!

不過,吳申林吃了五花肉之後,總還算有點良心,他稍稍使了些手段,青少年活動中心的規劃就流產了,萬海濱不日就能拿到這塊地皮的批文!

華夏銀行濱海分行方面,朱慧琪已經答應貸款沒有問題,再加上黃國興通過地下錢莊從紐約轉回來的那些款項,萬海濱彷彿看見,自己的“海洋國際中心”已經金光燦爛地矗立在了華夏濱海這座大都市當中!

“濱哥,我刷了好幾遍牙,身上也洗乾淨了……”

柳絲絲臉上暈紅升級,滿面嬌羞,她再次提醒萬海濱。

萬海濱笑笑不做聲,嘴巴朝大班桌上一呶,柳絲絲立刻會意,三兩下將自己身上的布料褪去得一乾二淨,然後身子就朝大班桌上爬去……萬海濱用手托住柳絲絲白花花的屁股,助了她一臂之力!

……

陳羽菲要張蕾跟自己一塊兒睡,反正套房裏那張大牀夠寬敞,張蕾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進得套房來,兩人脫光了衣服就去衛生間裏沖澡,反正都是女人,也用不着害羞!

張蕾頭上戴着浴帽,癡癡打量着陳羽菲性感猶然,曲線玲瓏,嫩得出水的完美身肢,心裏讚歎,她真不相信面前這個姐姐會比自己大了十二歲!

“菲姐,你保養得太好了,有什麼祕訣呀?”張蕾幫陳羽菲搓着後背。

“我哪有什麼祕訣呀?跟你比我可差遠了,你看你的胸,真漂亮,我羨慕死了!”

陳羽菲轉過身來,竟然很自然地托起來張蕾的雙峯,“別說男人了,就是菲姐我看了心裏都癢癢的呢!”

“菲姐……”

張蕾羞得滿面彤紅,趕緊將胳膊抱在了胸前,“不跟你說了,快洗快洗,洗了睡覺!”

“咯咯咯咯……”

陳羽菲忍不住笑得身子直抖,“看來,我們的蕾蕾還沒有被男人處理過哦!”

“什麼叫處理過呀?菲姐,你說話太難聽了,老不正經!去去去,我洗完了,你壞死了!”

張蕾扯過來一條浴巾趕緊地裹住了自己的身體,然後出了衛生間直朝大牀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喊,“菲姐,你這裏還有睡衣嗎?”

“你先睡牀上去,別凍着,待會兒我給你找件衣服!”陳羽菲在衛生間裏答道。

“好……”

張蕾嘴巴剛一張開,忽然看見牀頭上放着一套花格絨布睡衣……咦,這不是男人穿的睡衣嗎?老爸好像也有一套啊! 陳羽菲雲髻高盤,也裹着浴巾從衛生間裏出來,身上還冒着熱氣……


“菲姐,你這裏怎麼會有男人的睡衣呢!?”話一出口,張蕾舌吐蓮花,意識到自己實在不該問這個問題。

果然,陳羽菲臉上現出一絲慌亂,趕緊地解釋說:“嘯天有時候會來這裏睡,那是他的睡衣!”


“咹?”張蕾呆了一呆。

莫嘯天跟菲姐會睡在一起?不會不會,應該是菲姐不在的時候,莫嘯天來“荷塘曉園”,偶爾也會在此小住。就算人家真的跟菲姐睡在了一起,我又能怎樣?本姑娘那天一衝動,親了這個傢伙一下,可這又能代表什麼呢?我不會……不會真的喜歡上他了吧?張蕾有些癡癡地立在牀邊上。

“來,小丫頭,你穿姐姐這套衣服!”陳羽菲從衣櫃裏拿出來一套自己的碎花棉布睡衣,自己卻走到牀頭,擦乾身子,也不穿內衣小褲褲,就將莫嘯天的睡衣套上了。

看着陳羽菲光着身子穿上莫嘯天的睡衣,張蕾又疑惑起來,心裏竟然還有些酸溜溜的,菲姐怎麼好像跟穿自己的睡衣一樣,不覺得有什麼不合適嗎?還小褲褲也不穿,那……那可是男人的睡褲誒!

陳羽菲好像看透了張蕾的心思,臉上一紅,忙掩飾說:“小丫頭,上牀睡覺!”

兩個女人上得牀來,身子緊挨在了一起,陳羽菲竟然還從背後摟住了張蕾,陶醉一般說:“好舒服哦!”

張蕾身體背對着陳羽菲,臉上神情有些尷尬,卻又不好意思拿開陳羽菲攬着自己腰腰的胳膊,只能默不作聲。

“蕾蕾,姐姐問你個事情,你必須老實坦白,如實招來,好不好?”陳羽菲在張蕾腦後說,弄得張蕾脖頸根癢癢的。

“什麼事情呀?”張蕾挪了挪屁股問。

“你喜歡上嘯天了,是不是?”陳羽菲騰出來一隻手,在張蕾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大屁股拱什麼拱啊?”

“咯咯咯咯……”張蕾一縮身子,“沒有哇!菲姐你別亂說!他長得就像個花花公子,吊兒郎當的,我可不喜歡他!”

“我亂說?在姐姐面前你還裝呢?我第一次見到你就看出來了!只有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女孩子眼睛裏纔會發出那麼一種光芒!”陳羽菲在張蕾腰間擰了一把,“說,是不是?”

“哎呀!”張蕾大叫,身體隨之一彈,“菲姐,你別撓我癢癢嘛,我可怕癢了!”

“那你告訴姐姐,是不是喜歡上嘯天了?”陳羽菲不依不饒,“不老實說我就撓你癢癢!”

張蕾趕緊轉過身來,將頭埋進了陳羽菲的懷裏……從陳羽菲身上那套睡衣裏,張蕾似乎嗅到了那個臭小子莫嘯天的氣息!

“姐……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他了,真的!”張蕾的聲音很小,似乎還很害羞。

“傻丫頭,你這就是喜歡上他了!”陳羽菲像摟着自己的女兒一般,停頓了一會兒,她很認真地說,“蕾蕾,嘯天是個好男人,責任心很強,你別看他平時大大咧咧,好開個玩笑什麼的,其實,他的心很細,也很會疼人……”

張蕾忽然仰起臉來,有些疑惑地看着陳羽菲問:“菲姐,你怎麼知道他很會疼人呢?”

陳羽菲看着張蕾的眼睛,半晌,她輕嘆一聲說:“蕾蕾,姐姐不瞞你,其實我也很喜歡他!”

“啊!?”張蕾很吃驚的樣子。

“你別用這樣嚇人的眼光瞪着我好不好?我又不會搶你的嘯天哥哥!”陳羽菲擰了一把張蕾的臉蛋,繼續說,“姐姐我比他大太多了,又是個結過婚的女人,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所以啊,我希望嘯天能娶你爲妻, 深情如斯,相待何年 !”

“菲姐……”張蕾羞紅了臉,嘴上不無刁蠻地說,“那也得他配得上我呀,你說是不是?”

“喲,你還得瑟上了?說你感冒,你還就咳嗽哈!”陳羽菲的手又向張蕾腰上探去。

“不要不要,好菲姐,我求你了,別撓我別撓我,咯咯咯咯……”張蕾翻滾着身體,兩隻光腳丫子擂得牀墊“嘭嘭”響。

“我看你還得瑟不?不過我也看出來了,蕾蕾,其實嘯天也很喜歡你的,你知道嗎?”

“是……是嗎?”張蕾喘着氣迴應。

自那天莫嘯天在張蕾媽媽面前口無遮攔亂開玩笑之後,張蕾可是傷透了腦筋!這一段時間只要回家去,媽媽就會追在她的屁股後面問,你跟小莫現在怎樣了?你怎麼不帶小莫回來吃飯呀?你是不是又欺負人家小莫了?…...

“蕾蕾……”陳羽菲有些睏意了。

“嗯?”張蕾睜開了眼睛。

“去愛嘯天吧,姐姐支持你……”

“菲姐……”

張蕾還想開口說什麼,卻聽見陳羽菲的口鼻裏已經發出來了細微的鼾聲……

……


東方現出了一片柔和的魚肚白,那是黎明;西邊浮着另一片銀光,那是依依不捨將要沉落的月亮。兩抹色彩相對,海面與天空之間泛起霧靄,雲蒸霞蔚。朦朧晨曦中,海水一直伸展到無限遠處……新的一天又到來了!

今天的天氣尤其好,無垠的天空潔淨如洗,不遠處駱駝山上奇石交錯,巍峨聳立,煞是壯觀。暖烘烘的太陽普照之下,湛藍的海水波光粼粼,銀白的沙灘和綠樹繁花將月亮灣國際大酒店17號總統樓掩映其間…...

莫嘯天安心睡了四個小時,洗漱停當,他在樓下餐廳裏吃了些東西,剛走出來別墅站在草坪裏,就聽到二樓陽臺上傳來銀尚旺的聲音:

“小莫同志,早上好!”

“呵呵,早上好!小銀同志,下來吧,我帶你到沙灘上走走!”莫嘯天仰着一張陽光燦爛的臉朝銀尚旺招呼。

“你等等我!”小銀返身下樓。

平日裏這時候,沙灘上會有很多的遊人,孩子們會在這裏嬉戲打鬧,可今天卻不見一個人影!莫嘯天知道,爲了確保銀尚旺的人身安全,這一片區域已經被部隊戒嚴了。

“小莫,我真喜歡這樣的環境,好羨慕你,生活多幸福啊!”銀尚旺霸氣十足地叉着手站在沙灘上,眺望着海天一色。

“我還羨慕你呢!”莫嘯天笑笑心道,“因爲有你在,別人就來不了沙灘了,你多牛啊!”

心裏那麼想,但他嘴上卻說:“小銀,他日你就是一國之君,將指點江山,揮斥方遒!只不過呢,你要想的事情太多,你的人民還需要你爲他們謀求生存的空間,需要你爲他們帶來幸福的生活!而我,平民一個,能夠享受生活,恪盡職守做些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虛此生就好!”

“小莫,你對我們D國的未來有什麼看法和建議,你對這個‘幸福’有什麼見解?”銀尚旺用一種很真誠的眼光望着莫嘯天。

“哈哈,小銀,這個問題你算是……問錯人了!”莫嘯天走到銀尚旺的身前,“政治上的事情我雖然沾不了邊,也沒有那種雄韜大略,所以不敢跟你說什麼看法提什麼建議!但我認爲,每個國家的現實狀況,自有它存在的道理,別的國家無權指手畫腳,妄加評判!你的看法和認識不一定就是真理,你的模式也不一定就正確就完美!”

“人分黑、白、黃、棕四種,更有男女、大小區別,就如同這片沙灘上的沙子,每個人的相貌思想都不同,我小莫認爲,國家也是如此,求同存異,各自盡力去做就好!”

“這人啊,餓的時候有口飯吃是幸福的,有飯吃的時候,又想着能有塊五花肉吃纔是幸福的。走路的看見騎車的,他覺得人家很幸福,騎車的卻認爲能開上小車那才叫幸福,開車的卻說了,你給老子開車吧,老子在後座摟着個妹子探討人生,這他媽才叫幸福!沒飯吃的時候想飯吃,剛吃上飯就要妒忌那有肉吃的,等吃上了肉,回頭就鄙視你這沒飯沒肉的,從此以爲自己高人一等,跟你不再是一個層次!所以啊,幸福是永遠也滿足不了人的貪慾的!”

“這人就不該有思想,人正因爲有了思想,所以纔會有永無止境的貪慾,思想可以用來裝神弄鬼,也可以用來玩權弄術,還可以用來時刻犯賤!”

“小莫,這‘犯賤’是個什麼意思?”銀尚旺聽得雲裏霧裏,半天也沒明白過來。

莫嘯天也不管銀尚旺在思考什麼,他揹着手走向撲上沙灘的海浪,大聲說:“小銀同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