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瀾宗是仙羅帝國十大宗門之一,高手強者數不勝數,門下弟子以百萬計,除了本宗之外,還分有上門和下門,勢力遍及帝國各地。

浩元星上就有一家隸屬於真瀾宗的下門浩然派,將在今年這屆星臺試武會上選出一批武道真種入門。

對於很多武者來說,這無疑是一步登天的機會!

萬尚志說道:“我也是剛剛得到準確的消息,據說浩然派的上門幻海門,很可能會派出一位巡察使蒞臨浩元星,如果能得到這位上使的青睞,說不定就有機會直入上門,將來再晉升入真瀾本宗都不是不可能的。”

原來如此!

聶鋒完全明白過來,原來傳聞中同萬尚志不合的萬氏,是衝着這個機會纔來到南遠城裏的。

不用萬尚志明說,萬氏肯定是要力捧她的兩個本家侄子!

聶鋒還有點不明白:“館主大人,那他們爲什麼不在東寧城參加試武會?”

看萬尚志頭疼無奈的模樣,萬氏孃家的勢力必然很強,那何必捨近求遠?

萬尚志苦笑道:“東寧曹家是大族,嫡系五房子弟,參加東寧試武會的至少有十幾位,再加上支脈旁系弟子…”

聶鋒頓時無語,合着是那邊的競爭壓力太大,所以曹興海和曹興安纔會跑到南遠城裏加入萬安武館,以武館弟子的身份出戰星臺試武會。

萬尚志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其實對你而言,進入宗門未必是好事。”

嗯?這是什麼說法?


聶鋒不禁感到驚訝,難道進入宗門還是壞事不成?

如果換成是生性多疑的人,恐怕就會懷疑萬尚志這樣說是別有企圖,但聶鋒相信,萬尚志不會爲了故意誤導自己,而去編造什麼說辭。

只聽萬尚志嘆了口氣,解釋道:“有幾句話你可能沒有聽說過,那就是宗門不如狗,武閣把命搏,聖地門難叩!”

聶鋒以前真沒有聽過,不由說道:“還請館主大人指點。”

宗門不如狗,武閣把命搏,聖地門難叩!

這幾句順口溜式的話,流傳於武道散修之中,說的分別是宗門、武館和聖地三大武道之途,它們擁有着最爲完整的武道傳承體系,是武者通往至高巔峯的三條必經的道路。

千百年裏,從宗門、武館和聖地之中涌現出了無數名耀星海的強者,代表着武道的正統和主流,地位牢不可破!

像聶鋒這樣擁有天賦的少年武者,註定是不可能長期留在萬安武館裏的,武館只是他的武道啓蒙之地,今後他必然是要踏入主流,否則只能淪爲無根的散修。

但這三條路不是那麼好選的。

首先是聖地,仙羅帝國裏有真武、凌霄和森羅三大聖地,分別佔據三顆星球,普通武者根本無法接近,想要拜入聖地需要的是大機緣,還得是真正的天才!

機緣這東西實在是太虛無縹緲了,三大聖地非常神祕,聖地門人遊歷星海從來不輕易暴露身份,碰上以至於被選中拜入聖地,真的全靠運氣。

所以纔有聖地門難叩的說法。

相比之下,宗門無疑是最現實的選擇,因爲仙羅帝國宗門成百上千,上門和下門的數量那就更多了。

然而宗門對於那些無根無底的散修武者來說,絕不是什麼天堂樂土,因爲所有的宗門,都是名門大族、世家顯貴子弟的天下!

無權無勢的散修武者當然有機會進宗門,但是想要在宗門裏面立足,並且步步向上,那隻能是做狗,做那些豪門世族弟子的狗,甚至連狗都不如!

————– 宗門不如狗!

這是來自武道散修們的哀嚎,是無數血淚凝聚出來的一句話,雖然直白粗俗,卻是蘊含着深入骨髓的痛楚和憤怒。

萬尚志的神情很是淡漠,彷彿是在說着跟自己完全無關的內幕,但是他眼眸裏深藏的那一絲悲哀,卻是瞞不過聶鋒的洞察。

“東寧曹家是瀚海大族曹氏的支脈,在真瀾宗有根基勢力,所以曹興海和曹興安只要能夠進入浩然派,那就不用擔心被人排擠甚至奴役,但你…”

後面的話萬尚志沒有說,但聶鋒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聶鋒不過是南遠城裏一戶最普通人家的子弟,哪怕擁有極高的武道天賦,入了宗門也不要妄想凌駕於世家大族弟子之上,當狗都算是幸福的!

而且宗門規則森嚴,一入宗門深似海,想要反抗這樣的規則,結果必然是粉身碎骨,根本沒有別的可能。

這樣的道路絕不是聶鋒的選擇!

聶鋒沉聲問道:“館主大人,那進入公門官府如何?”

“嗯?”

萬尚志有點驚訝:“你想入公門?”

聶鋒也不隱瞞,將昨天晚上自己遭遇到兩名刺客襲殺的事情說了一遍。

萬尚志悚然動容:“千面人和藍蝴蝶?你真夠幸運的,這對刺客可是很有名氣的,好幾位頂級黑鐵武士都死在兩人的聯手之下!”

作爲頂級白銀武士,萬尚志當然不懼怕千面人和藍蝴蝶,但剛剛晉升高級黑鐵的聶鋒不但逃過了他們的刺殺,甚至還反殺成功,那就非比尋常了。

聶鋒接着告訴了萬尚志,鐵手給他的一個正役捕快的許諾!

萬尚志不由笑了:“這個鐵手,嗯,他跟我認識多年了,倒不是什麼壞事。”

頓了頓,他說道:“其實在宗門不如狗前面還有一句,那就是官府狗!”

官府狗,宗門不如狗!

不需要解釋,聶鋒也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入了官府就是走狗,表現得夠好自然就有上面丟下來的肉骨頭吃,還有一層體制外衣的庇護。

“但是在官府裏修行,沒有人脈同樣不行,還得不擇手段往上爬…”

萬尚志解釋了幾句,忽然又皺眉:“對了,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他的心情有點沉重,所以剛剛纔回過神來,很奇怪怎麼會有人來刺殺聶鋒。

聶鋒心念電轉,將朝陽武館的人上門踢館的事情也說了出來。

萬尚志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欺人太甚!”

萬尚志果然不知道,當下就勃然大怒:“居然趁我不在上門挑事,聶鋒你做得很好,對付這樣的人絕不能客氣!”

如果不是聶鋒擊敗了紀星華,萬安武館的顏面都會被掃得乾乾淨淨,而他又不可能親自下場對付朝陽武館的弟子,想要報復也無可奈何。

萬尚志沉聲說道:“不過沒有真憑實據的話,那我們也不能指證是朝陽武館的人僱請刺客,但我明白會去找鐵手談談,放出消息敲打敲打某些人,真當我萬尚志是泥捏的啊?”

說道最後一句,這位萬安館主眼眸裏透出凌厲的神色,整個人氣勢渾然不同,彷彿就像是一頭雄獅自沉睡中甦醒過來,露出了犀利的爪牙。

這是頂級白銀武士的威勢!

聶鋒立刻起身行禮道:“多謝館主大人!”

對於萬尚志,聶鋒始終都很尊敬,對方不但在武道上悉心指點,而且還傳授給他兩套高級功法,另外還有三枚珍貴的丹藥。

現在更是要爲他出頭,雖然說萬尚志對他有所求,但這個世界上也沒有無慾無求的聖人,因此聶鋒的心裏非常感激。

萬尚志威勢一斂,笑笑道:“不用多禮了,你我雖然不是師徒,但勝過師徒,現在我已經回來了,以後誰想動你,那都得先過我這一關!”

“你只要安心修煉,準備兩個月之後的星臺試武會吧。”

聶鋒點點頭:“弟子一定不負館主期望!”

“我相信你…”

萬尚志說道:“連千面人和藍蝴蝶都死在你的手裏,那南遠試武會十強位必然有一個是屬於你的,誰都別想奪走!”

如今的萬尚志對聶鋒可謂是信心爆棚,半個多月的時間就晉升高級黑鐵,連敗多位強敵,那到了星臺試武會開始的時候,說不定聶鋒突破頂級黑鐵了。

那時候不要說前十之位,問鼎三甲都有把握!

見到萬尚志心情大好,聶鋒趁機問道:“館主大人,那我將來是不是隻有武閣可以選擇?”

萬尚志嘆了口氣,說道:“如果不想當散修的話,武閣或許真的適合你。”

武閣是帝國軍方建立的武道傳承之地,專爲帝國軍團培養傑出的武道人才,武閣同宗門完全不同,裏面雖然同樣有世家大族勢力的存在,但根本做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出身平凡的人也有很大機會一飛沖天。

帝國龐大的軍團是仙羅皇帝維繫統治的強大基石,也是體現威權的保證,所以不容世家大族染指,甚至是對抗世家大族的最重要力量,自然要吸納方方面面的人才來打破後者的枷鎖。


武閣作爲軍方的意志所在,天然就站在宗門的對立面!

目前仙羅帝國的三大鎮國元帥,其中有兩位就出身平民,同樣來自武閣。

武閣按照星球級別劃分等級,最高級別的是位於帝星仙羅星的仙羅武閣,而在浩元星上也有浩元武閣,兩者的差別可謂是一天一地。

但是入了武閣就是軍人的身份,軍令如山不可違抗,也只有建立功勳才能夠獲得各種獎勵,包括功法祕技和修煉資源等等。

所以纔有武閣把命搏的說法,從軍就是把腦袋別在了褲腰帶上,對抗敵國、征伐異星、清剿蠻荒…全都需要拼命。

不過比起吃人不吐骨的宗門,武閣相對要公平很多,貪墨軍功的情況雖然時有發生,但一旦被揭穿,必將遭到嚴厲無比的懲罰!

四條武道之路,萬尚志講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至於如何選擇,那就是聶鋒自己的事情了,他也不會橫加干涉。


聶鋒牢牢記在了心裏。

—————– 萬氏的到來,讓武館裏的氣氛變得跟往常不同。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還沒有太多的感受,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情況就漸漸不同,曹家人接管了武館的帳房和內院,上有萬氏掌控大小事務,下面有管家曹翰和曹興海、曹興安配合,竟然是隱隱架空了萬尚志。

而萬尚志對此基本上是不聞不問,整天閉門修煉,拱手讓出了權柄。

曹興海和曹興安兩兄弟由此變得囂張起來,經常對武館學徒甚至親傳弟子呼來喝去的,讓大家是敢怒而不敢言。

平時無論是在前院還是後院,經常有的歡聲笑語現在基本上聽不到了,很多弟子都戰戰兢兢的,生怕犯了什麼錯被抓住把柄。

聶鋒大概是唯一能置身事外的,因爲他基本上都在祕閣裏習武修煉,原本就跟其他弟子沒有什麼來往,曹家兩兄弟似乎也將他忘到了一邊。

但是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

秋天悄去寒冬將至,轉眼已是十月深秋時分,南遠城周邊的氣溫陡降,萬安武館前院裏栽種的那棵銀桐樹金黃片片,風吹過樹葉簌簌而落,透着幾分蕭瑟。

早上聶鋒來到武館的時候,換上了一套厚實的棉衣。

最近幾天,葉晴娘一直都在家裏忙着給他和兩個孩子縫製冬裝、冬鞋,現在家裏的經濟寬裕了,所以用的都是上好的面料,裏面填上雪白的細棉,穿在身上有暖和又輕便。

雖然說星武者體魄強橫,對四季的變化並不敏感,但是葉晴孃的這份心意,讓聶鋒實實在在地感覺到了來自家人的溫暖。

“聶大哥,你來了啊!”

守門的依舊是小桌子王卓,他的爺爺身體越來越不好,眼看着時日不多了,所以基本上就是讓自己的孫子來當門童,算是繼承祖業了。

“嗯…”

聶鋒點了點頭,順手塞給他兩個在巷口買到的糖包,樂得小傢伙喜逐顏開。

禁忌豪門:你只能愛我 聶師兄!”

前院演武場裏有不少學徒在習武,見到聶鋒他們紛紛行禮問候。

自從擊敗了上門踢館的紀星華之後,聶鋒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僅次於萬尚志,個個都是發自內心的敬畏。

聶鋒謙和地一一回應,然後穿堂過廊來到了後院。


剛剛踏入後院,他立刻發現小演武場裏的氛圍很不對勁,只見張漠等幾名親傳弟子正跟曹家兩兄弟對峙,雙方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非常的緊張!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