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大幫天狗跟河童在天上飛來飛去捕捉那些怨靈,伊吹萃香幾人都是一臉的驚愕。

「喲,東方,原來你在這裡啊!」

發現我也在場,她揮了揮手,和其他人走了過來。

「大天狗大人。」

看見靈鳩伊凜竟然也在隊伍之中,天狗們紛紛飛過來問安。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碰到族人來問好,靈鳩伊凜也只有停下了腳步,眼神卻不時瞥向那個迎上了星熊勇儀她們,正和她們交談的男子。

「我們是來幫東方大人的忙的。」

一名鴉天狗少女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哦。」

大天狗對此並不意外,就跟她預料的一樣,她們果然是被東方遙叫來的。

「沒你們的事了,去完成你們的工作吧。」

「是。」

所有的天狗對著靈鳩伊凜深深鞠了一躬,才飛走了。

「喂,東方,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見到你,真是意外呢!」

星熊勇儀拍了兩掌男子的肩膀,笑呵呵說道。

「是啊是啊!」

伊吹萃香也想學她那樣,可惜她的個子太矮了,夠不著。

少女再一次為自己的身高感到了煩惱。


「意外的是我才對。」

我『揉』了『揉』肩膀,望向了那個被她們帶來的紅髮少女。

嗯,那對包子頭,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到過。

「我們又見面了呢!東方公子。」

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目光,少女輕笑了一聲,抱拳彎身行了一禮。

公子?

聽到這個稱呼,我腦中靈光頓時一閃。

「哦,原來是你啊!」

我望向了她那隻被白布綁得極其嚴密的右手,連連點頭。

「咦,你們已經認識了嗎?」

伊吹萃香望著這兩個人,心中很是驚訝。

「嗯,數月之前,這位東方公子曾經救過華扇一命。」

茨木華扇點點頭,肯定了她心中的想法。

「這個……」

我不好意思的撓撓臉,當時只不過是出手幫了她一下,怎麼就變成救命之恩了。

「什麼嘛!」

伊吹萃香一拍額頭,感覺大失所望。

「本來我還想把扇子介紹給東方你認識的,沒想到原來你們早就見過面了啊!咦,不對。」

她反應過來,一把抓住了男子。

「你既然已經見過扇子了,那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啊?」

「笨蛋。」

我一掌就撥開了她的手,連翻了幾個白眼。

「我又不知道你們是一夥的,難道遇到個人都要問你是不是跟她認識的啊?」

「嗯,這話也有道理。」

伊吹萃香想想,也覺得對方說的沒錯。

「萃香,你怎麼也來了?」

「哇,靈夢你這是怎麼啦?」

看到靈夢和魔理沙全身都是濕漉漉的,伊吹萃香頓時愣住了。

嫁入豪門:老婆,乖乖的! 別提了。」

靈夢一擺手,也是有點沮喪,自己也確實太大意了。

不過相對於手中那些金子,這一點損失又算得了什麼。

「魔理沙,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東西?」

見魔理沙偷偷『摸』『摸』的把一個罐子藏到了背後,伊吹萃香心裡疑雲頓生。

既然被發現了,魔理沙也只有無奈的把罐子拿到了前面,不過雙手還是牢牢地抱住了它。

「裡面裝的是什麼?」

「嗯……那個……是金子。」

聲音細若蚊蚋,可還是被大家聽到了。

「金子?什麼金子?」


伊吹萃香和星熊勇儀都是滿臉的莫名其妙,茨木華扇卻是神『sè』一變。

「快把它扔掉。」

她突然大聲說道。

「咦,為什麼?」

「等下再跟你解釋,先把它交給在下吧!」

茨木華扇走上去,就想把罈子從魔理沙手中拿掉。

「做夢吧!」

魔理沙想不到這個傢伙竟然敢搶自己的金子,當即大怒。

「在下這是為你好。」

「呸,這是我的東西,誰都別想拿走……」

一個拳頭砸下來,把她的話打斷了。

「是我的。」

我一字一句道,從她手中奪走了罐子。

「啊……」

魔理沙想撲上來搶奪,被我瞪了一眼,就氣哼哼的退回去了。

「還有你的,也立刻交出來。」

「不給。」

靈夢用力的搖起了頭來,手也縮到了身後去。

「如果你想中毒的話,就繼續拿著吧!」

「咦,中毒?」

「沒錯,那些可不是普通的金子,它們是墮入地獄的罪人們的**所熔煉成的東西。」

茨木華扇詫異的望了男子一眼,解釋道。

「那也沒有什麼啊!」

巫女撇撇嘴,大感不以為然。


「別以為在下是在嚇唬你,要知道**可並非只有一種,它們也並不一定會全部都被熔煉成為金子,有可能是水銀,或者是砒霜。」

「誒誒,水銀?還有砒霜?!」

「砒霜是啥啊?」

見魔理沙十分驚慌的樣子,靈夢還是一臉的懵懂。

「砒霜對人類來說可是劇毒,會致命的。」

茨木華扇停頓了一下,嚴肅的看著她。

「可能,你手上那些金子就帶有不少。」

「什麼……」

靈夢張開手,望著那十幾顆金子,忽然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手猛地一抖,所有金子立刻都灑落在了地面上……

; 「東方遙,為什麼這些東西那麼危險,你卻沒有提前告訴我們的?」

怒氣沖沖的靈夢抓住男子的領口,使勁的前後搖動。

「誰說沒有的,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你們最好不要碰這些金子,是你自己執意要做這個的。」

「你還敢狡辯……」


見這傢伙竟然還把責任都推卸到自己身上來了,巫女怒氣更盛,鬆手一把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冷靜點。」


「不要衝動啊!」

魔理沙和河城荷取她們慌忙擁上去,七手八腳的才總算把目『露』凶光的靈夢拉開了。

「扇子,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

伊吹萃香瞪大眼睛望住了茨木華扇,問道。那些金子雖然讓她覺得不怎麼舒服,但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那麼危險的東西。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