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炯炯有神的眼睛,我的臉莫名地有些紅潤。可能是我不適應被男人這般溫柔地看着吧。

很快地,我們便回到了酒店。

第二天,我們整理了一下又坐飛機回到了K市,來到了劉家別墅。

還是和之前一樣,我們坐着煙囪來到了別墅內,被一個穿着青衫的僕人帶着來到客房內,客房還

是之前那間客房。

隨後,我們又跟着劉嘉明走着特殊的步伐來到了另一個空間。那是滿地的農田,上面種着各種各樣的藥材。

我們按照劉嘉明的指示在農田裏採摘着,過不久,我們就去完成了任務回去了。

接着,劉嘉明和宮洛不知所蹤,我和周曉曉兩人無聊地躺在牀上玩着手機。

我還是刷着我的微博,看着裏面各種各樣逗比的事情,以此來放鬆自己的事情。

到了晚飯的時間,劉嘉明和宮洛纔出現在我的眼前。

“晚飯來了嗎?”周曉曉瞥了眼外面的兩個人,有氣無力地說道。

一聽到晚飯,我趕緊坐了起來。雖然我不說,但是我確實餓了。

劉嘉明溫和地一笑:“等一下會有僕人拿上來。”

說着,劉嘉明來到曉曉的身邊,對着曉曉說道:“你知道我們去幹嗎了嗎?”

周曉曉白了他一眼:“廢話。要不然我會這麼安分地待在這裏?煉藥房的味道我是不想去聞,臭死了!”

說着,周曉曉的眉頭一皺,像是回憶了不好的東西一般。

宮洛來到我的面前,將一粒藥丸遞到我的手中,冷冷地說道:“這是給你的。”

“幹嘛用的?”我愣愣地看着宮洛。

“補身體用的。”宮洛的臉上帶着他專有的驕傲,低沉的聲音性感至極。

我對着宮洛感激地一笑,隨後來到周曉曉的面前,將藥丸遞給了周曉曉。我過去的時候,看到周曉曉的臉色已經很不好了。

我小心翼翼地對着周曉曉說道:“曉曉,這個藥給你,補身體用。”

“不用了!”周曉曉的眼中有着明顯的憤怒,聲音也有些高亢,但隨即,周曉曉面深呼吸了一口氣,扯了扯嘴角,“沐顏,你還是自己吃吧。我的話……劉嘉明會給我的!是吧,劉嘉明?”

毒妃難求,冷王勾心 說着,周曉曉用威脅的眼光看着劉嘉明。

劉嘉明的嘴角微微一勾:“當然。”

說着,劉嘉明從兜裏拿出一粒藥丸,和自己手上的一模一樣:“這個是給你留着的。”

既然如此,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了。我拿着藥丸,吞進了自己的肚子裏。

因爲劉嘉明已經將藥都準備好了。

所以第二天,我們又再次返回了D區。

但是,這次的語氣可沒有前天那麼好了。我們九點鐘的飛機晚點了整整五個小時,後來開車的時候還在路上堵了很久。

直到很晚了,我們纔回到酒店裏。

“今天好好休息吧,大家都累了。明天十點鐘去林家。”宮洛的眼睛微微一眯,對着我們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的身體早已經做得有些痠痛了,而且還很困。

這個夜晚,我睡的很死,大家也睡得很死。

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邊涼風陣陣。我突然一睜眼,便看到一個人頭懸掛在自己的上方,放大着。

那張臉,好臉熟!

“啊!”我猛然坐了起來,看着四周,後背抵在牀頭。

眼前站着兩個身影,一男一女。其中,那個女鬼悽慘地叫着,似乎在掙脫着什麼。

(本章完) 我的眼前站着兩個身影,一男一女。其中,那個女鬼悽慘地叫着,似乎在掙脫着什麼。

我仔細一看,原來那男的手上抓着一根繩子,而繩子的另一頭則圍着女女鬼的脖子。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女鬼還可以被男鬼飼養嗎?

“你們是誰?”我冷冷地說道,從枕頭下拿出一張黃符,緊緊捏在手裏,心中默唸着咒語。

我的牀上便被一週薄薄的姐姐圍住了,那是隔離結界,是我剛纔張開的。果然,一刻都不能掉以輕心,只要有一刻放鬆,就會出現現在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韓沐顏,你忘記我們的嗎?”說着,男鬼的頭再次飛向我,但被我的結界擋在了外面。

“哼~你怎麼變這麼強~!”說着,男鬼便拿出一把匕首,往我的結界一劃,我的結界便被割出了一個裂痕。

那個男鬼的頭擠進裂縫裏,再次來到我的面前,和劉懸一模一樣的臉!

我的臉色煞白:“劉懸?!”

劉懸不是帶着倩倩去往地獄了嗎?!難道,他真的投奔秦安去了,然後現在,秦安放他們出來……隨即,我看着不遠處的女鬼,她的聲音淒厲着,雖然天色很暗,但仔細看我還是可以看到她的嘴巴里不停地嘔出瀑布樣的液體。

“倩倩!”看着倩倩的樣子,我的心中總是有些自責。當時,我明明在場,可是我卻救不了她。

倩倩的聲音更加淒厲了,她的手死死拉着脖子上的繩索,尖叫着:“放開~放開我~!”

劉懸的頭又飄回了自己的身體,頭顱就懸在身體的三公分處。劉懸的頭飛到倩倩的眼前,親吻着倩倩:“乖,寶貝~”

說完,劉懸的身體就開始動了,慢慢地靠近我。

我不由自主地往後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能夠感受到劉懸身上的戾氣,簡直就是充斥着這個房間!

“秦安要你們來,是爲了殺我嗎?!”我嚴肅地盯着劉懸,警惕着,雙手往枕頭下面摸去。

劉懸突然大笑了起來,整個頭笑得顫抖不已,他的身體也跟着顫抖。隨即,他牽着倩倩更加迅速地靠近着我,直接來到我的牀邊。

他們身上散發着濃濃的腐爛的味道,但是,又不太像是腐爛的味道。那味道,比腐爛的味道更加刺激,更加讓人難以忍受。

看着他們還想要爬上來,我的心不由自主地開始恐慌,聲音也更加響亮了:“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我摸出捉鬼手套,小心翼翼地往手上戴去,儘量不讓他們發現,否則,自己恐怕還沒戴進去就被他們先下手爲強,殺死了!

聽着我的話,劉懸突然停了下來,那顆頭在我的房間裏不斷盤旋着。倩倩突然停住了嘶吼,整顆頭顱往旁邊一歪,如同一個被玩壞的木偶一般。

許久過後,劉懸的頭顱猛然往下,衝到我的面前,悽慘地看着我:“幹什麼~?”

“他要你們過來,幹什麼?!”自從黃山村過後,我再也沒有看見過秦安。一年前,自己學會了結界,就會在自己的周身設置隔離結界,鬼魂都無法進來。

或許也是因爲隔離

結界,我有些安逸了,所以不知不覺就減少了防備。

以後,我絕對不能再犯這種錯誤了!

防鬼之心絕對不可無!

“哈哈哈`哈哈哈~!”劉懸的身體來到我的面前,舉起它的手,一把普通普通至極的匕首闖入我的視野。那把匕首,整體都是黑色的,簡直比現在的黑夜還要黑上幾分,看不到什麼條紋……黑鋒匕!

“果然!”我猛然拿出自己的雙手,抓住劉懸的手,劉懸的整個身體立馬僵住,他的頭震驚地看着我。

我的嘴角一咧,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告訴我,秦安給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任務~任務~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秦安們用力地搖着頭,整個頭就像撥浪鼓一般搖晃着。

“快說!”我的手更加捏緊了劉懸的手,“我現在殺你,就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

不知道爲什麼,我好像知道怎麼用這雙手套殺鬼,好像只要捏緊,捏緊,再捏緊……劉懸悽慘地尖叫着,他的叫聲也讓倩倩跟着他尖叫着。

陰森的氣息充滿了整個房間,而他們的悽慘尖叫更是增添了一份鬼魅。伴隨着尖叫,劉懸終於開了口:“他,他要我們來殺你~他說,要你死,然後去拿寶貝……”

聽着劉懸的話,我的眉頭狠狠一皺:“什麼寶貝?!”

難道是要殺了我,拿走我現在擁有的寶貝嗎?可是,我身上的寶貝,除了這個捉鬼手套,也就只有那個紅色朱釵了啊!這兩樣東西,他很看重嗎?!

我的直覺告訴我,應該不會這樣,但是我有想不出其他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說完,劉懸就處在了巔峯狀態,整顆頭顱在房間裏不斷飛着,然後猛烈地往牆壁上撞去。

倩倩突然笑了起來,“嘻嘻嘻”的聲音與劉懸的慘叫聲混合着,更加是滲人!

看着劉懸的樣子,我知道是因爲我的手緊了緊的緣故。看來,我的潛意識裏是會用這雙捉鬼手套的。或許,是夜媚以前的時候用過……是啊,或許這個東西原本就是千年古屍用七七四十九天爲她織成的呢?!

這麼想着,我的心中滑過一絲痛楚。然後,我逞強地揚了揚嘴角,隱藏自己的內心。

我鬆了鬆手,劉懸便停住了瘋狂,飛到我的面前,惡狠狠地瞪着我:“你~你~你~”

“我什麼我!”我瞪了回去,然後不屑地一瞥,起身,狠狠一捏劉懸,只見劉懸大叫一聲,不由自主地鬆開了手,黑鋒匕掉在了我的牀上。

我將劉懸的身體舉起,然後甩了出去。

因爲劉懸的肉體飛出了好遠,倩倩和劉懸的頭顱也都跟着劉懸的身體飛了出去。

我默唸着咒語,將我的隔離結界修復,然後將黑鋒匕放在我的牀邊,戴着手套,閉上眼睛。

可是,仔細一想,我頓時睡不着了。

這把黑鋒匕這麼厲害,爲什麼秦安不自己衝過來,如果是他自己來,那我今晚必死無疑!

難道,他並不是想要我死?……

想了許久,可是我怎麼想都很矛盾。最後,我放

棄了,閉上眼睛,乖乖熟睡。

因爲經過半夜的事情,我很晚纔起來。最後,我們不得不吃完午飯纔去。

車上,我看着衆人,感覺很抱歉:“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沒關係。這樣我也可以多睡幾個小時。”說着,周曉曉打了一個哈哈,然後對我調皮一笑。

我感激地看着周曉曉。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

劉嘉明也對我笑着說沒事情,不會妨礙病症的。

宮洛開着保姆車,沒有說話,知道快要到達目的地了,宮洛才沉悶着說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捉鬼是門技術活 想起昨晚的事情,我的臉色沉了沉:“我,我昨晚遇見倩倩和劉懸了。他們被秦安派來殺我。但是被我打退了……對了,我還拿到了黑鋒匕,放在我的揹包裏。”

“黑鋒匕?”衆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宮洛頓了頓,繼續對着我說道:“倩倩怎麼樣了?”

“她被劉懸在脖子上吊了一根麻繩……”說着,我的臉沉了下去。

周曉曉的手輕輕拂過了我的肩膀:“沐顏,劉懸和倩倩是誰?”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想起了那時候的事情她沒有參與:“就是師傅給我的作業,幫被人家驅鬼那一次。”

“哦。不是說那個主人死了嗎?”

我點點頭:“是死了啊,化成了厲鬼,還把倩倩也拖了下去!”

想到這裏,我對劉懸就越來越反感。

劉嘉明低着頭思考着,冷不丁問着我:“黑鋒匕,是什麼東西?”

周曉曉的臉色沉了沉,似乎不想回答他的問題:“是法寶。”

劉嘉明聽着周曉曉的聲音,轉過頭看了眼周曉曉,隨即點了點頭,不再問這個問題。

我也閉上了嘴。周曉曉想起了前世的記憶,也就是覺醒了,所以在前世裏,黑鋒匕給周曉曉的感覺可能很不好。

不久後,我們便回到了林家。林家的大門口,依舊站着連個僕人,裏面還有幾個僕人等着,其中一個僕人站出來,指引着保姆車的停靠,然後帶領着我們走進了林家的客房。

僕人對着我們鞠了一躬,很是恭敬的樣子:“各位,請在這裏等待一會,我們家主還在開會。”

劉嘉明的嘴角微微一彎:“好的。”

僕人聽着劉嘉明的話,就走了出去,站在門口。

看着門口外的僕人,我的眉頭略微一皺:“這裏還真是有秩序!”

“我怎麼聽着酸酸的?”說着,劉嘉明看了眼四周,然後來到一隻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看了眼房間,只見房間裏放着五把座椅,最上面的是主位,下面的是客位,每張座椅的旁邊都會有着一張小桌子,簡直和古代一模一樣。

我也選了個座位坐了下來,拿起手機開始玩着。

宮洛也是如此,但是他的警惕性很高,一有人距離他比較近,他就會迅速關起手機。

輪迴修女 宮洛盯着門外的僕人。

僕人只好對着宮洛低了低頭,然後大聲地說道:“各位,這是我們市的名茶,請你們喝一口。”

(本章完) 周曉曉和劉嘉明都被嚇了一跳,收起自己的手機。我擡頭愣愣地看了一眼僕人,隨即繼續低下了頭。我不喜歡喝茶,我也喝不來茶。

我繼續逛着我的微博,看着微博裏的好玩的事情,感覺只有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纔可以給我放鬆。

僕人來到了我的面前,將茶放在了我邊上的桌子:“韓小姐,請喝茶。”

“哦,放着吧。”我敷衍着說道。

僕人也很聽話,放着,然後看了我的手機一眼,就出去了。

僕人走了之後,周曉曉對着我說道:“沐顏,我很好奇,你在看着什麼?!”

我擡起頭,愣愣地說道:“沒有啊。我就是逛了一下微博……因爲太無聊了。”

說完,我繼續低下頭,玩着我的手機。

可是,我都把最新的東西看完了,林家家主還沒有來。我就打開了視頻軟件,看着最新的電視劇更新。

直到黃昏的時候,那個林家家主纔來到我們的面前,坐上了主位。

“讓你們久等了。”林家家主粗獷且有些滄桑的聲音對着我們說道。

我擡頭一看,可以看到他額頭上的汗水和臉上的笑容。

周曉曉瞥了一眼林家家主,有些不悅地說道:“林伯伯,你這是在坑我們這些晚輩啊。早知道你要開會,那直接叫我們就明天再來不就好了!”

林家家主聽着周曉曉的話,垂了垂眼眸,似乎在隱藏着什麼。 洞螟 林家家主笑了笑,對着周曉曉說着:“周丫頭還是和小時候一模一樣啊,耐不住性子!”

說着,林家家主轉頭看着劉嘉明:“嘉明啊,你的藥都要準備好了嗎?打算怎麼救治我家崔崔?”

劉嘉明對着林家家主微微一笑:“這些林伯伯都不用擔心。您只要準備好夜明珠就可以了。如果林伯伯毀了約,那我……”

還沒等劉嘉明說完,林家家主就大聲打斷了他的話:“誒,我怎麼會言而不信呢!放心吧,那顆夜明珠我會給你們的!”

盯着林家家主,宮洛的嘴角一勾:“那很好。”

林家家主也轉頭看向宮洛,隨即大笑着:“是的。現在,請去小女的臥室吧。”

說完,我們就跟着林家家主,再次來到了崔崔的臥室。

“我需要在這裏爲林小姐鍼灸三天三夜,宮洛在這裏給我當助手。”說着,劉嘉明便從自己的揹包裏拿出一個布卷,一攤開,全是精細的銀針。

“好。”林家家主聽着劉嘉明的話,爽朗地說着。隨後,林家家主看向我和周曉曉,“周丫頭,韓小姐,我已經爲你們準備好客房了。”

說着,林家家主看了眼站在外面的僕人,其中一個女僕走到了我們的面前,對着我們恭敬地低了低頭,隨後便走了出去。

我和周曉曉對詩意哦眼,便跟着走了出去。

因爲這裏是別墅的二樓,我和周曉曉又往上面走去,來到三樓的兩間房間裏。那亮劍房間裏裝修挺不錯的,米色的牆壁,柔和的燈光,唯美的櫥窗,柔軟的大牀。

我滿意地點了

點頭。周曉曉卻癟了癟嘴:“和劉家差遠了!真是,賺那麼多錢都拿去吃屎了吧!”

僕人還站在原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