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堅持,謝言也就放棄了,道:“那讓陽頂天送你回去,我自己有車。”

這個謝煒倒是同意了。

上了車,問了地址,謝煒住的不遠,是公司的宿舍。

“不好意思啊,今天確實有點累了。”謝煒上車解釋了一句:“一個客戶有點問題,來來去去,差不多打了一天電話。”

“是。”陽頂天點頭:“有些客戶挺煩人的。”

“你是做酒水銷售?”謝煒問他。

“是啊。”陽頂天點頭。

“那要不要陪客戶喝酒。”

她上了車,話反而多了起來。

陽頂天倒笑了,道:“那是必須的。”

“那要女孩子做酒水銷售怎麼辦?”謝煒更好奇了。

“可別小看了女孩子。”陽頂天笑:“女孩子要麼不喝酒,只要敢上桌的,都是酒神,比男的厲害多了。”

“真有這樣的事啊?”謝煒搖頭:“我可不敢試。”

她又問陽頂天:“謝姐說你做銷售特別厲害,那收入應該非常高吧,我聽說有些銷售皇帝,收入好嚇人的。”

“那一般都是江湖傳說啊。”陽頂天笑:“我可不是傳說,再說我來東城也沒多久,不到一年。”

“那你也厲害了,車都買了。”

“二手車,不買個車不行,不方便,另外,有個車的話,也相對容易開展業務一些。”

“是的。”謝煒點頭:“現在好多人就看表面的。”

她這話,讓陽頂天暗裏吐槽:“你其實也看表面吧。” 他這想法,不是無中生有,第一眼他就發現,謝煒對他不太感興趣,很明顯,他長得不帥,也不高大,然後,也不斯文,而謝煒卻有着典型的白領氣質,雖然還生澀了一點,但已經能看得出苗頭了。

然後謝言約去K歌,謝煒堅決不去,這就非常明顯了,她不想跟陽頂天發展下去,也就不再花陽頂天的錢。

這一點上,可以看出,她是個很有心勁的女孩子,不想跟你發展,就不再跟你牽扯,不象有些女孩子,又想着攀高枝,又牽牽扯扯的佔你便宜。

這些,陽頂天都能看出來,他也無所謂,現在他手頭有三百多萬了,可以在東城買一個象樣一點的房子。


在東城有房有車,也就有資格回去娶梅悠雪了。

他現在猶豫的是,如果娶了梅悠雪,越芊芊那邊怎麼辦。

至於謝言給他介紹女朋友,實話實說,他只是給謝言一個面子,吃兩次飯,看兩場電影,然後扯一聲性格不合什麼的,也就撇開了。

現在謝煒對他沒意思,那更好。

謝煒公司宿舍離着不遠,進了小馬路,謝煒給陽頂天指路,又吐槽:“公司宿舍好亂,我都想出去租房子住了。”

然後好象順口問:“你也是租的房子吧,你那邊貴不貴?”

“城西那邊好一點,一千多吧,一室一廳的。”

陽頂天答了這一句明白了,謝煒是在旁敲側擊的問他,有房子沒有呢。

“那也貴死了。”謝煒說了這一句,似乎失去了所有說話的興趣,看着窗外,不再開口了。

陽頂天心中苦笑,暗暗搖頭。

但他並不覺得謝煒太現實什麼的,因爲這就是一個現實的社會。

如果他沒有桃花眼,那麼現在的他,會是什麼樣子呢?

可能在哪個公司當保安,一個月兩千多塊錢,住公司宿舍,打打遊戲抽點菸,一個月撐死能剩一千塊,可能還剩不下。

趁着年輕,也許可以泡到個妹子,然後到偏一點的地方租個房子住,年輕也許是快樂的,但快樂得一兩年,真要結婚了,就爲難了,稍有點兒心勁的女孩子,就不會嫁給他。

現在即便做銷售,在謝煒眼裏,也不是理想的對象,因爲謝煒說起來,也要算個美女的,又是大學畢業,她這樣的,一般最理想的對象,應該是公務員。

雖然有些公務員收入也不高,但公務員是金飯碗,就如泥巴上塗了一層金,有可能成佛的。

到公司宿舍樓下,謝煒下車,給陽頂天道謝:“謝謝你了。”

“不客氣。”陽頂天點點頭。

以後不會有什麼交集了,他這頭點得也比較淡,已經在看倒車的方位了,不想謝煒又道:“你有微信沒有,加我一個,業務上我還要請教你呢。”

看來還有利用價值啊。

陽頂天倒也不矯情,加了微信,謝煒關上車門,陽頂天也就開車回來。

十點左右,謝言打電話來:“你送謝煒回家了啊。”

“是。”陽頂天道:“送到她們宿舍樓下了。”

“你覺得怎麼樣?”謝言問:“後來你們說什麼了?”

“也沒說什麼。”陽頂天笑:“謝老師啊,你介紹的,太漂亮了,又是大學生,人家瞧不上我啊。”

謝言當然也感覺到了,她有些天真有些萌,可不傻,尤其這種事情,女人更敏感的。

“那也不是。”謝言沒有直說:“可能跟性格有關吧,她的性子不是那種太主動的,你是男孩子,就要主動一點。”

“行。”陽頂天口中應得爽快:“我一定主動一點。”

就一個微信號,電話都沒有,主動個毛線。

豪門第一寵︰總裁大人,玩心跳 ,掛了電話,他也就扔到一邊,反手給越芊芊打電話,這邊晚上,那邊剛好上午。

越芊芊剛上完課,跟他說着校園裏的事,咯咯的笑着,陽頂天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看不起哥,哼哼,哥的女人,你拍馬都趕不上。”

陽頂天在心裏傲嬌。

但隨後越芊芊說的話,卻讓他煩燥起來。

因爲那邊的醫生觀察,屠富路可能永遠就是這個樣子了,即便再做手術,效果也不會大。

“他如果真的成了植物人,我不好跟他離婚的。”

越芊芊說着有些黯然。

陽頂天能理解,這是現實問題,也是良心問題。

換了別的女人,植物人更好,隨手扔一邊,公司到手,快樂逍遙,但越芊芊不是這種女人。

“那怎麼辦?”陽頂天也拿不出主意,就有些惱火,他是這尿性,想得到辦法的,他不發脾氣,越是沒辦法的,他脾氣越大:“難道你一輩子就綁他身上了。”

“我先前跟他離婚好了。”越芊芊也有些後悔了。

陽頂天哼了一聲。

他也有些後悔,可當時沒想到啊,越芊芊當時也是心虛,偷了他,如果離婚嫁他,怕給人說,然後她心中估計也擔心,生怕離婚後,陽頂天不娶她了,反正各種想法都有吧,所以就拖着,而屠富路爲人陰狠,同樣拖着,結果現在拖成了個死結。

“要不,我給你做一輩子情婦好了。”越芊芊聲音幽幽的:“你找個人借婚生子,還要我的時候,就來找我,不要我了,也就了了。”

“你信不信我揍你。”陽頂天發火。


他這不是虛情假意,在這一刻, 召喚群雄爭霸天下

事實上,如果真的拿梅悠雪跟越芊芊讓他選,他也真的會選越芊芊,不會有太多猶豫。

別說梅悠雪是處女,他對處女毫無興趣,越芊芊能貼到他的心,梅悠雪明顯不行,過日子,那層膜屁用沒有。

“我希望你打我,打我的屁股,狠狠的抽。”越芊芊聲音還是幽幽的:“可是,我要是不能跟你結婚,不能給你生孩子,你爸媽那邊怎麼交代。”

“這個不要你管。”陽頂天發怒。

發怒並沒有用,越芊芊那邊也沒什麼辦法,這時越芊芊要上課了,也就掛了電話。

算着一堂課上完,陽頂天立刻又打過去,越芊芊卻在那邊咯咯的笑:“我知道了暴君大人,我一切聽你的話,總之我是你的女人,我一切都屬於你,生要纏着你,死也要跟着進你墳墓,來生投胎也跟着你,雙胞胎。” 陽頂天給她氣笑了:“雙胞胎就是兄妹了。”

“姐弟。”越芊芊咯咯笑:“你得叫我姐。”

“不行。”陽頂天斷然拒絕:“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姐姐可不行。”

越芊芊便咯咯的笑:“姐姐爲什麼不行,我喜歡當姐姐,弟弟,叫一聲姐姐來聽。”

“要我揍你是不是?”陽頂天怒。

“叫嘛。”越芊芊哄。

“不行,叫哥哥。”


“你先叫姐姐嘛。”

那邊越芊芊笑得嬌俏。

“要我抽你是吧。”

“就想你抽我。”

亂七八糟的纏了一氣,快上課了,越芊芊到底叫了兩聲好哥哥,又嬌又媚,陽頂天一下就有感覺了,可惜,隔着個太平洋,再有感覺也沒用。

第二天下午的時候,謝煒發他微信:“陽頂天,晚上有空沒有?”

咦,這倒有點意思了,陽頂天意外,回道:“美女相詢,沒空也有空啊。”

謝煒在那邊回了個笑臉,道:“你不是說你是江城的嗎?我有個死黨,也是江城人,也在做業務,聽說你是江城人,想要認識你呢。”

好象會錯意了,陽頂天便回:“好啊,還在楓林宛,我請客。”

不知道謝煒的具體意思,但即然是江城人,也算是半個老鄉了,見一見無所謂。

約好了六點,陽頂天過去,車纔到,那邊謝煒也到了,帶着一個穿綠裙子的女孩子。

那女孩子年紀跟謝煒差不多,長相也還可以,白白淨淨的,很苗條,戴着副眼鏡,如果拿謝言做標杆,謝言一百分,謝煒八十分,這女孩子至少也可以打七十分,勉強算個小美人。

“陽頂天。”

今天的謝煒倒比昨天熱情,看到陽頂天,主動笑着打招呼,又介紹跟着的女孩子:“這是方歡,我死黨。”

“你好。”方歡倒是主動伸手。

她即然伸手,陽頂天當然也不可能拒絕,伸手跟她握了一下。

方歡的手軟軟的,握在手裏很舒服,陽頂天瞟了一眼,發現她手很漂亮。

“手可以加五分。”

他想。

妖龍劫 陽哥是江城哪個區的啊?”進樓坐下,方歡主動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