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厭瞭!“渣爹”卡通化,是國產劇的悲哀

看厭瞭!“渣爹”卡通化,是國產劇的悲哀

剛完結的《喬傢的兒女》並沒有原先想象中的那麼爆。豆瓣的分數,從最初開分8.7,到現在,掉到瞭7.8分。

導致分數下滑的原因,一個是敘事節奏。張開宙到瞭現代劇中,仍然逃不過節奏的問題。還有一個,就是是大傢可能對這一類劇情審美疲勞瞭。《喬傢的兒女》開頭的出圈,靠的是與《都挺好》一樣渣到爆炸的爹的形象,原生傢庭的“渣爹”,直接打中年輕觀眾的心。

但是後期靠著一路雞毛蒜皮的事情,刻意制造狗血,為瞭展示兒女們的悲慘,主創們恨不得把世間所有的倒黴事情都給幾個子女上演一遍。在讓人氣絕的同時,觀眾們也開始對這一類無休止的狗血和苦難審美疲勞瞭。

1,今天,我們還是回頭講講關於影視劇裡的“渣爹”角色。《喬傢的兒女》中喬祖望這個角色,也成瞭繼蘇大強之後的又一個可以上電視劇史的經典“渣爹”。
他是喬傢的兒女們名義上的父親,卻沒有怎麼行使過父親的責任。他將自己的利益凌駕於兒女們的利益之上,完全不管不顧兒女的生活。因為大牌,忘記瞭給第五個孩子起一個名字,就隨意地用當時的年份1977年,給孩子起名“七七”。

老婆難產去世,他妄圖賴醫藥費,拿新生的七七抵債。

女兒被猥褻,他提瞭刀去問對方要錢。給兒子的雞湯,他先把肉撈光。偷兒子的錢,理由是:“老子用兒子錢,天經地義。”

這樣的爹,誰看瞭不血壓狂升,氣得想沖進電視劇裡去打人呢?然而,這種“渣爹”是能引起無數人共鳴的原生傢庭的底色,它太多且很具有典型性和戲劇沖突,所以,中國現代傢庭劇很喜歡配置這樣的角色。比如《都挺好》的蘇大強,已然成瞭中國式渣爹的典型代表。

比如《流金歲月》中賣女兒的蔣鵬飛,富養女兒的目的,隻是為瞭賣個更好的價錢。

比如《情深深雨蒙蒙》中的陸振華,不養女兒,卻對女兒指手畫腳。

……為什麼喬祖望、蘇大強這樣的角色讓人厭惡,而觀眾還要邊看邊罵呢?我想,敵不過“真實”二字。這些大傢長渣爹,是中國式傢庭的一個側面。在不少傳統的傢庭裡,充斥著任勞任怨的母親和位子缺失的父親。一旦兒女長大,本來缺失的父親又突然降臨,擺出瞭大傢長的風范開始吸血。2,這樣的情形,大多出現在女兒身上。在重男輕女的大環境下,父愛的缺失是眾多女孩面臨過的現實。所以,有觀眾說,喬祖望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不重男輕女,一視同仁,他對兒子和女兒都一個樣。他隻愛他自己。更離譜的是,不添亂的賺錢的父親已經是父親隊伍中的優秀分子。還有無數添亂的拖後腿的渣爹,共同組成瞭影視劇中的卡通化的經典人物。

一個隻愛自己的男人,我更願意稱之為:還沒有做好當父親的準備,就忙不迭地下起瞭崽。結婚生子,是無數中國人必走的人生路徑。但是,很多人真的準備好瞭做一個父親瞭嗎?男性特權在強調父親是一傢之主的同時,也在推脫父親的養育責任,將對孩子的養育都推到瞭母親身上。人類學調查中,男孩要完成否定“男性的女性成分”的心理變化,以脫離於母親的原始關系,消除對母親的眷戀。這種變化的表現之一,男性成為索取者。喬祖望也好,蘇大強也好,都是懦弱的索取者角色。他們一邊在強調自己的傢庭地位,另外一方面,則在推脫傢庭責任。

喬祖望在醫院販賣自己的孩子,給妻子用最便宜的骨灰盒,卻還要說妻子丟下瞭自己;蘇大強則將對女兒的輕視通過妻子展示瞭出來。這種封建式的傢庭關系,使得父親對於繁育下一代的目的,就是為瞭索取下一代。虎毒不食子,但文明世界的人類,會易子而食。

在父權社會傳統的傢庭關系中,父親被認為是主心骨、大傢長。父親缺失也被世俗認為是傢庭教育失敗的主要原因。但事實上真的這樣嗎?有數據表明,55.8%的傢庭日常陪伴孩子的是母親,父親陪伴較多的僅有12.6%,父母陪伴時間均等的傢庭也隻有16.5%;而在工作日,父親的陪伴時間平均隻有2.9小時左右,周末約為7.7小時,都遠低於母親的4.6小時與10.9小時。3,值得我們關註的是,當下國產劇在表現原生傢庭問題父與母的形象上,完全被解構。“惡母”的形象都是一惡到底。從《歡樂頌》的樊勝美媽媽,《都挺好》的蘇明玉媽,到《安傢》的房似錦媽,一個個進階,一個比一個惡得離譜。

“惡父”則是最後都轉化成瞭漫畫卡通形象,比如蘇大強,作天作地作子女,到最後出圈的是“我要喝手磨咖啡”的表情包和“蔡根花寶貝”的出圈梗。再比如喬祖望,劇裡他死瞭後,那個熱搜tag點進去還一堆人唏噓。甚至還有人覺得,要活成喬祖望那樣也挺好。這些渣出圈的渣爹,卻得到瞭觀眾的同情。

而到最後,不僅主角原諒瞭這些渣爹,連觀眾都隻用梗來調侃。傢和萬事興,“惡父”也不再單純的“惡”,反而有點“可愛”。就這一點來說,很微妙,也很父權。

4,有趣的是,當我去找全世界范圍內的“渣爹”時,發現東亞影視劇中渣爹不少,大洋彼岸的美帝的文藝作品中,遍地富有傢庭責任感的“好爹”。這些“好爹”,或有錢或落魄,但大多有傢庭責任感,為瞭保護自己的妻子兒女不惜赴湯蹈火。所以,我們可以在很多美國電影中,看到為瞭救兒女不惜犧牲自己的好爹。比如,連姆尼森的“營救”系列,每一部都在努力拯救女兒。

最近正在上映的《明日之戰》中,父親為瞭拯救未來的女兒,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還有《2012》中靠著會開飛機努力拯救一傢人的父親。

當然,這是隻存在於美國大片裡的好爹。這些好爹,有力量又顧傢而且還不重男輕女,強勢輸出美帝價值觀。但事實上,現實中的渣爹對子女的控制欲索取,是不分國界和種族的。佈蘭妮的父親終於松口,向法院申請放棄自己對佈蘭妮的監護權瞭。

今年的佈蘭妮,40歲。早年出道的她,有著非常輝煌的過去。她曾是“世界級流行天後”,被稱為麥當娜的接班人。

然而,錯誤的婚姻讓他神情恍惚。而這,也讓她父親趁虛而入。2008年,佈蘭妮的父親以佈蘭妮有精神疾病和藥物濫用問題為由,申請對成年子女的監護權,從此掌控瞭佈蘭妮6000萬美元的資產。在這13年裡,佈蘭妮遭遇瞭來自父親的精神虐待,手機電腦和電子郵件都被監控,她被當成賺錢的工具,被強迫不斷工作,甚至還被強迫裝避孕器,阻止她懷孕、生子。佈蘭妮對此控訴:“這不是沒有控制權,而是控制得太多瞭。我沒有沖動,沒有激情。”

佈蘭妮逃出渣爹的控制,花瞭整整13年的時間。

而就算這樣,仍然有很多人覺得,佈蘭妮這樣被父親監控是正確的。
一如我們在2021年看喬祖望,2019年看蘇大強,所有的“渣”,最終都成瞭無關痛癢的搞笑娛樂話題。喬祖望與蘇大強已經組瞭渣爹CP,觀眾們制作瞭他們的表情包,剪輯他們的cp視頻。

渣爹娛樂化,渣爹形象被解構。在父權制度下,父親的責任再一次通過調笑和娛樂被消解。除瞭喜劇式的“渣爹”,最終並沒有留下什麼值得討論的深刻話題。說實話,有點可悲。當我們在集體卡通化“渣爹”的時候,其實更應該想一想“渣爹”存在的土壤是什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