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安然還是很有勇氣,其他的同學若是有什麼能夠互相幫助的地方,可一定要互相幫助,你們都是同學,能夠在一起學習,也是一種緣分。”班主任很感慨的說道。

安然微微勾起了嘴角。

一陣閒話之後,班主任便讓學生們都離開了。

安然也和婁秋語站了起來,準備離開教室。

“安然,你現在在自己做事情麼?”一個女生忽然走了過來,熱情地跟安然打了招呼。

你的愛如星光 wWW ✿тт kдn ✿Сo

安然皺着眉頭看向女生,實在是有些難以相信,看着她,這個女生之前還嘲笑過自己,現在竟然過來接近自己,到底有着什麼目的?

再說了,她現在可是真的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實在是搞不懂,但是她也不能夠表現出來,淡淡地回答道:“是啊,想要自己去做點事情。”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我給你帶來的信息會很有用。”女生說道。

安然皺了皺眉頭,疑惑地看着她,“什麼意思?什麼信息?”她有些不明白了,但是警惕心卻一點都沒有少。

女生笑了笑,“當然是有關銷售的事情了啊,你想想你一個人在外面要銷售,肯定非常地困難。我家近期會開一場非常盛大的服裝業的交流活動,裏面當然會邀請到很多重要人物出席。當然,你要是有本事能夠在裏面邀請到一個人物爲你注資,又或者是幫你銷售,都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

不過她的話說了出來,卻沒有得到任何人的激動。

婁秋語在一旁聽了一會兒,看向女生,笑嘻嘻地說道:“你之前不是看安然不順眼麼,現在怎麼會這麼好心的幫忙,你到底是有怎樣的居心?”她可不相信對方會有什麼好意。

女生似乎有些不高興起來,看向她們的目光也沒有帶上幾分好意,說道:“我之前那麼對你,還不是因爲紀峻,現在你也跟紀峻分手了,而且他身邊還有一個那麼強大的女人。我也沒有機會了,那又何必繼續跟你爲難呢?”女生的大氣倒是讓兩人更加地驚訝起來。

似乎女生是真的經歷過什麼事情之後,才終於想明白了一般。

不過安然還是帶着疑惑,對方轉換的態度實在是太快了,要是她自己肯定沒有辦法原諒。

“你們如果這麼謹慎,我也沒有辦法,隨便你們怎麼想了,我也是好心給你們說,如果你們不接受這個好意,我也沒有辦法強迫。”說着,女生就打算轉身離開。

安然想了想,將女生留了下來,看向她,“你說的是真的嗎?”這樣子對於她們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情。

“當然了,我只是想要多結交一點資源,說不定什麼時候,你們就能夠幫助到我了。”女生說的話倒是真理。

安然點點頭,“那好吧,這個情誼我領了,要怎麼進去?”

女生搖搖頭,“算了吧,等你們真的能夠找到投資人再說了。至於怎麼進去,這裏有兩張邀請券,你們可以拿去。”說着,便從包裏面拿出了邀請券。

婁秋語週週媒體,這個女生看上去也太自然了點吧,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你不會是有什麼別的陷阱吧?”她總覺得對方信不過。

女生無奈地嘆氣,“如果你們真的不相信我,完全可以去跟班主任說下,要是他覺得不行,你們完全可以不去。”正在說話間,安然已經將那兩張邀請券拿在了手裏。

只是上面的地址讓她有了疑惑,“怎麼在遊輪上?”這也太讓人奇怪了吧。

“當然是遊輪,現在不要點檔次,別人根本不願意來,你都不知道我家爲這個遊輪費了多大的代價。不過你們放心,這個遊輪只會進行一天,而且絕對放心。到時候你們去了就知道了。反正票給你們了,要不要去,還是看你們自己的意思,要是不行,我也不勉強。”說着,女生便離開了。

婁秋語眼睛盯着那個邀請券,忍不住將她的疑問說了出來,“然然,我總覺得有些問題啊,她也太熱情了一點吧。”熱情到讓人懷疑了她的目的。

安然搖搖頭,“這件事我們再商量吧,不是還有三天麼,我們可以慢慢地考慮考慮啊。”到時候在決定也不遲。

婁秋語聽她這麼說,只能夠點點頭,“好吧,隨便你了。”不過她還是想要把這件事拿回公司裏面商量商量了。

安然站起身,走向了教室外,看着還有一點時間,她需要再努力一把才行了。

婁秋語快步地跟了上去,“然然,你不要走這麼急啊,反正時間還早啊。”

安然卻搖搖頭,“算了吧,我們還是快點把事情解決吧。”這樣子才能夠讓她更放心些,而且她現在已經有點想要離開了,她在想着要是自己真的離開的話,自然是希望這個工作室能夠非常地好。

婁秋語不好說什麼,走進了車裏,開着車走了過去。

回到公司裏面,婁秋語便將安然得到的兩張邀請票的事情都說了出來,“你們都參考參考,到底要不要去啊?我反正是覺得有問題。”

鳳雨珊看了看那個邀請票,說道:“既然是交流會,那麼去了也沒有什麼事啊,不過,我建議不要你們兩個去,畢竟這件事還是很大,要是工作室這邊出了事情,還需要你們處理。”

你所看的《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的 第1115章 準備 已啓用防盜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內容接不上。後面隱藏部份請到百度搜:琦書屋 進去後再搜《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 觀看 安然看着這樣的一個消息有些感動,看來對方根本沒有生氣,畢竟這件事也是她有問題,因爲之前一直都沒有把這些東西給寄過去,也怪她自己沒有很快地跟他聯繫。

“這話是應該我跟你說吧,這樣吧,我已經把刺繡做好了,你也不用打之前的錢了,就八折好了,正好我也是最後一單生意了,給你優惠也是很正常的,你畢竟是我這裏的大客戶。”除了一些小單,就只有這個假面的單子是最大的。

“不用,這些錢是你贏得的。”對方的消息才發過來沒有多久,安然就看到了一個轉賬的消息,十萬。

安然瞪大了眼睛,對方也太信任自己了。

“你能不能別這麼相信我,我會很覺得愧疚的。”真是的,萬一自己不給他發貨過去,那不是他上當受騙了麼?還是這麼大的一筆數字。

假面那邊傳來了一個微笑的表情,接着是一段話,“既然你能夠主動聯繫我,我必須相信你,而且我相信那些刺繡的主人,能夠如此細緻的人,絕對不會有着壞心思的。”

安然看着他發來的消息,很高興的回道:“謝謝你的信任,不過,我想問問你,這個刺繡到底是發往哪裏,我好給你寄過去。”

對方很快就發來了一個地址,看得她心驚,“你怎麼會在這裏?”

沒錯對方發過來的地址就是在這個城市,而且離她沒有多少距離。

安然看着這個消息,實在是驚訝得不行,“要不,我不給你寄過去了,我們什麼時候當面給吧,還省了快遞費。”她真的很感激對方,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她也是希望能夠感謝下對方。

假面也有些驚訝,回答道:“好啊,我們定下一個時間吧。到時候就能夠見面了。”

安然立刻激動地打下了自己的時間安排,相信對方應該能夠接受。

“好,就明天吧,我也沒有什麼大事情。”假面的消息很快就傳了過來。

安然發了一個笑容的表情,“好,正好我也好奇你的長相,希望不會讓我失望。” 符武通靈 安然開着玩笑,對方總能夠讓自己放輕鬆,實在是太難得了,她最近的壓力也有些大,能夠有所改變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嗯。晚安。”看着時間已經很晚了,對方立刻說道。

安然也回了過去,“晚安。”

安然翻出了那些放了很久的刺繡,又重新地打理了一下,才用袋子裝好的,想着明天的見面,她突然很期待了。

假面,對於她來說,不僅僅是顧客的身份。

第二天,她一大早地便起來,給婁秋語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說了自己的想法,“我今天可能會晚一點過去的。”

婁秋語聽着她說完,說道:“好吧,我早點去,不過你可不能夠一直不來啊,要是你超過三個小時沒有來,我可是會打電話報警的。”

安然忍不住好笑,“拜託,就算是失蹤,也是要四十八個小時之後才能夠報案的。”真是的,她也太會開玩笑了點吧。

婁秋語也不再說什麼了,就是叮囑道:“反正你要儘快地過來啊,我相信你的。”

安然點點頭,出了門,做了公交車就往外面走,希望能夠和對方有非常好的交流了。

很快她就來到了指定的地點,看着那些餐廳,覺得今天的費也非常的值得,對方幫助了她這麼多,是非常的好的。

不過,等到她走進的時候,卻發現有些事情似乎出乎了她的意料,因爲對方的身影實在是太過熟悉了。

“安然?”對方的聲音傳來,讓她忍不住驚呼出聲。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很久很久沒有見過的人了。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這也太讓她驚訝了一點吧。

“我來這裏是等人的啊。”對方也回答道。

安然忍不住驚訝地問道:“假面?”

對方也瞪大了眼神,“難道那個人是你?真是太讓我驚訝了一點吧。”

真是的,沒想到自己這些事情竟然是熟人進行的,實在是讓她有點沒有辦法接受了。真是的。

不過正是因爲這樣,她倒是有些高興起來了。

“好吧,真的是好久沒有見了,最近好嗎?”到了最後,對方出口打着招呼。

安然點點頭,“過得還好,你呢?這些日子都去哪裏了?”

白鑫竹看了看她,露出一個笑容,“還好,和我母親還不錯。”

安然看着那樣的笑容,也會心一笑,“那樣就很好啊。對了,你要的刺繡。”將這次最緊要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安然沒有忘記這些比較重要的事情。

“謝謝。”白鑫竹也沒有客氣接了下來。

安然點點頭,“我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是你給了我這麼大的單子,真是難以想象。”不過她還是有個問題,當初她也是用的同樣的號碼,對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號碼,也實在是太奇怪了一點吧。

“對了,你當初怎麼就沒有發現是我的號碼呢?難道是你之前就在瞞着我?”安然一想到這點,心裏就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緒,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總的來說,真的是希望對方真的不知道,不然就給她一種,當初她所謂的靠着自己的努力,結果不過是靠着別人的幫助。

這樣的念頭一旦生了出來,就讓她覺得很受打擊。

白鑫竹看着她那緊張的模樣,脣角勾了起來,笑笑說道:“當然不是,因爲我當初可是沒有記錄你的號碼。”

“啊,你竟然沒有記錄我的號碼?”安然有些驚訝地看着他,不會吧,自己的人緣這麼差,竟然讓對方連記錄都不想麼?

真是的。

白鑫竹聽着她的意思,笑着搖搖頭,“我的意思是說,當初你做爲店家的時候,我沒有記錄你的號碼,所以當然不知道你的身份啊。”

安然這才高興了,真是的差點讓她誤會了呢。

安然點着頭,“好吧,好吧,我明白了。不過,這樣子的話,我就不會要你的錢了,到時候我把錢都打到你的卡上吧。”總感覺收了熟人的錢,心裏會非常地不舒服。

“怎麼要這樣呢?我們本來就是很公平的交易,不能夠因爲我們認識,就改變了你的一些想法,這樣,不管是對於你來說,或者是對於我來說,都非常地不公平。如果是你不收錢,就等於我欠了一份情,但是你也不能夠不把東西給我吧。”白鑫竹將一大堆的道理都說了出來,最終的目的當然是讓安然把那些錢都收起來了。

安然聽着她的話,想來想去,好像也是這個樣子。

“真是的。”安然也被這番事情給弄得有些鬱悶了。好像白鑫竹說的也是那個道理,她不想要欠對方的人情,而白鑫竹也不想欠自己的人情。

強悍老公你好狠 白鑫竹見她猶豫了起來,接着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就當我們根本就不認識好了。再說,當初我下訂單的時候,我們不也不認識麼?”

安然聽着他這麼說話,一想,倒也是真的,當初他們真正認識的時候,對方早就把訂單都下了的。

倒也是個辦法啊。

“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這樣了吧。”白鑫竹繼續說道。

安然想了想,只能夠點點頭,不過還是說道:“但是,以後有事情的話,一定要要跟我說,我一定會幫忙的。”

白鑫竹笑了笑,也沒有否定也沒有承認,到底是怎樣的意思,也就是人 你所看的《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的 第1116章 感動 已啓用防盜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內容接不上。後面隱藏部份請到百度搜:琦書屋 進去後再搜《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 觀看 ?

婁秋語在那邊聽到她悠閒的聲音,有些鬱悶了,“然然,你倒是快點回來了啊,真是的,我在這裏受苦受累,你在那邊倒好,享受啊。喜歡網就上。”

安然一愣,沒有弄明白,到底是什麼事情,不過,她可不能夠把這個莫須有的罪名給擔了,便解釋道:“我遇到白鑫竹了,正在聊天呢。

“白鑫竹?”婁秋語驚訝地吼了一聲。

安然倒是很平靜地回答道:“當然了啊,不然你以爲我能夠跟一個陌生人聊很久麼?開玩笑吧。”

“那,那你怎麼不把他帶過來,真是的,我們可是好久都沒有見過了,真是的,你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快點過來啊。”真是的,婁秋語有些鬱悶地說道,安然實在是太悠閒了啊。

“好好好,我跟他說,你就別再抱怨了,我很快就會過去的。”安然說着,便將電話掛了。

婁秋語在那頭握着手機直跺腳,“真是的,我們在這裏受苦受累,她在那邊享受,真是不甘心啊。”尤其是對方竟然還把她的電話掛了,更是讓她鬱悶得不行。

鳳雨珊在這邊看着她跺腳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你就不能夠真實點麼?這樣子抱怨也沒有用啊。快點把這些東西搬過去吧。”

婁秋語瞥了一眼總是真相君的人,默默地鬱悶,“雨珊姐,你就不能夠不要真相麼?”每次都打擊她,實在是太讓人傷心了吧。

安然把手機一掛,便看向了白鑫竹,說道:“現在你應該知道了吧,秋語邀請你們到我們的工作室去看看。”她說的時候,語氣裏面也忍不住生出一股自信的感覺,畢竟這件事還是有她的一半心血呢。

“好啊。”白鑫竹倒是不拒絕她的邀約,很爽快地點了點頭。

安然立刻站了起來,說道:“既然這樣,我們就走了吧。”正好秋語好像是真的有什麼事情呢。

白鑫竹配合地站了起來。

安然立刻就興沖沖地往外面走去了,一邊走,一邊還跟白鑫竹說道:“你都不知道我們是有多麼的幸運,光是三天,我們就把那些東西都給賣了,真是太讓人開心了。”

安然忍不住想起之前的事情,心裏的激動又增加了幾分。

“哦?”白鑫竹看着她說道。

安然接着說道:“不過,主要的事情還不只是我們,要不是那些人的話,我們也不會有這些功勞。”安然說着,也忍不住把其他人介紹了出來。

白鑫竹看着她的樣子,心裏有着一種說不出的感受,反正有些事情讓她有了變化。眼前的人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多一些陽光的東西,似乎紀峻是真的沒有影響太多。

對於安然來說,絕對是件好事。

“走吧。”安然伸手招來了出租車,便坐了進去,要不是因爲白鑫竹,她肯定要去做公交的。

白鑫竹看着她的樣子,心裏忍不住生出了一點點莫名的情緒,有些話卻是莫明地出了口,“安然,你又沒有想過其他的問題?”

安然一愣,沒有明白他的意思,“什麼意思啊?你到底在說什麼?”思考其他的問題,她現在除了知道那些工作室之外,也不知道其他的什麼東西了。

“沒什麼,你自己決定吧。”白鑫竹覺得自己的問題有點突兀了,也沒有再說其他的什麼,轉移了話題。

安然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些什麼,想來,也沒有其他的好辦法了,真是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好了,到了。”安然指着這些事情,“這個地方就是我們的工作室。”安然站在外面,指了指工作室的位置,說道。

白鑫竹看着那個地方,不是很寬敞,但是看着安然那樣活力四射的樣子,他也不好說出什麼話來,只說到:“這個地方還不錯,你們是怎麼找到這麼好的地方的?”

安然一聽到他這麼說,便說道:“當然是我們去找到的啊,你都不知道當初的我們是多麼的努力,好不容易纔在這裏開始,不過,現在已經開始漸漸地好了起來,她當然是希望越來越好了。

“白鑫竹,你這個混蛋,竟然不告訴我,你回來了也不跟我們說,到底是存在着什麼樣的心思。”沒想到兩人才站在這裏沒有多久,便聽到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安然看看白鑫竹,沒有說話,自己剛剛偷懶的行動,肯定會被說教一番,她爲了自己的安全自然是不能夠隨隨便便地說話。

白鑫竹看向了說話聲地方向,便看到了走過來的婁秋語,微笑着衝她打了打招呼,說道:“好久不見。”

婁秋語沒好氣地看着他:“哼哼,你是不打算見我們吧,要不是安然這次突然遇到你,誰知道你會在哪裏呢,真是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一想到原來一起合作的人,現在竟然這麼生疏,讓她也實在是覺得有些不舒服了。

白鑫竹立刻搖搖頭,“我不是因爲時間很短麼?要是我把這些事情都弄好了,肯定會跟你們聯繫的。”

婁秋語可不管她說什麼,說道:“哼哼,你就當我們好忽悠吧,對了,既然你也來了,肯定不能夠什麼都不做吧,我告訴你,讓你來這裏,也是有個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做的。”

安然挑挑眉,有些難以相信地看着婁秋語,沒想到對方竟然一來就讓他做苦力,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她了。

婁秋語可絲毫不管她們的想法,只說說道:“我告訴你,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們去做。”

安然疑惑地看着她,不太明白她是什麼意思,便問道:“到底是什麼事情啊,讓你這麼謹慎,真是的。對了,還是別讓白鑫竹去做了吧,人家有沒有工資賺,要是我們這麼做,反倒是覺得我們在欺負他。”

婁秋語可不管這些,說道:“哼哼,我就是要讓他去做這些事情,真是的,誰讓他回來都不告訴我們,現在知道後果了吧,懲罰了一次之後,才知道更多的事情了啊。”

安然停了之後,只能夠衝白鑫竹搖搖頭,現在她也不能夠幫助他了,不過對於婁秋語的任務倒是很好奇,“你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啊,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呢,你要是不說,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吧。”

婁秋語似乎是這纔想到那些事情了,便說道:“哦,是這樣的雨珊姐在網上給我們找到一家網店,非常的厲害,能夠幫我們把一些衣服銷售出去,當然對方要從中提取一些成本,不過,你要相信,絕對會讓我們賺上好大一筆錢的。”

安然聽着,有些疑惑了,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她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現在驚訝了吧,你都不知道雨珊姐到底是有什麼樣的本領,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們這次的價格可是非常地合理,絕對是讓我們賺得最多的一個報價,這個當然也是需要感謝一個人了,就是我們的柳先生了。”

婁秋語說着,指向了柳市原,將兩個功臣都說了出來,“看看,我們這裏真的是人才濟濟啊,真是太讓我們開心了。”

安然點點頭,“那是,我們的工作室裏面可是藏龍臥虎的存在。白鑫竹,看出來了吧,我們肯定會成功的。”她的信心如此地堅定着,她總會相信自己能夠成功,而且成功得非常地順利。

白鑫竹點點頭,看看那兩個人,心裏有了一點疑惑,便說道:“這兩個人都是你們應聘的?”這幾個人這麼有才,不能夠會在這裏呆着吧,這讓他生出了一點疑惑,不會是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吧,這樣子,他得讓他們注意一下才行了。

安然搖搖頭,“當然不是,我們那眼光,連自己的價值都看不透,還怎麼去挑人,主要是靠着秋語的哥哥搞定的,不然,你以爲我們能夠怎樣呢?放心吧,她們都是讓我們驕傲的存在,肯定不會有什麼目的的。”看出了白鑫竹的擔心,她解釋了起來。

鳳雨珊也開了口說道:“這裏的工作環境我很喜歡,先生要是有什麼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完全可以把這些事情都提出來,我相信兩位小姐都有自己的判斷,總會把這些事情都解決好的。”

白鑫竹看着兩人信任的眼光,也不再說什麼了,便問道:“我們到底要去做什麼事情?”

安然也將目光放到了婁秋語的身上,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當然是去搬東西,因爲看了我們的衣服,那個店家已經下單了,要我們送去一百套衣服。”對於她們來說,絕對是非常好的事情。

安然驚訝地看過去,“不是吧,我們真的有了這麼好的事情?”這樣的好消息,讓她也太驚訝了一點。

“當然是真的,而且還下了定金的。”婁秋語有些驕傲起來,真是太好的消息了。

安然點點頭,有些激動地說道,“那還等着什麼呢?我們還是去搬東西吧,要是晚了,說不定對方就改變主意了也不一定呢。”

“啊對,我還在這裏跟你們廢話,也不知道快遞公司要是等了太久,可該怎麼辦。”婁秋語這纔回憶起來。

安然沒好氣地瞪她一眼,“好吧,快點走了。”

婁秋語有些尷尬地笑笑,“好好好,聽你的,真是的。對了,白鑫竹,你可別想着逃跑啊,這件事可是定下來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