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啊,你是出馬仙,我和你媽都知道啊。”

李小七無語,“我和你們說的不是這個,接下來發生的事,你們不要驚訝。”李小七見說不了,只能用行動證明了。

一個很簡單的小法術,就讓二人騰空飛了起來。

飛起來的李永豐二人,這次臉色變了,“放我們下來。”

李小七又把二人,放回了原來的位置,“現在你們相信了吧。”

李永豐二人表情不定,“兒子你真是神仙了?”

李小七點了點頭,把和喬娜解釋過的,又說了一次。

“這麼說,我和你媽也我機會成爲神仙了。”李永豐問的時候,還帶着一臉興奮。

“是的,我現在就傳你們功法。” 李小七傳給父母的一樣是太上真靈決。

看着進入修煉狀態的二人,喬娜帶着一臉委屈的說道,“你父母好像不喜歡我。”


李小七揉了揉喬娜的腦袋,“別多想,他們纔沒有不喜歡你,只是有些驚訝罷了。”

李小七二人都沒有回房間,而是在這裏爲李永豐二人護法。

在凌晨三點左右,李永豐二人才相距醒來。

“爸媽你們是洗個澡吧,我和喬娜也會房間休息了。”

“去吧,娜娜啊,我和你叔叔,沒有不喜歡你,你別多想,去休息吧,明天阿姨給你做好吃的。”顯然剛纔修煉中的王春花聽到了喬娜的話。

喬娜點了點頭,就被李小七的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剛開始二人聽說喬娜二十九的時候,是有點反對,可是二人沒有表現出來,現在二人都知道了修煉的好處,那可是能增加壽命的,大點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第二天一早,李家的人都正常的起牀了。都是修煉之人了,少睡一會也不影響精神的。


喬娜剛來到樓下,就看見了李母正在廚房忙活。“阿姨,我幫您吧。”

“娜娜這麼早就起來了。不用,你去旁邊呆着吧。早飯一會就好。”

喬娜也沒拒絕,轉身來到了客廳,畢竟她不會做飯,真用想幫忙也不可能。

一家人吃過早飯後,李小七也把買來的禮品拿了出來。然後帶着喬娜,給自家的大伯姑姑送了過去。

中午還在姑姑家吃了個飯,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他走了這幾家後,全村人都知道李小七回來了,還帶了一個特別漂亮的城裏媳婦。

李小七剛到了家,一個人就找上了門。

此人也是李家村之人,名叫李得本,七十多歲,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這一輩子能得到個棺材本就行。

李得本在李家村的人緣還是很好的,從來沒聽說過他和誰吵過架,別人都說,能和李得本吵起來的,那錯絕對不在李得本,老好人一個。村裏人都叫他本子叔,年齡小的叫本爺爺。

“永豐在家嘛?”李得本來到李小七家的門口,沒有進屋,而是在外面喊到。

李永豐從屋裏走出,看見來人,趕緊迎了過去。“本子叔,你來了咋不進屋啊。”

李得本呵呵一笑,“這不是聽說你家裏有客人嘛,我就不進去了。”

“哎呀,沒外人,小七他女朋友,我家兒媳婦,還能算外人啊。” 說着把李得本請進了屋子裏,說起自己的兒媳,現在的李永豐很滿意,畢竟村裏都傳呢,說他家兒媳婦,又漂亮,又懂事,還是城裏人,現在他都感覺特別有面子。

到了屋子裏坐下後,李永豐才問道,“本子叔,你有啥事直接說,我能做的,我二話不說就給你辦了。”

“永豐啊,我就是找小七有點事,聽說小七是出馬仙,比王婆子還厲害,我想請他辦點事。”

“找小七啊,他在樓上,我把他喊下來。”李永豐起身就來到了李小七的房門口,敲了敲門。

以前的李永豐來李小七房間,可是從來沒敲過門的,現在有了兒媳婦,不敲不行啊。

“小七,你本爺爺來了,找你有點事。”

李小七打開房門,“我本爺爺來了?”

對於這個李得本,李小七的印象特別的好,自己小時候,經常給自己糖吃。

李小七帶着喬娜來到了樓下,給喬娜介紹一下,喬娜也很乖巧的叫了一聲“本爺爺。”

“本爺爺,你找我啥事,能幫忙的,我絕對幫你辦了。”

“小七啊,是這樣的,我親弟弟家的我侄子,隔壁村的,頭幾天喝酒喝多了,在河邊淹死了,可這屍體在水裏,一直打撈不上來。什麼辦法都用了,人下去打撈,擡不動屍體,綁上繩子,就算用拖拉機都拽不上來。我們也找過王婆子,可王婆子說,她道行不夠。那水裏陰氣太重了。我這不是聽你回來了嘛,想找你給看看,行嘛?”李得本說話很客氣。沒有直接說讓李小七去,而是徵求了一下他的意見。

“可以,本爺爺,不過我也只是去看看,能幫的了我絕對會幫的。”李小七沒有立刻答應下來,因爲他覺得這事沒那麼簡單。

“那今天晚上,行嘛?”

“可以,本爺爺,晚上我去找你。”

“好那我先回了,讓他們準備一下。”

送走了李得本,李永豐問道,“小七,你有把握?”


“爸,把握我是有,不過得看看什麼情況。”

不管在哪裏,都講究入土爲安。李小七也很想幫忙,不過這就得看具體情況了。 時間來到了晚上,李小七本意是讓喬娜在家裏呆着,可喬娜非要去看看。

二人來到李得本的家,就跟着李得本去了隔壁村,孫家灣李得義的家裏。

李得義就是李得本的弟弟,不過這個時間的李得義家裏已經沒有多少人了,畢竟屍體還在水裏,也不能下葬,親戚什麼的不在,也很正常。

李得義的兒子名叫李生,當天下午和別人和喝完酒,覺得天氣熱,就去了河邊泡澡,之後就在也沒上來,家裏也找撈屍人打撈過。

撈屍人算是一個很老的職業了,之所以出現這個職業,是因爲很少有人樂意和死人打交道。他們一般負責打撈溺水的屍體。撈屍人的壽命一般都會比別人長,畢竟讓死者入土爲安,也算是好事一樁,天道會也會給少許的獎勵。

不過撈屍人,這次打撈屍體失敗了,因爲他們想盡了辦法,也沒打撈起李生的屍體,見多識廣的撈屍人,立刻回到了岸上,告訴了李生的家人情況,還說這個活,他們不接了。

李小七他們來到李得義家的時候,李得義很是客氣,“小七,這次的事就麻煩你了。”說着還遞過來個紅包。李得義的做法很討人喜歡,一般的人,都是事情辦成了纔給錢,可李得義的意思就是,你能不能辦成,錢我都照給。

李小七也沒客氣,辦事收錢,這是自古以來的規矩,把錢揣在了兜裏。“走吧,咱們也別耽誤時間了。去那條河邊看看吧。”

衆人來到河邊,李小七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就算晚上在水邊會冷一些,可也不會達到這樣的溫度啊,現在的冷都有些次骨。

“你們都退後五十米吧。”李小七轉頭看向衆人說道。

衆人也沒有遲疑,聽了李小七的話向後走去,不過有一個人沒有走,那就是喬娜。

“你不退後嘛?”

“我不,小七,這裏是不是有鬼啊,我還沒見過鬼呢。”喬娜一臉興奮的說道。

“好吧,陰氣這麼重,肯定是有鬼的。你在旁邊看着吧。”

李小七左右看了看,在旁邊找了一塊小石頭。拿在手中,又向前走了幾步,扔進了河裏。

石頭在水裏濺起一個水花,河面之上就出現了一道影子。水鬼多疑,一點動靜就能讓他出現。“水鬼?”李小七不確定的問了一下。畢竟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水鬼。

“你能看見我?”水鬼也是一愣,因爲正常人是不可能看見他的。“道士?和尚?鬼差?”

“出馬仙,給個面子。讓下面的屍體入土怎麼樣。”李小七沒有動手,畢竟成爲水鬼的人,也挺可憐的。

水鬼也是人。只不過他們都是橫死之人,也就是意外死亡,意外溺水死亡的人,需要在水裏一直等着,等別的意外之人,並且收夠三個人的靈魂,纔可下地府投胎轉世。


當然,也有等不下去的水鬼,他們會把活人拉下水,讓活人溺水而亡,不過被拉下去的只能是惡人。也本稱爲該死之人。

本來很平靜的水鬼,聽見李小七想從她手裏要走屍體,頓時臉就變得特別猙獰,周圍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度。

“好大的怨氣。”李小七不由自主的說道。

怨氣,是人死之後的不甘,怨恨,仇恨形成的,人死之後多多少少都會有些怨氣。

可正常人死的怨氣,沒有麼大,也不會讓靈魂凝聚成接近實體。

一開始的女鬼,沒有這麼大的怨氣,直到李小七提起屍體,才又怨氣橫生

“想拉他上去,不可能。”說完還伸手向李小七抓了過來。

李小七並沒有一掌拍死女鬼,而是把女鬼拍進了河裏,有用另一隻手,在虛空畫了一道符,此符名爲鎮鬼符,專門鎮壓鬼怪用的。

以前的李小七,也會虛空畫符,只不過一直沒用過。

女鬼又鑽出水面,還準備攻擊李小七的時候,被李小七一道鎮鬼符,鎮在了河面之上。

“好好聊天不好嘛?幹嘛非要逼我動武力呢?我只是想讓你不在鎮壓着那屍體,何必呢?”

“想要屍體,不可能。就算我魂飛魄散,也不會給你的。”女鬼的怨氣越來越大。

“能告訴我爲什麼嘛?你應該知道,你這樣一直鎮着他的屍體,他在地府會受苦的。”

“他受苦又怎麼樣?我要的就是他受苦。他害死了我。我在這河中受的苦,誰又知道?”如果女鬼還活着,這個時候絕對已經流下了淚。

“他害死了你?此話怎講?”李小七好奇的問道。

女鬼自知反抗不了,三年了,李小七也是頭一個和她說話的人。就把事情全盤脫出了。

女鬼名叫楚嬌,家住京城,當年網絡初起,作爲有錢人家的孩子,楚嬌的家裏當然也有網絡。她在一個聊天的軟件上,認識了一男子。二人聊的特別好。互生男女之情。

情竇初開的楚嬌,墜入了愛河,瞞着家裏人,跑來了黑省。與男子見面。

作爲從小受寵愛的小公主,楚嬌當然不懂世間險惡,初到黑省就被人偷了錢包。

身無分文,有對黑省不熟悉的楚嬌,只能在大街上流浪,一邊流浪,一邊打聽和男子約定的地方。

這個時候也正巧打聽到了李生,李生見楚嬌,長的漂亮,又不是本地之人,心生歹意。就說自己知道她打聽的地方,自己正好要去那裏。把楚嬌騙到了離這條河不遠的一個樹林,玷污了她。

楚嬌被玷污之後,當場就哭着說要報警抓李生,李生也怕事情敗露,就掐住了楚嬌的脖子,威脅她。

被掐住脖子的楚嬌也暈了過去,李生以爲楚嬌被自己掐死了,心中害怕。就找些藤條綁了石頭。把楚嬌拖到了這條河邊,扔了下去。

這才導致,沒死的楚嬌被活活的淹死了。化成水鬼。楚嬌就這樣做了三年的水鬼。

巧合的是前幾日,李生和朋友喝酒,喝多了,那天也忘記了楚嬌的事,三年都沒下過這條河的李生,因爲熱,想下河洗了個澡,被楚嬌給拖下了水。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李小七也是感嘆了一下,自己做下的事,自己又同樣遭受了這樣的結果。 “看你這樣子,應該也夠三個靈魂了吧。在這裏就是爲了找他報仇?”

楚喬點了點頭,面色兇狠。“對,我就要讓他受和我一樣的苦,我要讓他比我痛苦一百倍。”

“可據我所知,你收夠三個靈魂,是有鬼差來接你的,你是怎麼躲過鬼差的?”李小七對於這個很好奇,鬼差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我屍體上有串開過光的佛珠,是我小的時候,家裏帶我去寺廟求來的。鬼差來的時候,我就靠近自己的屍體,鬼差接近不了。”

僅憑開過光的佛珠,就讓鬼差都不敢靠近,這顆星球竟然還有這樣的佛家大能,看來自己還是小瞧了這顆星球。“那爲什麼你能靠近呢?”李小七很好奇。

“靠近自己的東西,有什麼奇怪的。”楚嬌很隨意的說道。

李小七一想也對,這串佛珠跟了楚嬌至少15年以上。應該以熟悉了楚嬌的靈魂。

“那你現在怎麼辦?遲遲不下地府,以後可就永世不得投胎了。”李小七好言勸到。

楚嬌狠狠的說道, “那就不投胎,總之我不能讓他好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