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飛向了神文戰技模板,與其中一個神文基點相合。

看著腦海中的8枚神文,填充到神文戰技模板之中,雖然還是沒有完全讓鐘身成型,但是也有了一點規模。

至於周鴻宇對師兄送的意志之文,更是滿意的不得了。

嘗試勾勒的兩枚神文都非常適合自身的神文戰技模板,而且都是效果很好的那種。

簡直就像,陳永特意針對周鴻宇的神文戰技模板,專門抒寫的意志之文一樣。

契合度非常的高。

周鴻宇對於自己的修鍊結果非常滿意,繼續恢復意志之力。

伴隨著意志之力的恢復,他發現自己的意志之力蓄滿度增加了百分之一。

果然領悟意志之文,也是增加意志之力的一個方法。

隨後周鴻宇想要真身進入世界之心,去試驗一下兩枚神文的實際戰鬥效果。

就在周鴻宇準備進入,世界之心所孕育的洞天世界之時,他突然停下了動作。

是發生了什麼嗎?

並沒有,而是周鴻宇想起了一個人。

「萬天聖」

大夏文明學府的府長,一位實力強大卻偽裝成山海境巔峰的人。

愛好還和『全球高武』里的,張濤部長有點像。

那就偷聽和偷窺。

兩人還都是負責教育的,一個教育部長,一個大夏學府府主。

停下進入世界之心的周鴻宇,長呼出一口氣。

還好,還好,幸虧及時想到了他,不然就要出大事了。

這也是周鴻宇進入學府來,一直順風順水的,也沒有見到過學府府長萬天聖,一時間就把對方給疏漏了。

隨即想到,今天自己在學府搞了一個這麼大的新聞。

以萬天聖的性格,怎麼可能不去觀察一下他。

停住腳步的周鴻宇,調整了自己的呼吸,然後『護』字神文在腦海里放出璀璨的光芒。

一道鐘形狀的無色護罩,就籠罩了周鴻宇的全身。

看著身上的護罩,周鴻宇用意志之力調用神文,發現護罩的大小可以調整。

只是護罩越大,消耗的意志之力就越誇張。

將鐘身籠罩在修鍊室的椅子上,周鴻宇想感受一下『護』字神文防禦強度。

卻是一掌劈了上去,他全力的一掌,堪比萬石,卻只是讓鐘身產生了漣漪,而沒有被打破。

周鴻宇收回護字神文,感覺很滿意。

現在神文不過初生,就有這樣的防禦力,真是未來可期啊。

隨後周鴻宇走到客廳,看向茶几,意志之海內鎮字神文發動。

一種無形的立場悄然出現,籠罩在了客廳的茶几上。

瞬間,茶几被鎮壓的粉碎。

看到『鎮』字神文的效果,周鴻宇也很滿意。

只是不能進入洞天世界,去感受一下這兩枚神文的極限,這讓周鴻宇有些失望。

感受完兩枚神文的作用,周鴻宇揮揮手將粉碎的茶几收入空間戒指后,回到卧室準備休息。

回到卧室的周鴻宇,回想了一下剛才自己的表現。

嗯,沒有任何問題。

只是周鴻宇沒有想到的是,他的一切實驗和表演,並沒有被萬天聖關注。

只是在修鍊之初的時候,萬天聖意志力過來感知了一下后,就離開了,並沒有留下來偷窺周鴻宇修鍊。

只是這些,周鴻宇都不知道,也是小心無大錯。

這一夜,周鴻宇休息的很好。

······

第二天,周鴻宇剛剛醒來,正準備開始今天的修鍊。

就聽到院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他知道,應該是鏡叔採購到了龍蠶精血,過來找他了。

走出大門,看到別墅院外的鏡叔。

周鴻宇,趕緊上前請周鏡進門。

周鏡進來后,就直接將採購好的100滴千鈞境龍蠶精血取了出來。

直接交給了周鴻宇,過程中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也沒有詢問周鴻宇要龍蠶精血做什麼。

看到鏡叔遞過來的龍蠶精血,周鴻宇伸手接下。

「鏡叔,您功勛卡給我一下,我這邊給您轉1萬功勛值過去,以後要是還有需要什麼東西,您直接從這裡面支出。」

周鏡卻是沒有拿出自己的功勛卡,而是搖了搖頭說道:「少爺,這邊的支出你不用擔心,府主都有交代,你就放心修鍊就好。」

「這次你能這麼快衝進百強榜,對於我們,府主,都是很好的回饋,一些資源上的些許小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周鴻宇也沒想到,短短一天的時間,不僅鏡叔知道了自己衝上了百強榜,就連父親也得到了消息。

不過更大的可能,應該是鏡叔告知的。

看到鏡叔這麼說,周鴻宇也就沒有在堅持。

隨後周鏡告辭離開。

來到修鍊室,周鴻宇隨後盤膝而坐,看了看剛剛鏡叔送來的龍蠶精血,他想到還有師兄的一篇意志之文沒有觀看。

是先看意志之文,還是先解開山海尋幽貼看天階武技。

周鴻宇想了想,師兄的意志之文,稍後在看不急與一時。

但是滅蠶王的武技,周鴻宇很感興趣。

畢竟滅蠶王這個人的事迹······

不在糾結,周鴻宇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山海尋幽貼。

將山海尋幽貼展開放在面前的地上,一副很長的字。

周鴻宇簡單的看了一下,不得不說字跡優美,自成體系,字裡行間一股山海之意撲面而來,古樸厚重幽幽尋之。

怪不得原著,白楓會拿去換功勛值,最後更是被學院拿來做大賽第一名的獎勵。

就這字跡,意境,以及出自一位山海境高段之手。

哪怕不是意志之文,也讓這幅字價值不菲。

周鴻宇不在繼續觀看下去,再好的字也沒有一份天價武技的價值大。

何況以後有的是時間。

拿起剛剛鏡叔送來的龍蠶精血,取出其中一滴。

周鴻宇輕輕往,捲軸上滴了一滴。

精血一入捲軸,眼前變了!

······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打賞和月票、推薦票。

從明天開始,跳舞的鉛筆會結算新書榜的加更,所以你們要的加更來了。

新書榜已經離我遠去,接下來是新星榜了,只要新星榜衝上前十,我還是和之前的規則一樣,繼續加更。

各位書友

「鍵在手,跟我走!」

「沖榜單,拿加更!」 有了更強的實力,當然也得需要展示一下,然後去混點功績,這樣才能有更高的成就。

他昂山可不想一直當這個老十三。

現在,機會來了,只要拿下這礦洞里的人,一切都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更何況,礦洞里的龍已經被大護法給控制住,現在只要進去抓就行!

昂山可是很講武德的,所以,他發出了喊話,也給出了警告射擊。

只是,結果卻是與他之前所設想的大相徑庭。

他看到了霹靂火的威力被無限放大,也感覺到了一柄重鎚砸在了胸口上,他的身體也隨之飛出了礦洞。

為什麼會炸呢?

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昂山的耳邊,不停的迴響。

炸反正是炸了,至於為什麼會炸,飄在天上的一群人同樣沒有頭緒。

不過,他們卻是全都反應了過來,要壞事!

大護法拿著黑色的龍牌驚叫一聲:「不好,那條龍失去控制了,我聯繫不上它,得趕緊下去直接控制住才行!」

其它人哪裡不明白這個道理,所有人瞬間就沖向了地面。

地面上,一個大坑裡面碎石遍布,也不知道是昂山的命好,或者是因為他離礦洞口比較近,他被炸了出來,沒有被活埋。

昂山掙扎著站起身,他看著礦洞變成了礦坑,心裡全都是淚水。

不就是打個霹靂火嗎,以前也沒炸過啊!

這怕不是要壞了大護法的好事吧,這會不會被大將軍懲罰呢,一時間昂山看著礦坑百轉千腸。

當然了,做錯事肯定是會被懲罰的。

「廢物!」

一個大巴掌直接呼在昂山的臉上,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扇倒在廢墟當中。

大將軍沒有再看昂山一眼,他向著這個新形成的礦坑裡不停的張望:「大護法,這龍不會被炸沒了吧?」

大護法沒說話,他拿著黑色的龍牌在礦坑的周圍轉著圈兒,不一會兒的功夫,他那褶皺的老臉上盛開了菊花。

站在一塊巨石上,他向著大將軍一揮手:「大將軍,龍在這底下!」

大將軍果斷的向著後方一擺手:「挖!」

烏泱烏泱的人群紛紛的沖向了礦坑廢墟,每個人都在揮舞著手中吃飯的傢伙,那一塊塊巨石被扔向了礦坑外圍。

沒過多久,礦坑裡的碎石被清理一空。

大將軍向前一步看向了礦坑的底部,他的眉頭皺了起來:「這個女人是誰?她怎麼出現的,你們怎麼沒有報告!」

此時的大護法也站在了大將軍的身邊,他眼神灼灼的看向礦坑裡的人。

這個女人,還有那個孟有房,這兩個人都不是靈石仙國的人,他們很可能是從仙界上下來的。

仙人啊,這是多麼喜人的消息!

大護法臉上的皺紋不由的抽了抽,他向著大將軍解釋了一聲:「大將軍不要苛責他們,這不是他們的錯,這兩個人都是來自天上!」

大將軍明顯的有些吃驚,他的腳步向後退了退:「你是說,他們是仙人?」

大護法咧嘴一笑:「肯定是,否則九龍牌怎麼會現身呢?」

大將軍站定了腳跟,他緊緊的盯了兩眼前方的護盾,這是那個女人撐起來的,裡面保護著那幾個人,還有龍。

看到龍,大將軍的眼皮子不由的跳了跳,那裡面居然有四條龍!

「怎麼會有四條龍?!」

大將軍厲聲喝問,他不由的用質疑的眼神盯向了大護法,不會是這個老傢伙在背後搞事情吧!

此時的大護法其實也在納悶,他看了看手中的黑色龍牌。

上面只有一條龍在閃光,還有一條龍躍躍欲試,可是並沒有其它兩條龍的任何對應關係,看那兩條龍的顏色,那明顯是黑龍和青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