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沖向罪魁禍首。

咔嚓,車門被打開,慕初笛識趣地上了車。

女人還想糾纏,後座的車門下降,一張卡片甩在她的臉上。

「要賠償,到霍氏,只要你敢!」 「霍總,你生氣啦?」

慕初笛側頭看著旁邊的霍驍。

男人眼底似乎拂過一絲浮光,最後卻落入幽深古譚之中,寂靜,隱晦莫測。

「一大早出門溜達,慕初笛,你心還真大。」

剛出院不久,網上的事端還沒處理好,她現在根本不宜出現在人前。

若是被發現,等待她的,不是人言可畏這幾個字,摻雜不少複雜的暴力才是他所擔憂的。

慕初笛在娛樂圈迅速竄火,招惹不少人的嫉妒。

再加上一直被他護著,她與娛樂圈那些人根本沒多大接觸,因為,想趁這次機會下手的,並不少。

更別說剛被放過來的慕姍姍。

慕初笛訕訕地摸摸鼻子,選擇性忽略霍驍的陰陽怪氣,「沒法啊,不那麼早,漁民走了就買不到新鮮的魚羅。」

「那可是霍總最最喜歡吃的哦!」

跟在霍驍身邊那麼久,慕初笛基本摸熟他的喜好。

儘管他這人顧冷清寂,可他依然是個人,總會有那麼點喜好。

霍驍眼底波光流轉,不明思議,「買魚難道就你慕初笛會,張姨買不了?」

廚房的材料,基本都是張姨準備的。

慕初笛吐了吐小粉舌,「可是我想親自給霍總挑啊,我挑的總會不一樣。」

「那可是心意呢!」

「就你?心意拿去喂別人的車?」

說起來,他又火大,難道她連走路看車這種小孩子常識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蹭破皮,而是直接撞上,那可怎麼辦?

越想越氣。

車廂內的空氣火辣辣,凝聚成團,氣氛不太美妙。

「那是意外,我只是因為……」

本想把梁秘書的電話內容告訴他,可慕初笛又想了一下,她還沒搞清楚,等下霍驍問起來,她一問三不知,肯定又會招惹他的怒氣。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回家看完郵件再說。

「嗯?」

男人上揚的尾音,正催促著。

「因為想霍總了,霍總生我的氣,老是不回家,我就想,做點好吃的能不能哄霍總開心呢?」

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霍總會不會又以應酬為理由,不回來吃飯呢?那我白折騰一桌菜豈不是浪費?」

慕初笛機靈地趁機問道,「霍總,你說是吧?」

烏黑澄清的眸子,一眨一眨的,蕩漾著水霧,璀璨得像漫天星河。

眼底的期盼,卻像撒嬌的小狗。

她的眼睛幾乎刻著幾個字,你今晚回家吃飯吧!

頓時,哭笑不得。

遽然,慕初笛被一拉長的影子覆蓋,男人強壯的身體貼了過來。

啃咬似的啃了她的小耳垂,邪魅蠱惑道,「看來上次的教育不夠深刻!」

慕初笛遽然明白過來,他指的是那隻深入進去的手指?

深,深入了啊!夠深入了,沒得再深了。

慕初笛如同受到驚嚇的考拉,脊背繃緊,小臉滿滿的驚慌,讓霍驍忍不住去逗弄她。

本來的悶氣,這一刻,煙消雲散。

「今晚就辦了你!」

慕初笛琢磨幾遍,才明白他的意思,霍驍答應今晚回去吃飯了!

不然存著怒氣,誰辦得了誰啊! 司機把霍驍先送去霍氏集團,正準備送慕初笛去市場買菜,慕初笛突然孕急。

司機在地下停車場等著,慕初笛隨便按個樓層,找個洗手間解決一下。

洗手間內

「聽說我們旗下一個奢侈品牌換代言人了,把亦菲換下去。」

「不是吧,亦菲可是國際一線,換誰了?」

「舒漫。」

「不是吧,舒漫還沒到亦菲這個層次,策劃部搞什麼?」

「這事可不怪策劃部,總裁親自下令的,難道你們不知道,舒漫跟總裁曾經有過一段情?總裁也就承認過跟她的緋聞。」

夏日的 咔嚓,洗手間的單格門被打開。

「喬助理都被送去當開荒牛,你們就不怕同樣的結果?在霍氏,總裁的事情不能議論,不能泄露,難道還需要我重新給你們培訓?」

「抱歉,我們這就回去工作。」

有錢任性:寵個債戶當老婆 外面的雜亂的女人聲音終於消失。

慕初笛閃亮的眸子沉了沉。

舒漫?那個最近剛從好萊塢回來的女明星?媒體可叫她國際漫呢。

又一個霍驍特殊對待的女人!

而且,從她們的對話中可以聽出,喬助理被派出國開荒了?

喬安娜不是霍驍的左右臂嗎?

為什麼會把她送出?

之前那個惡霸男人還是喬安娜提供的消息。

頓時,串聯起剛才那些女人的話,難道是因為喬安娜泄露太多霍驍的消息,所以,被派走了?

霍驍的脾性,的確不喜歡別人插手他的生活。

他不想讓她知道太多事情吧!

其實她並沒有想讓喬安娜時刻彙報霍驍的行蹤,那次,只是特殊情況。

而且喬安娜的性格,以霍驍為尊,根本不會泄露他過多的消息。

慕初笛覺得,今晚有必要跟霍驍好好談談。

張姨一個電話,慕初笛連市場都省了,不用去了。

一進入江岸夢庭,張姨便小跑過來,「少夫人,裡面好多海鮮。」

慕初笛進去一看,驚呆了。

天啊!整整三箱海鮮。

怎麼那麼多,她只是要兩條魚而已啊!

張姨幽幽道,「少爺說,他都愛吃!」

慕初笛抽了抽眼角,愛吃?是愛折騰她吧!

他還真毫不留情啊!

慕初笛挽起衣袖,與張姨一起搞弄這些海鮮。

海鮮,其實她也很喜歡吃。

只是懷孕了不能多吃。

折騰好幾個小時,才把飯菜做好。

因為霍驍下班時間不穩定,張姨用蓋子把菜肴蓋住,免得冷掉。

慕初笛一邊看著梁秘書發過來的郵件,一邊等待。

郵件內容非常詳細,到偏僻小山村進行義教,順便拍攝宣傳節目,讓更多的人認識他們,獻出愛心去資助。

很有意義,慕初笛非常感興趣,她只是擔心,自己現在的名聲,會影響整個節目。

慕初笛順帶上網搜一下那個小山村的位置和一些情況,突然,屏幕彈出一個內頁。

她不小心點了進去。

那是有關舒漫的新聞,她擠掉亦菲,拿下霍氏旗下高端化妝品品牌的代言人。

不知什麼原因,慕初笛竟然認認真真地把整片報道看完。

刪掉內頁,看時間比較晚,於是給霍驍打電話。

沒人接聽。 慕初笛打了好幾次,都同樣的結果。

她以為霍驍出去應酬沒有聽到,便給他發了一條簡訊。

酒店內

舒漫把擱在桌面上的手機調到靜音,倏然,彈出一條簡訊。

滿滿的一桌某人最喜歡吃的海鮮,再不回來就等著吃殼吧!

這可是霍驍的手機,竟然有人敢用這樣的語氣跟霍驍說話。

威脅之中帶著滿滿的嬌嗔,一看就是撒嬌。

女人,這幾年,霍驍身邊並沒聽說有什麼女人!

難道是顧曼寧?

洗手間的門被打開,裊裊的熱氣飄出,一道挺拔的身影走出,微濕的髮絲滑下幾粒水珠。

亂世妖妃傾天下 高大,英俊,霸氣側漏!

這男人,隔了那麼多年沒見,依然渾身散發男性荷爾蒙,一下子就把她征服了。

「先擦拭一下,免得感冒!」

舒漫被毛巾遞過去,不知是否故意,指腹不小心碰觸到他的手背,渾身如同被電流電過,酥酥麻麻的。

「嗯。」

霍驍接了過去,擦拭著頭髮。

「不好意思,一回國就麻煩到你。」

「你現在是霍氏的代言人,下次出這種事,直接讓律師處理!」

「哦。」

舒漫微微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失望。

今晚,她在路上被流氓纏著,打傷人被送去警察局,害怕被媒體知道,所以直接打電話讓霍驍過去。

可他說,有事直接找律師,而不是找他。

還是一如既往的薄情。

「我也知道不能麻煩你,只是最近整理東西,找到不少唯晴的照片,想著給你送去,卻沒想到……」

宋唯晴與霍驍的過往,沒有任何媒體知道。

舒漫也是怕給霍驍帶來麻煩,所以連經紀人都沒帶,不然也不會出現這種事。

「下次我讓人去拿,你可是靠這張臉吃飯的,不是每次我都在你身邊。」

那些被舒漫告的幾個流氓,其中漏網的帶上人堵在警察局,淋他們油漆。

舒漫被霍驍護著,所以沒事。

霍驍的話,每一句都在跟她保持距離。

舒漫知道,他不是每次都在她身邊,可是,她總有辦法讓他出現的。

宋唯晴,就是她的殺手鐧。

霍驍是不會讓她出事的,因為,她是宋唯晴在意的人。

「知道了,吶,給你的禮物!」

羅曼納紅酒,全球僅有的三十瓶,稀罕珍品。

霍驍向來喜歡紅酒,每次她都會派人物色,這次,沒想到那麼好運,竟然在黑市買到羅曼納。

那可是霍驍頗感興趣的。

當時,她為之狂喜一段時間。

霍驍並沒接過,「戒酒!」

「什麼時候的事?怎麼沒聽說過。」

她的人,並沒有告訴過她這件事。

霍驍冷冷地抬眸看了她一眼,舒漫馬上醒悟過來,她的反應過激了,於是解釋,「我只是好奇,那麼喜歡紅酒的霍總,竟然戒酒?」

「嗯,養胃!」

霍驍拿走照片,片刻都沒再逗留。

他離開不久,舒漫就接到經紀人的電話。

「剛才有狗仔在酒店拍到你跟一個男人的照片,那男人看上去,怎麼那麼像霍總?照片我幫你買下來吧!」 照片拍得比較隱晦,男人的模樣看得不是很清楚,若不是認識霍驍的,絕對辨認不出。

如果是霍驍,那還能炒作一番。

畢竟舒漫剛從國外回來,需要的就是曝光度。

可不是霍驍的話,對舒漫的名聲就不太好。

所以經紀人才說直接買下來,不讓發出去。

舒漫倏然想起那通簡訊,心,不太舒服。

修仙怪談 霍驍拒絕她的禮物,她直接把遷怒在那個女人身上。

「不用,直接發出去。」

那個女人,看到霍驍與她開房的照片,會不會比她更難受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