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瀟瀟盯著他道:「你上廖銘的身想幹什麼?」

「能幹什麼?許久沒見到活人了,他陽氣弱,我覺得好玩。」

白瀟瀟不信他的鬼話。

「那你是誰?你怎麼認識洛輕塵的?」

廖銘道:「我聞到他身上的味道了。」

白瀟瀟的身體是用洛輕塵的墓地土做的,他能聞到味道不奇怪。

他又說:「我們是戰友,我聽他提起過你,你叫白瀟瀟對吧?」

白瀟瀟眯著眼睛不說話。

廖銘又說:「他失蹤好幾天了,你們是要找他?我帶你們去。」

白瀟瀟道:「你從廖銘身上下來。」

「沒有我,你們找不到他的。」

「下來。」白瀟瀟又說。

廖銘後退一步,看著白瀟瀟笑:「我就借用一會兒,不會傷害他的。」

白瀟瀟沉了眼睛。

果然是鬼話連篇。

「信不信我現在就去燒樹?」

「儘管去好了,燒了樹,你的情夫也活不了。」

他說完拔腿就跑,白瀟瀟趕緊去追,可是沒追多久就不見了他的蹤影。

白瀟瀟臉色陰沉,找到了廖婆子,廖婆子說:「小銘身上陽氣弱本來就很容易被鬼上身的,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大人護著他,如今他這麼輕易就被上身了……」

白瀟瀟皺眉:「您是說,洛輕塵的氣息弱了?」

廖婆子點頭:「先不要找小銘了,我們得趕快找到大人,他若是出事了,小銘也就完了。」 第932章進墓

沒了那隻柳樹鬼搗亂,白瀟瀟和廖婆子很快找到了丁家古墓的位置。

墓地大約是被前些天丁家人挖開了一個大口子,卻也只是個大坑,連個入口都沒有。

廖婆子也不懂這些,兩人一時間都找不到入口。

就在這時候,白瀟瀟聽到遠處有腳步聲,她回頭,就看見丁瑞正走過來。

白瀟瀟眯了眯眼睛,警惕的盯著丁瑞。

丁瑞卻是笑了:「別緊張。」

白瀟瀟沒說話,

丁瑞說:「看來我們註定要合作的,之前我說的話依然有效,怎麼樣?要不要我帶你進去?」

白瀟瀟看了廖婆子一眼,廖婆子顯然也是沒有了主意。

丁瑞說:「若是沒有我帶路,你們別想找到丁家古墓的位置,就算是找到了,進去后也是寸步難行。」

白瀟瀟想了想最後點頭:「好。」

不管丁瑞有什麼目的,她都要先進去找到洛輕塵再說。

廖婆子也是一樣的想法,先不說廖銘現在被鬼上身了,她若是不快點找到洛輕塵,廖銘就死定了。

幾個人達成了協議,丁瑞領著她們到了後山,後山有一塊巨大的岩石,岩石下方有一個很狹小的洞口,黑黝黝的,看不清裡面的狀況。

白瀟瀟道:「請。」

丁瑞笑了一下,率先跳了下去,廖婆子第二,白瀟瀟第三。

下面都是石頭和黃土以及一些雜草和大樹的根莖,灰撲撲的。

丁瑞打亮了手電筒,四處照了照。

白瀟瀟道:「丁家祖上也不算是有錢嘛。」

這墓里實在是簡陋。

丁瑞道:「你以為拍電視劇呢?跟那些只有一副棺材,一個黃土包的比起來,這已經算是有錢了。」

白瀟瀟一想也是,在那個溫飽還不滿足的年代里,活人都顧不上了,誰還還關心死人的事情,能花錢修墓的就真的是有錢人了。

廖婆子說:「丁家從前是大戶,輝煌的時候,整個縣城的一半都是他們的。」

墓里黑黢黢的,四周都是石頭和黃土,連塊青石板都沒有。

走了一段,才漸漸的有了幾分墓道的模樣,四周鋪了青磚,也更加陰森森的。

丁瑞說:「連一隻蟲子都沒有。」

白瀟瀟明白他什麼意思,丁瑞的意思是說,連一隻蟲子都沒有,說明裡面有東西是它們害怕的,不敢靠近。

白瀟瀟問:「你說裡面還有殭屍嗎?」

丁瑞道:「肯定是有的,不然男鬼怎麼回事的。」

白瀟瀟心想果然是這樣。

「你知道那個養屍人的線索嗎?」

丁瑞搖頭:「不知道。」

「不會是你吧?」白瀟瀟問。

丁瑞腳步一頓,回頭看著白瀟瀟,白瀟瀟也看著他,昏暗的墓道里,兩個人的眼神交匯。

丁瑞說:「你燒死那屍體也有十幾年了,那時候我還穿著開襠褲呢。」

白瀟瀟道:「就算不是你,你也肯定知道什麼,比如那塊玉……」

丁瑞沒接話,繼續往前走。廖婆子沉默的跟在最後,白瀟瀟卻警惕的看著四周。

又走了許久,白瀟瀟才明白,自己剛剛小看丁家的古墓了,這是真的很大啊。

不知道走了多久,七拐八繞的,丁瑞終於停了下來,白瀟瀟抬頭,發現前面是一個石門,石門很簡單,就是一塊大石頭,連一點花紋和文字都沒有。

丁瑞四處看了看,微微皺眉。

「打不開?」白瀟瀟問。

丁瑞點頭。

白瀟瀟諷刺道:「你們家的的古墓你都打不開?」

丁瑞回頭看了她一眼道:「我又沒進來過。」

白瀟瀟也就不說話了。

三個人專心的找石門的入口,等到回過神,廖婆子才驚呼道:「我們剛剛進來的路怎麼沒有了?」

白瀟瀟和丁瑞都是一愣,回頭看去,剛剛進來的地方果然變成了一塊石頭牆壁,根本看不出有路。

幾個人跑過去仔細的看了看都沒有找到出口。

白瀟瀟心想,完了,這下出不去了。

丁瑞道:「路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

他又仔細的檢查了一番,還是沒有頭緒。

「還是找找石門的開關吧,我開始相信,這地方是真的詭異了。」

白瀟瀟說。

她倒是不那麼害怕,她現在不能算是人,不吃不喝也沒有什麼,該害怕的是廖婆子和丁瑞,尤其是丁瑞。

幾個人找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什麼線索,就在幾個人失魂落魄的時候,石門盡然自己打開了…

幾個人第一反應不是高興,而是害怕,畢竟,石門不會無緣無故的自己打開,一定是有人開了門。

而在這個墓里哪裡有人,有鬼還差不多。

三個人對視一眼,丁瑞道:我走前面,你們跟上。」

三個人進了門,丁瑞用手電筒一照,什麼都沒有。

白瀟瀟的敏銳度高,她知道這裡是有什麼的,或者說她能感受到一雙眼睛在盯著她們。

白瀟瀟道:「小心點,不安全。」

除了白瀟瀟,其他兩個人都覺得毫毛都要豎起來了。

然後丁瑞就看見屋子的正中央放著一副白色的大棺材。

白瀟瀟知道棺材的顏色其實是很有講究的。

金色棺材一般是給帝王將相使用的。

紅棺材用於年過八旬無疾而終的喜喪老人才能享用。

黑棺材一般是給病喪或刀槍殺,自殺等早喪不正常死者使用的。

白棺材這是給少年及未婚女性死者使用的。

眼前的這副是白色的棺材,說明裡面埋葬的要麼是未婚的女性死者,要麼是未婚的少年。

無論是哪一個,都不是什麼好兆頭。

丁瑞檢查了四周,再沒有任何出口了。

「只有開棺了。」丁瑞說。

白瀟瀟知道他們肯定是走錯了路,眼前這個說不定都不是丁家的古墓,畢竟丁家人的墓怎麼可能只埋一個人?

可是她也知道,無論棺材里有什麼都要打開看看,不然他們是沒辦法出去的。

白瀟瀟點頭。

她和丁瑞兩個人合力開棺,第一次做這種事,白瀟瀟緊張又害怕,廖婆子拿著手電筒照明,而丁瑞則依舊是一臉的淡然。

等到打開棺材,看到裡面的人時,廖婆子的手電筒差點都掉了,而白瀟瀟則是退到了一邊,警惕又驚恐的看著丁瑞。

丁瑞也看著棺材里的人,一雙眼睛睜的很大,顯然也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沒錯,棺材里的是丁瑞。

或者說是長的和丁瑞很像的人。 第933章這裡面是不是你

丁瑞自己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他死死的盯著棺材里的人,一時間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或者他也不清楚自己現在是活著還是死了。

他抬頭,發現白瀟瀟和廖婆子已經退到了石門口,手裡拿著黃符,一臉的警惕。

丁瑞道:「我說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們信嗎?」

「你覺得我們信嗎?」白瀟瀟冷聲道:「丁瑞,我看你來這裡就是為了這副棺材吧。」

丁瑞皺眉:「真的不是,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無論他說什麼,白瀟瀟和廖婆子都不會信了。

他們兩個迅速的退到另一邊,警惕的看著丁瑞。

丁瑞也不在解釋了,他走到棺材邊,看著棺材里的人,這人怎麼看也是和他一模一樣,這個時候丁瑞都忍不住懷疑自己到底還是不是人。

他伸手摸了一下那人的臉,的的確確是人臉,他又看了那人的腿,和他一樣,是瘸子。

丁瑞的心態有些崩。

他在原地走了幾圈,忽然站了起來,然後開始脫衣服。

「你幹什麼?要不要臉了?」白瀟瀟問。

丁瑞沒理會她,他脫了自己的上衣,露出蒼白瘦弱的上半身。

「你過來看看我有什麼不一樣?」他說。

白瀟瀟不會去看,太變態了。

丁瑞知道她不信自己,便又說:「我不是壞人,我是張道士的徒弟。」

白瀟瀟一怔:「我不信。」

丁瑞從衣服兜里拿出一塊牌子,白瀟瀟認識那塊牌子是張道士的,白瀟瀟記得小時候張道士說過,這牌子是要留給自己徒弟的,白瀟瀟還笑話他,說他哪裡有徒弟,可是張道士笑著說他當然有徒弟,只不過徒弟有點怪。

難道丁瑞就是他那個脾氣有點怪的徒弟?

丁瑞的脾氣確實很古怪,可是……

「上次張爺爺受傷了,難道不是你乘他受傷從他身上拿的?」

白瀟瀟並不信丁瑞,這人給他的印象實在是不好。

丁瑞道:「你覺得可能嗎?那個老頭怎麼會輕易被人拿了牌子?」

說完他又說:「你過來看看我是不是和你是一樣的。」

白瀟瀟總算是聽出了不對,她往前走了幾步,用手電筒照在丁瑞身上,臉色就是一變:「這是怎麼回事?」

丁瑞無奈道:「果然如此。」

真正的丁瑞早就死了,現在丁瑞是和白瀟瀟一樣,依靠著墓地土做成的陶制身體存活的幽靈。

不,他還不如白瀟瀟,至少,白瀟瀟還活著呢。

丁瑞穿好衣服,他的信念有一點崩塌。

「怎麼回事?難道你連自己是不是人都不知道?」白瀟瀟詫異的問。

既然丁瑞是這樣的,那他的身體一定是白奶奶做的,能讓白奶奶做這種事情的除了張道士沒有別人了,張道士既然願意這麼做,就證明丁瑞對他很重要,那丁瑞也一定是他的徒弟了。

丁瑞一臉的迷茫,不裝深沉的時候,他看著也沒有那麼令人討厭了。

「我不知道,自從摔斷了腿,我就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丁瑞也很無語。

他還是不能接受他已經死了的事實。

白瀟瀟說:「我看你不是摔斷腿了,你當時大概直接是摔死了。」

丁瑞「……」

白瀟瀟指著棺材里丁瑞的屍體說:「你是不可能給自己開門的,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剛剛是誰給我們開了門?」

三個人都覺得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尤其是廖婆子,三個人裡面居然只有她一個人是人。

白瀟瀟沒有注意到廖婆子在想什麼,她只是覺得剛剛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丁瑞也有這種感覺。

既然丁瑞是張道士的徒弟,白瀟瀟暫且將他划入友軍的範圍內。

白瀟瀟說:「你有沒有覺得有人在盯著我們?」

丁瑞點頭:「是好像有什麼在盯著我們,但是絕對不是人。」

他話音剛落,墓室里忽然刮過一陣陰風,接著便聽到一陣女人的笑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