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師這麼生猛,這個任務還怎麼繼續?

這哪是擊殺令任務?這特麼分明就是作死任務!

wωw ✿ttKan ✿¢Ο

不過,所有人也是一陣驚詫,完全沒想到,發佈任務的是濱海豪門孟家。

“嘶!孟家膽子夠肥的啊,連白大師這樣的真龍都敢殺,他們哪來的自信?”

“不自量力,蚍蜉撼樹,簡直找死!”

“呵呵!孟家?豪門孟家又如何,敢在白大師頭上動土,純粹就是不知死活,白大師殺他們家的人,那是他們的榮幸。”

……

一衆接過擊殺令任務的人此時紛紛議論起來。

他們一個個實力不低,且在陰陽界混了這麼長時間,眼力見肯定是有的。

白大師和孟家完全就不在一個等級上。

現在他們的命都在白大師的一念之間,可不得多拍拍白大師的馬屁麼?

把白大師拍高興了,活下來的機率就又大一些了。

白小鳳神情漸漸冰冷下來,眯着眼睛看着地上跪的筆筆直直的黑市掌櫃的:“那,本大爺發佈一個任務,行不行?”

感受着白小鳳冰冷透着殺意的目光,黑市掌櫃的即便是四品天師,也有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彷彿四周的氣溫都猛地爆降了一大截。

毫不猶豫地,他點點頭:“白大師高興,怎麼樣都可以。”

這話一出,全場登時安靜下來。

誰都知道白大師要幹什麼。

誰也無法反駁白大師這麼幹。

陰陽界,講的就是拳頭,你拳頭大你就牛比,你拳頭下你就得認慫。

孟家在他們眼裏,不過是一頭肥的流油的肥豬,壓根就無法和白大師相提並論。

在他們眼裏,反倒這是個機會!

一個能獲得白大師饒命的機會,所以,得認真安靜的聽!

白小鳳摸着鼻子,森冷一笑:“這次的黑市任務,擊殺孟家家主,獎金嘛……一塊錢怎麼樣?”

什麼?!

所有人都懵了。

即便是王家家主也是虎軀一震,滿臉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

發佈黑市任務擊殺孟家家主的事倒不讓他們震驚,震驚的是任務獎金居然是一塊錢!

這……太摳了點吧?

“主,主人,一塊錢,是不是……”王家家主覺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白小鳳,黑市任何發佈也是有門檻的,最低的任務獎金都得一百萬。

一塊錢,摳的原地爆炸了。

這年頭,買個康師傅礦泉水都得一塊五了!

也就街道社區掛的社會福利箱子裏賣的那種“攔精靈”一塊錢能買下來了呢。

然而,

沒等他話說完呢,白小鳳就豁然轉身,強行打斷:“一塊錢怎麼了?本大爺掙錢那麼困難,這一塊錢可寶貴了呢。”

開什麼玩笑!

本大爺的錢都是泡妞經費呢。

發佈一個擊殺任務,難不成還得下血本不成?

完全不可能的嘛,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王家家主。

“……”黑市掌櫃的。

“……”在場的所有人。

迎面撲來一股強烈的無恥氣息呢!

真的很無恥了呀!

白大師掙錢困難?

那在場這麼多人的買命錢,是費了多大功夫掙的?

但,沒有人反駁。

話音剛落,跪在地上的黑市掌櫃的果斷道:“白大師,這任務我們黑市接下了,立刻發佈,而且,我們黑市第一個接這任務。”

幾乎同時,跪在地上的四五十個接過擊殺令任務的人也反應了過來。

“白大師親自發布任務,別說一塊錢了,不給錢我都做啊!”

“誰都別攔我,我,我這就去殺了孟家家主!”

“白大師不愧是大師風範,視錢財如糞土,淡泊名利,我輩楷模,這任務,我接了!”

……

聽到衆人的喊聲,白小鳳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娘希匹的,本大爺不過是想摳一下,說的本大爺這麼高大上,本大爺差點就信了呢。

推薦兩本作者朋友寫的書。

《極品捉鬼大少》楓公子寫的,新書,騷的一匹。

《超級捉鬼道長》陳多疑寫的,兩百多萬字了,可以直接宰了。

當然,看過後,記得把票投給一個帥哥作者酸菜炒肉寫的《花都之無敵鬼王》哈,噓……這個事別告訴他倆,不然他倆要把我按在地上…… 夜深人靜。

別墅臥房內。

牀頭昏黃的燈光亮着。

孟廣山嘴裏叼着根菸,昏黃的燈光照在他的側臉,他神情凝重地望着天花板。

在他懷裏,還躺着一個貴婦,燈光太暗,貴婦整個腦袋都埋在了孟廣山的懷裏,仿若一隻剛剛受了驚的鵪鶉似的。

剛纔震動濱海全城的一幕,他倆自然也感應到了。

此時,孟廣山完事後,抽着事後煙,吞雲吐霧,有些擔心:“殺那臭小子的事,怕不會出現變故吧?”

緊跟着,他又笑着搖搖頭:“黑市出馬,一億獎金,怎麼可能出現變故?剛纔那動靜,應該是黑市那位五品天師完成任務時造成的,不愧是五品天師,恐怖如斯吶。”

這時,電話忽然響起。

孟廣山拿起一看,登時激動起來。

打來的電話,赫然是黑市掌櫃的!

他忙將菸頭掐滅在菸灰缸裏,狠狠地揉搓了幾下,然後接通了電話。

“你們黑市的效率還真夠快的,這麼快就完成了嗎?”孟廣山激動說道。

話剛出口,那邊便是響起黑市掌櫃的聲音:“不是,我是通知你,黑市任務取消了。”

什麼?!

孟廣山登時就愣住了,怒目圓瞪,滿臉絡腮鬍也顫抖了起來:“你們黑市怎麼還會取消任務?一個億的獎金呢,你們黑市就這麼一點信譽嗎?”

“我說取消,就是取消。”電話那頭,黑市掌櫃的語氣無比堅決,頓了頓,又道:“另外,酬勞抽成我沒打算還給你,你自己看着辦吧。”

孟廣山渾身顫抖的厲害,怒火洶涌着。

身爲濱海第三豪門,知曉陰陽界的事情並不奇怪,他也知道黑市的事情,所以才以一個億的獎金將擊殺令任務發佈到黑市。

但,他萬萬沒想到,一向注重信譽的黑市,居然會出爾反爾。

且,連酬勞提成都不退了,這特麼不是明擺着黑吃黑嗎?

所以,孟廣山怒聲咆哮起來:“你們黑市當我們孟家是什麼了?好欺負嗎?把老子逗着玩嗎?那個傢伙……”

沒等他說完,那邊就掛斷了電話,響起一陣忙音。

“槽!”

孟廣山氣的直接將手機扔了出去,砸在牆上,啪的摔得四分五裂。

他渾身顫抖着,咬牙切齒,昏黃的燈光照在臉上,滿是絡腮鬍的臉龐猙獰無比,眼中洶涌着怒火,彷彿一頭瘋狂的野獸一般。

原本都滿懷期待的等待黑市傳來白小鳳死訊的消息了。

之前黑市掌櫃的還特地告訴過他,一個五品天師接走了任務呢。

怎麼會這樣?

白小鳳死掉的消息沒等來,偏偏等來了黑市黑吃黑的消息!

“嗯……”懷裏的貴婦被驚醒,嚶嚀一聲,嬌媚問道:“怎麼了?”

孟廣山扭頭瞪着貴婦,嚇得貴婦嬌軀顫抖了起來,整個人都緊貼在孟廣山的身軀上。

下一秒。

孟廣山咬牙切齒道:“我很不爽,請你吃棒棒糖。”

說着,他一把抓住了貴婦的頭髮,掀開被子,蠻橫粗暴地按了進去。

……

掛掉電話後,黑市掌櫃的吐出一口氣,仰頭看着白小鳳,笑道:“白大師,已經解除任務了,不過你既然讓我告訴他,爲什麼不直接說要殺他?”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神情冰冷,眯着眼睛道:“因爲,本大爺想給他個驚喜啊。”

黑市掌櫃的身軀一顫,不愧是大師啊,驚喜都玩的這麼狠了!

前腳把孟廣山給拒絕了,後腳一大波天師殺到孟家去要他老命。

那老傢伙,絕壁要驚喜的哭出來呢。

緊跟着,白小鳳忽然彎腰拍了拍掌櫃的的肩膀:“剛纔,你說酬勞不還給孟家了?你們這次提成怕是不低吧?”

“嗯嗯,還可以,兩千萬。”黑市掌櫃的點點頭,不敢隱瞞。

娘希匹!

城裏人果然錢多嘞!

白小鳳猛地一激靈,然後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對王家家主喊道:“老王頭,聽到了吧?黑市掌櫃的不差錢,一次黑市任務都是兩千萬嘞,這次買命錢勉強收他們個五千萬吧。”

“主人放心,妥妥的。”王家家主拍着胸脯保證道。

黑市掌櫃的跪在地上猛地一抽搐,雙拳猛地緊握起來,旋即,他擡手,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了自己嘴上,嘴賤吶!

幹嘛非得說錢出來呢?

這下要大出血了啊!

價值五千萬黑市陣法被白大師給壓爆了,還沒從這筆損失裏緩過勁呢。

一轉眼,自己嘴賤,又抖落出去了五千萬。

這日子,沒法過了啊!

見黑市掌櫃抽自己,白小鳳疑惑道:“怎麼?你對五千萬這個價格不滿意?”

黑市掌櫃的咬了咬牙:“滿意,很滿意!”

他真的很想說不滿意的,可真的不敢呢。

白大師就站在面前,嘴裏敢蹦出半個“不”字,瞬間就得被按在地上摩擦了。

身爲黑市掌櫃的,還是一個四品天師,對於心裏懂逼數這事,他比任何人都懂得多。

既然被按在地上了,還沒力氣反抗,還不如咬咬牙“享受”了這一切,挺一挺就過去了。

白小鳳拍了拍黑市掌櫃的肩膀:“嗯,你是本大爺見過最懂逼數的人,不愧是做黑心買賣的人。”

“……”黑市掌櫃的。

這特麼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罵我?

他嘴上笑嘻嘻,心裏真的很mmp呀!

旋即,白小鳳轉身,看着空地上的四五十個狼狽的人,一股凌厲的殺意洶涌而出,冷聲道:“黑市任務都已經發了,你們接都接了,難道不立刻去完成任務嗎?殺本大爺的時候,你們可是積極得很呢!”

“明白,馬上去,馬上去!”

“槽特娘個孟家,孟廣山那老王八蛋今晚死逑了!”

“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咱們一定好好教孟廣山那王八蛋做人。”

……

一羣人登時羣情激奮起來,轉身就走。

白小鳳看着人羣,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旋即,他拿出手機,給宋山河打了過去。

剛一接通,他就開門見山說:“孟家,看戲。”

說完,他就掛掉了電話。

然後,白小鳳就帶着黑市掌櫃的和佝僂老人,坐着王家家主的車,直奔孟家。

……

孟家。

“混蛋,簡直混蛋!”

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孟廣山滿臉紅潤,滿臉大汗的平躺在牀上,憤怒地咆哮道。

不能爲自己寶貝兒子報仇,還被黑市黑吃黑,這對他來說,簡直是恥辱!

奇恥大辱!

他簡直快瘋了,就感覺像是絕望之人猛地見到了希望,突然間,希望又如同泡影一般碎裂。

發泄!

他需要狠狠地發泄!

轉身,他打開了牀頭櫃的抽屜,拿出了一顆藍色小藥丸,一口吞了下去。

他旁邊的貴婦也是嬌軀起伏,一副虛弱了的樣子,喘着粗氣。

昏黃燈光照在她的身軀上,更是泛着點點汗珠。

見到孟廣山這樣,貴婦嬌媚聲中帶着一絲恐懼:“還,還要來嗎?”

“來,怎麼不來!”

孟廣山臉色越發漲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