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秦蒼穹將麵條端出餐廳時。

別墅外的女兒,此時也正好晨練結束,回到了別墅內。

「哇,好香~」小丫頭看到餐桌前的那碗麵條,頓時俏臉欣喜。

「先去洗漱一下。」秦蒼穹對女兒說道。

女兒聽話乖巧的走進衛浴間內,洗漱了一番,而後欣喜的出來,坐在餐桌前,開始動筷,享用起了這碗……父親親手烹飪的麵條。

秦蒼穹坐在一旁,也陪著女兒,一起吃著面。

這一刻的氣氛,顯得有些溫馨……

用餐完畢后。

秦蒼穹抬腕看了一眼時間,還早。

於是,便親自護送著女兒,去了西湖區實驗小學……

將女兒送到了學校后,秦蒼穹坐進了車內。

他點燃了一根捲煙,看了一阿姨內飾件。

上午,八點半。

時間,似乎也差不多了。

他叼著煙,對前排的司機花木蘭吩咐了一句,「走吧,去一趟……奧斯卡酒吧工地。」

昨日,他已經收回了那片酒吧工地。

原本,已經都已經安排妥當了。

工地很快可以開工。

不過,既然那張利公子都打電話過來了,想要見自己一面?

那,倒也順路。

去看看工地,然後順路,見一見那傳說中的……張家二公子,張利。

一別七年。

只是不知。

那當年,還只是個紈絝富二代的張利。

而今這七年後,會長成了何等模樣?、

是青俊梟雄?

還是……依舊紈絝稚嫩?

……

迷彩悍馬H6越野車,緩緩穿行在江南街頭。

二十分鐘后。

悍馬越野車,緩緩行駛到了奧斯卡酒吧工地的門外……

可,越野車,卻在距離工地項目,數十米的距離處,一個輕剎車,停了下來。

越野車內,秦蒼穹閉著雙眼,正坐在椅子上憩息。

他語氣平靜,緩緩問道,「怎麼停下了?」

「先生,前面……有情況。」悍馬越野車前排,警衛員花木蘭,俏臉複雜,緩緩彙報道。

聽到警衛員的彙報。

秦蒼穹面色淡漠,緩緩……睜開了眼睛。 屏息凝神,集中精力,江楓手持射日神弓,陡然彎腰,雙腿成弓步,將射日神弓拉成了滿月。

同時,江楓體內法力狂涌,好似無底洞一樣,源源不絕地灌注進射日神弓內。

也就在下一瞬,在射日神弓的中間,一支明晃晃的神箭驟然凝聚成形,彷彿一輪小太陽,照亮整個彌羅宮。

並且,江楓再次催動破妄之眼,掃射出一大片破滅神光,以此開路,從而使得神箭暢通無阻。

咻……

江楓手一松,神箭霎時激射而出,其後拖着長長的尾焰,穿雲破霧,電射而去。

這一剎,連空間都在不斷震顫著,仿似承受不住要崩毀開來。

這神箭雖然並非實質性的射日神箭,只是由江楓的法力凝聚所成,不可能射下太陽,但在射日神弓的增幅下,卻也不可小視。

那速度,那威能,那氣勢,在這一刻凝聚在一起,劃破天地,好似成為永恆,不可磨滅。

半天空中,火德星君還在不斷揮舞著聚火旗,像是不要命一樣瘋狂增加火力,想把江楓給燒死。

突然,無邊火海中間,陡然打開了一道缺口,一大片破滅之光掃射而來。

火德星君眼皮一跳,趕忙揮舞聚火旗,很快將之化解。

這一片破滅之光穿越火海,能量已基本耗盡,沒有什麼威脅也在情理之中。

它的作用只是開路,而真正的殺手鐧則在後面。

緊接着,明晃晃的射日神箭極速穿梭而來,犀利而迫人,無堅不摧,驚艷了時光。

「什麼!」

火德星君眼珠子一瞪,內心危機感驟升,但是一切都晚了。

射日神箭的速度太快了。

在火德星君眼角泛起金光的剎那,射日神箭便極速射來。

鏗……

響亮的碰撞聲傳出,射日神箭精準無誤點在聚火旗上,當場令火德星君脫手飛出,根本無法再掌控。

而僅僅是一股震蕩之力,便令火德星君翻飛了出去,淹沒在火海里。

若是江楓這一箭瞄準的是火德星君,恐怕會沒有任何懸念的將其貫穿,令其萬劫不復。

咻……

破空聲響徹,射日神箭還在穿梭著,它余勢不減,在江楓的操控下,震飛火德星君后,又極致掉頭,瞄準向水德星君。

「水德星君,小心,快撤!」

木吒察覺到了不對勁,趕忙扯著嗓子大喊。

水德星君也感覺如芒在背,然而,那射日神箭實在是太快了,在空中一劃而過,水德星君還未作出反應,手中缽盂便被打翻在地。

而他自身也是摔落下來,被淹沒在瀑布里,猛灌了幾口水,差點嗆死。

緊接着,江楓縱躍而出,把聚火旗和水缽盂皆盡攬入囊中,沒收兇器。

很快,水火消失,一切風平浪靜,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但那火德星君卻好似被燒成了炭,傳出一股股焦糊的味道,水德星君則是被凍成了冰雕,氣息微弱。

一時間,這方天地一片死寂,鴉雀無聲。

時間彷彿靜止,畫面猶如定格了一般。

金吒木吒,魔禮青,魔禮海,魔禮紅,魔禮壽四大天王就好似見鬼了一樣,俱是呆愣在原地,瞳孔暴凸,難以置信。

八大金仙,他們足足八大金仙興師動眾而來,本以為捉拿江楓易如反掌,卻不想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他們居然一敗塗地,被江楓打得抬不起來頭,像是收拾孫子一樣。

這太不可思議了,若非親眼所見,打死他們也不敢相信。

「就你們這些酒囊飯袋,也敢擅闖彌羅宮,逼迫本天神索要天牢鑰匙。誰給你們的勇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江楓踏立半空,居高臨下,毫不留情地奚落道。

此時,他眉心破妄之眼開闔,手持射日神弓,頭頂離地焰光旗,周身無盡光輝籠罩,神采奕奕,如日中天。

金吒木吒,四大天王等俱是低下頭顱,不敢與江楓的目光交鋒。

此時,他們羞愧至極,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太丟臉了!

八大金仙天將集結,居然收拾不了一個司法天神!

這個江楓究竟是何方神聖,不久前只是執法殿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隊長而已,怎麼就橫空出世一天比一天恐怖了呢?

這太不合常理了,要知道,他們這些人所修鍊的歲月零頭都比江楓在世的時間長,但是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截然相反,被對方一頓暴打,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最讓人不解的是,這小兔崽子居然有極品先天靈寶,而且是在洪荒赫赫有名的先天五方旗與射日神弓。

要知道,金吒木吒作為闡教第三代弟子,又是托塔李天王的兒子,都不曾擁有一尊極品先天靈寶啊!

一旁,觀戰的哪吒看的是熱血沸騰,激動地身軀都在顫抖著。

他知道江楓非同凡俗,但打破頭顱也想不到竟強成這個地步,力戰八大金仙,將之捶爆,這簡直離譜。

趙小五等人攥著拳頭,前所未有的自豪。

這就是他們的老大,新一代的司法天神,比之上一代的司法天神,更是被譽為天庭戰神的楊戩,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與此同時,天庭各方目光也聚焦此處,密切關注著。

以金吒領頭,總共八大金仙闖入彌羅宮大打出手,這般動靜太大了,由不得他們不注意。

「太強了,這個江楓也太強了吧!」

「天吶,八大金仙加起來都非其一合之敵,這究竟是何方神聖啊?」

「兩尊極品先天靈寶,這究竟是誰賜予的?還有那三眼神通,又是何人傳授的?」

「這才多長時間,這個江楓就強悍到了這般地步,簡直恐怖如斯!」

「這江楓只怕是某個混沌神魔轉世重生吧,要不然就是背後有高人指點,否則斷然不可能這般逆天!」

……

天庭各方仙神議論紛紛,好似炸開了鍋一般,一片沸騰,震動八方。

轟隆隆……

忽然,響亮的轟鳴之聲傳出,天搖地動,驚徹寰宇。

江楓眉頭一皺,內心突生一股不妙感。

他抬頭看去,只見一尊閃爍著七彩光芒的寶塔從天而降,迎風暴漲,彷彿十萬神山一樣朝着他浩浩蕩蕩鎮壓而下。 「傳送成功!」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