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肯定不會再給秦洋馮嬌投太多錢,無非是在公司里給倆人找個活兒干,讓倆人也能提前得到實習的機會。

想到這裡,忍不住笑道:「這不簡單,你和老宋一人帶一個,嗯,炒作的時候也把她倆帶上,就說她倆是你倆在高中時期各自結交的鐵閨蜜,是志同道合的那種,這樣一來,你倆之間的競爭就更顯真實。」

趙曉竹也樂了,「磊哥,你真有一套,這損主意一套接一套的,厲害啊。」

「就問你喜不喜歡?」

「喜歡。」

「喜歡就好,別忘記兌現你的承諾哦。」

「……討厭,整天就想著那麼點事兒。」

「你難道不想?我來檢查檢查。」

「唔——」

戰火一觸即發。

倆人也不管這已經凌晨,直接糾纏在一起,很快就殺到難解難分。

戰後,倆人相擁而眠。

睡得極香。

然後一覺到七點鐘。

趙曉竹上午課多,鬧鐘一響就爬起來去學校。

楊磊上午沒課就多睡了一會兒,一直到九點多才懶洋洋地起來洗漱、收拾床單、睡衣這些。

然後,譚佳穎敲門請進來了,「你倆可真能折騰,我在那邊都聽到動靜了。」

這算啥?

興師問罪?

還是藉此表達內心的渴望?

咳咳。

想想也有點那啥,那天清晨過後,再沒有和譚佳穎親熱過,連接吻的機會都沒,確實不應該。

所以,他沒回答,直接抱住譚佳穎就親。

半響才放開氣喘吁吁的譚佳穎,「咪咪姐,今晚上我去你屋裡睡。」

譚佳穎媚眼如絲,面頰潮紅,「不行。」

「嘿嘿嘿,給我留門。」

「我上反鎖。」

口是心非的女人。

楊磊心中笑呵呵,嘴上卻可勁兒地哄著,像極了舔狗。

可惜白天有正事兒。

今天是藏珍閣裝修完畢正式交工的大好日子,倆人都要到場,算是和徐靜這個包工頭做個交接,順帶著結清尾款。

另外,招聘的第一批員工也該到崗接受培訓了,半個月後就要正式營業。

所以,楊磊和譚佳穎不光要人到,還要順帶著從庫存中取一些古玩帶過去擺置好。

楊磊的庫存可不少。

雖然已經被譚佳穎、李雨欣掃蕩過,但依然剩下不少小精品,更有他從嘉德秋拍中拍下來的極品。

那種從拍賣會上拍下來的極品,相當於多了一道有品質保障的傳續,是加分項,意味著比之前又增值幾分。

那一兩件過去擺在藏珍閣里,正好做鎮店之寶。

能賣出去最好,反正不缺好東西。

賣不出去也能當招牌,漲漲人氣兒。

不過選哪一件,還真是個問題。

畢竟他拍下來的極品實在太多,隨便哪一件都是頂級傳家寶。

連楊磊自己都得了選擇困難症,在倉庫里和譚佳穎面面相覷束手無策,不知道選哪個。 「嗯!雖然沒找到水,不過椰子也不錯,快點弄給我吃吧!」

秦雪冷聲冷調,儼然一副總裁的樣子。

「要吃自己去摘去,裝什麼冷艷美人?」

葉飛懟了一句,自己辛辛苦苦摘的椰子,為什麼要給她?

之前不是還說自己無.恥變.態,沒見過未婚妻還對未婚夫這樣的。

都是慣的!

「好啊你不給是吧,等我回去后就讓爺爺把你抓起來,送你坐牢!」

秦雪指著葉飛大罵,從沒見過這樣的男人。

不,他這種沒紳士,沒風度的混蛋,連做男人都不配!

葉飛不知道秦雪是怎麼想的,突然心生一計,晃了晃手中的椰子。

「要吃也可以,但是必須給我道歉!」

如果她肯認錯的話,還是可以原諒的!

老頭子師父說過,知錯就改就是好孩子,他是願意給對方機會的!

哪知秦雪聽到這話,臉都黑了。

「哼!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我是不會給你道歉的!」

要不是腿上有傷,她現在恨不得站起來就揍葉飛。

憑藉自己的身份地位,從來都只有別人給她道歉,何時受過這種氣?

「呵呵,好啊,不道歉就算了。」

葉飛只是笑了笑,隨即就坐在了離她很近的地方。

然後,砸開了一個椰子,貪.婪的喝起了椰汁。

也許是因為實在是太渴了,一整個足球般大小的椰子,很快被他喝完了。

「啊,爽,真好喝。」

葉飛打了個飽嗝,還故意裝起樣子,演給秦雪看。

秦雪自然是眼睛都直了,不斷吞著口水。

但她不會妥協,因為知道葉飛就是故意在誘.惑自己。

真是太無恥,太混蛋了!

緊接着,又看着葉飛又砸開了一個椰子,喝了起來。

見他自顧自、完全沒在乎自己,秦雪氣得抓狂。

「你到底有沒有紳士風度啊?難道不知道要先照顧女生嗎?」

她渴得不行,實在忍不住,便出聲指責。

可葉飛並沒有理會她,緊接着又砸開了第三個椰子喝了起來。

見狀,秦雪忍無可忍,恨不得將葉飛千刀萬剮。

「真不知道爺爺怎麼被騙的,居然讓你這樣一個混蛋去給治病。」

一邊說着,一邊跺腳,發泄著心中的怒氣。

也不知道這個土帽有什麼魔力,能讓爺爺晾著帝都御醫,轉門邀請。

聽說江湖上有一群神棍,專門喜歡欺騙老人家,她懷疑自己的爺爺就是被騙了。

就在她憤憤想的時候,葉飛已經喝完第三個。

他總共就摘了四個,還剩下最後一個。

「最後一個了,你要不要?不要就沒有了。」

葉飛擦了擦嘴角的椰汁,拿起最後一個椰子作勢就要喝。

不過,眼角的餘光還往秦雪那邊撇去。

「等下……要,我要。」

秦雪緊咬着嘴唇,實在是渴得忍不了。

不就是道歉嗎?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

萬一椰子汁真被那個鄉巴佬喝完了,自己就真的要渴死了。

所以,權衡之下,秦雪最終還是選擇了道歉。

「呵呵,好啊!」

葉飛轉過身,看你能道出什麼歉出來,一臉欠揍的表情看着她。

「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不該說你的不對,你就給我椰子吧!」

秦雪認真道歉,態度看上去中規中矩。

只是嘴上說對不起,心裏卻是賣麻批。

哼哼!等回去之後,自己一定要找爺爺狠狠教訓下這個鄉巴佬。

葉飛可沒想那麼多,大方地就將最後一個椰子給了秦雪。

「好吧,接着,誰讓你是我老婆呢!」

秦雪接過後,狠狠瞪了一眼葉飛,也懶得罵人。

因為椰子之前葉飛就已經砸開了,所以她可以直接喝。

接過椰子,秦雪毫不猶豫的就喝了起來。

由於太渴了,喝得略顯急促。

椰子水順着嘴角,緩緩的流到脖子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