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有你高,大伯,你和大表哥的工資暫時一個月每人兩萬行嗎?”東方小飛笑着問道。

“小飛啊,你讓咱家有口飯吃就行,不用那麼多。”大伯和大伯母搖着頭說道。

”多善良的人啊,金錢在他們這樣善良人的面前永遠都排在後面。”東方小飛心中暗想道。

“大伯,我給你工資你也是要給我幹活的,過完年你就別去上班了,專心的幫我幹活。”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好好好,老婆子,快把咱家老大喊過來,他要是知道這個消息,肯定高興壞了。”

大約半個多小時後,語嫣家的門鈴響了。大表哥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雷子,快來認識一下咱們的大恩人,你妹夫東方小飛。”大伯趕緊衝着來人說道。

來人一眼就認出了哪個是東方小飛,疾步走了過來,伸出大手,"妹夫好!”聲音極爲憨厚。

東方小飛這才定睛看了看眼前的這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濃眉大眼,留着平頭,身高足足比東方小飛還要高半頭。怎麼看眼前的這個男人也不像是搞水利勘測的,反倒像農民工。

“大哥好!”東方小飛也伸出雙手熱情的跟眼前的這個男人握了握手。

剛握完,東方小飛就發現自己的手變的黢黑。這才發現大表哥手上都是黝黑的柴油。

“哎呀,不好意思啊妹夫,我這才幫人家修車來着,來得急忘了洗手了。”男人不好意思的摸摸臉,這下可好,臉上也都花了。

“沒事大表哥,咱們還是去洗洗吧,你看你臉上也都是了。”

“哈哈哈哈哈哈!!!”屋子裏滿是笑聲。

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今天這是怎麼了?好熱鬧啊。”夏魏國笑着說着打開了樓門。

不過屋裏的氣氛可一下子就沉默了,剛纔還是歡快熱烈,現在死一樣的沉寂。原來,是二姑一家來了。

“你們怎麼來了?”夏魏國不客氣的說道。

“哎呦,魏國啊,這大過年的我們來看看你們也是應該的啊。”說完二姑領着自己的男人和兒子走了進來。

“大家都在啊,好熱鬧啊!”二姑看見三姑一家和大伯一家都在,陰陽怪氣的說道。

這時,正好東方小飛和大表哥從衛生間回來。


看見進來的二姑一家,氣氛一下子冷了很多。

“小飛啊,我和你二姑夫聽說你和語嫣回來了,我們特意來看看你們,你看,你二姑夫特意託人捎回了幾盒上好的茶葉,知道你老丈人願意喝茶。”說完晃了晃手中拎着的一個禮品盒。東方小飛瞅了一眼,名字沒看清,應該不會超過三百塊錢。

“哎呀,二姑您真是太客氣了。快請坐。“東方小飛笑着熱情的說道。

大家都看着東方小飛,都在暗怪東方小飛太善良,難道不知道他們一家人的人品?

夏語嫣也埋怨的眼神看了一眼東方小飛,恰巧東方小飛也看了她一眼。

東方小飛滿臉都是笑容,不過夏語嫣也樂了,他從東方小飛的笑容裏,看出了幾絲壞笑。當然別人是看不出來的。

“二姑,二姑夫,小峯,快坐快坐。”夏語嫣也笑着熱情的說道。

這下二姑一家人感覺就沒有剛纔那麼尷尬了,何況他們今天主要是來看東方小飛和夏語嫣的,聽說他們在長洲混的不錯,都挺有錢的。

既然東方小飛和夏語嫣都這樣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都一語不發的坐在那裏。

“語嫣啊,我可是聽人說你在長洲混的不錯,怎麼樣?發了吧?”女人滿臉媚笑的說道。

“二姑啊,這你可是擡舉你侄女了,我一個剛畢業的女孩,再怎麼混也肯定沒有您好啊,您可是在咱們縣財政局上班,那可是吃皇糧的啊。您看我二姑夫,每年我聽說做買賣就能賺好幾萬呢。”夏語嫣笑着說道。

“別提你二姑夫了,這兩年跟人家做生意,家裏賠了個精光。”說完惡毒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長得有些匪氣的男人。

“這他媽能怪我啊,誰知道那幫王八犢子就知道吃喝玩樂,把合夥做生意的錢都花光了。”男人聽女人埋怨自己也生氣了。

“你幹什麼吃的?你不是說穩賺不賠嗎?”女人嗓門也高了八度。

見女人情緒激動,男人也沒了聲音,自知理虧。

“語嫣啊,你二哥畢業兩年多了,一直待在家裏閒着,我想問問,你能不能給他找個工作在城裏。”二姑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二姑啊,你可真說笑了,您也知道,現在找個工作多難啊,我都是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的……”夏語嫣沒有多說什麼,但是拒絕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二表哥是學什麼的?”東方小飛看了看跟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年青人,感覺特別彆扭,因爲從進來到現在嘴裏都一直在嚼着口香糖,一點禮貌都沒有。

“我是學園林藝術的。”年青人晃動着二郎腿,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說道。

東方小飛眉頭一皺,“園林藝術的啊?這個專業不好找工作啊。”

東方小飛也有些爲難。

“小飛啊,我聽說你在長洲市開大公司的?”二姑看着東方小飛問道。


“二姑啊,您老可真會說笑,您看我像開大公司的嗎?我只不過是在一傢俬立學校當老師的。”

說完東方小飛撫了撫金絲邊眼鏡,一副十足的教師模樣。

“那你外面開的車?”女人可是清清楚楚的看着東方小飛是開車回來的,那個現代少說也得十多萬吧。

“二姑啊,車是我和語嫣租來的,您看這是租車證明。”說完東方小飛從兜裏拿出一張寫着租車協議的白紙遞給女人。

看到眼前的租車協議,女人的臉色在一點點發黑。

“那你和語嫣的工資也該很高吧?大城市開銷大,掙的少可是沒法活啊。”女人強擠出了幾絲笑容問道。

“我兩千,她兩千二。”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啊,那跟我工資差不多啊,你看你二姑夫現在做生意賠了,你能不能先借二姑兩萬?”女人說道。

“二姑您真是說笑,我們哪裏來的兩萬啊,光孩子一年就要花掉一萬多,我們哪裏還能攢下什麼錢啊,房子貸款我們還發愁呢。”夏語嫣沮喪的說道。女人沒注意,屋子裏其他人好像聽到夏語嫣的訴苦反而像偷着樂似的。

“啊,是這樣啊,我們有事先走了,對了我忘了,這茶葉我已經答應給別人了,不好意思啊。”說完女人拉起身邊的男人,拎着剛纔拿來的茶葉禮盒,氣呼呼的走出門去。

兩個男人緊隨其後離開了語嫣家。

“哈哈哈哈哈!!!”屋裏發出一片鬨笑聲。

“姐夫啊,我還沒看出來,你適合去當演員啊?”小雪笑着說道。

“你不會真的一個月就兩千多吧?姐夫,姐,你們答應我的可不許玩賴啊。”小雪突然害怕起來,害怕這一切都是假的。

“傻小雪,你這姐夫啊,鬼着呢。不過你放心,姐答應你的事就肯定算數。”說完夏語嫣走回房間取出了一張銀行卡。

拿出來遞給小雪,“小雪,這裏面有五萬塊錢,你先拿去,就當是我預支給你的兩個月工資了,還有兩天過年了,好好打扮打扮。” 本來小雪正爲過年不能買什麼新衣服發愁呢,哪個女孩子不願意漂亮呢,只是自己家庭的這種情況,小雪也非常懂事,從來都沒有說過要買什麼新衣服一類的,就連化妝品都是用的最便宜的那種,幾塊錢摸臉用的。

聽到夏語嫣說要給自己五萬塊錢,這對小雪來講可謂天文數字一般啊,當時把小雪就驚到了。

"姐,你……你說什麼?”

“這是五萬塊錢,趕快拿去買些像樣的衣服,以後可不能給姐丟臉知道嗎?順便也給三姑和姑父他們買些,一定要買那種質量好的,以後你可是有錢人了,不能打扮的像個土包子似的。”夏語嫣宛然一笑。

“大伯,伯母,這張卡里面是語嫣給我的零花錢,你們也買些過年用的東西。”東方小飛笑着從兜裏面拿出一張卡,這張卡本來是打算給夏語嫣父母買東西的,裏面也有幾萬塊。

“這……..這怎麼好意思,我們還沒幹活呢就先拿錢。”大伯爲人正直,說什麼也不肯收下,他們都知道,這張卡里不會少的。

“大伯,你就收下吧,這也算是預付的工資,等以後我會讓語嫣定期往這張卡里給你們打工資的。”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是啊大伯,小飛這個人可是很摳門的,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夏語嫣笑着把銀行卡放進了大伯母的口袋裏。

一家人感激的看着夏語嫣和東方小飛,激動的不知道再說什麼好。

中午的時候,在東方小飛的堅持下,一家人到玉井縣城比較豪華的飯店,東方小飛準備好好招待一下夏語嫣的家人,儘管夏魏國和夏語嫣的母親說什麼也要留在家裏吃。

正好夏語雷開着工地的一個麪包車,拉着一家人來到了恆發酒店。

恆發酒店據夏語嫣說,是全縣最高檔的一家酒店,如果算等級的話,應該能算得上是三星級標準酒店吧。果然,一下車,東方小飛就發現這個恆發酒店還真是不一般,在這個窮縣城已經算是鶴立雞羣了。周邊都是破舊的樓房,只有恆發酒店,是經過精緻裝修的,牆壁上粘的也算是比較高檔的瓷磚,四個鑲着金邊的大字特別醒目。

“小飛啊,咱們還是別去這種高檔的地方了,聽人家說吃一頓要好幾千塊呢。”下車之後,夏魏國還是有些不情願。

“哎呀,爸,您就放心吃吧,您可別看他裝可憐,他有的是錢。”夏語嫣笑着說道。

夏語雷把麪包車停在一邊,幾個人推開門走了進去。

剛一進大廳,門口兩個保安就走了上來,他們剛纔一直盯着外面,特別是看到剛纔這些人都是坐麪包車過來的,一看也不是什麼有錢人,臉上帶着一副傲慢的神色。

“喂喂喂,你們幾個是幹什麼的?”其中一個瘦保安指着走在前面的夏語天說道。因爲夏語天一看就是一個還沒畢業的學生。

“這個問題問的好啊,來這裏不吃飯難道我們還這裏買電視?”東方小飛笑着指着大廳裏面的一個大液晶電視說道。

“哎呦,嘴叉子挺厲害啊,難道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裏是你們來的地方嗎?”剛纔沒說話的胖保安蔑視的看了一眼東方小飛說道。畢竟東方小飛只是穿着一件普通的羽絨服,帶着眼鏡,像個老師打扮。

“狗眼看人低,我們就是來這裏吃飯的。”夏語雷長的五大三粗,往前邊一站,有些生氣的說道。

“一邊涼快去,開着個破面包車在這裏牛逼什麼?告訴你們吧,縣裏面今天在這裏招待外地來的貴賓,你們還是趕快找個適合你們的地方吃吧,這裏就你們幾個窮鬼可吃不起。”瘦保安斜着眼睛說道。

“嘿,你要這麼說,我今天還是在這裏吃定了。不就是錢嗎?哥現在還正愁着錢太多花不出去呢。”東方小飛最看不上這樣的勢力小人。

“哎呦,還真看不出來啊,光聽說現在有假酒、假煙,還沒見過假大款呢,既然你說你有錢,那好啊,拿出來讓我們哥倆個看看啊,如果你能拿出兩萬塊,那麼我們歡迎,如果不能,那麼請離遠點。”

東方小飛真是被這兩個保安氣壞了,沒想到在這個小縣城裏,居然碰到這麼兩個傻逼。

東方小飛看看夏語嫣,夏語嫣搖搖頭,誰出門帶那麼多現金啊,一般都是刷卡的。

夏語嫣都搖頭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肯定是不會有現金的。

“刷卡行嗎?”

“沒錢就別在這裏裝蒜了,還刷卡呢,我看你是想刷身份證吧?”兩個保安哈哈大笑起來。

正在這時,門口突然進來很多人,爲首的一個人穿着貂皮大衣,帶着墨鏡,身邊還有兩個保鏢模樣的人。後面跟着進來很多人,好像是地方的一些官員。

兩個保安見狀,趕緊疾步迎了上來。

“歡迎,歡迎,這裏是恆發酒店!”兩個人點頭哈腰的,活像兩隻哈巴狗。

看到後邊的人,兩個人就更諂媚了,“邱書記好!”兩個人齊聲說道。

被他們稱爲是邱書記的人頭髮梳的錚亮,帶着一副精緻眼鏡,中等身材,看年紀應該在40多歲的模樣。

邱書記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旁邊的一個男人看着應該是辦公室主任一類角色,“邱書記要陪燕京來的貴賓吃飯,房間已經定好了,在吉祥如意包間。”

“您稍等,電梯馬上下來,吉祥如意包間在三樓!”其中一個瘦保安諂媚的笑着說道。另一個胖保安疾步走向電梯,按了一下下降鍵,然後筆直的站在那裏做好了迎接衆位貴賓上電梯的準備。

就在這時,東方小飛幾步走向電梯,夏語嫣跟在後面,其他家人一看東方小飛走過去,也都跟着走了過去。

“你幹什麼?”胖保安問道。

“幹什麼?當然是坐電梯了?難道還能幹什麼?”東方小飛說話十分不客氣,對於這樣的勢力小人,根本就沒有必要客氣。

“你們有毛病吧?不是告訴你們了嗎?這裏不歡迎你們,沒看到邱書記這些貴賓來了嗎?”瘦保安也趕了過來,沒好氣的說道。

“你他媽的再說一遍?”東方小飛伸出大手揪住瘦保安的脖領子,往上一舉,怒聲說道。

“你們要幹什麼?我們可要叫人了?”胖保安一看這架勢也急了。

“哎呦,這不是東方少爺嗎?怎麼跑到貧困縣裏來裝大爺了?”剛纔穿着貂皮大衣,帶着墨鏡的人摘下眼鏡,譏笑着說道。


東方小飛剛纔沒有注意,一聽聲音,感覺很熟悉,放下瘦保安,回過頭來定睛一看,臉色立刻變的鐵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