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見識過胡鵬飛吊車尾的兩色光芒後,華青月這六色光芒,就顯得格外耀眼了,儼然是昏星和皓月的差別!

“呵呵!區區六色而已,若是七色呢?”

突兀的,驚呼聲中,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充滿不屑。

白小鳳扭頭一看,是項天明。

此時,項天明已經昂首挺胸滿臉傲然的走向了天基石。

隨着他這話出口,驚呼聲戛然而止。

在場的大佬們目光都火熱起來。

要知道,項天明纔是當今年輕一代中,真正的絕世天才!

即便是華青月和他相比,也差了一大截。

華青月微微一蹙眉,也沒發火,便是收手回到了白小鳳身邊,低聲道:“死大猩猩,撐死了也就七色盡放而已,比我多一級天賦,牛比什麼?有本事別得個疑難雜症來找我們華家,不然老子醫死你個大猩猩,哼~”

嗡!

話音剛落。

天基石猛地一震,比之剛纔華青月和胡鵬飛的震顫動靜更響,宛若擂鼓一般。

隨之,一道道光芒沖天而起。

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芒並列而起,絢爛的光芒瞬間照亮了整個房間,絢爛耀眼,光芒萬丈!

靜。

房間內,靜的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沐浴在七色霞光中,呆愣的望着。

華青月的六色天賦讓在場所有人驚呼。

而項天明的七色天賦卻讓所有大佬戛然閉口,如遭雷擊,呆愣當場。

之前王長老的話只說了一半。

以往天師聯盟召集令第三場測試的時候,天師天賦最低的確實是四色光柱。

但。

天賦最高的也僅僅是五色或者六色,哪怕有天賦光柱等同數量的,天基石也有別的方法分辨。

而七色天賦的,極爲罕見。

甚至,天師聯盟成立的這十幾年來,歷屆召集令中,從未出現過一人!

項天明的天賦,是歷屆召集令中的第一人! “好,好,好!”

沉浸過後,大長老沙啞的聲音響起,連說了三個好字,激動道:“此等天賦,乃我聯盟召集令歷史第一人吶!”

聞言。

其餘大佬也紛紛點頭附和。

“七色天賦,極爲罕見,我聯盟召集令發起到今,從未出現過,項天明不愧是西楚霸王后代,項家第一人呢!”

“歷史第一人,有項天明這樣的絕世天才進入我聯盟,我聯盟未來必將如虎添翼!”

“大善!大善吶!”

……

聽着在場衆位大佬的稱讚。

項天明的腰背挺得更直了,他緩緩轉身,朝白小鳳看了過來,嘴角勾勒起一抹挑釁的笑容。

“切……”白小鳳不屑地對着項天明翻了個二白眼。

“嘖嘖……死定了,白小鳳一定死定了,七色天賦,他拿什麼跟項天明比?”人羣中,躺在擔架上的張鎮使激動地搓着雙手。

下意識地,他目光在大佬羣中,尋找着那道身影,任務完成了,那位,肯定不會怪罪於本鎮使了吧?

“七色天賦而已,當誰沒有嗎?”

忽然,一道宛若黃鶯啼唱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在一片驚喜稱讚聲中,顯得格外突兀。

白小鳳就看到,諸葛青兒雙手背在身後,宛若鄰家小妹妹似的,朝着項天明走去。

同時,房間裏的衆位大佬同時安靜了下來。

白小鳳能清晰地感應到,一個個大佬的眼神都變得火熱起來。

項天明是七色天賦。

而諸葛青兒可是和項天明齊名的人物。

諸葛青兒的天賦,還能差嗎?

若是能將兩人全都招攬進天師聯盟,那此次,即便“真龍天驕令”毀了,也無所謂。

且,這兩人進入天師聯盟,還能順帶着將項家和諸葛世家與天師聯盟聯繫在一起。

“大個子,麻煩你讓讓。”諸葛青兒對項天明揮揮手。

項天明皺了皺眉,便是走開。

隨後,諸葛青兒擡起白皙右手,放在了天基石上方的掌印之上。

十秒後。

嗡!

一聲絲毫不弱於項天明的擂鼓巨響轟然在房間內迴響着。

隨着天基石猛地一震,一道道光芒匹練沖天而起。

依舊是紅橙黃綠青藍紫,光芒並列,無比絢爛,美輪美奐。

絢爛多彩的光亮,瞬間充斥了整個房間。

“呵,不也就是七色天賦而已嗎?”項天明距離最近,嗤笑了一聲。

可話音剛落。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突兀迴響在巨大的房間內。

明明很清脆輕微,但,給人的感覺卻像是驚雷炸響。

“這是……”幾乎同時,大長老沙啞的聲音猛地提高了幾個分貝。

沒等他說完呢,天基石的底座之上,突兀的閃爍起一抹燦爛的金光,仿若星辰一般,浮現在了天基石的最底座之上。

轟!

隨之,在場所有大佬全都不淡定了。

驚呼聲,宛若山呼海嘯般爆發。

“我,我的天!天機星亮,亮了!”

“活久見!老夫真是活久見啊!傳聞天基石以七色霞光鑑定天師天賦,七色之上,便是天機星分級了!”

“老天爺,本座自天師聯盟成立以來,便入了聯盟,歷屆召集令都曾參與,還是第一次見到天機星點亮!”

“快看,第,第二顆又亮了!”

……

叮!

又是一道清脆響聲迴響。

隨之,天基石底座之上再次綻放一抹金光,好似星辰一般,無比耀眼。

第二顆天機星點亮的瞬間,在場所有人再次爆發出一片驚呼。

然而。

叮!

第三聲清脆響聲。

天基石上,再次綻放一抹金光,第三顆星辰,點亮!

轟!

所有大佬都不淡定了,再沒有平日裏的雲淡風輕。

有的大佬,更是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天機星自天師聯盟成立以來,歷屆召集令都不曾顯露過。

如今,不僅顯露,還是……三顆!

天基石上,那三顆璀璨星辰自下而上,豎成一列,光彩奪目,牢牢的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項天明臉上的笑容僵在臉上,下意識地他擡手揉了揉臉龐,滿是不敢置信地眼神。

張鎮使坐在擔架上,一雙腫脹的眼睛罕見的瞪大到極限,渾身都顫抖起來,喘着粗氣,激動地看着天基石上的七色霞光和三顆金光星辰。

他的嘴角勾勒起燦爛的笑容,好啊,好啊,這下子,看白小鳳這小王八蛋怎麼死?

七色霞光已然是極爲罕見了。

如今諸葛青兒的天賦更是升起七色霞光和三顆星辰。

這天賦,天師聯盟歷史上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了!

他有十足的把握,白小鳳的天賦絕對比不上諸葛青兒。

張鎮使激動地看向白小鳳,殺意升騰,彷彿看待一個死人一般。

“嘶!不愧是諸葛神侯的後人,這天賦,厲害了。”白小鳳心裏大驚。

之前他與諸葛青兒和項天明交過手,二者的實力相差並不太遠。

不過,萬萬沒想到,諸葛青兒的天賦比項天明強了這麼多,要知道,雖然僅僅是三顆星的差距,但天賦這事,越是隨着年紀增長,將會凸顯的越發厲害,而實力,也會因爲天賦,越拉越大。

這時,諸葛青兒鬆開了手,轉頭不屑地看了一眼項天明。

隨即,目光便是朝白小鳳看了過來,有些同情。

“白小鳳,現在總該你了吧?”

張鎮使情不自禁地喊道,他真的是迫不及待地想看白小鳳死了。

有諸葛青兒的天賦在前,白小鳳的天賦想要超越諸葛青兒,完全就是癡人說夢。

這是,必死之局了!

一想到馬上就能讓白小鳳死去,張鎮使激動地渾身顫抖的越發厲害,呵斥道:“怎麼?還想苟活一陣嗎?或者說,你怕了?”

“怕?怕你&妹!”

白小鳳對着張鎮使豎起了一根中指,然後昂首挺胸的走向了天基石。

這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白小鳳身上。

房間裏,恢復寂靜。

大長老一衆大佬沉默不語,而王長老等人則是有些同情。

周執事站在人羣中,無奈地搖搖頭,心道:完了,這下是真的完了。

而童姥,此時也是渾身冰涼,她確實很驚羨白小鳳的天賦,可和諸葛世家的諸葛青兒比較,她,心裏真的沒底。

啪!

白小鳳右手放在天基石的掌印之上,閉目寧神。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每一秒,在這房間裏,都顯得格外漫長。

華青月、胡鵬飛、馬尾女孩、童姥等人的神色越發的黯淡,絕望瘋狂蔓延全身。

諸葛青兒的天賦展露,彷彿一隻大手,將他們按進了絕望深淵,看不到絲毫希望。

而張鎮使,青紫腫脹的臉上泛起獰笑,低聲道:“馬上,就要見證你個小王八蛋的死亡了呢,想想真激動。”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天基石猛然震顫起來,牽動着整個房間都劇烈震顫。

好似地震一般。

巨響轟鳴,宛若驚雷炸響,比之剛纔項天明和諸葛青兒測試時的動靜,更加震耳欲聾。

什麼?!

突兀的一幕,嚇得所有人身軀一顫。

下一秒。

天基石上,霞光騰空。

眨眼間,七道霞光並列沖天,光芒璀璨,讓所有人都不自覺的眯起了雙眼。

然而。

七道霞光過後,天基石上併爲平靜,反而,又是一道道霞光接連沖天。

一道,接着一道,光彩奪目,絢爛無比!

密密麻麻,色彩繽紛的霞光,好似決堤江水,從天基石上怦然騰空,充斥了整個房間。

剎那間。

整個房間內。

霞光萬道! 剎那間。

整個房間內。

霞光萬道!

宛若仙境一般,一道道璀璨絢爛的光柱從天基石中騰空而起,碰觸到穹頂之後,便是朝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光芒璀璨,五光十色。

這,到底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呆若木雞,不敢置信地仰頭看着漫天霞光。

正瑟的張鎮使更是神色一僵,身軀一震,從擔架上砰的砸落在了地面。

他驚駭地看着漫天霞光,這特麼是進了迪吧……蹦迪呢?

原本還在擔心白小鳳的華青月等人,更是驚駭茫然,呆愣的望着天基石。

靜。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