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對方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神鬼莫測的地步,還有那七十二具羅剎境的木乃伊……無論怎麼看似乎都是他們佔便宜。

趙小川修煉魔音八音,自然對四周衆人的情緒變化有所察覺。

只是他想不通爲什麼水族會如此輕易地妥協,要知道之前賈志文和穆皇后還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樣啊!

他看向穆皇后和賈志文,卻發現兩人一臉苦笑。

“趙小川,你還是低估了你自己的實力!”穆皇后淡淡道。

賈志文搖頭道:“御鬼師的戰鬥從來就不是靠人數取勝的。”

康惠則在一旁撇撇嘴,道:“真是可惜,我還想看一場好戲呢!”

趙小川一頭霧水,雖然不明白怎麼樣,但似乎問題解決了……

三天後,趙小川以御鬼盟的名義和水族結盟,並且在衆人的推舉下成爲了盟主。

對此趙小川有些無奈,因爲他根本不懂有關聯盟的人員調度問題。

賈志文倒是給了他一個很好的解釋!

“你見過有那個大老闆親自像是銷售員一樣跑業務麼?沒有吧?你這個盟主說白了就是一個象徵意義,還有參與一下戰略性的東西就可以了!至於一些細節就由我們來處理就好了!”

於是,趙小川有過上了悠閒的生活。

當然,這種悠閒的生活是相對康惠,賈志文,穆皇后三人而言的,他現在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在簽名簽名簽名。

不過這種簽名不是簽在紙上,而是在龍宮提供的龍珠中注入自己的氣息,通過精神力來覈實各個種族之間的變動問題。

這讓趙小川想起了自己以前上學時經常看到的那些大老闆們,而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則都是賈志文和康惠在水族中進行變革的原因。

一開始變革時,自然出現了不上岔子,不過因爲趙小川的權威,許多水族慢慢的忍耐了下來。

最後他們則漸漸地體會到了改革的好處,對於變革的舉動連聲讚道。

這一點讓龍三心中十分嫉妒,但卻並不反對!

畢竟現在的這場改革對於水族來說是好的,而最大的受益者則是她們龍族本身。

只不過有一點讓龍三有些介意,那就是龍四藉口閉關,不在理會龍族的事情。

龍三知道龍四是在躲避趙小川,所以對於趙小川和龍四之間的事情越發的好奇。

“龍四?說實話,我真的沒有映像了!”

當龍三帶着疑問來到趙小川這裏尋求答案時,趙小川一臉疑惑。

對此龍三也不好逼問趙小川,反而詢問起接下來趙小川打算怎麼做。

趙小川沉默了一會兒,道:“我只想讓我身邊的人不受到一點傷害,保護我身邊的人對我來說是我最大的心願了!當然,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過你放心我對龍族沒有什麼興趣。”

鬧婚之寵妻如命 “哼!趙小川,別以爲你現在實力超羣,我龍族就會怕你!”龍三冷聲道:“你和我龍族可是血海深仇。”

龍三聽到趙小川的答案,心中鬆了口氣。

以現在趙小川的實力,自然用不着說謊,說是對龍族沒興趣,那就是沒興趣。

實際上這些天趙小川也只是處理着他分內的事情,根本沒有過問龍族的事情。

但是龍三還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想要確定一下。

如今她得到了趙小川的肯定回答,稍稍安心,可卻有不想讓趙小川看到自己心中真實的想法。

面對着龍三的“威脅”,趙小川淡淡一笑:“歡迎隨時來報復!”

龍三緊緊地握着拳頭看着滿面笑容的趙小川,怒視着趙小川,但心中卻不知爲何猛然跳動起來。

這是一個讓人心動的男子!

從曾經的一名普通學生成長成現在影響整個世界的頂級人物,不得不說現在的趙小川身上有種獨特的魅力。

當趙小川成名後,他之前的一切全部被大多數人慢慢所熟知,特別是關於趙小川的愛情更是讓幾乎每一名女性深深羨慕嫉妒那名叫做李若曦的女子。

“若是我是李若曦,那該多好啊!”龍三腦中冒出這樣一個念頭,看着眼前的趙小川,心頭盪漾。

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打消了這個念頭!

“你怎麼了?”趙小川問道:“看起來臉很紅,是不是生病了?”

龍三狠狠地瞪了趙小川一眼,剛想要說些什麼,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生病?沒錯,這丫頭是生病了!相思病啊!”

趙小川循聲望去,看到穆皇后一臉譏諷地看着龍三,微微皺起眉頭。

“怎麼?和不開心見到我?”穆皇后看到皺眉的趙小川,冷聲說道。

趙小川搖搖頭,反問道:“御鬼盟的其他人有消息麼?”

“消息當然是有,只是不知道方不方便說!”說這話時,穆皇后看着龍三。

“我還有事情要處理!”龍三臉色一冷,淡淡的說道。

趙小川點點頭,看着龍三離開了視線,然後看向穆皇后。

“說吧!我的朋友怎麼樣了?”趙小川道。

穆皇后道:“御鬼盟徹底算是毀了!郝仁已經死去了,而龍傲天也被妖族給抓住了!”

趙小川驚訝道:“怎麼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穆皇后淡淡道:“之前消息中就有傳言御鬼盟中有內鬼,而現在郝仁的死去和龍傲天的被抓已經證實了這一點。”

“內鬼是誰?”趙小川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穆皇后沉聲道:“賈家! 追捕小萌妻 他們不知爲何和軒轅家搭上了線,而軒轅家自從軒轅無敵和諸葛第一消失後,由軒轅鐵掌權。軒轅鐵加入了妖族!”

接下來的話,穆皇后沒有再說,但趙小紅卻明白了穆皇后的話。

“竟然是賈家!那郝大寶他們呢?”趙小川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他們有消息麼?”

“郝仁據說就是爲了保護郝大寶他們才被殺死的!”穆皇后道:“不過自從那個消息後,便再沒有了他的消息!”

“唔,動用水族全部的力量來尋找他們吧!還有我之前說過尋找我親人的事情也要提上來,儘快執行!”趙小川命令道。

“明白!”穆皇后應道,然後神色有些猶豫。

“怎麼了?”趙小川問道。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穆皇后道:“是關於賈志文的事情!”

趙小川一愣,臉上露出恍然的神情,嘆息道:“想必賈志文聽說了賈家內鬼的事情,心情有些不好受吧!” 次日上午。

在曲天馳陪同下,秦穆然再度回到格蘭塞堡城,並準備去醫院看望一下石大壯。

在病房內,石大壯正在療養槍傷,林海和孔博士也剛好在。

此刻。

見到秦穆然和曲天馳走了進來,兩人立刻迎了過來。

「秦先生,您來了,我和老孔來看望一下石兄弟,他的傷勢已經有所起色了。」

林海說道。

石大壯受傷完全是為了掩護他們突圍,於公於私,林海和孔令鑫確實該來看望一下。

「林海使者,這幾天在格蘭塞堡城住的還習慣吧?」

秦穆然關心問道。

「你們招待的很好,我們住在這裡都快胖了,哈哈……」

林海笑道。

「那就好,你畢竟是咱們夏國的使者,我可不敢怠慢了你們,以後到京都,我還得靠你們招待呢。」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沒問題,秦先生有機會到京都,我一定盡地主之誼,好好款待。」

言罷。

秦穆然走到石大壯病床旁,目光看向石大壯身上的傷勢,不愧是東皇小隊的副隊長,這麼短時間,傷勢已經明顯好轉了很多,但還得休養幾個月。

「隊長,俺沒事,哈哈……」

石大壯憨厚一笑,臉上的神情滿是樸素。

「你小子好好養傷,等林海使者和科研隊回國的時候,你和東皇小隊一併回國。」

秦穆然說道。

她又對偏執大佬撒嬌了 這時候,林海走上前來,言道:「秦會長,藍天行動計劃中,要撤退的夏國百姓幾乎已經全部到達預定地點了,後天一早,夏國就會租用一艘商務車送我們回去。」

雖然現在兩大神殿的戰爭,幾乎已經呈現一邊倒的趨勢,但是兩大神殿畢竟還沒有停戰,而且另外三大神殿也都蠢蠢欲動,隨時都會再起戰火,所以撤僑行動的計劃並沒有改變。

「後天?」

秦穆然眉頭一皺,他沒有想到時間居然會這麼緊,看來是該提前好好準備回國的事情了。

就在這個時候,萊恩走了進來,準備給石大壯換藥。

見到秦穆然後,萊恩說道:「然哥,你來了,剛好,秦霜小姐蘇醒過來了。」

「哦?我小姑也醒了?她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問道。

「我剛才給秦霜小姐做了一整套全身檢查,秦霜小姐的身體已經恢復正常,現在連意識都已經恢復了,就是身體還有些虛弱,只要療養幾個月,肯定不會有問題。」

聽到萊恩的話后,秦穆然終於放心。

隨即。

秦穆然單獨去了秦霜的病房,準備看望一下自己小姑,走進病房,只見秦霜靠在病床上,臉色確實有些不大好看。

「小姑,你終於醒了,感覺現在怎麼樣?」

秦穆然關切問道。

「我已經好很多了,我到底怎麼了,怎麼感覺跟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一樣?」

秦霜詫異說道。

歐陽旭的控心蠱,可以控制人的意識,在過去一段時間你,秦霜根本沒有自己的意識,否則,她也不會去暗殺秦穆然。

秦穆然微微一笑,回道:「沒事,小姑,都已經過去了,你好好養傷,咱們冥王殿現在可離不開你啊!」

「我聽萊恩說,太陽宮已經被咱們冥王殿擊敗了,這是真的嗎?」

秦霜問道。

「當然,有我在,太陽神那老傢伙怎麼可能是咱們冥王殿的對手,哈哈……」

秦穆然自戀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的手機忽然響動起來,是雷凱打來的電話。

盯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這小子現在打電話,是又出什麼問題了嗎?

接通電話后,雷凱在電話中說道:「老大,你現在在哪兒呢?」

「我在醫院陪我小姑,怎麼了?」

秦穆然問道。

「老大,霜姐現在怎麼樣,醒過來了嗎?」

雷凱焦急問道。

「我小姑現在已經醒了,看樣子,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你打電話是又出什麼事情了嗎?」

秦穆然徑直問道。

「老大,我的確有個重要事情要向你彙報,剛才,太陽宮派人過來了。」

雷凱興奮說道,很顯然,太陽宮這個時候派人過來,肯定是頂不住壓力,想要和談投降了。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笑意。

「太陽宮來人了?很好。」

秦穆然笑道。

「老大,他們想見你,說要親自跟你談判。」

雷凱說道。

「好,讓他們候著。」

秦穆然言罷,直接掛斷了電話,他並不著急和太陽宮談判,反正時間對自己有利。

而且,他也早預料到太陽宮會來求自己,這是遲早的事情,否則等待太陽宮的將會是毀滅。

這時候,躺在病床上的秦霜朝秦穆然投來詫異的目光,驚奇問道:「又出什麼事情了嗎?」

「太陽宮派人來了,估計是談判停火的事情,小姑,你好好養傷,我過去看看,哈哈……」

秦穆然不慌不忙說道。

總裁大人請愛我 這些年,太陽宮沒少蠶食冥王殿的地盤兒,如今,兩大神殿既然已經徹底撕破臉皮,秦穆然也無所顧忌,他要連本帶利向太陽宮討回所有屬於自己的東西。

告別秦霜后,秦穆然立刻駕車,趕回東方娛樂城。

此刻。

撒旦奪歡 在東方娛樂城的會議廳內,一名西方人,年過中年,金髮碧眼,臉色陰沉,一本正經坐在會議廳內,身後還站著幾名隨從。

這人是太陽宮派來的使者,傑爾夫!

而坐在他對面的人則是雷凱,雷凱翹著二郎腿,滿臉不屑,根本沒有將傑爾夫幾個人放在眼裡。

對於冥王殿而言,太陽宮是來投降的,沒必要對他們太熱情。

傑爾夫等的有些不耐煩地說道:「雷先生,請問冥王大人到底什麼時候來?」

雷凱輕抿一口茶水,抬眼冷瞥一眼,嘴角一揚,露出幾抹冰涼的笑意。

「著什麼急,我們老大每天很忙的,你慢慢等著吧!」

雷凱冷聲回道。

傑爾夫眉頭一皺,臉上露出几絲怒色,但也不敢表露出來,這裡畢竟是冥王殿的地盤兒,而且這一次,太陽宮是來投降的,所以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打開,在曲天馳陪同下,秦穆然走了進來。

「聽說太陽宮來人了,哪個是?」

秦穆然進門徑直問道。

傑爾夫見到秦穆然,立刻收斂不滿神情,起身賠笑朝秦穆然伸手想要握手。

秦穆然目光冷冷掃了眼傑爾夫,令其渾身一顫,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這算什麼東西,也陪跟冥王握手?

自不量力! “自然是不好受的!”穆皇后道:“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他是賈家的人!哦,對了,我還有一件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