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秀花伸了伸腰,說可以,人多力量大,下午五點不到就將貨物全部上架,剩下的事田秀花慢慢整理就行。

“阿俊,你們休息下先去茶館江老闆哪裏吧,別耽誤了。”田秀花忙得要死,還是把劉俊的事掛記在了心上。

“行。”劉俊沒多餘的話,正要出門,啞巴卻將他攔住了。

啞巴從貨櫃上拿過一面剛擺上去的小圓鏡,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和頭髮,將鏡子遞到劉俊手裏自照了下。

由於大家搬運貨架和貨品,衣服髒了,頭髮上也盡是灰,確實得洗個澡,要不然髒兮兮地去江浩風開的高檔會所茶館赴約,還真是顯得不禮貌,如果人家青雲派出所的腰小青姐姐是個極愛乾淨的人咋辦?這個樣子去豈不是要討人嫌?啞巴真是個很細心的人吶。

“嗯,我先衝個澡,換下衣服,阿力,你身上也髒了,阿林呆會路過你家也準備換洗下。”劉俊說着從裏屋撿了換洗衣服去了衛生間。

劉俊沖洗完畢,換了一身乾淨挺括的衣服,整個人顯得帥氣多了,由於田秀花的超市開起來了,劉俊心情很好,明天就可以放心去市場上考察賣藜蒿的事了。

啞巴也拿了換洗衣服進衛生間沖澡,特意用洗髮水洗了個頭,閉上眼睛淋水,總是浮現在紅衛街初見那個上身箍着緊身制服的短髮女警胡亞男的身影,不知晚上江浩風邀約的腰小青會不會帶胡亞男來?這個心事,啞巴瞞得緊,從不敢向任何人透露,因爲他是啞巴,如果喜歡,不會表白,只能藏在心中。

……

江南茶館,晚上七點整,一間不輕易對外開放的茶吧裏,江浩風身穿一套阿迪達斯休閒運動裝,沒有任何架子,親自給他邀請來的貴賓腰小青、劉俊等人煮茶,笑談人生。

茶吧裝修古色古香,裏面的傢俱茶具多是楠木、鳳梨木高級木料製作,四周有名人古畫,廚窗擺有各種瓷器,每一件都價值連城。

這間茶吧給人以無限的崇羨感,茶吧裏面擺設有無數珍寶,就不知道江浩風是附庸風雅呢,還是真有那麼高的藝術品味,抑或是炫富,反正超級有錢的老闆,劉俊沒法看懂。

儘管時間有些晚,應腰小青的要求,到了茶館當然要品嚐茶藝的,並不急着用晚餐。

江浩風當然高興爲腰小青服務,還是耐心地泡起了功夫茶,拿起一塊茶餅,用錐子鑽下一小塊,輕飄飄地說:“這是二十年的普洱。”然後揭開一紫砂壺,將鑽下來的小塊茶餅放進壺裏,又淡淡地說了句:“這壺裏放了沉香。”

普洱、沉香能一起泡茶的麼?劉俊不是很懂。

腰小青微露皓齒,微笑不語,好象見多識廣,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陳爾林在旁瞪大了眼睛,媽呀,沉香都有?二十年普洱什麼概念?呆會喝酒是不是要上三十年的茅臺?

胡亞男也被腰小青帶來了,她悄悄吐了吐舌頭,做警察的懂的比較多,這樣的場面不多見,眼睛的餘光不時地從正襟危坐的啞巴身上飄過。

品茶劉俊不懂,就跟喝白開水一樣,咕嚕一下就到肚,砸巴着嘴巴說香,不錯。


江浩風笑着,也不點破,邊一一斟茶,邊道:“腰所長光臨蔽舍,茶館蓬蓽生輝,往後還望美女所長多多關照。”

腰小青端起小茶杯到嘴邊,輕輕呡了口又放下,明眸皓齒,聲音婉轉悠揚,輕輕一句:“江老闆客氣了。”

“江老闆,小青姐姐,我以茶代酒先敬下你們,感謝你們對我真心的幫助。”此刻的劉俊一時不知說什麼好,這樣的場面他覺察出了,江浩風有預謀,好象在佈一個局,有點怪怪的,但人家大老闆能如此厚待他,不該想那麼多,該知足的。

“呵呵,談不上什麼幫助,能相識就是一種緣份了。”江浩風象徵性的舉起小茶杯到嘴邊一呡,又輕輕放下,說到緣份二字時,眼睛有意望向沒穿制服更顯嫵媚的腰小青。

“阿俊,不是姐說你,以後做事還是不要那麼暴躁,那個藥廠的龔保龍也少惹的好,龔保龍向陳開所長施壓,那所長有事沒事找我們的碴。”腰小青心直口快,有啥說啥,女人總免不了抱怨,就算一向挺有涵養的腰小青,在江浩風所精心營造的溫馨茶吧裏,全然放鬆了身心,暢所欲言。


“就是,陳所長爲人不厚道,老盯着小青姐不放。”胡亞男也抱怨了句。

聽腰小青與胡亞男都對青雲派出所的陳開有很大的怨言,看來兩個女人在所裏不得志,想必是陳開迫不得已放走劉俊後,便處處給腰小青小鞋穿了。

“小青姐,亞男妹子,都是我惹的禍,我一定要讓陳開知道得罪了你們姐妹的下場。”劉俊當即就有了想法,很直白的想法,陳開在所裏差點要將他送去勞教,這個仇還沒報呢,陳開居然開始報復腰小青姐姐了,這還了得?

劉俊低下了頭,沒表露出心中的想法,不好意思地道謙:“小青姐,對不起,下次我會注意的。”

“阿俊,你還想有下次啊?算了吧,我也只是說說而已,所裏的事跟你沒關係。”腰小青說過就說過了,並沒多放心上。

江浩風只傾聽不表態,給腰小青斟茶,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腰小青心裏忽然間覺得江浩風好虛僞,表面上對她這麼殷勤,居然聽到她和胡亞男發牢騷還微笑得起來?有沒半點憐香惜玉啊?人家劉俊都曉得認情理呢。

“老闆,菜上桌了,請腰所長、俊哥,大家一起用餐吧。”周朋來茶吧請示。

“腰所長,阿俊,請吧。”江浩風起身,在請腰小青和劉俊的同時,不忘朝胡亞男、啞巴和陳爾林微笑指引。


江南茶館設有“兩桌飯”,也就是每天的中、晚餐只做兩桌菜,而且得提前預訂,只要想請客吃什麼菜都行,只要你出得起錢,哪怕是中華鱘、穿山甲、熊掌、虎鞭都能給你上,只是一般人還到不了江南茶館“兩桌飯”的檔次。

晚餐的一桌飯充分考慮了女士,象國家明令禁止的野生保護動物的菜餚自然不能上桌的,要不然還不得被腰小青掀了桌子去?多是時令的蔬菜,國宴上招待貴賓能上的特色佳餚,也能讓大家飽上口福和眼福。

總之,就爲了精緻的一桌飯,江浩風招待腰小青與劉俊一行,煞費苦心,也能讓人感到江浩風爲人的大度與用心。

劉俊聽陳爾林說起過江浩風,此人一般人很難見到,亦正亦邪的人物,他要是對一個人好的話,那個人立馬可以身價百萬,他要是對一個人壞的話,那個人立馬趴下滾蛋,反正江浩風就是道上傳的很神祕的人物。

飯廳看上去沒什麼特別,依然是古色古香,看上去很低調,但卻能讓人情不自禁地感受到了身處尊貴之地。

沒得說,飯桌上開了瓶紅酒,是從法國拉菲莊園空運過來的正宗拉菲葡萄酒,江浩風依然是談笑如風,口才很好,不時逗得腰小青與胡亞男嘻哈大笑。

劉俊卻沒江浩風口才好,只得借酒掩飾,一瓶價值不菲的大瓶拉菲紅酒被劉俊、陳爾林兩人當成飲料大口乾杯,啞巴卻坐在胡亞男的身旁很是矜持,不怎麼放得開。

酒至半酣,江浩風提出去嘉年華K歌,腰小青難得有個時間放鬆下,也就同意了,還沒散席,卻接到所長陳開的電話,要她馬上趕回所裏參加班子會。

“江老闆,不好意思,所裏有急事,得先走一步,非常感謝江老闆盛情款待。”腰小青起身,又轉向劉俊道,“阿俊,你們慢喝,有啥事,招呼姐一聲。”

“我們也得走了,江老闆,謝了。”腰小青離開了,劉俊也就沒必要留下來,也告辭離去。

江浩風親自送到茶館門口,望着腰小青坐上一輛紅色的大衆菠蘿離去,帳然若失。

“周朋,關注下陳開。”江浩風一改微笑如風,神情冷峻。

“是。”站在身旁的周朋高聲應答,卻是暗自嘆息,沒想到一向穩重沉着的高富帥老闆江浩風,爲了女人也有沉不住氣的時候。 “老闆,徐彪的貼身保鏢來電話說,青雲市場上彪哥的手下昨天又砍傷了商戶,這些天來連着發生多起彪哥手下傷人事件,說明當地的治安狀況不好,說是派出所所長失職或暗中充當保護傘也說得過去。”

周朋聽江浩風爲了腰小青要動青雲派出所的所長陳開,馬上就有了個好主意,要玩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事兒,對一個華夏政法大學畢業的高才生周朋來說,不在話下,何況陳開與龔保龍坑瀣一氣,本身也不乾淨,通過上層關係玩政治手段來除掉陳開讓腰小青上位不是什麼難事。

“行,你看着辦吧。”江浩風臉色稍稍和緩了些,周朋辦事很得力,有心眼也有手段,該狠的時候狠,該柔的時候柔,可堪大才,完全可以放心使用。

江浩風再次望了望漸漸消失在夜幕中的紅色菠蘿車和銀灰色的破舊昌河面包車,迴轉身來,叮囑周朋道:“周朋,還有,告訴阿俊別插手陳開的事,我看小青抱怨陳開時,阿俊的眼神閃過一絲戾氣,恐怕他會採取極端手段對付陳開,在兩廠動遷前,阿俊不能牽扯進去。”

“好的,明白。”周朋暗自佩服老闆細心,敢情江浩風面上微笑如春風拂面,卻是心細如髮,慮事深遠,運籌帷幄啊。

……

紅色菠蘿車上,胡亞男開着私家車趕往青雲派出所,腰小青坐在副駕駛位上意猶未盡,對江浩風還是充滿了好感滴。

胡亞男沒話找話,大驚小怪:“小青姐,那個江浩風大老闆八準是看上你了,對你特殷勤,嫁給她,八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啊。”

“對我特殷勤,有嗎?我怎麼沒看出來。”腰小青嘴上說着,心裏還是挺美的,不管江浩風怎麼個想法,最起碼人家江航公司董事長江伯銘的大少江浩風能親自邀請熱情接待一次就很不錯了。

“小青姐,你怎麼會沒看出來?江老闆雖沒有明說過一句喜歡你的話,但江老闆那看你閃閃爍爍的眼神出賣了他的內心哦。”

“是嘛,我不覺得啊。一個男人要是喜歡你不說出來,那就是不負責任沒有擔當的男人,到時,他會耍賴說什麼,他可從來沒有說過一句喜歡你的話啊,你會氣得吐血。”

腰小青若有所思,覺得話有岐義,又補充解釋了句:“當然,我並不是說江浩風和我,誰知道那個江老闆有幾個MM啊,象他那種少爺的氣派還不知有多少女孩子貼着她,本小姐纔不稀罕呢。”

“嘖嘖,小青姐,你嘴好毒啊,人家江老闆風流儻倜,一表人才,居然到你口裏成了花心大少一個,恐怕江浩風娶了你,早晚會被你虐死來。”

“少來啊,亞男,你盡亂說。你以爲我不知道啊,你故意說我,還不是想讓我說說你的阿力哥。”

腰小青本來比較平靜的心,被胡亞男得吧得吧幾句,反倒搞得心裏有點亂,江浩風顯赫的身世有如巨大的光環照着,就好比當年風光正盛的劉德華,誰個少女不迷戀呢?

“小青姐,你表說我嘛,人家阿力哥是個啞巴,又不會說話,挺可憐的嘛。”胡亞男聽腰小青談到啞巴,臉一紅,聲音明顯嗲了起來。

“喲,亞男妹妹,你還會可憐啞巴的啊,都不羞,眼睛盯得人家阿力一直擡不起頭來。”

“小青姐,你都說什麼啦,阿力除了不會說話,我覺得各方面都不錯哦,沒女孩子喜歡真得是很可憐的了。”

“嘻嘻,還可憐呢,都可憐得把自己倒貼上去了。”

“小青姐,你又笑我。”

……

從江南茶館出來,陳爾林開着銀灰色破舊的昌河面包車駛向鬧心村的紅衛街,今晚江浩風設宴招待腰小青和劉俊,他陳爾林也算是開了眼界,一些道聽途說的超級富豪的生活,居然在江浩風開的江南茶館體驗了一把。

“俊哥,江老闆三番五次的請你到茶館作客,是不是想讓你跟着他幹?”跑了幾年面的,接觸過各色人等的陳爾林,也是善於察顏觀色有些小聰明的角色。

“不清楚,有這種可能,但江老闆從沒說過那層意思。”劉俊知道欠江浩風一個人情,儘管不情願跟人打工,但是江浩風開口要他做什麼的話,只要不是什麼殺人放火大不了的事,劉俊也是會跟江浩風乾的。

“江老闆不會是那種強人所難的人,就算心裏有想法也不會明着說出來。我看江老闆是在等合適的機會,要是可能的話,俊哥你帶着咱兄弟跟着江老闆幹,起點高,起步快,發展大,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陳爾林倒是有些動心,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無奈江浩風對劉俊情有獨衷,對他陳爾林頂多也就是禮節性的交流。

“阿林,你說的也有道理,咱們先自己幹,要是混得不如意,如果江老闆那邊確實有好差事的話,到時也可以轉航的嘛。”劉俊在陳爾林面前沒將話說死,反正自己還年輕,才二十歲出頭,跟誰幹不是幹呢,多經歷些好,經歷就是財富。

正說着,劉俊的手機響了,一看正好是上午留的周朋的手機號。

劉俊接聽,傳來周朋的聲音。

“俊哥,江老闆說了,陳開的事你不宜插手,我這邊會處理好,不會讓腰所長受委曲的。”周朋說得很直接,對劉俊也用不着拐彎抹角。

劉俊很吃驚,沒想到心裏的想法都被江浩風透析,果然是江老闆少年老成,手握巨資的江浩風非同凡響啊。

“呵,那就有勞周祕書了。”劉俊接了周朋的電話後,心中對江浩風又增添幾分敬佩。

也好,有江浩風出面,爲腰小青挽回面子搞掉陳開是早晚的事,劉俊不用多費心思了,明日便可以安心到市場上去考察購銷藜蒿之事,生意得慢慢做起來纔好。

陳爾林將劉俊與啞巴送回紅衛街已是晚上十點。

劉俊同啞巴走進租屋,劉德奎與田秀花還在屋裏忙碌,象是到了另外一個地方,由於堂屋擺滿了貨櫃,飯桌也移放在了牆角落堆放了物品。

進門處有張半人高的不鏽鋼外框、玻璃隔板的三層小貨櫃,櫃子裏擺放了中華、芙蓉王、利羣、金聖、白沙及和天下、黃鶴樓1916等各種檔次的香菸,其他諸如酒水、食品、糧油、方便麪、零食、等日常家居用品,甚至安全套、神油等男女保健用品都能在超市裏有得賣。

超市裏物品所定價格還算公道,田秀花秉持薄利多銷,童叟無欺的誠信經商理念,超市商品基本控制在營業額10%的利潤,也是老百姓能接受的價格水平,加之田秀花經過商有經驗,嘴巴又甜會說,相信超市開起來賺些日常開支還有些許盈餘應該沒問題。


“阿俊,這店明兒個開張,得有店名吧,你有文化,你想一個。”開起了超市的田秀花面對劉俊少了些矜持,畢竟和劉俊也一起生活了好幾個月,熟悉度與日俱增。

“姨,你讓爸取名吧。”劉俊出了五萬元本錢給田秀花開超市,超市開起來並不想過多參與進來,只要父親與田秀花能安下心來就好。

“你爸說了,他想不好名字,還是你取一個。”田秀花有些焦急的望着劉俊,城市裏開超市可不象村裏開的小賣部,家家都有店名兒的。

“劉記商店。”取就取一個店名吧,想起了張記金銀加工店,便隨便說了個劉記商店,其實也不錯,這店名好記,上眼,又朗朗上口。

“好,劉記商店,這店名兒取得好。”田秀花頓時讚不絕口,走向劉德奎道:“奎哥,阿俊喝了墨水的人,取得商店名就是好啊。”

“那還用說,要是阿俊能讀個大學的話,當個教授沒得說。”劉德奎也爲田秀花誇兒子而感到高興,“明天就請人做一個劉記商店的牌匾掛出去吧。”

“奎哥,不用花錢做的,明後天咱找家酒水或醬油的供貨商幫免費做塊店名,順帶給那商家打打廣告,還能代銷優惠呢。”田秀花算盤打得很精。

“哦,這個,我沒開過商店,沒經驗。”劉德奎呵呵一笑,能不花錢做店牌當然好了。

“阿俊,阿力,要是你們餓了,鍋裏還有幾個紅薯。”和劉德奎說完做牌匾的事,田秀花又過來關切劉俊道。

“知道了。”劉俊一時對田秀花的熱情有點不適應,但還是能理解的,田秀花終於可以開起超市了,完全是劉俊出的錢,她感激劉俊呢。

劉俊進臥室拿了內衣褲,到衛生間洗漱一番,上牀休息,啞巴精力旺盛,繼續陪着劉德奎與田秀花整理貨櫃到了十一點多才消停。

“叮咚、叮咚。”又是幾聲露滴清泉的聲音,又是11點11分挺光棍的時候,白梅又來了信息,就兩個字加一標點符號:“晚安……”

劉俊心頭一熱,快速輸入回覆短信:“我知道晚安的祕密,就如星星知我心。” 次日一早,田秀花早早起牀,換了身新衣服,就象過年,“劉記商店”開張,算是個喜日子。

劉俊也沒睡懶覺,劉德奎、啞巴都是早起,早早地吃過麪條,一家人喜氣洋洋。

張記金銀點的大胖張揚、開汽修店的陶鬆、青雲市場上的物管段騏驍都被陳爾林邀約趕早地來到了劉記商店送上四對花藍表示祝賀,大胖、小胖、段騏驍三人沒忘將各自入股的十萬元的銀行卡親手交到劉俊手中,並告知了密碼。

劉俊接過卡放到啞巴保管,心裏倍感責任重大,兄弟們不打折扣地信任他,十萬元啊,說入股就入了,這份兄弟情還真有點大。

“阿林,讓你不要和大胖、小胖他們說的嘛,你看,就開個小商店還搞得這麼隆重。”劉俊指着從花藍道。

“俊哥,商店開張得有喜慶嘛,應該的應該的。”小胖陶鬆總是一副笑呵呵的樣子。

“就是,商店開張了,俊哥你都不告訴我們,以後逢年過節左鄰右舍大采購啥的我可以帶人到俊哥商店來買啊。”大胖還有點責怪劉俊的意思,但臉上卻充滿了開心的笑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