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鼎重達兩萬斤,密度極高,不過因爲粒子排列有序,導熱性超好,是專門爲熬湯而造。

“水倒是沸騰了,但肉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陳永金,不會是你的火溫度不夠吧!”王恆咂嘴,心裏如同貓抓一般。

衆人也是無奈,六雙眼睛直直的看着鼎內,不過湯汁沸騰了許久,蛇肉卻是久久沒有啥反應!

“材料有限,我也沒辦法!”陳永金搖頭,語氣顯得無奈。

就在衆人嘆息放棄,準備耐心等待時,楊武軍走到琉璃鼎前,擡頭望了一眼,目光深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衆人驚疑時,楊武軍突然動了,雙手不斷結印,深吸一口氣隨即大喝“火遁·火龍炎彈!”



“兄弟,你太有才了!堅持住喲。”凌巡上前鼓勵,眼中盡是佩服。

王恆也是上前,看着噴火燒湯的楊武軍,想來想去,他只說出一個字——牛!

“繼續努力,我看好你!”陳榮華大笑,怎麼看都有點欠抽…

葉銘躍上琉璃鼎沿壁,手中拿着一根大勺,仔細翻看了一下,發現還真有效果,於是對楊武軍說道“不錯,保持住,堅持兩個時辰蛇羹就熬好了!”

咳咳…


楊武軍當即嗆火了,差點被自己的忍術燒到,嘴皮已經被燙到了!

楊武軍無奈選擇放棄了,噴火兩個時辰——那還不把自己給耗幹?

“胖子,還是你上吧,先前你不是一下就將蛇王烤糊了嗎?”最後陳榮華提議,衆人雙眼不禁放光。

王恆撓頭,有些不情願,先前被搞得灰頭土臉,他真心不想再用那招了。若是一個控制不好,沒準在場所有人都的玩完!

不過看着一鼎蛇羹湯,他最終還是咬牙同意了…

——————————

書海自己都感覺最近寫得有點扯淡了,要是讀者不習慣,可以提出來,書海必定改正! “若是控制好質量較小原子聚合的數量與速度,因該不會有危險吧!”王恆自語,心中還是忐忑,因爲這東西可不是那麼好控制的。

他是依靠超能力強行讓任何原子核產生裂變與聚合反應,而不是依靠化學公式!這樣聽起來似乎更牛掰,但卻更加危險與難以控制…

“嘿,這很危險,你們還是跑多遠一…”王恆還是擔心自己會失手,於是回頭提醒衆人!

不過他的提醒顯然是白費了,葉銘五人早就躲在五百米外瞻望起來了,而且陳榮華還極度無恥的戴上墨鏡吃着爆米花,一副看戲模樣。

“你們——行!!”王恆咬牙切齒,感覺自己弱小的心靈被深深的此傷了…

王恆雙手抵住琉璃鼎,微觀物質緩緩向他手心匯聚,一股強大的能量緩緩生成,他的雙手開始發光,而琉璃鼎受到高溫影響,居然瞬間變得通紅,如同血色瑪瑙鑄造的一般!

只是開始,王恆額頭就不禁流汗了,全身心投入,集中所有念力,平穩控制着原子核聚合的數量與速度,不讓其失控。

很快,鼎內蛇王羹開始沸騰,蛇肉內不斷溢出肉汁,晶瑩芬芳,五百米外的衆人聞到都不由陶醉!

而且葉銘加入進去的靈藥與寶藥也開始融化,藥效化開,融入整鼎蛇王羹內。靈霧蒸騰,繚繞在鼎口上方久久不散,普通人光是吸一口這些靈霧就可除去百病!

蛇王羹是食物,但更是一鼎稀世大藥,葉銘煉製的十雷寶丹都無法與之相比,聖人見了都得出手爭搶。

這鼎蛇王羹內加入的藥材都是葉銘精心調配的,而且光是寶藥就用了三株,靈藥更是加入了數百!

“胖子,夠了!再煮就爛了…”聞着差不多了,葉銘趕緊讓王恆打住,要是將蛇王羹熬溶了就不好吃了!

衆人迫不及待拿出碗筷,直接站在琉璃鼎上方,吸上一口靈霧就感覺神清氣爽,修爲都如同要突破了。

葉銘盛了一碗湯,喝一口,絕世美味,而且全身每一個毛孔張開,有精氣噴薄而出!蛇王羹的藥效太強,逸散的全是能量。

而其他人狀況都差不多…

這多於的藥效衆人不敢過於去吸收,如今葉銘後天極限境界,其餘幾人也是後天巔峯,他們六人目標都是去後天祕境逛一逛。

如果現在突破先天,那就得不償失了,所以看着從毛孔中逸散的精氣,他們也是倍感無奈,太浪費了!

不過這些精氣也沒有全部浪費,就算修爲沒敢提升,但逸散出體外的精氣卻有洗禮體魄的效果。若是仔細看,六人周身蒸騰的精氣內還有一些黑色的雜質…

葉銘的最少,幾乎不可見,只有少量的黑絲!這是因爲他早就用靈丹洗禮過自己體魄,體內雜質早已剔盡,如今排出的黑絲,是新生的雜質。

凡人畢竟生存在這紅塵世界,離不開五穀雜糧,一呼一吸都有塵埃入體,體內雜質無時無刻都在堆積着,就算此時剔盡,隨着時間流逝,隨着修爲增長,又會產生新的雜質!


而最讓葉銘無語的是,他身旁的胖子黑霧滾滾,而且還有惡臭散開,雜質多的讓人頭暈。

“胖子,滾下去,別污染了這鼎蛇王羹!”葉銘當即一腳將王恆踹了下去,同時揮手將面前的黑霧吹散。

“不行,我還沒吃飽!”王恆叫囂,十分不滿,最大的功臣是他,到最後居然還不要他吃,這簡直沒天理了。

蛇王是他炸死的,蛇王羹也是他煮熟的,如今這羣人過河拆橋,吃肉時將自己一腳踢開,簡直沒天理了!

“行了,等你什麼時候乾淨了再上來!”葉銘無奈,遞給他一大盆,裏面還有一塊肉。

王恆這才滿意…

其他人體魄雜質也不少,不過和烏煙瘴氣的王恆相比,已經要好上許多倍了。而且凌巡噴薄出體外的不是雜質,噴出的居然是血污…

暗紅色,如同粉末一般飄蕩在空中。

葉銘撈了一大塊肉,直接送入口中,滾燙滾燙的,但味道絕對能將人舌頭都化掉!雖然不能用這些藥效提升修爲,但卻可以洗禮體魄,更可以強化血肉骨骼,同樣可以提升實力。

“飽了…咯!”

不過只動了三塊肉,兩碗湯葉銘就飽了,這蛇王羹蘊含的能量太強了,普通人抿一口湯汁就得撐暈,他一個後天武者能吃這麼多已經很不容易了…

而吃得最少的是陳永金,一塊肉半碗湯,隨後就再也吃不下了。陳榮華和葉銘吃得差不多,只有王恆、凌巡、楊武軍還在大吃海吃!

從這一點其實就可以看出一人的體質強弱,因爲六人沒有煉化吸收這些藥效,所以藥效直接作用在體魄中。體魄越強,能承受的藥效越多,自然也就吃得越多!

不過王恆似乎是個意外,蛇王羹大部分藥效都被她用來排除體內雜質了…

葉銘想了想,盛了一碗湯走進山洞,打開石門走進受傷女子所在的房間。

咔嚓…

葉銘推門而入,看到女子已經醒了,不過氣血不穩,一副大病未愈的虛弱樣,想來是纔剛剛甦醒。

“你們是什麼人?”女子警惕的看着葉銘,葉銘能感覺整個房間的靈力都凝固了,一股讓人窒息的危險。

葉銘苦笑,笑自己實力太弱!這女子已經傷成這幅模樣,隨時都可能身死,但若是要殺自己,自己還是連抵抗能力都沒有!

“你就以這種態度對你的救命恩人?”葉銘微笑,展現不凡氣質,腳步穩健走向前方,無視了房間內詭異的危險感。

“是你將我從白蛇口中救走的?”女子蹙眉,目中還是警惕,但葉銘能夠感覺停滯的天地靈力已經恢復了。

“那條白蛇?已經被我們下鍋了,哦…不對,是下鼎了!”葉銘笑着開口,如此嘴漏,其實就是爲了裝逼。

而女子聽到葉銘的話,不由一呆,難以置信的目光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

“你傷勢不輕,先將這碗湯喝了吧!”葉銘看着女子虛弱的面色有些無奈,隨即將手中那碗蛇王羹遞給她。

女子蹙眉,看了看遞過來的肉湯,再看了看一臉笑容的葉銘。她倒不是擔心對方在湯內做手腳,若是對方想害自己,先前自己昏迷時就動手了!她爲難的是…她早已辟穀多年,口欲早已被她斬掉了。

“喝吧,對你的傷勢有好處!”葉銘苦笑,感覺面前這女子戒備心太重了,自己若是想害你,何須在這碗蛇羹內下毒呀!

你有啥可擔心的? 女子最終還是選擇接過蛇王羹,淺嘗一口不由瞪大眼睛,如此人間美味讓人慾罷不能,就算女子斬斷口欲多年如今也難以自制,一口將蛇王羹沒有任何優雅的喝完…

“呼…”女子喝完蛇王羹後不由呼出一口濁氣,隨即臉上閃過尷尬,也察覺到自己的失態。

“多謝!這湯很好喝。”看着一臉笑意望着自己的葉銘,女子略顯羞澀的誇讚了一句。

不過她隨即臉色露出震驚之色,因爲她體內的傷勢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入胃的湯液散出一股龐大的藥效,滋養她的傷體…

只是轉瞬間,她原本虛弱的氣息被一掃而空,臉色恢復紅潤,氣息穩固,一股強大的氣勢散開。

“這是?!”女子震驚的看着自己的變化,眼中露出難以置信。

她身體的傷勢極爲嚴重,若是不借用外力,至少也得調養十天半個月纔能有所恢復。而一碗湯液卻是瞬間恢復她的傷勢,藥效堪比寶藥煉製的寶丹…

“一碗蛇王羹而已!”葉銘露出妖異的笑容,手中取出摺扇,一副瀟灑公子。


“白蛇——真被你入鍋了?!”女子嘴巴微張,先前她還以爲聽錯了或是對方在看玩笑,如今開來,實力恐怖的白蛇似乎真的死了。

“多謝公子相救!”驚訝過後女子開口道謝。

“舉手之勞而已!”葉銘微笑,隨即轉身離開,走出山洞時其他人也已經吃飽了。

女子想了想也跟着走了出去…

葉銘看着還有半鼎的蛇王羹,提議“好好封存,留待以後,等進入後天祕境時,我們在大吃海吃,到時還得準備幾罈好酒。有酒有肉纔是享受!”

聽到葉銘提議,衆人不禁又咽了咽口水,不過他們已經飽了,再吃下去只會將自己撐爆。這讓幾人只能望而生嘆…

見衆人沒意見,葉銘開始封存蛇王羹,蓋上鼎蓋後還刻下陣圖禁制,要保證其內藥效不揮散掉!

而這一幕正好被走出山洞的女子看見,她不由呆滯,看着琉璃鼎內剩下的蛇王羹,肉質光澤,湯液晶瑩,蓋上頂蓋後鼎內更是匯聚靈霧,濃重如同雲彩。

剛纔一小碗湯液就將她垂死的傷勢完全治癒,而如今面前半鼎湯肉…讓她頭腦有些凌亂!

主要是蛇王羹藥效太驚人了,堪比寶丹,這樣的稀世大藥居然有半鼎,那其價值簡直難以估量。

“你們發現沒有,我感覺自己怎麼還瘦了一圈!”封存好蛇王羹,葉銘將其收入納戒內,而王恆此時卻無比吃驚的自語。

王恆先前在大吃海吃,但如今看來不但沒有增胖,反而瘦了一大截,胖子形象盡去,變成一個精壯的少年!

“蛇王羹將你體內雜質剔盡,你那噁心的油脂也沒了,當然會變瘦了!”葉銘翻白眼解釋,這一幕他早就預料到了,所以沒有絲毫驚訝。

“你們還沒開始煮蛇羹呀?!”此時一個驚訝的聲音響起,衆人朝下看,是鐵雞真人冒了個頭出來。

“嘿嘿…你們真是太好了,居然還等我倆!如今我們來了,開始燉蛇王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麻雀真人也出現,倆老頭雙眼賊亮。

這一幕讓衆人臉色古怪,使勁憋着不笑出來,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葉銘先前還在疑惑,這兩老貨在吃蛇羹時怎麼沒出現,這段時間一到開飯時間,倆傢伙是腿跑得最快的,這次大餐居然沒來,這不科學,原來是這兩個老傢伙正好不知道跑哪去了!

“你倆是跳進寒潭了吧。”葉銘試探性的問道,他也只能想出這個原因了。

而麻雀真人兩個聽到葉銘的話不禁後腿一步,一臉警惕的搖頭“沒去、沒去,寒潭下面也沒啥好東西!”



我擦,你倆沒去就知道下面沒好東西?你倆是神仙了!

“寒潭被你倆都收刮乾淨了,當然不會再有好東西了。”王恆笑嘻嘻開口,雙眼賊溜溜旋轉,和麻雀鐵、雞真人有得一拼,簡直就是神似。

葉銘摸着下巴思索,隨即嚴肅開口“我看你倆還是自覺一點,交出寒潭下方所得,不然一會蛇羹煮好後,你倆想都別想!”

葉銘的話讓衆人一愣,隨即明白過來,眼中裏面釋放出精光,或許說是賊光更爲準確。

這讓鐵雞真人與麻雀真人陷入艱難的抉擇,最後咬牙下慢吞吞取出一塊麪龐大的寒玉與一些靈材。

“就這點?!”葉銘冷笑,眼中露出威脅之意。

兩老貨不甘,但又取出一堆寒性植物,只生長在寒潭底部的稀有靈物,而且等級參差不齊,最低級的纔剛進化成靈藥,也有一株已經是準寶藥了!

“還有呀?”葉銘繼續追問,無恥的氣勢不禁讓倆老貨退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