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戰場上何止是亂,簡直是一鍋粥,海宋的部隊已經是並找不到將,將找不到指揮部了。共和軍也只能確定那裏在激烈抵抗,才往哪裏打。

至於北良呢,現在驚魂未定的坐在一輛裝甲車中。後面跟着一隊帶着鋼盔手持衝鋒槍的士兵。此時已經是黑夜,機槍射擊聲音,和遠處迫擊炮轟炸的閃光,預示着北良剛剛脫離戰場不久。

這時候北良突然停下來,對着後面跟着的一一縱隊士兵說道:“你們,現在停下來,就地駐防。”

領隊的士兵麻木的看着北良,北良嘆了一口氣,對開裝甲車的駕駛員說道:“開車!”

戰車開始繼續向前開,但是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這一隊士兵前面的兩個繼續邁出了小步,似乎沒有聽到北良讓他們就地阻擊的命令,依舊跟着裝甲車。

北良看到這一幕,氣急敗壞的掏出手槍對天開了機槍,朝着這幫跟着裝甲車屁股後頭列隊前進的士兵喊道:“我命令你們停下,停下,停下。”

北良這個時候還算有理智沒有對着士兵開槍,這後面列隊的士兵可都是有衝鋒槍,隨着北良的裝甲車繼續向前開,以及北良不斷氣急敗壞的聲音。後面一大堆士兵整齊劃一的邁着小跑步伐,跟着北良前進。形成了一幕獨特的戰場搞笑劇。

這個場面令世界上所有軍事觀察家大跌眼鏡,大家都猜測到海宋的軍隊可能被殲滅,但是卻沒有想到這樣一支世界頂級的陸軍,崩潰的這麼快。

從11號白天到12號夜,海宋南下逃離的十五個集團軍,在一天一夜的交戰中,被殲滅了十二個,這裏的殲滅不是被殺死,而是直接失去組織性抵抗,無頭蒼蠅一樣在戰場上亂竄。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大地上的時候,一夜未睡,卻氣勢高昂的東北共和軍高呼:“前進!”

朝着一切尚在抵抗的敵人發動進攻。東北大地上此時屬於勝利者的耀武揚威。

穿着綠色軍服的海宋士兵,此時猶如劫後餘生,帶着複雜的眼神看着,這支衣着簡陋,神采飛揚的軍隊高喊這“活捉北良的口號”今日今時,再也沒有一股力量敢在東亞大陸上和這支驕傲的軍隊陸戰。

任迪漫步在這片戰場上,到處都是共和軍押送這一列列俘虜的隊伍。勝利者和戰敗者完全是兩種表情,指揮部中諸多參謀興致勃勃的看着這個勝利的場面。談笑風生說着這場戰爭後期的打的這麼奇怪。

張佑赫說道:“這一場我們打到那裏,北良就逃到那裏。到現在都追不上。”

王濤笑着說道:“張將軍看來是要想找北良算算這臉上的仗。”參謀部的在不斷鬨笑的享受勝利的氣氛時。

任迪獨自走在了前面,看着這場勝利,現在任迪的感受,是如釋重負。現在任迪確定在這場戰爭中,自己沒有辜負長埋於這片土地的信任。

這時候傳令兵小跑走過來說道:“報告,我們已經捉到北良了。”傳令兵是大聲喊出來的。這句話說出來,周圍壓着俘虜的共和軍側耳一聽,驕傲的頭顱揚的更高。而被押解的俘虜,腳步凝滯了一下。然後繼續麻木的走着。 任迪見到北良的時候,北良的儀容是很不錯的。頭髮整理過,軍服是整潔的,相對一身灰,布鞋沾滿泥點,頭髮亂慥慥的任迪算是整潔的。看到任迪真人出現後,北良一愣,作爲這一年的戰鬥對手,北良通過照片早已經將任迪牢牢地記住。雖然任迪的儀表不佳,但是北良還是一眼認出了任迪。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北良現在並不仇視任迪,在戰場上被堂堂正正打敗。算是正常的,但是仇視沒有。不過對於這一年來自己想要擊敗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北良的呼吸還是有些粗重。

突然北良想到了什麼,將腰間的指揮劍解下。不同於西式佩劍的細長和島國的武士刀彎曲弧度。這把將軍佩劍55.7釐米,寬4.6釐米,柄長8.4釐米。鉻鎳鋼材質。越王勾踐劍樣式。柄部鑲嵌金龍紋。長劍基座上原本越王勾踐劍鑲嵌玻璃寶石的地方,這把劍的相同的部位鑲嵌着玻璃種翡翠,和田黃。

這種佩劍海宋每位戰區指揮官纔有,北良是東北亞戰區指揮官。北良將這把劍雙手托起,放在了任迪面前。任迪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將這把劍收起。這個時候沒必要貶低敵人。貶低敵人就是無視戰場上自己的努力。

對於這樣一把高規格的武器,任迪覺得有必要回禮,將自己腰間套着的一把劍鋒形刺刀,交到了北良手中。任迪解釋說道:“這把刺刀是我在松原城塹壕中,一位逝去戰士手中接過的,其上有我軍精神。”對於任迪回贈的禮物的和自己贈出禮物價值看似天差地別。但是北良絕沒有什麼不滿,鄭重的將這把刺刀收下。

至於北良拿了刺刀會不會突然給任迪一下,這純屬笑談,任迪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普通人了這麼近的距離下,哪怕北良有手槍。任迪也是可以輕而易舉完成殺人的。三倍力量三倍敏捷高智力,高協調控制,冷兵器時代,任迪現在絕對是無解的存在,除非調集弓弩部隊在空曠地帶對任迪集火。

簡單受降儀式結束後,北良看着任迪,說道:“能不能單獨說幾句。”

任迪想了想點了點頭。旁邊的警衛員想說什麼。被任迪制止了說道:“小宋,到門口守着。”

這位警衛員說道:“老總你的安全?”

任迪說道:“用不着擔心,北良將軍不是小人。”

等到警衛員離開後,北良複雜地問道:“你從何而來?是怎麼來的。”

任迪頓時一驚,這時候演變軍官才能看到的光幕出現。光幕上提示:“您對面的思維體已經懷疑,你在時空的作用,現在屬於一級警戒,切勿透露相關信息。友情提示,閣下以低級軍銜,在高級任務中完成任務很高,切勿違反規則扣分。”

任迪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問道:“什麼從哪裏來,你問的問題我不清楚。”

北良對任迪的回答很顯然不滿意。繼續追問道:“你的軍事思維思想,以及在這次戰術中我們新武器的使用,你都迅速採用了新式戰術應對。你是從何得知。”

任迪笑了笑說道:“討論啊,你們啊被教科書上的戰術限制住了,然而現在是科技變化的時代,各種武器也在飛快變化。我們的團隊,比起你們可沒有條條框框的限制。”

北良撇了撇嘴說道:“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這歌詞非常激昂。這詞是你配的嗎?”

任迪瞬間明白了北良的疑問,繼續裝傻地說道:“這個歌詞,說到底不是我寫的,是從皖省一座城牆上看到的,覺得非常配。”

北良說道:“城牆?”

任迪說道:“歪歪扭扭不知道用什麼瓦片劃上去的。”

任迪說道:“至於我從哪裏來的,對不起北良先生,我必須保密。這對我的家鄉有好處,貴國恐怕有很多人恨我,當然明朝的皇帝估計也在恨不得炸我的祖墳。”

北良眼中露出釋然。任迪說道:“北良將軍,即日起,我們將會將你送到後方,你將有相應的待遇。嗯,女人和美酒,是沒有的。但但是條件允許下,你生活上的一切合理要求都會被滿足。”

北良笑了笑說道:“我以爲你們要公審我。”

任迪笑着搖了搖頭說道:“真理是在大炮的射程之內。只有被完全解除武裝被打倒的存在纔會被公審。而您背後是海宋。現階段受限於科學技術差距,我們無法滅亡海宋,以後還是要打交道的。”

北良問道:“你們有停戰的意願?”

任迪說道:“放心,你不是籌碼,我不指望用俘虜要挾海宋換來和平。陸地上的戰爭我們會打到貴方不想打未止。我們不會主動吸引貴國元老院的仇恨,但是對貴國元老院的貪慾,絕不會有任何妥協。”

北良笑了笑說道:“將軍,你的話很真實,和你對話真的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你的原則性很好,敗在你手上,不冤。祝您武運昌隆。”

東北大平原上的大決戰速度落下帷幕,整場大戰役只有海宋第十六集團軍保持較完整的編制(大約一萬六千人左右,重裝備全部丟失)退了下來,不過撤退帶來的是令世界震撼的消息。海宋北方大軍團已經被滅了。數十萬東北共和軍即將兵臨城下。

得到消息的瀋陽海宋各個部門迅速焚燒文件,準備撤離。這戰鬥力太恐怖了。一時間謠言四起,傳言共和軍有一萬輛坦克,鋼鐵洪流沿着平原推過來。一晝夜覆滅的北良的大軍團。這個只能當成笑話來聽,後世軍事專家分析,這場戰鬥其實就是北良自己錯誤的命令讓整個大兵團崩成了十年前的無數個幾萬人小軍團。一夜之間病急亂投醫,造成了北良沒有采用大兵團作戰的方式。

但是這個時代不知道,聽到消息的海宋元老肖榮,非常氣急敗壞地說道:“怎麼搞得,連三天都撐不住。”東北戰役已經成爲定局,十月二十二日,參加東北大決戰的大部分軍地已經回到黑龍江準備秋收。共和軍第二波攻擊開始,任迪親自指揮的集團十二萬人,在一百二十門火炮的支持下,發動對瀋陽的戰役。張佑赫集團七個師直撲錦州,關內遼西走廊李子明帶領二十五軍隊出山海關開始對葫蘆島海港的中的海宋軍隊發動攻擊。

這一系列的戰役同時發動,簡稱秋收戰役。共和軍此時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兵力優勢。開始對海宋在東北的十萬殘兵敗將窮追猛打。在葫蘆島周圍,四米高,合抱大樹也一樣粗的炮管被共和軍推上了高地。仗着高地海宋戰艦視角不夠的缺點,對港灣中賴着不走的海宋戰艦炮擊。天空中共和軍的戰機不斷的矯正共和軍重炮的炮擊角度。一發發重炮彈被弧形的拋上天空,然後近乎垂直一樣砸到水面上濺起白色水花中有種火焰爆炸核心的巨浪。一圈圈衝擊波浪沿着水面擴散。

沒有陸軍守護海港的海軍就是喪家犬。在海港中走之字形規避天空彈道的戰艦不慎發生相撞,巨大的鋼鐵戰艦速度緩慢了下來。然後未能規避天空中七發炮彈組成的彈幕。

超重炮彈從天而降,直接灌頂,砸在戰艦中央,如同一塊石子砸在紙船上一樣,兩百公斤的鋼鐵從天而降,和戰艦鐵殼子發生碰撞,一陣清脆的鋼鐵重物的動能擊破鐵殼子的聲音,響起,然後就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巨大的鋼鐵戰艦被爆炸衝擊波直接炸折了。艦首被拔高,吃水線以下長滿海洋生物的部分暴露在陽光下。

共和軍的雙翼機在戰艦上空如同蚊子一樣飄着盯着海面上的戰艦,而躲在山頭後的臼炮,猥瑣流的玩着重炮,這對於海宋戰艦來說沒法玩。共和軍的飛機制造業依然原地踏步。航天發動機這玩意可不是說搞就搞的。一戰德國科技和英國比較單單是發動機方面就落後了,一戰德國的寶馬發動機馬力也就是160和185。至於英國的同級別發動機230。

共和軍現在的發動機製造也就是160左右,而且磨損嚴重。現在在海宋後方正在製造一種妖孽的全金屬戰機,採用波紋鋁合金,五百馬力的航空發動機正在研發。不過這基本上就不管共和軍什麼事情了。這場戰爭他用不到,東北亞海宋連一個安穩的飛機場都沒有了。

至於共和軍的航天工業,還在發動機上卡着,鎳鋼合金首先要生產,滲氮工藝要嘗試,散熱的氣門杆是空心的填裝散熱劑而這個最好用鈉。所以電力都不全還是在家裏面畫圈圈吧。

共和國的科技是弱勢的,但是不妨礙現在吊打海宋的這幫喪家犬。被擊沉四艘戰艦後,海宋的灰溜溜的帶着艦隊離開了葫蘆島海軍基地,往大連港去了。關內的支援力量終於到達了。不用擔心後路被截斷因爲東北馬上就要成爲共和軍的後方。

鏡頭切換。

在瀋陽城下,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破,整個城牆如同豆腐一樣大面積蓬鬆,然後垮塌,磚塊和夯土如同水流一樣順着牆面淌下來。大片的煙塵騰空而起。共和軍採用的坑道爆破直接將城牆炸塌了。炸成了一個緩斜坡。

衝鋒號實施的響起,大量扛着梯子的共和軍海浪般的吶喊着,火炮的爆炸也在城牆上進行了火力壓制。半個小時後大片城牆上赤紅的旗幟飛揚。東北瀋陽這座最重要的工業城市落入共和軍手中。這裏就看得出海宋軍隊主力被殲滅後的後果。連防守都做不到,被全面突破。

海宋的元老決策層已經現在已經下達全面從東北撤軍的命令。十萬殘兵敗將急急忙忙的坐着海船離開哪有心思打仗。很快當列車炮滿載着大口徑艦炮一路逼到大連港的時候,海宋已經全面從渤海灣撤軍。

然而情況並沒有結束,東北在戰爭中損失太大了,爲了未來的安全必須得到戰略緩衝。1706十一月,當共和國逐步恢復瀋陽工業中心生產後,在趙衛國的批准下十五萬共和軍跨越了鴨綠江。朝鮮半島多山地,不說朝鮮以北,單單是朝鮮南部的地形也是山地居多,地形上和東北大平原沒法比。那個山地比福建好一點,和皖南差不多。經濟能發展起來基本上是靠着海,海運方便能讓海邊的土地有價值。所以棒子惦記着東北大平原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個位面的任迪有生之年是見不到臺灣和海南島收復了,因爲海宋的海軍實在是太強了。然而北方陸地邊境,絕對是沒有毛子存在的餘地的,共和國在東北亞半島的邊境絕對不會停留在鴨綠江上,也不會停留在所謂的三八線,海宋的科技達不到美帝的地步。至少十年內不可能動用上萬架轟炸機轟炸,也不可能有巨大的生產力在朝鮮半島上作戰。黃海必須要成爲中國的內海。

打土豪分田地的場面在朝鮮半島上出現。這一幕,李家王朝建立的四個近代化集團軍。以排槍槍斃古老的戰術試圖阻擋,結果一個月內被打的灰飛煙滅。共和國的疆界在朝鮮半島上擴張。其實這也要感謝海宋在這裏的漢化工作。

1706年十月二十五日,東北大局已定,趙衛國和執政部門到達北平。在此建都建國的事宜已經在準備了。預計在1707年四月二十五日建國。

然而此時海宋元老已經對亞洲的劇變,焦頭爛額,共和軍擴張到朝鮮半島,海宋甚至抽調不出可以阻止的軍隊。元老會在東北亞平原的損失太大了。這給已經遷都到日本列島的大明王朝極度恐慌。海宋是否有能力保障盟友,將紅色工農勢力限制在東亞大陸上,這已經成爲了現在海宋元老們的奢求。

迫於民意的壓力,吳星辰下臺了,換上的是常勝衝。常勝衝上臺的第一件事,就是派遣使節,以一位元老爲使節這種規格,在四十年前,完成對歐洲聯合艦隊殲滅戰後,只有曾經的大明帝國有過。至於現在,已經是被超級陸權逼迫的不得不承認這個世界上新興力量的崛起。 肖榮心事重重的看着趙衛國,雖然是隆冬,天上沒有太陽,但是滿大街的喜慶之色,讓北京看不出任何陰霾。現在街上三歲小孩都知道的戰爭要結束了,海宋的干涉陸軍打不過中華大地上新興國家。中華依然是中華。除非海宋還有經濟再從別地方抽調幾十萬部隊過來賭上一局。否則根本沒有懸念。

處於現實考慮海宋元老無論如何都是先要把東亞大陸這一塊戰略問題放一放。現在根本沒有解決的方案。在十年前,海宋在這個世界,等於是滿級神裝,在地球這個殖民時代副本開着工業化的掛在屠幼。在十年前,海宋完全可以豪放的放言道,這個世界沒什麼是海宋三成力量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麼就五成。

這麼舒心的日子現在一去不復返了。東亞這麼一大塊地盤人口,海宋現在是無法左右。海宋元老不是小孩子氣,炮擊共和國海岸城市這種事有能力做,但是這麼一做,那就下作了。談必須得談。肖榮必須要知道共和國在陸地上擴張的底線之哪裏。

肖榮眼睛抽搐的看着趙衛國在東南亞劃了非常長的一條線,將整各東南亞北部大片土地劃入地盤。就連海宋創業初期,越北煤礦也劃入自己的土地中。

肖榮往躺椅上靠了靠,看着趙衛國說道:“這是貴方的方案?”

趙衛國說道:“這是我方認爲最合理的劃界方案。”

“噗嗤!”肖榮笑了笑說道:“難道貴國就一味的索取,不知道讓出嗎?”

趙衛國微笑地說道:“那麼貴方的要求是?”

肖榮將手中的筆在地圖上鴨綠江邊境一劃說道:“如果貴方可以保證退出東北亞半島。”

隨後肖榮將筆在東南亞地盤上越北畫了一個圈說道:“除了腳趾地區,以外你們的要求才更合理。”

趙衛國笑了笑:“剛剛我們談論的是雙方現階段力量下的爭議地帶。不過貴方把非爭議地帶拿出來談了。也是可以的。”

攻約梁山 趙衛國繼續將筆一劃,將整個庫頁島分了出來,說道:“朝鮮可以給你們,庫頁島也可以給你們。但是……”趙衛國的筆尖在海南島和臺灣島上一點。從地盤上來看趙衛國換出的這兩片土地遠遠要比海上的兩個島要大。而且庫頁島上還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但是工業時代土地的價值往往不是上面有多少資源,而是這片土地能承載多少人。

從二十一世紀的重工業佈局變化就可以看出來,早期工業區佈局是趨於煤鐵複合地帶,而二十一世紀的工業區佈局是趨於港口交通發達,且人口衆多的地帶。臺灣和海南在經濟價值上絕對勝過庫頁島和朝鮮半島。

肖榮臉色頓時僵硬。趙衛國可不是外交菜鳥,在剛剛畫邊境的時候,趙衛國可沒有獅子大開口,然後再砍價的習慣。朝鮮半島現在已經是共和軍的囊中之物,海宋就守着幾個港口,朝鮮國王已經跑到日本列島政治避難了。整個半島百分之九十以上農村人口全部被共和軍控制住。

肖榮將朝鮮這個已經成爲定局的東西扯到談判來,很顯然就是先大開口,然後準備外交上的討價還價。然而趙衛國這時候非常對等的,按照肖榮的要求提出了對等的要求。

肖榮說道:“不,臺灣和海南島,現在不屬於這個眼下討論範圍。”

趙衛國說道:“嗯,那就太遺憾了,那麼朝鮮問題也是不屬於現在的討論範圍。”

肖榮說道:“不,在朝鮮半島貴國的軍隊正在攻擊我方。這個問題也就是我要和你討論的。”

趙衛國說道:“不,朝鮮半島並沒有貴方的軍隊,只有殘餘的土匪分子,我方正在對這些治安障礙進行清除。”

趙衛國露出了一個微笑:“當然肖榮元老閣下,如果貴方承認你們現在佔領我國臺灣,海南兩大歷史上的固有領土,朝鮮半島上的貴國軍隊,我可以派人去確認一下。”

通過簡短的交談,肖榮確定了趙衛國談判風格——嚴守着利益標準,就像一堵牆一樣打在上面多少力量返回就是多少力量,提了什麼多餘的要求,對面就返回踢出來相應的要求。

臺灣是自然不能讓的,這個戰略位置,肖榮要讓了出去,海宋元老會絕對會集體罵他眼瞎。既然決定擱置東亞,那麼不代表就放着東亞不管,嚴守島嶼鏈條,將共和國的影響力全方位限制在世界島上。臺灣一旦讓開,太平洋上戰略圍堵就洞開了。至於海南島要讓開了,共和國未來就有了能直接下南洋的基地。南洋羣島這個重要的種植業基地軍事預算就要提高了。至於剛剛的肖榮畫的北越地區,也是爲了海南島,海南島所在的海灣,也就是東南亞半島和中華兩廣大陸交接的地方,叫做北部灣。海宋之所以搶着這地方,完全是想把共和國對南海的滲透堵得一點不漏。

至於肖榮還有一個把北良撈回來的任務,這時候不談,是因爲故意裝的不在意,等到雙方協議達成後,不經意要求附帶這個俘虜交換的要求。現在如果提的話,直接是在外交上讓出一個條件把柄給對面。其實因爲北良的原因,肖榮現在比趙衛國還想達成共識協議。在旁邊當筆錄實際上用讀心術控場的李子明笑而不語。

談判一時陷入僵局。

這種談判是大國國力的爭鋒,並非智力交鋒,國力到達之下,該是你的,就是你的,國力夠不着的地方叫喚一百遍都沒有用。海宋沒有大國談判的經驗,因爲在此之前,世界上只有一個超級大國,那就是海宋。對於之前的明帝國,海宋是各種硬實力軟手段一起上,既是順毛摸滿足的大明帝國中央文化的榮耀,對明皇室尊稱的尊稱,行禮的行禮,討要爵位的討要爵位,朝貢的禮品一樣不少。有同樣也有用硬實力告訴明帝國的那些睜眼看世界的官員,和海宋的關係不能鬧翻,一旦鬧翻可比農民起義要麻煩一百倍。

這基本上就像老農民哄大牲口。至於其他國家,海宋根本沒有正視的必要。不服就打,打完之後給糖果。就這麼簡單。所以海宋也沒有和大國外交的經驗。

步步逼婚:黑帝的契約情人 小國外交,一哭,二鬧,三威脅,對各種利益如同惡狗撲食一樣搶奪。也如流浪狗一樣看到有機會搶奪的,有機會且利益看起來非常大,有時候甚至賭國運。而大國直接給利益劃線,紅線之內的是我的,踩線就得付出代價,紅線之外的,我們慢慢談。

任迪位面上,五大流氓在地球村建立村委後,大國之間基本就是這種外交。即使大國在當時國力有所衰弱,也是極力的維持這種外交。一旦越線,直接打。某個號稱三殺的國家就不說了。 婚姻反擊戰 就說絕不攪局的某國,當其國力衰弱時,被阿根廷盯上了。結果挑戰者被這個已經衰落的島國一頓好打。再說大毛,石油降價,越面對西方制裁,越是強硬,格魯吉亞說打就打,烏克蘭說插手就插手,一旦含糊都沒有。

當然只有有足夠的實力才能維持劃紅線的能力。纔能有不被小國外交一哭二鬧三威脅所動的底氣。所以肖榮剛剛想用對待小國的外交手法和趙衛國模糊概念扯皮。直接被趙衛國擋了回來。什麼國力玩什麼外交規則。

當然五大流氓相互之間對這種敢踩線的小丑都是喜聞樂見的,因爲各方都像窺探一下對方的情況,有沒有能維持在地球村上劃紅線的力量。當然自己直接踩線,那就是超級大戰了。那麼慫恿不怕死的來往紅線扔磚頭,是最好的投石問路行爲。沒錯每當一個大流氓虛弱的時候,看起來好弱的時候。別的流氓都會忍不住好奇心。

GDP不足以充分反應國力,只有戰爭是否能戰勝,才能反映一個國家的國力。土共當年被幾個號稱世界第三的傢伙試探,結果大毛和美帝對這種投石問路的方法非常滿意。嗯,至於後來21世紀後,基本上就沒那個國家敢爲美國投石問路了,最多叫喚叫喚要點狗糧。當然這種戲碼以後在誰的頭上上演都有可能。五大流氓哪個看起來弱了,那個就有被投石問路的風險。

這就是大國外交,沒那個國家喜歡戰爭,喜歡自己變成窮光蛋也要將另一個國家滅國。既然在地球上成爲大國,都是成功者。何必眼紅別人的成功,把自己搞的不成功。

就像現在海宋非常清楚共和國在東亞大陸上建國的後果,這直接是搶藍星統治權的節奏。但是海宋元老們現在絕對沒有再投一百萬軍隊死磕賭國運的想法。所以只能相互談。

趙衛國也絲毫沒有將北良的事情說出來刁難海宋,因爲俘虜這個問題未來是要劃定規則的,直接將這個事情提出來當成籌碼,拉低了國格,如果國格拉低了,以後小國家相同的事情可以像模像樣的來煩你,用相同的條件來折騰你。如果直接和海宋劃定善待俘虜的規則。那麼以後小國家敢在戰爭中虐待俘虜,那就可以直接在道義上打到死。

趙衛國很快退場了,共和國專門的外交人員開始負責談判,海宋方面,肖榮也開始退場,相關外交人員在實木會議桌前吐沫橫飛的扯皮。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在歐洲凡爾賽宮中,外貌英俊的法蘭特牽手了路易十五的女兒路易絲·伊麗莎白公主。(注本位面歷史錯亂,太陽王路易十六過早去世,此時路易十五是任迪位面路易十五的父親,原歷史上的勃艮第公爵,歷史已經變了。)

路易斯公主含情脈脈的看着這位英俊的男士,心彷彿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

演變軍官雖然主業都是工業生產機械製造,但是別的東西也要學,趙衛國學的是紅色主義思想,以及一系列治國理念。這東西在二十一世紀說出來,會被人嘲諷沒用的知識。但是在這個位面趙衛國走這條路線就必須學。而卡蘭特走的路線要學經商金融思想,以及一系列西方貴族利益,同樣不學這些東西,只有一些工業知識,同樣沒法在西方立足。如果相較這兩塊東西,讓任迪來選擇的話,任迪實在是沒工夫和上層人士扯皮,還是和泥腿子搞黨建比較實在。好歹可以不用皮笑肉不笑的宣揚所謂的仁慈。

當海宋的戰略目光被共和國吸引東移後。五大湖地區三千萬人口的地區,白人演變軍官已經準備發動戰爭了。但是首先他們先插手了歐洲。西歐地區法國插手西班牙王位繼承戰。

在鋼琴曲的伴奏下,卡蘭特手臂輕輕挽着束腰白裙的公主,完成了優雅的舞姿動作。其俊男美女美輪美奐的風格,讓周圍貴族男女紛紛鼓掌。卡蘭特的外交非常成功,一方面推銷給了法國優秀的步槍火炮武器,讓法蘭西壓倒了西班牙。另一方面推銷了白種人種族應當在北美大陸立足的思想。

和公主殿下禮節性親吻後,卡蘭特看到了路易十五和自己打招呼,對身邊的美人說道:“你父親讓我過去。”路易斯公主霞飛雙頰的輕輕點了點頭。

當卡蘭特轉身後,眼中露出一絲精明達到目的之色。演變軍官幾百歲的經歷中,和小姑娘逢場做戲也非常熟練了。 1706年年末,來自黨中央的命令到達,東北即將單獨組建軍區,軍區指揮部在瀋陽,軍區司令爲張佑赫,黑吉遼三省取消戰時生產製度制度,新納入共和國的高麗省繼續保持軍管。同時調集任迪回中央述職。

從表面上看基本上是把任迪的軍職一擼到底。同樣解除全部軍職的還有李子明雲辰和。這個命令如果要在有野心的人看來,把自己從掌握一方軍政大權的地方徹底調走,並且把軍權政權分離,這可謂是要命的行爲。然而這不是民國,而是共和國。所有的軍隊不是效忠於某個人,而是效忠於某個思想。

而且同樣要記住的是,現在這個位面任務是趙衛國的任務,現在所有預備役不是過來搶任務主導權的,除非有人想搞一個特殊的勳章。而是給趙衛國打工的,現在打工完畢了,該老大趙衛國來分派利益了。演變戰場軍官所在乎的利益要麼是實體財富——紫金,要麼是虛體財富知識。至於爭權奪利什麼的?除非你想一輩子在這個位面混。

對於任迪趙衛國思想工作解釋的十分清楚,未來國家的穩定體制必然是文士管理國家,軍人不得有任何干政行爲的,然而現在打下來這個國家,並不是享受到手的軍事大權,而是掌握向着未來看,掌握生產力大權。然而剛剛從戰火中走出來的國家,軍權必須安穩下來,唯一的安穩方法就是將軍中威望人士趕到治理崗位上。全國軍隊只保留一個政權軍權的指揮官。

任迪沒有在這個地方和趙衛國進行無意義的扯皮。列土封疆?任迪仗已經打吐了。看着士兵一個個在戰場上回不來,已經受夠了。再爲其打一場無意義的戰爭,簡直是侮辱演變軍官的身份。同樣趙衛國,任迪也懂,也就是想完成一個晉級任務。兩個演變軍官根本就不會爲一個沒有利益衝突點的領導身份亂來。

任迪表示了對趙衛國的支持,趙衛國也鬆了一口氣,因爲趙衛國此時在這個位面沒有制衡任迪的額外強制命令了。如果任迪真的反對,那恐怕接下來整合國家政治體制,真的要出一點問題。至於路明那地方,趙衛國只是問了一句:“馬上大家都要從軍隊中退下來。你是願意留在軍隊,還是承擔國家管理任務。”路明很明顯就是一個新人,兩個小時後,回給趙衛國電報——“留在軍隊。”路明的想法不奇怪,對於初級演變軍官正常的思維來說,掌握軍隊,應該是正確的。

趙衛國也就問了一下而已,對於路明趙衛國可是有三次強制命令。而且路明在軍隊中的威望也不是那麼高。用不着操心。而李子明和雲辰和就顯得輕車熟路了。現在這個開國任務完成的非常完美,下面就是吃科技的時候了。

這個時代的科技,就連趙衛國也是要眼紅的。因爲這是晉級任務。以往趙衛國進入的都是殖民時代,而這個時代是高級的蒸汽時代,並且有二次工業革命的前兆。只要能在這個時代立足,用戰爭打下一片和平時期,這對演變軍官的來說是最好的福利。尤其是現在,海宋和大明努力的遷移在大陸的上的力量,但是總有一些東西丟在大陸,比如說和海宋海南島隔海相望的湛江工業區。大量的工程師走了,但是也不是全部離開,大量沒有銷燬的技術資料,沒有破壞的工業設備,以及技術工人,都被共和國登記在冊保護起來。

國家是什麼?國家就是一個萬能許願器。掌握國家大權你可以擁有無盡財富,地位,當然只要你想取得都能實現。呂不韋做的最大買賣就是輔助異人登王位。當然對於演變軍官來說,國家同樣是獲取科技的終極力量。李子明和雲辰和趕過來就是準備要福利了,留在軍隊中只能管理軍隊設備,而只有脫離軍職,才能取得管理權,獲取自己想要的各項數據。路明這個虧註定是要吃下去的。當然身爲少校的趙衛國也不會好心提醒路明過來要“工資”。

任迪,李子明,雲辰和,三位在軍隊中威望極高的存在脫離軍職轉入黨中央常委。如果說是其中的一位單獨脫離軍職,這隻能說明這一位被解除了對軍隊的控制。而這三位連帶着上千位軍官(徵召兵)從軍隊中退出,那就不是將軍們加入黨中央,被解除軍職的問題了,而是黨指揮槍的概念再一次被強化,黨這個文職治理國家的中心,對軍隊的控制性再一次加強。

新生共和國這次人事變動,顯現了工農黨的紀律性和組織性。立刻引起了本世界各國的注意。海宋元老會本來想挑唆共和國廣大的區域形成自己利益,然後分裂的想法,剛剛被海宋的中央情報局編寫出來,就立刻掃到垃圾堆中。 你把愛情給了誰 至於大明帝國胡亂對任迪在內一衆共和國地方官員許諾光復後的封官許願,也成了笑話。

歐洲的各國報紙上寫道:“東方叛亂國家,正在組織新貴族核心制度。”

明帝國則非常乾脆地說道:“叛逆結逆黨,必將天誅。”

至於海宋倒是非常中肯,因爲他們對這個政治常委的制度有點似曾相識。這不就是海宋初期成立後,五百元老爲核心的政治協商制度嗎?海宋日報:“新的中央集權在亞洲大陸確定。”

不管怎麼說共和國第一批八人常委就這樣確定下來,趙衛國,任迪,雲辰和,李子明,還有四個吉祥物是徵召兵。常委第一次任期爲十五年,十五年後二十年一次的任務結束。到時候各位演變軍官都走人了。這個國家將順順利利的交到給這個位面的人。就這樣任迪這一幫人,到達這個位面經過五年的戰爭終於控制了這個國家的走向。

趙衛國看着會議室中預備役軍官,面帶笑容地說道:“首先我要非常感謝各位的努力付出。”

李子明笑了笑,雲辰和則是慢慢說道:“我只做了我該做的部分。”至於任迪則是有點恍然。

趙衛國看了看任迪笑着點頭帶着解釋意味地說道:“演變的軍官級別並不是看其帶着什麼勳章,而是看其掌握了什麼樣的知識,比如說現在的我,我只有殖民時代的勳章,但是這次任務一過。沒人會否認我身爲中校的能力,因爲我度過了蒸汽機械時代的任務,在這個任務中我既然可以渡過,必然是依靠以前在各個殖民時代的技術積累,渡過任務戰爭。而且在渡過任務戰爭獲得和平時期,必然會對這個蒸汽任務時期的大量科技有了一個系統性的瞭解。”

任迪點了點頭,然後雲辰和對任迪非常友善的補充說道:“然而渡過晉級任務也分很多種,如果我們這次打生打死,折騰十年,亦或是丟掉東北,西北領土被全面壓制,再建國,分數將會是非常低的。這個建國任務,主要是看在任務中建國時期擁有的人口總數,領土資源總量,和平發展多少年。理論上我們越早建國,建國時候地盤越大,離開的時候科技水平越高越好。”

任迪疑惑地問道:“北美的那幫人,我們不處理嗎?”

雲辰和訕訕的笑了笑說道:“這個問題估計我們,以及北美那幫人一開始都判斷錯誤了。”

趙衛國說道:“這個我來解釋。”

趙衛國說道:“任迪對海宋的科技怎麼看?”

任迪想了想說道:“強非常強,但是部分科技尚未研發出成品,他們的科技樹好像部分高部分低。”

趙衛國說道:“你是從戰爭武備上發現的吧?”

任迪點了點頭。趙衛國說道:“武備發展受限於兩種條件,第一種是科技條件,第二種是需求條件。戰略巡洋艦這種東西出現是取決於海軍大國有快速打擊巡洋艦,守衛殖民地要求。而這個時代海宋根本沒有花費這個軍費的必要,他們只有萬噸戰列艦和驅逐艦巡洋艦。然而並非他們不是沒有能力造。而是這個世界各個國家沒能拿得出讓海宋兩萬噸戰列艦出場的戰艦。”

趙衛國說道:“所以說,這個國家是貌似是蒸汽時代的武備,但是隻要需求達到,可以在十年之內發展中校都頭疼的武備。所以說打倒這個敵人,不可能是晉級任務的必要任務。只可能是加分任務。”

趙衛國帶着科普的語氣對三位預備役軍官說道:“演變戰場是根據進入位面情況佈置任務,而由於整個位面情況的劇烈變化,有時候是一個任務甚至會衍生出來第二個任務。形成系列任務。演變的任務千變萬化,在此之前我也沒想過是干擾後歷史的位面,一大堆歷史功課都白做了。原本還想借用熟知的歷史事件搞點什麼。”

聽到這任迪心頭一跳。說到系列任務,任迪第一次任務就是。趙衛國說道:“我不知道對面美洲的中校具體任務是什麼情況,但是如果想要打到海宋這個傢伙,必然是我們雙方全力配合,而不是相互內鬥。在這一點上初期,我們和在北美的那幫穿越者都判斷失誤了。對海宋的實力判斷失誤,打倒海宋壓根就不是少校晉級中校的任務難度。結果我們吃了東北戰役這場一百萬人交戰的陸地大戰。這種百萬人陸地交戰幾乎是中校普通任務中頂級難度事件了。當然對海宋實力誤判的那幫穿越者也絕對要吃虧。”

雲辰和有點難以置信地問道:“和那幫白皮猩猩合作,這靠譜?”

趙衛國搖了搖頭說道:“當然不靠譜,要不天子盟和上帝騎士團在演變戰場怎麼會經常相互團戰?但是理論上是可能的,演變就給我們安排了這個需要合力才能打到的敵人。完成這個任務瓜分世界,和海宋先進的科技,我們雙方兩撥穿越者個個得分都肯定是在九十五分以上。”

趙衛國大聲說道:“我知道你們對此難以接受,我也難以接受,從我個人角度上這種合作也是不可能的,因爲即使沒有那幫白皮偷襲第一發子彈,我對他們也是防備到極點,鬼知道他們的任務是什麼,我的晉級任務,容不得半點不穩定的意外。”

任迪說道:“現在呢?我們需要準備什麼嗎?”

趙衛國笑了,雲辰和也笑了。李子明笑着說道:“坦克機槍大炮戰機連帶着近百萬軍隊給你在東北包圓了。現在海宋對你也沒底,加上馬上我們的五年工業發展要起步,海宋的元老只要不是傻子,開戰方面在二十年之內都是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地主家也坑不起了。只要我們這十五年在發展,追趕性發展,沒有裝備技術絕對優勢的海宋根本不敢動武,和平已經打下來了。現在的我們只要安心發展,看着那幫人倒黴就行了。” 1707年5月1日,北京,承天門前人山人海,如此衆多的民衆聚集在這裏是爲了見證一個國家的誕生,八人常委最終將建國的日子選定在五月一日,是因爲這一天是海宋設定的勞動節。在這一天建國,表達的意思爲勞動者建立的國家。任迪面對演變戰場不得透露身份的警告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是趙衛國這個老油條那就不同了,趙衛國非常明白演變戰場的底線是什麼?只要自己說自己不是這個位面的,其餘的讓別人百分之九十九把握可以猜到,但是就是不承認。

海宋的國旗是啓明星旗,趙衛國這傢伙直接上五星紅旗,臉不紅心不跳的對臉上鐵青的肖榮笑眯眯的解釋這旗子的含義:“大五星代表工農黨,代表過去建國過去現在未來,爲建設公平向上的國家獻身的人奮鬥的人的理想與精神,四個小星星有這種理想與精神的四個階級,分別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管理階級以及民族資產階級。”

肖榮眼睛閃着精光地問道:“趙主席,這個旗幟是哪位大才設計的?”

趙衛國裝作什麼都不清楚的樣子說道:“大才?不是大才,是一位姓曾的匿名工人提供的。在多組方案中,我們相中了這個方案。”

看着笑眯眯的趙衛國,肖榮突然哈哈,笑着說道:“趙主席真有藝術細胞。”

演變戰場的判斷法則,在諸多演變的軍官的試探下已經總結出來規律。本位面生命可能會懷疑你是穿越者,這沒事,只要他們的懷疑是自己產生的,只要你自己不直接承認,死都不承認。懷疑始終不能成爲確定。

這是對自己,標準非常低,而另一種就非常嚴格了,演變戰場相互之間不能有任何暴露對方是穿越者的舉動。如果該位面生命有可能懷疑其他演變軍官是穿越者。而他們懷疑起始並不是由他們自己分析的,而是由其他人透露信息,提示的。這裏的信息無論是你通過算計其他不知情的人無意透露,只要傳播提示信息的源頭是你,導致了演變戰場本土生命懷疑其他演變軍官是穿越者。那麼必然是要扣分警告的。這也就是北美的穿越者活得那麼滋潤,趙衛國,任迪,李子明等人絲毫沒有對海宋透露任何有關北美消息的緣故。

看着趙衛國調戲肖榮,任迪保持平靜的表情,其實都憋出內傷了。這個旗幟當初第一代元老不好意思用,但是這幅旗幟,也時時刻的記錄在海宋的資料上,現在趙衛國直接插這個旗,等於是道上的黑話說的很明白了。你猜?你猜我是不是穿越者?就算我是,你來打我啊。

開國大典很快進行了,硃紅色的城樓上趙衛國站在話筒前(擴音器設備是海宋生產的,上貢給大明,在南京被繳獲的。)

“2182年前,華夏大地上一位魯國的貴族展雄,和奴隸們站在了一起,這是一個與孔子一個時代的人,相對於孔子試圖在上層恢復周天子時代的禮儀,他開始看自己的衣物和糧食到底是如何產生的。終於他帶着九千名打破腳鐐的奴隸起義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